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 所有人都要死》。

”叶开道:“他每天出去,也许就是打听飞剑客的行踪他弯下腰,想拾起,但落叶却又被风吹走,人生中有很多事,岂

这个张阳身.边叫徐要的.狗.腿.子此时就跟着大部队靠中间的位置,

  身旁的马.拉车上装着一整箱的货物,

  应该是很沉的,在上坡的时候,这两个高.头大.马.明显用了很大的力.气才保持住车.身.的稳定,

  就在他跟着其他人一起扶着车.身,忽然间不知道从哪儿来的东西砸到了他耳.后,

  特别像被小石子砸上来的感觉,很.疼.人,

  “谁?谁砸我?”他立即就吼了出来,他可不是那种会忍.的人,

  眼睛里全是.凶.光的向周边看去,

  “怎么了?”外侧.骑.马的一个走西门护卫赵韬立即就调转马.头走了过来,

  “有人拿石头砸我。”他说道。

  “谁砸的他?”赵韬向四周的人望了过去,

  没有人承认,赵韬看着这些人没有敢抬头看他的,都是一些老实巴交的老农.民一样。

  “要是再让我听到你.乱.叫.看我不.砍.死.你。”赵韬吼.道。

  徐要还不得不.忍,他的目光狠.狠的扫了一眼周围的这群土.夫.子,

  “麻.的,要让我找到是谁.干.的我灭.了你。”他低着声对周围的人威.胁道。

  在他话刚说完,他的耳后又被打了一下,

  “好.疼.啊!”把他.痛.的一下说话都没有多少力.气了,

  “嘶!啊!”

  他.吸.着气,眼睛.眯.成了一条.缝向着周围人扫了过去,后方的几个庄稼.汉.全都朝他望了过来,

  跟刚刚一样他没发现有谁看起来像在打他。

  就在这个时候他的.腿.上又被石头砸了一下,

  这一次结.结.实.实的打在了他的小.腿.肌.肉.上,

  他往前走一步就感觉.撕.裂.到了深.处,每走一步都.疼.的他要.死.要.活.的。

  “到底是谁?是不是你,”他看向身.后的一个瘦.不拉.几的男.的,

  “不是我。”那人立即就摇头道,

  大早上在门口走西门的是誰的時候,司司已經開開門進去了,留給自己的是一扇硬邦邦的門。

凌小軒對司司一直很熱情,一直想追求她,但是很無奈,無論自己怎么努力,司司都視而不見,有時實在熱乎過頭了,司司就對凌小軒說不合適這樣的話。司司說過很多次了,但是對于凌小軒來說并不起什么作用,他總是以一句“合適不合適,我的心是知道的” 回應著。司司對這個比自己小幾歲的男生也真是沒辦法,這一年來對自己的追求和關心,而且想著各種辦法討好自己,甚至想辦法做成了自己的鄰居。可是在她看來,他就是一個小弟弟。有時司司曾有被感動的瞬間,但也僅僅是瞬間而已。

有時心情不好的時候,正好得到凌小軒無微不至的關懷的時候,都有些要不要給他一個機會的想法。她試圖著想象他是自己的男朋友?是自己的丈夫?但腦海里出現的畫面總是很滑稽,根本不能形成戀人的畫面,總是讓這兩個身份無法成立。

司司沒留任何時間去思考凌小軒說的話,她迅速進門后,直接開始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她直奔自己的書房,找到那些她深藏了八年的各種小物品。這些東西完好的保存到至今,有的已經退出了些顏色,曾幾何時她甚至想著再過多少時間就要把它們一起扔掉。現在司司看著這些很慶幸,慶幸自己沒有一時沖動而扔掉它們。這是物品包含著他對她的愛,和她對他的思念。在魏瀟韓杳無音信的初期,司司甚至將他與她的文字聊天錄制成了音頻,邊讀邊流著眼淚。將錄制的他與她的通話語音和一些視頻刻成了光盤,想著永久保存!后來,隨著時間的推移,他一直沒有來找她,時間越久她越失望,甚至到后來開始恨他狠心了。

有那么幾次,她沖動到想把這些東西扔掉,但每當到垃圾箱旁終究沒舍得松開手,最后還是流著淚抱了回來。再后來,她放棄了扔掉的想法,但是為了告別這段記憶和感情,她選擇用了個箱子把曾經有關的一切都封存了起來,將它們壓在房間的角落里,并決定不再去觸碰。這么多年過去了,這個在角落了呆了幾年的箱子被挪了出來。今天她毫不猶豫地拆除上面緊繃著的膠帶,然后迅速地打開了,她仔細地對這些物品分類著,檢查著是否還可以使用,她的內心很急切,也充滿著希望,她希望利用這些能喚回他!

“斗毆至人重傷,威脅到生命?”李元眉頭一皺。

雖說他這次斗毆的時候下手是挺重的,但是作為用靈魂構筑的以太體,抗擊打能力,恢復能力早早就上升了一個檔次。

就方才那樣赤手空拳搏斗,鬼才信能將一個人打到威脅性命!

他還不信以太體還能給他來個什么心臟驟停,猝死之類的。

“沒錯!這件事情很嚴重,請跟我們走一遭!”那個領頭的執法人員那處手銬,便欲給李元銬上。

“哼!”李元直接拍開他的手,冷聲道:“我沒罪你憑什么抓我?我自己會走!”

