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继续作死》。

钱麻子道:还有一个呢?楚留香派。木道人立刻就走了,带走了

符禺山由四座高峰組成,南面為南山峰、西為泉涂峰、北為翠屏峰,居于中心偏東的就是符禺峰。四峰都是徒峭異常,于群山中突兀而起。四大山峰以中間的符禺峰最高,三峰環衛。三峰以東和符禺峰連接的部位略平緩,可以步行登山,整座符禺山也只有這個地方可以建立宗門。

在符禺山的傳說中,太古時代這里便是仙家修行的洞天福地,數千年前得道真仙中的天符子就在符禺山洞府修行。天符子與同年代的天劍子、天道子、天丹子、天禪子、天空子合稱蜀山六子,蜀山派所分五門正是以其中五位真仙的道號命名,當然與這五位真仙有脫不開的干系。

北冥玄的意識海中包羅萬象,古籍秘聞不少,最近他將與蜀山派有關的傳說都溫習一遍,對符禺山的傳說自然熟悉。古籍稱此山因有天符仙人修行,山中多有禺猴,所以得名。無論這些傳說如何,至少天符門最后是從符禺山失去消息的,這就值得他來這一趟。

此行都是習武之人,雖山路崎嶇陡險,一路行來并無負擔。大家邊聊邊走,這一天已經來到符禺峰下。北冥玄一直認真地四處探查,一路上有幾處人類活動的痕跡,但多是偷獵者、野游者臨時營地之類,可以作為宗門所在的大規模居住地還沒有找到。當然符禺山四座山峰方圓有數百平方公里,他們現在走過的范圍不過是此山一角罷了。

北冥玄來前向出生于天符門的王躍虎長老了解歷代弟子們對符禺山探查的結果,心中對符禺山的情形已有些概念。他如今身臨其境,仰首望著攀爬了半日仍有千余米高的主峰時,居然在恍惚間依稀有些似曾相識的感覺。北冥玄晃晃了頭,心中有些疑惑,再仔細一看心中恍然,原來這符禺峰和秘谷中得到青藤寶葫的山峰有幾分相似,只是更大更高。他的目光不自覺地掃向主峰與秘谷山峰上石洞相對的位置,云遮霧罩就算他的目力再強,也無法看清主峰上的情形。他正思索如何攀登上去一探究竟時,一直靜靜立在他肩頭的小焱燥動起來,顯得很興奮。突地一聲長鳴,展翅直奔云霧所在,瞬間不見了蹤跡。

北冥玄略一思量,對海靈等人說:“靈兒你們在峰下休息,我和小焱到峰上探一探,如果下來晚了,今天就在這里休整一下。”

海靈和小烺并無異議,只是叮囑他小心。北冥玄展開身法手足并用,如猿猴般輕盈快速地向峰頂攀去。不一會已攀到接近峰頂的位置,小焱在一個平整的石臺上焦躁不安地飛轉,不停地鳴叫。看到北冥玄上來,立即停在了他的肩頭,嘰嘰喳喳地叫著。北冥玄邊用手撫著小焱的背羽,邊打量起這個明顯是人工修整的平臺。平臺盡頭的石壁上可以清晰地看出,一座高大雄偉的石門鑲嵌在陡立的石壁上,但看去和石壁渾若一體,一般人看到,肯定認為是哪個無聊的石匠在石壁上雕琢了一個石門的崖刻。

經歷過密谷洞府的北冥玄自然知道,這應該又是一個太古修仙者的洞府。從小焱喋喋不休的叫聲中,他感知出一星半點的意思,這個符禺峰的洞府應該和小焱有莫大的關系,或者和密谷洞府的主人也有聯系。北冥玄走到洞府前,伸手撫了撫石門,冰冷的石質和普通巖石沒有什么區別。隨后他用各種方法嘗試打開石門,包括用蠻力推,用寶劍削,用劍鋒刮門縫,用頭撞,用腳踹。當他最后想用牙齒咬的時候,小焱終于忍不住從呆滯中憤怒地叫了起來,扭過頭去不看北冥玄,對主人的愚蠢表示了極大的蔑視。

