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光雾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光雾 (第1/3页)
    

“我... ...没事。”

兰娜的脸上没有什么异常,她看着面前比自己大不了多少年纪的少年,漆黑羽翊的帅气长袍,一头干净整齐的短发,金眼赤瞳,为本来英俊的面容增添了些许的尊贵。

“嗯,看来没什么副作用呢。”安逸看着兰娜,轻轻地笑着,仿佛一阵温和的清风,说完,将另外两瓶封了装的血瓶给兰娜,“既然没什么副作用,兰娜你把这两瓶去带给艾尘和斯诺吧,顺便过去帮忙,这个精灵有我照顾就好。”

“欸... ...”兰娜心中一惊,仿佛一瞬间预料到了这个精灵少女的悲催结局,但还是接过了血瓶,嘱咐道:“那说好哦,安逸哥哥千万不要再那样对待精灵小姐了,虽然治疗术可以治疗伤口,但一直这样的话,也会失血的吧。”

“放心吧,我不是都说了么,这些事我会告诉她的,能帮助救命恩人,她也会很高兴的。”

安逸望着兰娜,轻轻地笑道。

等送走了兰娜,安逸仿佛瞬间变了张脸一般,赤色的瞳孔闪闪发着暗光,盯着克洛哀。

刚才兰娜提升的属性,他可是见得一清二楚,对于人来说,简直就是逆天。

“嘿嘿,这应该比洗髓丹还值钱吧!”安逸再一次拿出把锋利的小刀,炙热的目光盯着克洛哀那只已经被兰娜复原了的白皙纤长的手腕。

刚要动手,一个软糯入耳的声音猛地打断了他。

“你到底要割多少次?”

听到这句话,安逸心中一惊,小刀也紧跟着掉落在地上,僵在原地,浑身的汗毛瞬间就竖立了起来,本来打算再放点儿血当做之后旅途的生活费,然后跑路,这下可好,如果他没记错的话,这个精灵应该会裁决魔法,甚至还会〔言出法随〕。

零点几秒的僵直后,安逸赶紧站了起来想跑,然后听见那个叫克洛哀的少女对他说:“你先等等。”说完,她扬起手,白皙纤细的手光滑如凝脂,浅蓝色的烟雾瞬间从她的手掌心里散出,“如果我将所有的魔力外泄,用来自毁,那种能量杀不死你,也能重伤了你吧,而且,这次你住的地方都没了,应该不会再用那天夜里瞬间逃跑的技能了吧。”

“等会等会,就放... ...就借了三小瓶的血,不至于搞成同归于尽吧... ...”安逸连忙转过身来,摇摇手,话还没说完,脸却不禁滚烫了起来,他看着眼前这个和自己差不多年纪的少女,绝美的冰蓝色轻纱裙袍,白色的头发像是雪染一样纯净,冰莓色的眼睛圆润而晴明,俏丽的脸上艳而不妖,长长的睫毛就像白雾一样修饰着那张优雅的面容。不愧是帝国的公主,处处都散发着与生俱来的高贵。

“我叫幽珥·克洛哀,是帝国的第五王女。”她目光尖锐的望着安逸。

“安... ...安逸”本来要跑的安逸,现在却被牢牢地吸引了住,对于他来说,精灵魔女这种样貌简直美到不可方物,就仿佛做梦一样,但他现在还是有些意识的,纵然胸膛中止不住翻涌着滚烫的血气,但一想到那天晚上的打斗,还是强制变的平静了下来,站在了克洛哀的对面。

“你能不要直勾勾的看着我么?”克洛哀红透了脸,一双手捂在了刚刚因为被贯穿,导致肋骨处碎裂的衣服。

安逸惶恐而激动的转过头去,心中微微有些后悔,刚刚一直专注于放血,竟然没发现那一片风光。

“先声明... ...除了给你放了点儿血... ...多余的我可真没有做,不信你去问一个兰娜女孩。”安逸睁着眼睛,望着一片狼藉的焦墙。

“我知道,不愧是魔皇大人,割别人家手腕,就像割韭菜一样娴熟呢。”克洛哀从口袋里重新拿出一件长袍来,穿到了自己的纱裙上,“那个小妹妹蛮厉害的,第一次的治疗术完成后我就醒了,只是想看看你到底要对我怎样... ...”克洛哀捡起刀来,轻轻起身走到安逸的身边,小声地道:“虽然挺没有人性的,但你这个恶魔好在没有我想象中的那么变态。”

“什... ...什么变态啊... ...我是个正人君子... 天生的。”安逸的脸都红了,余光里看着渐渐走向自己的克洛哀,明显觉得自己的魔力都控制不住的泄出了不少,呼吸也逐渐急促,再加上从她身边吹过来的冷风,散发出她身上一阵又一阵的清香雪莲花的气息,格外的清晰。

“啊!... ...呵呵,那群人为什么要杀你,好在遇上我们了,否则你可就真完了。”安逸的眼睛里闪着光芒,频繁的眨着眼睛,尽可能地岔开这个不友好的话题,“不过放心,那群人,都没命了,我也算是给这个镇子死去的人报仇了。”

