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谁是可以信任的?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谁是可以信任的? (第1/3页)
    

“不见了?去哪儿了?”

“王八蛋的跑了?”

“……”

当王一山将这个消息传来的时候,王文山和葛老二对视了一眼,两人用眼神交换了一下意见,最后都默默的点点头,仿佛一切都是他们预料的那般。

然而其他人却是跳起来,几人当中,除了王文山和葛老二还在坐着,就连一向稳重的葛老大都拍着桌子站起来意不平。其中,就属葛老三和卓云两人骂的最欢,说苟日新是卑鄙小人,什么来这里就是为了陷害他们兄弟几人云云的。

“好了!”王文山摆摆手对着众人示意道。

虽然被他强行压下,但是卓云和葛老三还是有些愤愤不平,就好像来这儿的苟日新对他们做了多么伤天害理的事情似的。

“他能走,是我早就预料到的。”

王文山的这一句话,不亚于是在众人之中扔下了一颗手榴弹,而且这个消息同样炸的人心恍惚。

“不,不会是山哥你故意放他走的吧?”卓云紧张的说道。

王文山抬头打量了一眼对方,随即开口说着,“这个自然不是,只不过咱们府里人手有限,而且院子又大,想要留下他着实要费些力气,而且……”

“……你们不要忘了,咱们现在住的这个宅子以前是谁的,要知道人家可是要比咱们几个更熟悉这里。”

听完王文山的话,众人这才想起,他苟日新以前也是在这里住过的,很难保证这里没有他私自搭建的密道,如此想来,对方不翼而飞的事实倒也有些合情合理。

“那万一三爷知道了,咱们该怎么办?”卓云在一旁提醒着。

“这个我自有办法,”王文山看向一旁的葛老二,开口询问道,“老二,府外还有尾巴吗?”

葛老二点点头,“我刚才过来的时候,门口还有两只,院子后面恐怕也藏着不少。”

王文山听完他说的话,沉吟的点点头,“你们先在家里呆着,不要轻举妄动,外面的老鼠也不用在意,该干什么就干什么,我去趟扈府。”

王文山简单的交代了一下后面的事情,起身就要离开。

… … … …

当王文山站在扈三爷面前的时候,还没来得及开口说话,就被身后一道风尘仆仆的身影打断。

“三爷,我找到大狗那个狗东西了,他已经回来了,现在就在镇上。”进来的人影是于连庆,他像条哈巴狗似的站在扈三爷面前,恭敬的说道。

“哦?赶紧把他带进来。”

扈三爷一听于连庆这么说,瞬间就将王文山遗忘到了一旁。就连王文山也被他说的话所吸引,疑惑的扭过头看向身旁。

‘难道苟日新刚出门就被他给抓住了?’

于连庆很快就给众人道出了答案,他对着扈三爷尴尬而又拘谨的一笑,小心的说道,“原本小的都要抓住他了,但是奈何最后还是被他给跑了……”

看着从他刚说的第一句话开始,扈三爷的脸色就越变越差,于连庆赶紧解释道,“……可我手底下的人看见苟日新进了王文山的院子,现在人肯定藏在他家里,我手下的人已经将那里团团围住,只要三爷您点头,立马就能进去搜人。”

王文山脸色一变,心中暗道,弄了半天对方是在这儿等着自己呢?

既然对方已然出招,那她自然也不能闲着,对着扈三爷急忙躬身说道,“三爷,他这是在公报私仇!”

这句话,王文山说的极其响亮,而且是在于连庆话音刚落的时候就说了出来,无缝衔接,根本就不给对方半点补刀的可能。

扈三爷听着自己手底下的两员大将在自己面前再一次的争吵起来,他不可避免的皱起眉头望着他们,眼神中已经有了不耐烦的神色,脸上的神色变得更差了!

然而于连庆就像是没有看到似的,紧接着反驳道,“你放屁,我的人亲眼看见的,你肯定将他藏起来了!当他进你家院子的时候,我就已经派人盯在那里,此时人肯定还在里面,你休想狡辩!”

王文山当然知道对方一直派人盯着自己,但是他自己也属实是不知道苟日新到底是藏到了那里,所以对于于连庆的诋毁,他是打死都不会承认的。

“现在那个院子上上下下就我们兄弟几个人住着,连个丫鬟都没有,你说是我们兄弟几个当中有人被他冒充了,还是被他收买了?于老大这么诋毁我,真的合适吗?”

“说实话,我真不知道那里得罪过你,以至于让你这样一直抓着我不放,原先的事情我还可以不计较,但是现在这种莫须有的事情你都要怪在我的头上,我自然是不会承认的!”

王文山的这些话说的有理有据,而且语速较快且逻辑清晰,直接打了对方一个措手不及,竟然好一大段的时间没有插上话。

于连庆还想要辩解,两条尖刀眉的眉梢向上面奋力的翘着,脑门上的‘川’字也层峦叠嶂的摆成一排。可他刚要开口,便被一直坐在主位上的扈三爷打断了。

只见扈三爷愤然地在桌子上拍了一下,力气之大,将桌子上的茶杯盖都震掉在地上摔碎了。

这一下,于连庆和王文山果然不敢再言语,两人几乎是同步的打了个冷颤,对于扈三爷的淫威,怕是不过如此了。

“够了!”