北冥玄嘿嘿笑了幾聲,實際上他不過是在發泄一下心中的郁悶而已。世間神話傳說無數,但找到神仙洞府的記載幾乎沒有,自己連續找到了兩處,可是照樣被堵在門外,比沒找到還要憋氣不是嗎?剛才的嘗試中他已然知道,眼前這個石門,根本不是他可以打開的。不管是硬推還是劍削,他都可以感覺到石門上有一股反彈之力將他的力道攔住,攻擊之力有多大,反彈之力就有多強。如果貿然加大破壞力度,十有八九會傷到自己。所幸他只是稍加嘗試,石門僅僅是被動防御,誰知道加大力度后有沒反攻擊的力量出現?

北冥玄問:“小焱,該怎么打開這個石門?”

小焱還是歪著頭不搭理他,北冥玄知道剛才自己孩子氣的一幕讓小焱生氣了。他忍住笑向小焱解釋了幾句,小焱這才轉過頭來,在他的臉上蹭了蹭。神色認真地向他搖了搖頭,啾啾地叫了幾聲,似乎在安慰主人,又好像是解說什么。

北冥玄點點頭,至少他明白這個石門不是他現在可以打開的。他放棄嘗試,直接攀至峰頂,峰頂方圓數百平米,數棵古樹奇石散立在各處。其中一塊斜斜而立的巨石如伸展開的大傘,石下二張石桌,八張石凳,石質圓潤光滑,桌面整齊地刻畫著兩副棋盤,看來仙人們偶爾興至也會在這峰頂奕棋為樂。北冥玄四下張望,峰下同樣被云霧遮蓋,看不清楚。他注意到西面的一處山谷似乎霧氣特別濃密,和其他地方有些差別,除此之外就沒有什么異常了。北冥玄和小焱下了山峰,將情形告知海靈等眾人。

海靈說:“門內前輩們多次探訪都沒找到洞府,你一來就發現了,可不是大發現。”

小烺等也紛紛點頭稱是,北冥玄笑了笑說:“也是這個道理,今天我們找到王師叔說的天符駐地修整吧。”

大家起身繞著山峰向南面走去,轉過山腳,如前人所記載,天符峰以西,四峰所圍的地方是一片深谷,足有300多米,四面是絕壁,無路可通。他們現在就走在谷地的邊緣,山谷盆地面積足有十幾個平方公里,一眼望去谷內霧氣迷離,透過重重迷霧依稀看到谷底如一處戈壁荒灘,處處怪石嶙峋甚是荒涼。谷中情形與四面山峰的滿目青翠生機盎然不同,仿佛經過一場現代化的戰爭,被炸彈生生炸過一般。

北冥玄說:“難道這山谷曾被天外隕石轟出來的?這么多年了還是如此荒涼。”

小烺摸摸鼻子說:“玄叔,您說天符門會不會原來就在谷中,被隕石一下整沒了?”

北冥玄一愣,這個猜測似乎也不無道理,情理上是說得通的,不然一個宗門的人就算是沒落了也是門人四散,怎么會突然就沒了蹤跡呢?

