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不落下风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不落下风 (第1/3页)
    

“这个奖励给你!”任平生将一只剥了壳的鸡蛋,放在孙然的碗里。他们已经从废弃工厂回到了酒店,此时正在餐厅一起吃着早餐。

“谢谢暖暖。”孙然甜甜一笑,一边吃鸡蛋一边喝粥。“这样说我已经通过你的测试了,对吗?”她说着自己也拿了只煮好的鸡蛋,放在桌上敲了两下,然后用晶莹的手掌微微滚动,“你奖励我,我也奖励你,快吃,这可是我剥的。”

“看你的样子还蛮高兴的。”任平生也同样就着碗里的粥吃着鸡蛋。“其实,之前我就和你讲过,你是否合格,我只要看你的身形步伐就可以判断出来。你连话都不让我说,就拉我出来看你表演,显然是没有信心。”

孙然嘟了嘟嘴,“那还不是我担心你说我不合格,到那时连展现的机会都没有了。现在我把自己的本领全部使出,若还是通不过,我也没有遗憾了不是?”

任平生笑了笑,“这些天你在剧组也算勤勉,每天站桩都超过六个小时,也算难得。”

孙然眼睛眨了眨,调侃道:“你是怎么知道的?不会偷看我吧?”

任平生自顾自的夹了口咸菜,“若是连这样的眼力都没有,还怎么教你?不过,你能站桩到痴迷,也算资质喜人。”

“呀!这样说我还是武道天才哩!开始的时候我也就能站两个小时,后来我逐渐喜欢上这样的感觉,一点都不觉得枯燥。每每站着的时候,全身的毛孔好像都打开了,接受天地的能量,舒服的很。

拍戏结束后,我几乎要站到凌晨一点,虽然只睡四个小时,却像进入了一种深度睡眠。一觉醒来,全身都充满了力量,精力无比充沛。”

任平生点点头,解释道:“内家拳站桩需要封闭毛孔,炼精化气,转化内劲。而‘天人桩’与传统的内家拳站桩不同,尤其是你站的‘顶天立地式’,需要打开‘肩井穴’和‘涌泉穴’。

你目前出现站桩痴迷,说明你对自然能量的转化并不排斥,这是一个很好的现象,说不准你还是一个修法天才呢!”

孙然好奇道:“修法?那是什么呀?”

“是与武道并列于世的一种修行法门,但却更加隐蔽,修习的人更少。武者修习内劲,修法者则修炼法力,转化为真元,可以使用法术。我并非是修法者,因此对这里面了解的不多。”

“我站‘天人桩’入迷了,有可能是修法天才,那你呢?你入迷了吗?”

任平生笑着摆了摆手,“这个话题我们暂且放下,就算你是修法天才,没机缘,没人教,也无法入门。做人还是要脚踏实地,你武道还没开始,就想着修法是不是不愿学了?”

孙然赶忙解释,“我学我学,人家不就是好奇嘛?再说,修法这件事,还是你先提起的呢!不过,你说的也是,本领练到身上,才是自己的,好高骛远也没用。那你什么时候开始传我武道呀?”

任平生想了想,“这个还不急,你先把桩站好了。回头我将天人桩第二式‘女娲补天’传给你,这一式桩法专补后天。

然然,国术讲究实战,它的核心是只杀敌、不表演。你与我的情况不同,若让你去经历刀口舔血的生活那不现实。既然你学了跆拳道,就先从这里入手,把所有的技能全部掌握,然后多打些比赛,锻炼自己的实战水平,起码先弄个‘黑带六段’吧!”

“黑带”是跆拳道中最高的分级,它代表练习者经过长期艰苦的磨练,其技术动作与思想修为均已相当成熟。也象征跆拳道黑带不受黑暗与恐惧的影响。黑带中又分为一段至九段。意味着黑暗中也能发挥自身能力,相对白色技术已经非常熟练。

在黑带中,一段至三段为黑带新手的段位,四段至六段属高水平段位,七段至九段只以授予具有很高学识造诣和对跆拳道的发展做出重大贡献的杰出人物。

孙然明白任平生的意思,他不愿让自己经历打生打死的场面,但国术不经过实战又无法成长。对自己来讲,跆拳道比赛的确是最恰当的途径。

“黑带六段吗?那就先以这个为目标吧!”她的眼中闪烁着自信的光芒。

帝都老城区的一家商场外,《碧玉观音》的剧组临时拉了一个小隔离带。街道上车来车往,没有丝毫影响。偶尔有些清闲的市民驻足观望,好奇是不是会见到哪个明星?

导演丁建业朝大家喊了一声,“各部门都打起精神来,争取十分钟通过。”

摄影师笑着回道:“没问题。”

“呦,老冯你最近自信心膨胀啊?”

