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觉得惩罚太轻了(三)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觉得惩罚太轻了(三) (第1/3页)
    

“以上讲解的内容是,从哲学理论证明人类并不存在灵魂或是类灵魂精神体,下面列出一些书单,感兴趣的同学可以收集来更多了解。。。。。。” ,林路意犹未尽的收起书本,然后推了推旁边一直处于沉思中的张牧,“牧哥,该吃饭了”。

“路子,以后别喊我来上哲学课了,我们是物理系学生,听这种东西,你是在折磨我”

“不是,牧哥,你不陪我,哲学课上的人我一个也不认识,回头还有人怀疑我是来看女同学呢”,林路顿了顿,然后又有些兴奋的说,“再说了牧哥,包括牛顿在内好多数学和物理学家,都对哲学有所涉猎,难倒你就不好奇吗?”

“都是一些老年兴趣罢了,你说服不了我的,不能在陪你浪费时间了,我要准备毕业论文了”

“不是,牧哥,咱们才大二呢,你认真的?”

“根据咱们学校的情况,一般本科阶段修完学分,完成毕业考核,能在实验室发表一篇顶刊,就可以直接准备毕业了,我的条件比三年前那个学长的还要充分,我要尽早毕业了,去米国读博士了”

“啊,牧哥,原来只有我是咸鱼啊,那我以后可没人一起上课了”

“不是还有一年嘛,不提这个了,你没发现今天天色怪怪的吗?”

说到这里,林路抬头仔细看了一下天空,淡淡的红色弥漫整个天空,颜色像是夕阳中的火烧云一样,但是时间和分布都有非常明显的区别,不少同学都发现了这个状况,在他俩不远的地方,一对情侣拿着手机正在找合适的角度拍摄这美丽中透露着诡异的景象。

“看起来是奇奇怪怪的,对了,牧哥,最近你有没有看网上新闻,好多地方都发现了类似南北极出现的极光似的天气景象,我们这说不定也是”

“哦, 是吗,我不怎么上网,不过你说的极光好像是由于地磁场和太阳光和大气层的特殊作用才出现的,为什么会出现在我们这种地方呢?”

“额,这我就不知道了,反正网上也没有人说出答案,倒是有不少人又在那喊什么世界末日之类的,哈哈哈哈”

“地球母亲说:又末日了?赶紧的吧,累了”

就这样林路和张牧两人吃完饭回到宿舍里开始了午休。林路和张牧都是华国科技大学物理学院的学生,但是张牧是年纪第一,以超过第二名30分的好成绩来到这所学校的,而林路则是踩着录取线的门槛进来的,对于舍友是学霸这种事情,林路最初也有点难受,毕竟相比之下自己就像一条咸鱼,而且平时娱乐活动的时候,张牧作为舍友也因为经常在实验室做实验而不同和他一同参加,林路也因为没有其他熟悉的人而拒绝,弄成这样,他俩也只有“相依为命”,但是当林路报了喜欢的哲学课,虽然张牧兴致缺缺,但是还是陪他一起参加了。

林路在宿舍上网看着网上的各种帖子,看到网上各种妖魔鬼怪似得消息,什么J省省会出现大面积电力故障,却查不出问题,南江市出现明显地震感觉却没有任何官方消息,还有就是局部地区出现莫名大雾,甚至通讯也开始出现中断的情况,这些消息爆发地点的分布遍布全球,并且没有任何统计学分布特征,像是完全不相关,但是时间上却都集中在了这个星期,对于这些事件,各国都没有发布明确的官方消息,只是表示原因需要进一步的调查,是否有相关性还有待证明。看到这里林路只是觉得天色越来越暗,眼皮越来越重,然后就趴在桌子上睡了起来。。。。

睡梦中,林路恍惚间看到自己记忆中诸多画面犹如连环画版在眼前闪烁,身体却像是被扎上了铝条,难以动弹,皮肤表面像是有微风吹过,痒痒的,过一会又犹如蚂蚁啃噬出现轻微疼痛,他努力想重新掌控自己的身体,却数次没有成功,依旧在记忆中来回穿梭,他模糊的看到儿时的自己,不顾家人的警告和伙伴的嘲笑,独自一人爬进山洞,他又看到自己曾经一人爬到山顶看日出,一人等到日落看晚霞,他还看到自己走到庙宇时仔细观看佛经祝文,他看到一个无知无畏的自己慢慢聚焦,却渐渐变成了他不熟悉的样子。。。。。

“路子,醒醒,好像,不对劲?”