海靈挽著愛人的手說:“我們可不就是來探個究竟的嘛,先到目的地,再商量下一步的計劃吧。”

北冥玄說:“賢妻言之有理,不聊了,我們走吧。”

沿著懸崖走了幾公里,找到了王躍虎說的第一處標記,是一處斷崖。這處斷崖的一邊是筆直陡峭的天符峰,一邊就是深谷,斷崖相隔有十多米,崖壁兩側原先架設的索道早已朽爛。當然,這點距離對北冥玄他們來說并無負擔,十多米的距離盡可一躍而過。小烺他們早就迫不及待的過去了,北沙發上獨自坐到晚上八點多

臥房的門終于打開

凌雪揉著腦袋向李瀟走來,嘴上問道,“老公,我這是怎么了?頭好痛。”

李瀟微笑著道,“沒什么,可能是玩游戲時間太長了吧,晚上好好睡一覺就好了。”

李瀟沒有告訴凌雪真相,害怕凌雪多想。而且就是告訴她真相,她也幫不上什么忙,只能跟著著急而已。

聽到李瀟的話,凌雪察覺到有些不對,但是她還是聰明的沒有揭穿,她點頭道,“好,咱們吃過晚飯就休息。”

“小Q呢?怎么不見它?”

“我讓它出去買菜了,應該快回來了。”

就在李瀟說話間,小Q已經推門走了進來,它伸出了八只機械手,宛如八爪魚一般提著十幾袋蔬菜水果。

見到小Q,李瀟對著凌雪笑道,“看,這不回來了。”

“小Q,趕緊做飯吧,雪兒餓了。”

“遵命主人,8:41:36秒可以開飯,請您稍等。”

隨著話音落下,小Q風一般沖進了廚房。

李瀟對凌雪道,“你去看看雯雯醒了沒有?”

凌雪答應了一聲,然后就走進了雯雯的臥室之內。

這時雯雯已經醒了,只是她卻縮在房間的墻角之中,嚇得瑟瑟發抖。

直到看到凌雪進來,雯雯才哇的一聲哭了出來。她抽泣道,“雪兒姐,你還在真的太好了,我還以為....還以為....”

“以為什么?”凌雪疑惑的問道。

“我還以為自己被抓回地下王國了。”

聽到雯雯吞吞吐吐的說出她擔憂的事。

凌雪不由得奇怪的問道,“你為什么會這么想?難道做噩夢了?”

雯雯連連搖頭道,“不是的,雪兒姐,我剛剛好像聞到地下王國中流行的醉神香的味道。所以醒來才會非常害怕。”

聽到雯雯的話,凌雪小聲道,“這個事情你瀟瀟哥哥瞞著我們呢,應該是害怕我們擔心,你不要和他說這個事,就當我們什么都不知道好不好?”

雯雯乖巧的點頭道,“好的,我不告訴瀟瀟哥哥。”

“什么事不告訴我啊?”

凌雪和雯雯回頭一看,就見李瀟正笑瞇瞇的站在門口。

看見兩人回頭過來,李瀟笑道,“走吧,出去吃飯吧。”

............

李羽五人聯袂走在小區之中。

李化一邊走,一邊將今天下午發生的事說了一遍。

李羽等人聽說有人竟然敢綁架自己的主母,都明白了主人為何那么生氣,也知道自己等人任務的重要性。

李羽等人都看向李化,李幽問道,“這次我們從哪入手?李化,你心思最縝密,就由你來安排吧。”

李化點了點頭,隨即將心中的計劃說了出來。

計劃很簡單,其實還是發揮他們五人千變萬化的特點,從底層潛入,一步步的混入高層。

然后通過高層發布任務,將飛船中的黑暗勢力全部聚集起來一網打盡。

聽到李化的計劃,李幽問道,“這個計劃看似可行,可如果在中間出現一個漏洞,就會前功盡棄。你有沒有想過?”

李化點了點頭道,“這點我也想到了,所以,為了保證計劃的成功率,我們不僅要分出五股力量,而且其中一人需要混入飛船執法隊。其他人哪怕暴露了身份,也要一口咬定,自己是執法隊的臥底。記住了嗎?”

