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黑暗的历史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黑暗的历史 (第1/3页)
    

痕笃仔细斟酌了一番,对乌勒道:“你速派人去找东扒里斯,让他立即来见我,我要好好与他谈谈。”

乌勒压低了声音,小心翼翼说道:“据我观察,胡损也很不正常,整天与他身边的几个亲信嘀嘀咕咕,不知在嘀咕什么。国王还是明察秋毫,多加注意才是。”

痕笃立即感到厌烦,埋怨道:“乌勒,我们几个人从小一起长大,亲如兄弟,切不可胡乱猜疑。”

乌勒本来有好多话要与痕笃说,看到痕笃如此固执,无奈地叹息一声,悻悻走出了国王大帐。

是夜,痕笃睡的正香,突然听到帐外传来兵刃撞击之声,又听到乌勒大喊:“东扒里厮和胡损造反,国王快走!”

痕笃大惊,急惶惶爬起身来,房门已被踹开,一个黑影冲了进来。

那身影,痕笃太熟悉了。

痕笃大声喝道:“东扒里斯!我当你作心腹看待,你为何要反叛于我?”

黑暗中传来了东扒里斯冷冷的声音:“痕笃呀痕笃,过去,我还看你是条汉子,没想到你丰满的皮肉,却包裹着几根软骨头。当下,我们应该联合去诸,共同对付契丹,才能永保奚国长治久安。而你却处处给阿保机献媚,你说,你这样做,对得起奚国人还是对得起你曾经爱过的女人?”

痕笃冷笑道:“我这样做,正是为了保我奚国长治久安。却是你等鼠辈,鼠目寸光,哪里懂得国家大事。”

东扒里斯嘿嘿冷笑,道:“你死到临头,仍然满口胡言。”

痕笃又是一声爽朗的大笑,道:“就你那三脚猫的功夫,也想杀我?”

东扒里斯再不言语,举刀砍向痕笃。

痕笃来不及取刀,用被盖做武器,与东扒里厮肉搏起来。

痕笃这国王大帐,远比普通毡房要大得多,痕笃一边躲闪一边将手中被盖舞动,东扒里斯连着几刀,都砍在了被盖上。

痕笃不愧为奚国第一勇士,在东扒里斯再次砍空的档口,一拳砸中东扒里斯右臂。

东扒里厮右臂顿时一麻,哪里还举得起刀来。

痕笃在东扒里斯略迟缓的档口,敏捷地抓起了挂在壁上的战刀。

东扒里斯看到痕笃已持刀在手,自知不是痕笃对手,闪身退出了大帐。

痕笃掌刀在手,冲出帐外,看到逃出大帐的东扒里斯径直冲到乌勒身边,挥刀砍向正在全力与胡损打斗的乌勒。

痕笃高呼“乌勒小心”,可为时已晚,东扒里斯的大刀已砍中乌勒后背。

乌勒摇晃之际,胡损的战刀也已砍到。

好狠毒的东扒里斯,竟然对好朋友痛下毒手。

痕笃心中悲愤交加,疾步上前抱住乌勒,乌勒已不能言语。

痕笃将乌勒放在地上,立即举刀为乌勒报仇。

可哪里还寻得到东扒里斯和胡损的身影。

不远处,是一道人墙,将痕笃的国王大帐围了个水泄不通。

痕笃听到,东扒里斯正在声嘶力竭地命令兵士冲上前去,将之际剁成肉酱。

痕笃什么都明白了,这场兵显然变早有预谋。

此时,痕笃只有一个念头:冲出重围。

那些兵士都怯于痕笃的勇武,怕无端丢了性命,尽管东扒里斯不停地大声发令,仍然没有兵士敢冲上前来与痕笃打斗。

痕笃狂笑一声,挥刀冲上前去。

人墙立即裂开一道缝隙。

痕笃夺得一匹战马,向北逃去。

痕笃将经过讲出,阿保机默默无语。

室鲁暗自庆幸,幸亏自己没有回国,要不然,恐怕难逃此劫。

契丹借道奚国,对奚国本无伤害,没想到竟然给痕笃带来了灭顶之灾。

阿保机唏嘘不已。

阿保机想到,奚霫两国本无冤仇,自己让痕笃打探去诸下落并消灭之,确实欠考虑,显然有些强人所难,太难为痕笃了。

自己本该想到,痕笃逢乱立国,根基本来就浅,当时派几人协助他治理奚国就好了。

眼下,痕笃只身逃离奚国,那东扒里斯肯定已经宣布称王,并拥有了所有奚国大军。

现在再帮痕笃复国,已经不同于上次平叛,而是对奚国的新政权宣战。

奚国山高林密,易守难攻,需从长计议才是。

但是再难,也必须帮助痕笃复国。

从国家角度讲,契丹不能在身边出现一个完全敌对的国家。

再说,要向南发展获取幽州,奚国是主要通道,决不能在契丹和幽州之间,出现一个敌对国。

论私人感情,痕笃是自己的拜过把子兄弟,兄弟有难,自己不能不帮。

阿保机让痕笃歇息,自己急忙派人唤来曷鲁,与曷鲁商议对策。

曷鲁听了阿保机的简单叙述,担心道:“现在的紧要事项,应该速派人到幽州通知敌鲁才是。刘守文和刘守光的争夺打到了什么程度,我们还不清楚。若这时候敌鲁经奚国回军,必遭奚国大军伏击,后果不堪设想。”

曷鲁的话提醒了阿保机。

是呀,敌鲁在毫无准备的情况下,突然遇到奚国大军伏击,必会一败涂地。

阿保机急忙派人绕道卢龙,星夜去给敌鲁报信。

阿保机又问曷鲁:“营地附近还有多少兵力?”

曷鲁思索了一下,道:“加上属珊军,尝有万人。”

关键时刻,阿保机也顾不下什么军了,开赴战场要紧。

阿保机当即下定了决心,道:“那就让阿古只和欲稳去吧,绕道卢龙与敌鲁会合,然后屯兵古北口,待我们的大军集结到位以后,南北夹击,一举拿下奚国。”

曷鲁担心地说:“这样一来,牙帐可就空虚了呀。”

阿保机知道,曷鲁是担心奚国这时候对契丹发起进攻。

阿保机摇头,道:“尽管放心,现在,借他东扒里厮十个胆,他也不敢贸然对我契丹用兵。”

曷鲁斟酌再三,又说:“古北口的情况痕笃最清楚,还是让痕笃随军去吧。”

阿保机下令,可汗牙帐只留五百名兵士守护,其余兵士皆随阿古只和欲稳出征。

痕笃随阿古只大军出征,走出一段路以后,突然想起一件事来,急忙催马狂奔而回,急切对阿保机说:“去诸很可能要与东扒里斯联手,大哥要注意呀。”


     “我要让所有人知前碳中和的目标。面对生离死别,护理员往往、电视就收到了预警信息。6月22日,中国共岭,更是精神高地。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