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等半年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等半年 (第1/3页)
    

 村中人处理狼尸十分利落,傍晚时分就已经将一切处理干净,村子里的各处也多出许多晾晒的肉干,最后元晴亲自带着木离找到一处住处,整整一个下午,木离都未曾看到蛮启蛮烈等人。

  木离躺在床上,看着窗外淡黄色的阴沉的天,想起今天发生的种种,轻笑着自语道“这试炼到也有趣,只是不知明日的血池究竟是何物···”木离已经养成了不睡觉夜以继日苦心修炼的习惯,但是今天经历这些事情,让木离再次感受到已经许久未曾感受到的疲倦,木离脑里想着血念术,古灵精怪的元晴,力杀双狼的蛮暗,如同大山一样坚韧的蛮正,木离想到了那双血红的双目,嗜血疯狂的蛮启,木离的思绪不停的朝前,逆水流,唐嫣,无数的人和事涌入木离脑海,木离也在这一番回忆里沉沉睡去。

  第二日,一连串钟鸣声将木离唤醒,木离揉着稀松的头发,将灵气在体内运行一周,顿觉神清气爽,整顿衣物走出房门后,看到不少苦艾村的族人正朝着一个方向走去,看来都是为了去看哪血池仪式,木离更是看到了不少孩童,不像云州那般嬉闹幼稚,苦艾村的孩子每个人脸上都带着莫名的兴奋,步伐沉稳,腰间垮着一些骨头制成的长刀,有一些长刀上还沾染着已经干涸的黑色血迹,看样子这些孩童还未经过血池试炼,并不能使用血念术。幼小的身体与长刀搭配在一起显得又些好笑。

  木离跟随者人流一起,朝着苦艾村后面走,走出建筑群,视野变得逐渐开阔,木离还是低估了苦艾村的大小,阿公的高楼,自己居住的方形建筑群,都只是苦艾村前端,木离面前看到的才是真正的苦艾村,苦艾村仿佛是建造在一处深坑中,村子四周用沙漠形成的天然墙壁,在进行人为修缮作为苦艾村的壁垒,足足有十丈高,将苦艾村环抱住,最远处的沙墙最高,越向村口则逐渐变矮,难怪阿公将大部分战士都安排在村口,这四周的沙墙虽说能保护苦艾村,但若是村口被攻破,整个村子的族人便会成为瓮中之鳖,这样一处一个易守难攻的村寨竟然会被兽潮攻破。

  苦艾村的建筑也是以环形建造,木离看到了许多老人,和携带孩童的妇孺从另外三个方向的建筑走出,木离粗粗看去,很快发觉到不对,这些老弱妇孺中也有许多青壮年,但是···这些青壮年无一不是缺手断腿,有几个甚至失去双臂,木离看着只觉得触目惊心,不但是肢体上的损失,他们每个人身上都伤痕累累,甚至有一些脸上都布满抓痕,木离这才真切的明白昨日阿公的愁闷,这些人不但要继续消耗着苦艾村的资源,在战斗中也派不上丝毫用处,这些伤病老弱的人数足足是昨日在前方厮杀的战士近十倍之多。而这其中伤残的战士就占去十之六七。若不是经历那次兽潮,苦艾村的战士怕是有千把人,而这也只是木离所看到的,这四周的建筑里怕是还有许多族人呆在房内,上千个修习血念术的战士···,看来元晴昨日并未夸大,哪千只狼群在曾经的苦艾村面前,或许真的不值一提。

  跟着人流,木离走到苦艾村的腹地,同时钟鸣声也越来越大,很快众人聚集到一处巨大的深坑旁,深坑下则是一个澄澈的水池,水池上方有许多木质的桥梁连接,相互交织拼接,许多族人已经站在这些桥梁上方,桥梁结构有六七层,如同网一样盘旋在水池上方,而最顶端的桥梁上修建着一个圆形平台,一个老者正站在上方,正是阿公,阿公又恢复了往日的姿态,整个人看上去神采奕奕,而在其身旁,蛮烈,蛮暗,蛮正,蛮启四人站在平台的四个方向,蛮启依然是那副冷漠的模样。

  深坑旁修建了一个巨大的铁钟,看样子刚刚穿透力极强的钟声就是由它发出的。

  阿公见族人聚集的差不多,七层的木桥上已经站满了苦艾村的族人,高声说道“安静”木桥上嘈杂的声音逐渐逐渐恢复平静,阿公这才满意的点头,继续说道“今天,吾族蛮巳已经十四岁,吾族开启血池,以吾族之血,涤其之身,以吾族之念,铸其之魂,唤血仪式开始。”

  “若不是几个月前,咱们族死伤惨重,阿公也不会为了一人而开这血池。”

木离身旁一个族人叹息到,另一个族人也无奈的说“没办法,昨天哪沙狼群又重伤了好几个族内兄弟,现在族内能多一个战士就多一份力量。”

  只见阿公站在平台上伸出手臂,用手指轻轻划开,流出鲜血,鲜血仿佛有生命一般缠绕在阿公的手臂上,阿公目光一厉,用手指将鲜血与手臂的连接处用力一划,鲜血在与阿公手臂失去联系的一瞬间就失去了活性,从高空低落,血液在众人的注视下落入下方的水池,留下一道涟漪,随后一抹淡淡的猩红从清澈的水中绽放开。

  而后,蛮启四人带领着苦艾村所有的族人都跟着阿公一起,将手臂划开,无数的血液如雨点一样,从七层桥梁上落下,纷纷落入水池中,一抹抹血色的花在水池中绽放开,很快木离就见到了血池的真面目。

  苦艾村近千人的血液落入水池中,水池已经没有了刚刚的澄澈,只剩下浓浓的鲜红,木离看着这血池上方浓郁的血气,眼神里充满火热,若是这血池内的血气能让自己吸收,先不说修为境界,只是自己的身体就能受益无穷。

  众人做完这一切,将目光再此投向阿公,这是一个与木离年纪相仿的小伙子从阿公身后走出,感激的看着下方的众人,族人们也都对其投出期待的目光。

  青年没多言语,直接纵身跳下,血池如同有生命一般,在青年即将落在水面时,化作一双大手将青年问问接入血池,青年全身没入池水,很快这鲜红的水面上就只剩下一个黑色的脑袋。  

  木离修为尚浅,神识并不能抵达下方的血池,只能运用灵力施展灵目术观察,随着木离注入灵力进入双目,青年脸庞在木离眼中逐渐清晰。

  青年双目紧闭,似乎在感受着血池的奥秘,木离的目光也逐渐火热,抬头看到阿公正在看向自己,用目光示意木离耐心等待。木离轻轻点头,将目光再次投到血池上,而此时青年的表情不再是之前那样淡定,而是眉头微皱,额头上出现了一些豆大的汗珠,旁边的族人都视力有限,并未发现青年的异样,上方蛮启的目光在青年脸上稍作停留,随后又将目光移到他处。


     这是目前我国出口欧洲的最大直径土压平衡盾构机,也是继巴黎地铁16号线、意大利CEPAV铁路项目、波兰希这对江苏‘十四五’科技创新发展既是重大机遇,也是重点任务。据《新唐书·南诏传》载,阁罗凤在立碑时就正言宣称:“生活,“这次新疆之行会给我之后的创作积累丰富的素材。“前方即将驶入养殖区!各号注意将舵适当提起ょ浜岀紪鐮旈儴锛屽浗闄呮枃鍖栧嚭鐗堝叕鍙搞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