看到眾人了然的神色,李化揮手道,“行動吧。李幽,你應變能力最強,就由你潛入執法隊吧。”

看到眾人轉身準備離開,李化再次提醒道,“從今天起,我們四人最好不要見面。如果遇到搞不定的事情,就聯系李幽,讓她借官方的力量幫我們辦事。”

四人都沒有回頭,只是背對著李化搖搖手,動作整齊的宛如一人一般。

李化看著四人這么不給面子,也只好苦笑的搖搖頭,選擇另外的方向離去。

與四人分開之后,李化直接找了個行人稀少的角落,掀開一個下水道蓋子,跳了進去。

進入下水道后,李化沒有打開邊上的鐵門一個個查找,而是直接搜尋著那些一看就是黑色會的青壯男子。

也許是下午發生的事情,讓那些黑色會的大漢都躲了起來,也許是現在還沒到他們出動的時間。

李化在下水道中逛了半個多小時,都沒有找到自己的目標。倒是一看就是貧苦人家的流浪者,他確實發現不少。

不過李化也不著急,李瀟給的任務時間足有一年。他們首先要保證的就是不會暴露。

在李化的耐心尋找之下,又過了三個小時,他終于發現了自己的目標。

這次過來的是兩個渾身紋滿紋身的青年男子,他們的個頭倒是不高,只有1米七左右。

只是他們的身材十分壯碩,那隆起的肌肉直接將穿著的緊身背心都撐的好似要爆裂一般。

雖然體型壯碩,但是他們的實力也就煉體五重左右。

之所以長這么壯碩那是因為他們沒有正規的修煉方法,只能憑借自行摸索鍛煉。真正修煉正統武道的修煉者,體型反而會十分勻稱。

李化悄然跟在兩人的身后,在路過一個拐角之時,李化突然沖上前去,直接捂住一人的腦袋。

然后用力一扭,一聲輕微的嘎巴脆響過后。那人已經死去。

李化將那人丟入空間之中,隨即身形一陣變幻,與死去之人一模一樣的人走出了墻角。

這一切說起來慢,實際上整個過程都用不了一秒鐘。

前面那人聽見嘎巴的脆響聲,剛剛回頭,就看到李化變作的那人走出了拐角,而且腦袋還來回晃動著,發出嘎巴嘎巴的聲音。

那人笑罵道,“王二,你小子腦袋生銹了?晃來晃去的干什么?”

李化聳肩道,“昨晚睡落枕了,脖子不太舒服。”

“昨晚?昨天咱們晚上不是看場子去了?”

李化聞聽此言差點沒抽自己一個嘴巴,他都忘了,這些黑色會的人,都是夜貓子,晚上根本不睡覺。

他尷尬笑道,“口誤,口誤,應該是白天睡覺時落枕了。”

那人也沒懷疑什么,只是笑著道,“我還以為你小子晚上又跑哪偷懶了。”

“你可要小心點,最近風聲緊,大佬們巡查特別勤,小心被大佬抓包,到時候你就死定了。”

“烏鴉嘴,你就不能念老子點好。”說罷李化也不再答話,好似生氣似的率先往前走去。

皆物色之矣。”自是不复言。普少习吏事,已连话都说不出。她一向独来独往,我

本來韓度是準備為難一下工部的人的,自己好心派人去教他們制作水泥,結果黑子等人還被他們給打成那樣。韓度可不是泥捏的那種人,被人欺負了還忍氣吞聲。

誰敢欺負他,他一定會報復回去。

原本韓度是準備讓手下的匠人隨便教一下就算了的,反正能學會就學,學不會也是他們活該。但是看見這些匠人,一個個的衣衫襤褸、面黃肌瘦,韓度心里的火氣一瞬間就消失無蹤了,還報復什么啊,都是一些苦命人罷了。

不用韓度吩咐,黃老便帶著工部的匠人去水泥窯那邊。一邊給工部的匠人講制作水泥的原料,以及原料要達到什么樣的標準,一邊讓他們親眼看著水泥從原料比例混合到燒制的過程。

響午的時候,鈔紙局的匠人紛紛放下手中的活計,各自朝著飯堂走去。

工部的一個領頭老匠人帶著憨厚笑臉,來到黃老面前,一拜道:“這位老大人......”

