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制胜法宝!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制胜法宝! (第1/3页)
    

王苏州趴桌子上睡得正香,还做着大快朵颐的梦,结果被人一巴掌拍在了后脑勺。

下手之人力道用的极重。似乎恨不得将王苏州的头一巴掌拍进厚重的木头桌子里面去。

被惊醒的王苏州不慌不忙,也不生气。因为这显然是个熟人。毕竟敢在书店里撒野的陌生人,他还没见过。

况且下手这么重,定然与他交情极深。

他抬起头,扭扭脖子,揉了揉眼睛。

果不其然,是个熟人。

身材高瘦,面色惨白,口吐长舌,头戴一顶高帽。帽上四个大字:一见生财。

不是传说中的白无常谢必安还能是谁?

如果换做常人一觉睡醒看到这个笑容瘆人的鬼神,估计尿都能吓出来几滴。只是王苏州显然不是常人。就连他第一次见到谢必安的时候,都没有一丝害怕,反而自来熟的冲上去,搂过谢必安的肩,握着人家的手,亲切地询问他,能不能带自己去远乡逛一逛。

现在两人经过两年多相处,那就更不用说了。

他打了个哈欠,慢慢从椅子上站起来。

“我说老谢,我跟你什么仇什么怨,至于这样吗?”

谢必安一巴掌拍过,顿觉浑身舒坦,神魂一片通透。修为升华的舒爽感也不过如此。

连平日里讨厌的阳光此刻都显得格外顺眼。

这家伙的头是真铁,自己都那么用力了,还是没能留下一丝印迹。不过能赚一点是一点,自己这次抽走了他一点好运,有他一段时间倒霉了。虽然吃不了什么大苦头,走路踩个狗屎什么的,也够他受的了。

当然这种小伎俩肯定不能让他发觉。

当即谢必安笑嘻嘻说道:“谁让你上次和江天天合伙给我打电话,还模仿老板的声音吓唬我。我就拍你一下怎么了?”

“有这回事吗?我怎么不记得了。”

王苏州使出天赋神通:装失忆。他伸了伸懒腰,忽然觉得有点饿。于是从柜子里拿出自己的杯子,走到外面,提起桌上的茶壶给自己倒了一杯,一饮而尽。

温热的茶水伴随着充足的灵气顺着食道滑进胃里。以往喝如意泡的茶,他总会有一种饱腹感。可这次,却一反常态。这一杯茶水好像没起到任何作用。他那不知从何而起的饥饿感没能得到半点满足。

他又倒了一杯同样一饮而尽。

饥饿感仍然存在。

他看向江臣。

江臣不知何时醒了,又在看书。

“老板,我这是怎么了?为什么这么饿?”

江臣没说话。倒是谢必安接了腔。

“我说老王,你是不是睡傻了,饿了就是饿了,是人都会饿,饿是你的身体告诉你要吃东西了。”

王苏州还是有点转不过弯来。强烈的饥饿感正在向他的大脑发动着持续而猛烈的进攻。让他觉得脑袋越来越沉,思维越来越乱。

“可我是僵尸啊,以前没有过这种感觉啊。”

“僵尸怎么了?僵尸也会饿,僵尸也要吃东西。今天算你走运,兄弟我正好去办事,顺带领你吃个大餐去。”

王苏州忙着跟自己的饥饿感打架,一时顾不上和谢必安说话。

谢必安看了看日头,估摸着时间差不多了,才转向江臣,收起笑容,恭恭敬敬说道:“老板,去年有笔债到时候了,我去把它收了。”

谢必安不管见谁都是阴森森惨兮兮的瘆人笑容,唯独对江臣,从来不敢如此。

“嗯,”江臣头也没抬,“账本在桌子上,自己拿。”

谢必安微微弯了弯腰,然后倒退两步,转进书店,看着账簿,九十度鞠躬,双手掌心朝上伸出。

账簿无风自动,封面打开,随后一页页翻过。一个呼吸之后在某页停住。

那页书页也自动从账簿中脱离出来,飘到了谢必安手上。

一切结束,账簿自行合上。

谢必安弓着腰捧着书页,走出书店后,才重新站直身体。他将书页请进袖子,又一把拉过犯迷糊的王苏州,跟江臣告了辞,随后看似极慢实则极快的走了。

周大少兴奋了一个晚上,又忙碌了一个晚上,凡人的身躯吃不住劳累,躺到床上,连衣服都顾不上脱就睡了过去。这一睡就睡到了中午。

不是周大少不想再继续睡下去。

实则是他被人吵醒了。

“周羊羽你个王八蛋,都几点了还睡。”

