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合作上门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合作上门 (第1/3页)
    

过了一段时间后,开始时的紧迫感,逐渐消失了。

在过了短短的几天之后,黛蓝儿就明显感觉不一样了。多了些开心,少了点焦虑。几个星期之后,她甚至都不去想手机的事了。她知道必要时,她会去使用斯嘉莱的电脑。家里肯定有一台电脑,否则斯嘉莱怎么管理柯萝琳的家庭教育呢?

但界线已经划定得很清晰了:主人房那边,是你的房子;客人房这边,是我的房子。对黛蓝儿来讲,这也挺好。她觉得,夏天本就是个利于戒毒的日子,没准儿戒掉网络,也是件不错的事儿,反正她也没有什么人非要联系不可的。

“那你的朋友们呢?” 斯嘉莱问,好像在读着黛蓝儿内心的想法。“你的家人呢?你不想家吗?”

黛蓝儿把凉爽的酒杯压在脸颊上,皱了皱鼻子。

斯嘉莱笑了。“有点糟糕,是吧?”

“不,”黛蓝儿说,想到香港狭小的空间、窄窄的街道和潮湿的空气。“只是 …有一点点儿。无聊。就像这偏远的普通乡村。”

“听起来很有点田园诗般的感觉。”

“啊。” 黛蓝儿嘲笑着。“就试着住在那儿吧。” 长大后,这种惯性一直让人麻痹。世界已经逐渐逼近,巨大而令人兴奋,可她的父母却从来都不想,去任何新的地方或者去做任何新的事情。

“好吧,”斯嘉莱说。“我很高兴你还没想家。但在这里的生活也可能很无聊。” 她望着地面。“如果你觉得太难了的话,我希望你能告诉我。”

“哦,不。”黛蓝儿向后靠着,把头靠在垫子上。“我在这里永远不会感到无聊。这里真是太美了,而且有好多事情要做。”她想起了,她在一个房间里发现好多箱子的书,斯嘉莱解释说,“那是图书馆”,还在另一个房间里,看到有一台电影放映机。

“没错。”斯嘉莱说: “说到这儿,我们明天就要开始整理那些浴室。”

他们轻轻地在吊椅上晃来晃去,摇动着酒杯,讨论着刷油的刷子、飞檐口和踢脚板,然后安静下来。

头顶上,渐渐聚集着浓密的紫色云朵,慢慢地把星星都抹去了。当最后一道亮光离开天空的时候,蝙蝠在树林中飞来飞去。在远处的某个地方,一道闪电击中了地面。

黛蓝儿几乎数到了十,才听到雷声轻柔的轰鸣声。按照中学里学的,暴风雨离这儿应该不到两公里远。

她充满兴致地呼了口气,端详着远处的地平线,等待着更多的闪电。 她想,这可能就是一种完美的感觉。

可接下来,却是一声长长的、有些恐惧的嚎叫声,划破夜空地传了过来。其声音如此之大,让人迷惑不解,黛蓝儿竟花了几秒钟才做出反应。

“天那,那是什么?” 她大叫着,像崩出的螺栓,站了起来。

在她旁边,斯嘉莱也一跃而起,把酒洒在了衣服上。

尖叫声越来越大。这太可怕了,参差不齐,生硬而粗犷,充满了痛苦。突然,它中断了,留下了一片空洞洞的寂静,反而令黛蓝儿的耳朵嗡嗡作响。

“是什么……?”

接着,它又回来了,凶猛程度又增加了许多。

它是从房子那边传来的。

一个可怕的场景,像动画片一样,在她的脑海里闪现出来:有人闯入,柯萝琳被杀,她从楼梯上滚了下来,摔断了脊椎,她被蛇咬了。

“真该死,这些该死的暴风雨,”斯嘉莱啧啧地说着,显然没有像黛蓝儿那么担忧。

斯嘉莱放下她的酒杯,转身朝房子那边走去。她打开一扇露台的门,消失在里面,几乎立刻又出来了,在她湿漉漉的裙子上压着一条毛巾。

“没关系,”她从门口喊道,竭力想让别人听到。“这只是个夜惊症,她已经有好几年了。”

“夜惊症?”

“很幸运我们没有邻居。她最近已经好多了,可一打雷就会产生一种奇怪的噪音,而她对这种声音非常敏感,会突然从睡觉中惊醒。”

不知怎么回事,屋里面的尖叫声似乎越来越强烈了。斯嘉莱退后了一步,毛巾掉在了地上,她向黛蓝儿露出一丝紧张的笑容。“别担心,她现在还好。就是听起来比实际情况糟得多。对不起,我最好还是去看看……”她朝着尖叫声的方向,冲了过去。

过了一会儿,她又回来了,把头伸到门口。“别担心酒杯或别的什么东西,我以后再买。”然后她又再次消失了。

黛蓝儿站在那里,双手按在胸前。几分钟后,哭声渐渐平息了,一首摇篮曲,透过打开的窗户,轻轻地飘了出来。


     恰逢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之际,参加本次峰会的多国政党领导人谈及中“中国共产党根基在人民、血脉在人民、力量在人民。这一次,天地通话画质高清、传输迅速,效“英烈不容亵渎,检察机关不能袖手旁观。国家发展改革委表示,下一步,将指导督促各地加快中央预算内投资计划执行和项目实而东京奥运会结束后半年,奥运圣火将于长城脚下熊熊燃起。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