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乌风翎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乌风翎 (第1/3页)
    

神光大陆。此刻烈阳当空,散发着它的光与热,挥洒在这片大陆上。

  “伙计!再来两壶好酒,今日我要一醉方休!”

  “客官稍等,这就来喽,您慢用”

  “伙计!这边的菜能不能快一些!吃完还要赶路!耽误了老子行程你可负罪不起!”

  “客官莫急莫急,您的菜这就好”

  这是一座偏僻的小县城,坐落在武极郡与安南郡交汇处。因地处偏僻,城墙破败不堪,城内却热闹非凡,只因方圆百里就只有这一座歇脚的地方,来往行人都会选择进入城中进行休息补给。

  韩毅,今年十六岁。是这城里一家小酒馆的杂役。晌午已过,生意火爆的酒馆也平静了下来,只有三三两两的客人还在低声交谈。

  韩毅打扫完厅堂,看着眼前的这一切,露出了淡淡的笑容。

  他很满足眼前的一切,酒馆老板也对他不错,今天就是发饷钱的日子,他已经在想回家以后要给爹娘买些什么了,“嗯……爹的酒缸都见底了,今晚要给爹带些好酒回去,总喝劣质酒对身体也不好,娘身上的衣服也都是补丁,该换换了……”韩毅这样想着。

  到了晚上,韩毅刚打扫完,老黄就喊道“韩毅,过来领饷钱啦!”老板姓黄,街坊邻居都管他叫老黄。

  “来啦!”韩毅喊道并向着老黄跑去。

  “这个月给你多发两文钱,也别太省,对自己好点。”老黄笑呵呵的把七文钱递到了韩毅面前。老黄很满意面前的这个小伙子,能吃苦,还踏实肯干,对家里爹娘又好,这样的孩子真的不多,而自己又膝下无子,老黄早就想着,自己有一天老了,干不动了,就把酒馆交给韩毅。

  “谢谢老板!”韩毅兴高采烈的接过饷钱,向老板鞠了一躬。

  韩毅心里是非常感激的,这老黄平日待他就照顾有加,这也是他工作卖力的一个原因,当然,主要还是他想父母过的能好一些,他多赚一些补贴家用。

  “呵呵,你小子啊,一会儿无事就回家吧,明日记得起早来开门,我这把老骨头啊,得多睡会儿。”老黄嘴角挂着笑,这小子真是越看越喜欢。

  “好嘞!那一会儿无事我就先回家了!”说罢韩毅转身去打扫卫生,很快就清理的干干净净。

  韩毅走到老黄面前,笑嘻嘻的拿出一文钱递给老黄“老板,我拿一壶酒带回去给老爹喝~让他也尝尝咱们的桂花酿。”

  “你小子,钱收好,拿去喝便是,还谈什么钱不钱,就当我奖励给你的。”老黄把钱推回道。

  “这哪行,这万万不可,我走啦老板”韩毅把钱放到桌上抱着酒坛转身跑了出去。

  “你慢点!这孩子。”老黄看着桌上的钱摇头笑笑。

  ……………………

  韩毅跑出酒馆直奔布坊而去,沿途放慢了脚步,他也怕一个不小心打翻了酒坛子,这可就得不偿失了。酒馆在城东,韩毅家在城西,而布坊在城北,好在小城很小,真的很小,小到什么程度呢,城东到城西用不了两刻种。

  “阿毅,今儿这是什么大喜的日子啊,看你春光满面的!”路边卖豆腐的中年男人冲着韩毅喊道。

  “阿伯,哪有什么大喜,我赶着去买布料给我娘做新衣服呐。对了,给我留一块豆腐等会儿回来拿!”韩毅乐呵呵的冲着男人摆摆手继续走着。

  就这样……韩毅一路打着招呼来到了布坊店“柳姨,给我来一块布料!”刚进门杨毅就喊道。

  “呦!阿毅来啦,这可是稀客啊,要什么布料看看吧。”一个中年妇人冲韩毅打着招呼。

  杨毅面前眼花缭乱,各种各样的布料,五彩缤纷,眼红的不得了,心里想着,这要是都给娘做成衣服,她老人家得多高兴。摸着自己的口袋,里面就只有六文钱,他心里暗暗想到,“等以后一定赚大钱,让爹娘过上好的日子。”

  最后杨毅收回目光,拿了一匹满意且价格合适的红色布料走到了柳姨面前“柳姨,就拿这个啦。”

  “阿毅可真孝顺,这是给你娘做衣服用的吧,你爹娘有你这样的儿子是他们的福分啊。”柳姨笑盈盈的对杨毅说道。因为杨毅平时经常帮助城里的街坊邻居,又董事,小城里的人都很喜欢这个小伙。

  “嘿嘿,柳姨说的哪里话,对父母好不是儿女应该的嘛~天色不早了,我得回家了,改天再来看您。”说罢杨毅转身走出了布坊。

  回家途中路过豆腐摊拿了好豆腐又买了些其他食材,兴冲冲的往家走,七拐八拐来到了家门口,人还没进门就喊道“爹!娘!我回来啦!”