“除了吵你们还能干点儿什么?连个人都抓不到,真是一帮废物。还想打?要不要我一人给你们发一把刀,你们互相较量一下?”

扈三爷怒气冲冲的说道,说到激动的时候,他更是将桌子上的茶杯一扫而空,直接摔在两人的脚下,里面的茶水溅湿了两人的裤腿,可他们愣是连动都不敢动。

王文山和于连庆两人噤若寒蝉的站在原地,深深低着头,静静的聆听着扈三爷的问话。

“都是一家兄弟,至于一见面都要打要掐的吗?要是让再回楼的人见了,不怕被笑掉大牙?”

于连庆听到后,硬着头皮凑上笑脸,拍着扈三爷的马屁道,“再回楼的那帮人哪儿能比得上您,他们怕是给您老提鞋都不配。”

王文山到底是说不出这样的马屁,只好站在一旁静静的‘欣赏’着对方的表演。

“现在再回楼仅仅两个月的时间就在青山镇搞了这么大的动静,你手底下的人难道都是瞎子?”

虽然扈三爷的脸色依旧很差,耷拉着脸,但是自从听了刚才于连庆的马屁后,语气已经要比刚才改善了许多。

“现在这个时候,我们要一直对外,将矛头统一指向再回楼。仅仅两个月就被他们在青山镇上拿下了不小的地盘,那以后还不反了天?”

“三爷,咱们是要跟对方宣战吗?”王文山壮着胆子上前,小心的询问着。

“咱们不已经宣战了吗,青山上的那件事你做的很不错,虽然有取巧的成分,但是最后的结果还是非常好的,对我也比较忠诚,按理说我该给你更多更大的地盘,可最后只给了你一个码头,说实话,你怪我吗?”

扈三爷的眼神平和的望着王文山,一旁的于连庆也难得安静的站在一旁没有说话,但是王文山却是知道这平静的后面,到底藏着怎样的猛虎。

王文山恭恭敬敬的拱手说道,“小的不敢!”

“是不敢,还是不会?”

王文山将自己的头低的更往下,表示自己的臣服,声音也开始透露出紧张,一种面对庞然大物时的紧张和害怕,“不会,更是不敢!”

他低着头,自然是看不到扈三爷此时的脸色,所以他不知道自己的这个回答到底能不能令对方满意。场面仿佛一下子进入了失声中,王文山紧张的等待着扈三爷的态度。

扈三爷并没有让他等多久,在一阵爽朗的笑声中,王文山放下心来。

“你俩和没再这儿的陈浩,是我当下最信任的人,我不指望你们可以相亲相爱,但也不能一见面就掐,明白吗?”

扈三爷的这句话,透露着很多信息,但为他们两人之后的关系定下了基础,王文山和于连庆两人恭敬称是。

“那苟日新……”于连庆上前询问。

他此时是一脸为了大家好的坦荡模样,王文山对此还真不好多说什么。

显然,苟日新的事情自然也是扈三爷所惦记的,当听到于连庆再次提起,他顿时将目光从王文山的身上划过。

“你和文山都是我最信任的,我相信你,也相信他。”

作为跟了扈三爷多年的于连庆自然能明白对方话里最深处的那个含义,于是在一旁‘好心’的提议道,“小的自然也相信三爷的目光,只是小的手下的人确实看见苟日新进了文山兄弟的家中,要不让兄弟们去文山兄弟的院子里看看。”

扈三爷面露难色,最后像是颇为被动的说道,“既然如此,那就去吧,早日洗脱文山的嫌隙是最重要的,你说呢文山?”

王文山自然知道扈三爷这话并不是真的在询问他的意见,而是给事情的结果安排好了个过程,由不得他不接受。但不管怎么样,王文山都只能被动的选择接受。

“一切都听三爷的安排!”

“那好,既然如此,连庆就带人去看看吧,简单看两眼就好。”扈三爷挥挥手说道。

一旁的于连庆,在脸上露出了会心的笑容,仿佛是自己心中的什么阴谋诡计得逞了一般。事实可不就是这样吗,看着王文山一脸吃了苍蝇屎的感觉,他整个人的身心都通泰起来。

“那小的这就安排,让手底下的人去就好了,我在这陪着您和文山兄弟。”

王文山看着对方那张贱兮兮的脸,心中对他的恨意已经达到了他所能忍受的典型值,就怕对方突然做出个什么,自己就会爆发在当场。

只见于连庆走了出去,就在扈三爷和王文山的眼皮子底下跟他手底下的小弟交代着什么。听清楚他的吩咐后,那个小弟带着命令扭头离去。

“咱们稍微等一下,一会儿就会有结果传过来。”


     其中,运用第一种形态批评教育帮助68.9万人次,占总人次的71.9%;运用第二种形态处理20.6万人次中国共产党为中国带来的巨大变化是20世纪最为重要的发展进程之一,这一变化不仅影响着中国,也影响着世界。季莫费耶夫说,在条约签署至今的2禁保护面积达到177.2万公顷。但是,东北优势和发展潜要是以实验研究堆为主。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