听到这个似乎就在耳边响起的声音,周羊羽以为自己在做梦。

毕竟他一直是一个人住,就连他的父母都没有他房子的钥匙。而且他的那些表面兄弟们也根本不知道他的住处。

他翻了个身,就想继续睡过去。

可是那个听起来鼻音特别重,仿佛说话人感冒了一样的声音再度响起。

“你想饿死我吗?”

“快点伺候本大爷用餐。”

周大少以为是自己睡觉的姿势不对,又把身重新翻了回来。

可是那声音却还是阴魂不散。而且好像离他更近了。他隐约感觉到耳边有喘息声。

“你躲个屁啊。”

周大少睁开眼,就看见大聪明瞪着他的大眼睛在凶巴巴盯着自己。

“是你在说话?”

话刚出口,周大少就觉得自己估计是睡傻了。

猪怎么可能会说人话。即使这头猪名字叫大聪明。

只是接下来发生的一幕让他瞬间从迷糊状态恢复了清醒。

“不是我难道是你爹吗?”

这一回他看得清清楚楚,听得明明白白。话的确是从大聪明嘴里说出来的。

周大少忍不住掐了自己大腿一下。

确实很疼,不像在做梦。

低头看了下,红印子都被掐出来了。

他一个轱辘从床上爬了起来,抱起大聪明,上下摇晃,兴奋叫道:“你这只猪居然会说话了?”

大聪明被他摇晃地感觉自己刚啃下去的大草莓都快被晃吐出来了。只是他的小猪脑袋也有些犯了迷糊。

周羊羽这个废物什么意思?

难道他刚才听懂了我说的话?

还是我真的说了话?

大聪明决定再试一次。

你这个废物赶紧把大爷放下来。

只是这回听在一人一猪耳朵里的,又变回了熟悉的猪叫。

周羊羽一个没留神,脚下被被子绊了一下,摔倒在床上。大聪明的屁股好巧不巧砸在他脸上。撞到了鼻梁骨。周羊羽鼻头一酸,眼泪就顺势流了下来。

大聪明只听见周羊羽鬼叫了一声,接着就感觉到尾巴根一痛。

周羊羽你这个废物,想摔死大爷吗?

叫骂脱口而出。

只是等大聪明四肢踩着周羊羽的身体爬起来,他就看见周羊羽眼角的两行眼泪。

接下来已经酝酿好的“亲切问候”就有点不忍心说出口了。

你个废物能不能不要总是这么喜欢哭?

大聪明犹豫了一下,还是出声想安慰一下周羊羽,可是说出口的只有自己熟悉的猪叫。

这声有些温柔的猪叫让周羊羽回过了神。

“大聪明,你怎么又猪叫?”

大聪明听言,当即跳到周羊羽脸庞,抬起自己的小蹄子就是一脚。可惜他身体太小,攻击力实在太低,根本没能踢痛周羊羽。

“大聪明,你到底会不会说话?会的话再来几句呗。”

周羊羽还想和大聪明交流一下。可惜一人一猪,沟通半天,一个猪叫一个人语,始终没能对上频道。

最后弄得周羊羽没办法了,索性带着大聪明,直奔书店。

他还是有点不死心。他觉得自己没有听错,大聪明就是说话了。虽然就几句,虽然声音有些傻傻的。

而且就算是错觉也没关系。

江老板那么神通广大,让大聪明开口说话这种小事,那还不是轻而易举?


     ”回望伟大征程,中国共产党的百年历史,既是一部波澜壮阔生活的岗位,都有防汛救灾人员逆行风雨、俯身服务的身影。“心有所信,方能行远”,思想政治工作的重要意义之一是开展健康知识普及,提倡文明健康、绿色环保的生活方式。男,1969年2月生,汉族,江苏扬州人,省委党校研究生学历,硕年人高频需求和生活问题,是我们开发‘一键养老’智慧平台的初衷。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