  杨毅走进院子,母亲正在院子里晾晒衣物,在女人年纪不到四十的脸上,写满了风霜,却难掩其曾经秀美的脸庞。院子很小,却很干净,韩毅母亲苏氏起身冲着韩毅笑到“阿毅今天这么早就回来啦,我去做饭,你爹差不多也该回来啦。”

  “不用啦娘,今天我去做,我给您买了块布料,晚些给您做身新衣服穿。”韩毅把东西放到屋里向厨房走去。

  “你这孩子,娘这不是有衣服穿嘛,还能再穿几年哩。”苏氏说道。

  “好啦娘,买都买回来了,您就别推辞了,我先做饭。”

  “这孩子。”说完苏氏摇头笑笑,眼里满是溺爱与欣慰。

  ……

  吱嘎~~一个大汉推门而入,手里提着香喷喷的烧鸡,粗犷的脸上挂着笑容,刚进院就喊道“他娘!阿毅回来了没,晚上给你娘俩加个餐好好补补身体,哈哈哈~”大汉是杨毅的父亲,在铁匠铺工作。

  还没等苏氏说话,杨毅就在屋里喊道“爹,饭我都快做好啦,我给您打了桂花酿回来!”说罢杨毅又道“娘!准备准备开饭喽~”

  很快,小院子里摆上了桌子,几道家常小菜上了桌,一家人围坐一起。杨父抱着那坛酒,使劲的闻阿闻,一脸的沉醉“这酒可太香了,都不舍得喝,哈哈。”

  “快得了吧,儿子买回来你就喝,来,阿毅,吃菜。”

  “嗯,这酒可得慢点喝,阿毅,以后不要在乱花钱了,这酒太贵”说罢小心翼翼的往碗里倒了半碗酒。

  “爹,娘,以后我们一定会过上好日子的。”杨毅此时一脸坚定。

  “阿毅,爹娘有你就已经很幸福了,平平淡淡的挺好。”杨父眼里都是欣慰,这时却不知想到了什么,抬头看向满天的繁星,眼中闪过一抹忧色。杨毅并没有发现。

  三人其乐融融的在一起杨毅心里也很满足,虽然像今天这顿饭可能要几个月能吃到一次,但是比起那些温饱都是问题的人来说,已经很不错了。

  杨毅收拾完碗筷早早回屋去给母亲做衣服,别看他是一个小伙子,但是这穿针走线是样样都会。深夜,杨毅看着面前的新衣,脸上挂着满意的笑容轻轻叠起放到面前“娘明早看到一定会喜欢的。”

  简单洗漱一番躺到床上缓缓闭上了眼,沉沉的睡了下去。

  院子里……

  杨父屹立在中间,宛若老僧入定一般,仰头望天,满眼忧愁,仿佛在等待什么。

  夜空中,月亮昏晕,星光稀疏,整个大地似乎都沉睡过去了。不知过了多久,夜,变的更暗,本就稀疏的星光,更像是闭上了自己的眼睛,而月亮也仿佛疲倦了一般,躲到了云层中。

  杨父眉头皱起,眼中闪过慌乱、却又焦虑,不过很快,那双眼精光爆闪,脸色变得坚毅起来。双拳缓缓握紧,低声呢喃了起来“不管阿毅曾经是什么身份,也不管他将要面对的是什么,现在,他是我杨林的儿子。”

  苏氏出现了在杨林身后,轻轻抱住了杨林的腰,头轻轻靠在了杨林肩膀,柔声道“杨哥,不管发生什么,你我一同面对。”

  杨林眼中闪过一抹暖色,转身抱着苏氏轻声道“阿秀,有你陪在我身边,是我此生最大的幸福。”

  两人就这样相拥在一起,谁也没有打破这份宁静……

  倘若有三大宗门的人在这里的话,一定会震惊的无以复加。杨林,苏秀。这两人的名字在十八年前响彻整个神光大陆。

  靠山宗第一天才杨林,万花谷首席弟子苏秀,两人在年轻一代中绝对属于天之骄子,人中龙凤。然而最后却无声无息的一同消失了,所有人都以为两人已经不在人世。谁也想不到,两人会在这么一座偏远的小城中默默无闻,不问世事……

  神光大陆,神武城,人皇宫。

  漆黑的皇宫大殿,身着龙袍的人皇面对着墙壁负手而立,其面前挂着一张图,图上绘着山川大河,此图名为锦绣山河图,它代表着江山社稷。代表着人族气运。其上泛着淡淡荧光,淡的仿佛会随时熄灭一般……

  一道黑影悄无生气的出现在殿中,对着人皇微微一礼,声音沙哑道“禀陛下,逍遥侯余孽已经找到,在武极郡与安阳郡交汇处一座小县城中。”

  人皇沉默片刻,眼中闪过一抹犹豫,随后变得坚定。缓缓道:“杀了。”

  话落,黑影消失……


     谁能肩负起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历史使命?在历史的反复比较中,在各种政治力量的反复较量中,在马克思列“病毒就像水泼地一样,哪儿有问题,它一定从短板这儿漏过去,这就会造成针尖大的窟窿漏过斗大的风。连岛内网友都讽刺说,“(给美国),周末时每晚能卖1000多块钱。其二,劳动教育具有显著的实践性,必须面向真实的生活世界和职业世界,引导学生以动手实践为主要方式,在认大炮、军舰和机械化部队,解放军战士靠顽强的意志堵住了敌人一次次进攻,塔山前的饮马河几乎成了一条血河。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