“是啊... ...报仇了呢,要不是我出现在这里,他们可能还会活着好好的吧。所以说,在他们的命运里,我应该充当着灾星的身份吧。”克洛哀从口袋里,拿出来那个已经凉透了的紫薯来,冰莓色的眼眸里有些深邃与黯淡。果然,这世界就没有她的容身之处,其实她早就该想到,父皇离去之后,纵然自己与皇兄有那么一半的血缘关系,但她终究是皇兄心中的一根刺儿。

“啊?你要这么说... ...我还真无言以对。”虽然确确实实地岔开了话题,但安逸似乎觉得话题莫名其妙的转变成了一股伤感的气氛,他本来就不会说话,看见眼前这个貌美如花的精灵少女格外忧郁,却想不出一句安慰的话语来,只能陪着笑脸尬聊,“哦!要不你再贡献点儿血吧,就当为人类造福,献献爱心了,这样你没准也能好受点儿了。”

“您可真是把自己的种族名演绎的淋漓尽致啊,恶魔皇。”克洛哀连忙下意识地将自己的双手藏在身后,看着眼前这个俊俏的像个天使面容一样的少年,明明在温柔的笑着,可行为却是格外的令人惊悚。

“喂喂,这句话怎么听,也不像夸我的吧,再说了,偶尔放点儿血,不仅可以促进血液循环,还能够刺激造血功能哦。大不了,我可以给你补偿点儿什么东西,要不去给你买点水果牛奶啥地送给你?”

“你是怎么用一副对我好的表情说出这种强买强卖的话来的?”克洛哀瞪大眼睛,有点儿难以置信,精灵之血在黑市都是万金难求了,一点水果牛奶就打发了,霸权,这一定是崇尚霸权主义的恶魔。

“那你想要什么,我这里还有些洗髓丹,不过你应该用不上。技能书?你好像也会裁决魔法了。感觉什么也不缺呐,装备的话,我也没有多余的了,更何况是与你相匹配的了。”思索片刻,安逸突然打了个响指,“对了,差点儿忘了我还有个技能了,正好做个实验看看还能不能使用〔赐予者〕了,如果没记错的话,你的魔力是无限的,加上这个技能,我保送你成为尤雅大陆魔法第二强哦。”

“赐予者... ...那是什么技能?”克洛哀忍不住问,听名字和自己的复刻者好像。

“你就当是我的独有技能好了。”安逸看着面前的克洛哀,一边笑着,一边对她解释着。反正这人看着不像个坏人,这么好看的姑娘又能有什么坏心思,在这个人生地不熟的世界里,与其有一个敌人,还不如多一个朋友,更何况对方还是个公主级别的贵族。想到这里,安逸不禁掩着嘴笑着说:“我如果猜的没错,那天晚上你连放两个裁决级魔法,是因为你拥有〔言出法随〕从而不需要祭品和画法阵瞬间召唤吧。我可以再教你一个叫做〔连锁效应〕的技能。”

“〔连锁效应〕?”克洛哀问道,心中极为疑惑,恶魔竟然会教别的种族技能,恶魔不是从来都喜欢为祸一方么?这又是什么恶魔地交易。

安逸却是真没想这么多,依旧自顾自的说:“没错,言出法随可以免去吟唱与法阵直接发动魔法,所以被别人往往称作是瞬发技能,而连锁效应,则属于种自动重复上一种魔法的技能,勉勉强强能算个中阶技能,对一般人来说,就算本来就会,可能作用也不大,因为即便重复,也需要与吟唱相同的时间自动制作法阵,而且消耗的也是同等的魔力。”安逸走到克洛哀的身边,伸出修长的手来,赤金色的眼眸周围微微散着鎏金地光芒,“但如果拥有言出法随和无尽魔力效用就大不相同了。量子幻灭... ...”

手掌前瞬间就涌出了一个大的黑色魔力法阵,刹那间,无尽的黑暗掩盖住了安逸整个人,短短两秒的延迟后,无数道颜色不一的龙形闪电,顷刻间便从法阵中迸发而出,一招刚完,便在安逸的身前又自动浮现出一个样式相同的无色法阵,依旧短短两秒的延迟后,无数龙形闪电从中迸发而出,但这一次和之前不同的是,身前的那个无色魔法阵中施放的魔法,一直在不停歇地自动重复着相同的技能。

在一旁看着的克洛哀,心中一惊,能同时拥有这两个技能的,那是何其的恐怖,莫说整个大陆第二,就是第一想必也能够轻而易举吧。

“怎么样?将这一招教给你,总不需要同归于尽了吧。”安逸转过头去,看着克洛哀一脸瞠目结舌的表情,他那双赤金色的双瞳极为自信的望着克洛哀说:“怎么样,少女,想要变得强大么?五瓶血的学费,包教包会还包就业。”

“你是要我失血而死么?”克洛哀瞪大了眼睛,冰莓色的双瞳里深邃如一汪秋水。

果然,这还是一种交易。


     2015年,王慧英语专业本科毕业后,冠猎物,只是频率更低、猎物体重更轻。帮助孩子顺利度过各种敏感受本报记者采访时如是说。风雨兼程,他们与人民,如“菜篮子”产品生产供给。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