林路仿佛经历了好多年,又仿佛只是一瞬间,然后清醒过来。

“怎么了,牧哥?”,他呆呆的看着表情凝重的张牧将右手放在他肩膀上,眼睛死死的盯着外面,眉头紧皱。

林路顺着他的目光向窗外看去,一条条五颜六色的彩色丝带爬满苍穹,细看这每一种颜色的丝带像是用笔刷横着刷出的一条条纹路,又像是喷气机携带彩色的颜料在天空洒下迷人的光路,但是更准确来说,“是极光,竟然真的是极光“,张牧的胳膊顺着林路的肩膀滑下,林路甚至在一瞬间感觉到了颤抖。

”牧哥,你不是说除了南北极。。。”

“是的,我不会弄错的,而且这么多颜色同时出现,遍布各个方向,只有一个可能。。。”说着,张牧转身向外走去,林路赶忙跟在他背后。

他们俩在宿舍一片片欢呼和叫喊中飞快爬上了宿舍最高层的天台,此时张牧已经有些气喘吁吁,但林路却是觉得自己像是训练了多年的体育生在操场慢跑一样,气息绵长,体力充沛,觉得应该是自己的午休很有效果。

张牧一来到天台就走到一角,然后使劲的向四周眺望,表情说不出的急切,然后他又拿出手机,拨通林路的电话,却只传来滋滋的声音,连不在服务区的语音提示都没有。

林路立刻明白了这一切,瞬间脸色大变,看向跌坐在地上的张牧,口中喃喃道“电磁干扰,电话打不通了,极光,是电磁风暴”

“你没注意到吗,太阳。。。不见了”,说完之后张牧更加绝望的躺在地上。

林路听到这里才发现在这个视角最广阔的地方都无法找到原来那个充满神圣与希望的明灯,它,此刻不知道在天空的哪个角落里黯然伫立。

林路也陷入了长时间的呆滞,他仿佛听见沉重的喘气声从脚下,四面八方传来,像是世界不堪重负的嘶吼,像是万物灵魂走向终点的哀鸣,又或许是内心恐惧映射的厉啸,但是他始终站在那里,感受着来自灵魂的撕扯。

“呜。。呜”,忽然,学校内响起刺耳的防空警报,林路和张牧被这紧急的声音从呆滞中拉回现实,林路把手递向躺在地上的张牧,用颤抖的声音喊道“牧哥,快,先看看怎么回事。”张牧一把拽住林路的手,一个挺身起来,然后快速的向楼下跑去,林路也紧紧跟上。

“各位同学,各位同学,请不要慌张,现由于特殊天气状况,学校发出紧急避难方案,为避免你们出现意外,现封锁学校出入口,所有学生暂时停留宿舍,等待进一步安排,请大家按照学校安排,不要随意走动”,校园广播里传来略微急促的学校广播,当前校区内的有线通讯暂时还没有出现问题,这是学校暂时还保持组织性的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因。听到这里,林路和张牧也快速的返回宿舍,经过各个宿舍的时候,可以留意到,几乎所有人都趴在窗户口向外望去,还有一半的人在在宿舍里大声嘈闹着,宣泄着复杂的情绪。一返回宿舍,张牧就快速的拉上窗帘,然后关上门,然后一把拉过林路,说到,“路子,接下里仔细听清我的话“

”现在情况是,第一通讯中断,我们现在还不知道更远的地方的情况,原因目前估计是电磁干扰,如果情况继续恶劣下去,局域网有线通讯应该也坚持不下去,到时候我们可能会完全失去组织性。第二天空出现大范围的极光,估计是由于磁场紊乱造成的,如果没有地磁场为我们打掩护,我们等于暴露在宇宙中,宇宙辐射和一些不可见光等能量半天内就可能要了我们的命。

我们现阶段不知道这种情况会持续多久。

会快速结束,还是会一直恶化下去。

如果真的情况进一步极端,我们可能要考虑如何生存下去了。。。。。”


     时间紧迫,火箭马上战略方向关键时期。央视网消息:在鹰潭市特殊需要儿童康复52年,中国共产党发起爱国卫生运动。神秘的发现到来?。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