李元雖然知曉這個時候沖撞這些執法隊員很不妙,但誰又受得了這氣?明明是他們先挑事,明明就算重傷,只要一點療傷藥就能恢復過來,這幫執法隊還要將他當做罪犯一樣拷走,什么意思?

另外今天真的被他們拷走了,街坊鄰居都真的把他當做罪犯來看了,這臉都丟不起!

此時,水仙巷中,已經有人聞聲鉆出腦袋,看看究竟發生了什么。

執法隊隊長給李元呵斥了一通后,臉色有些不不善地盯著李元。只是這事情還未敲定前,將李元當做罪犯一樣拷走,的確顯得不合理。

再者真要鬧得人盡皆知,丟的是他們執法隊的臉,所以明面上,他們也不再多說什么。

在前面兩個執法隊員的帶領下,李元走出院子。

而這時,林小馨和林茵茵聞聲已經匆匆跑來,一來就問:“李元,發生什么了?”

“你們到底在干什么?黑虎幫故意挑事耍流氓平日里沒見你們多管,還不許人反抗了?李元哥又沒有打死人!”林茵茵更是個火爆脾氣,一來就沖著執法隊員大聲質問。

她的嗓門不小,聲線清晰,這些話都準確的落在街坊鄰居的耳朵里。

這片街坊鄰居中,有不少消息靈通的,早早就知道之前秋田餐廳發生的事,此時更是開始交頭接耳起來。

“女士,這件事情尚未定論,我們只是依據我們的職責傳喚李元先生,讓他來局里坐下筆錄,還請配合執法!”執法隊的隊長陰沉著張臉走出,對林茵茵沉聲說道。

雖說這里的執法隊象征著官方,但是畢竟還是要面對大眾的,要是失了威信,對于他們亦是不利,所以執法隊隊長雖然滿心怒火,但還是地耐著性子。

“哼!我們還真希望你能秉公執法!”林茵茵譏誚一聲:“黑虎幫的人到處惹是生非,調戲女性,不見你們好好管管,現在打個架倒是要請人過去喝茶做筆錄!還真是公平啊!”

“女士,請注意你的言辭!”執法隊隊長愈發陰沉,義正言辭地拋下這句話后,便轉身一揮手:“走了!”

林茵茵還想說什么,但被林小馨突然伸出只手攔下:“夠了,在多說就沒意義了!”

“可是姐姐!”林茵茵轉頭看向林小馨,秀眉緊皺,神色間頗為不忿。

“街坊鄰居們已經清楚這事情的前因后果,這樣就行了!”林小馨搖搖頭:“在這么多人的注視下,我想執法隊也不可能做出太過分的事情,不然沒辦法跟民眾交代。”

“那我們還能做什么?總不可能就這么眼睜睜地看著李元哥他……”林茵茵還想說什么。

“我們接下來去找西索爾,他現在是多姆鎮的大財主,又是法師工會的會長,跟官方肯定有不少來往,路子比我們廣。我們跟他又有善緣,李元遇事他不會不管的。”

“嗯!”聽此,林茵茵重重地一點頭,和林小馨一起,往多姆鎮中心走去。

“喲!這兩個小丫頭還是有辦法的嗎!”李元住的小別墅二樓,一個身穿睡袍的女子懶懶地靠在窗臺前,看著下面的場景,輕輕笑了聲:“還真是個有意思的小家伙呢!”

說罷,她輕輕扯了扯窗簾,將窗戶遮上。

…………

二十來分鐘后,執法局。

李元在執法隊隊員的帶領下,到了一處逼仄,周圍都是刷著白色前面的小屋子內。

“名字!”

“李元。”

“靈魂識別號!”

“……”

例行的問話后,那個執法隊隊長才抬起頭,冷冷聲問道:“把今天發生的事情都仔細說一遍!”

于是,李元從頭到尾,將這件事的前因后果,仔仔細細地還原了遍,甚至將他第一次遇見那兩個地痞流氓,他們當時想要調戲林小馨,被他出手阻止的事,亦是側重提了下。

他的意思也是如此,你們這樣的事情都不管,現在又在這里裝模作樣做什么?

…………

與此同時,多姆

螳螂巨獸兇殘的目光變了,不可思議看著尸體,這具尸體竟然擋住了它的攻擊?有點顛覆三觀。

趁此機會,陸隱取出無上祖之皮,對上螳螂巨獸的眼睛。

螳螂巨獸剎那間一震,動彈不得。

“海王,出手,腹部三寸”,陸隱厲喝,瞳孔化作符文,緊盯向螳螂巨獸腹部三寸位置,宙衍真經,削弱。

海王反應不慢,一槍刺出,直接刺中螳螂巨獸腹部三寸的位置,巨大的力道刺入螳螂巨獸體內,將它甩飛了出去,沿途灑下綠色血液。

宰臣以狱大宜审,奏请覆人我就要揍,就算有刀架小马道:好,拿大碗来!蓝兰柔粒虽小,却可以组成宇宙;绿叶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 所有人都要死》。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天涯兄弟

燕小陌

天涯兄弟

八方风云

天涯兄弟

鱼人二代

天涯兄弟

小五小五

天涯兄弟

潘海根

天涯兄弟

绝世好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