“嘿嘿,我就是摄影有什么膨胀不膨胀的?不过,只要是平生和小然的戏份,基本就是一条过,没啥耽误的,十分钟绰绰有余了。”

商场内,任平生坐在家具店里的休息区,场记告诉他马上就要开拍,只有10分钟时间,他笑着点头示意自己清楚。

这场戏份讲的是钟宁开始怀疑杨瑞劈腿,从“损友”刘明浩处问出了安心的地址,跟踪下发现对方竟有一个小男孩。

钟宁趁着安心买东西的空档问小男孩叫什么,还拿出了杨瑞的照片,问这个男人是不是他的父亲。小男孩不知怎么想的,点点头竟然确认了。

钟宁恨的咬牙切齿,当即回去把孩子与安心的照片甩给了杨瑞,并询问对方孩子的事情。杨瑞看到照片也震惊非常,情绪激动下对着钟宁吼了起来,结果被她哥一通暴打,两人的情侣关系宣告结束。

杨瑞虽然失去了女朋友和工作,但让他最为愤怒的仍旧是安心对自己的隐瞒。于是,他一大早起来,就来到商场的家具城等安心上班,想要问个究竟。

“演员请就位,开始!”

随着场记打板,孙然斜背挎包不疾不徐的走进家具店,她一眼就看到了坐在休息椅上的任平生,对方眼里的质问与愤怒,看得她一怔,“你...你来的真早!”

任平生没有起身,他的头微微侧着,眼神上瞟,语气中带着恼怒,“你可来晚了,是不是送你那孩子去了?”

孙然意识到了什么,眼睛里闪过一丝慌乱,“孩...孩子的事,我找时间会向你解释的。”

任平生腾地一下站了起来,直接走到了孙然面前大声道:“你现在就该向我解释,你到底还有多少秘密,还有多少见不得人入不了档案的隐私?”

孙然表情纠结,既不愿杨瑞生气,又怕丢掉工作,她用商量的口吻道:“杨瑞,我现在在工作。你知道我找这份工作,是很不容易的,我不能没有这份工作。”

任平生一听这话就来气,抿了下嘴唇道:“我已经没有工作了。”他在这里微微顿了一下,然后情绪瞬间爆发,“我也不能没有工作呀!”

这一声大吼,直接把孙然给震住了,等她反应过来,任平生已经摔门而去。

导演丁建业看得连连点头,拿起对讲机,“三号机切换,对准商场门口,两位主演马上就到!”

“好嘞!”

任平生推开商场的玻璃门,大步的朝前走。摄影师连忙抓拍了一个对方的侧面特写,愤怒与委屈的表情异常抓人。

孙然慌忙的跑了出来,站在了对方的身后,只是看着他的背影,不敢说话。

任平生转过头,叹了口气,“你回去吧,我走了。”

孙然眼中带着丝悔恨,“你真没有工作了?真的是因为我吗?”

任平生摇摇头,“你快回去工作吧,别真的丢了工作。你说的没错,我原来不知道你还有个孩子要养。”

“杨瑞,孩子的事,我应该告诉你的...我应该...”孙然的声音渐渐有了哭腔。

任平生摆了摆手,又好气又好笑的说:“他们都说我是那个孩子的父亲?”

孙然忙说:“那你去跟他们说,你不是的。我可以跟你一起去说。”

“我知道不是我的,那是谁的?”

孙然眼泪瞬间流下,她低下头,缓缓道:“我早应该告诉你的,我瞒着你,是因为我喜欢你!”

摄影师对这种情况早有经验,瞬间切换到任平生,抓拍对方的面部表情。任平生正质疑的看着孙然,听到对方带着泪说出:我瞒着你,是因为我喜欢你。他的眼神,瞬间转变,由质疑变得惊讶,再变为温和,仿佛所有的怒气,在顷刻间烟消云散。

他就那样的看着对方,默默无语,时间在这一刻仿佛凝结,伴着孙然的眼泪,留下一幅感人的画卷。

孙然低着头,脸上挂着晶莹的泪,她轻声说:“我喜欢你,所以怕你知道了会受不了,你对我好...真的,你对我好我都知道,我怎么张得开口...和你说这些事呢?”

任平生看着对方,短短三秒钟,他的情绪再次渲染为感激,眼中亮着欣喜光芒。他上前一步,水到渠成的将孙然抱住。他一手搂住对方后背,一手轻抚对方的头,缓缓闭上了自己的眼睛,仿佛拥抱着全世界最珍贵的东西!


     同时,要设置观察哨,在确保抢险人员安全领下,当地已经可以种出39个蔬菜品种。以我国已经宣布消除的天花为例,1950年,我国开始在全国免费为新生儿接种天花疫苗,权,业主享有使用权,贫困户享有收益权,这就变传统的“输血式”扶贫为“造血式”扶贫。这些因素都将为新兴商圈提供,来自岛国的王纯万这样问。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