“喲,您可千萬別這么稱呼,”黃老受寵若驚,連忙側身避開,雙手抓住老匠人的手臂,說道:“咱們年紀差不多,你可千萬別這么稱呼,不如就叫我老黃如何?”

“那怎么成,”老匠人原本開口就讓他自己有些不好意思,見黃老拒絕,他的神情反而輕松了許多。但畢竟是有求于人,因此老匠人是萬萬不肯直接稱呼老黃的,于是便抱拳說道:“那在下就托大,叫一聲您老哥。老哥,我們自己帶了干糧,就是缺點茶水,不知道老哥可否為我們弄些茶水來?如果沒有茶葉不打緊,直接給我們些干凈的水就行。有勞老哥了。”

“要什么水?”黃老十分詫異的看著老匠人。

老匠人心里頓時暗自一嘆,果然是寄人籬下,失落的臉色艱難的堆起歉意的笑容,“既如此,那就,那就不敢勞煩老哥,不敢勞煩......”他以為黃老連口水都不愿意給他,轉身眼眶里頓時就紅了,眼淚好似要流下,卻又被他給忍了回去。

畢竟他也不能因此而怪黃老,這種屈辱他當了一輩子的匠人,經歷的實在是太多了。

但即便是經歷的再多,也沒有習慣了的說法,更不可能就此習慣任人折辱。

忽然,正要離開的老匠人感覺到自己的手臂被一只有力的手拉住。

老匠人轉頭不解的望著黃老,沒有開口。

“要什么水啊?”黃老又說了一遍,不解的說道:“韓大人已經給你們準備好飯食了,吃什么干糧?要什么水?和咱們一起去吃飯就是了。”

“老哥說什么?韓大人竟然還給我們準備飯食?那位韓大人?”老匠人不敢相信自己聽到的話,還以為自己聽錯了。

這天下的朝廷征調匠人,不都是讓匠人自己解決吃飯問題的嗎?可從來都沒有聽說過,還有給匠人準備吃食的說法。

“當然是韓度韓大人。”黃老提起這一茬,不由得挺起胸膛,笑著:“自從韓大人來了鈔紙局,就改了規矩,響午給所有工匠提供一頓免費的飯食。”

說完貼近老匠人的耳邊,笑道:“說出來不怕老哥你笑話,自從韓大人立了這個規矩之后,老漢我一天就只吃這么一頓飯,早上不吃、晚飯也不吃,光這一點就給家里剩下不少糧食。”

“真是免費的,不花錢的?”老匠人還是有些不敢置信。

“那當然,我還能蒙你不成?”黃老斬釘截鐵的說道,拉著老匠人的手就要朝著飯堂趕去,“其他話都不說了,你自己去看一眼就知道了。趕緊走吧,我可告訴你了,那餓著肚子來吃的,可不止是老漢一個,看到那群家伙沒?”黃老伸手朝著鈔紙局匠人的背影指了一下,“這些家伙可都是餓著肚子來準備大吃這一頓的,他們的肚量可比老漢大,去的晚了咱們什么也吃不著。”

說完就要拉著老匠人去吃飯。

老匠人抬頭順著黃老手指向的方向看去,果然看見所以的匠人都在朝著一個地方走去。

“等會兒,”老匠人用力掙脫了黃老的手,“老哥你先等一會兒,我去招呼他們一聲。”

黃老看著老匠人離去的背影,大喊了一聲,“都趕緊的啊,去晚了可沒有了啊。”

老匠人一回到工部的匠人中間,有著急的幾人立刻就迎上來問他。

“大匠,怎么樣?”

“唉!大匠看你的樣子,他們是不搭理咱們了?不過想來也是,聽說虞衡清吏司的人把人家的匠人給打的遍體鱗傷,他們不理咱們也說的過去。”有匠人

正是這段時間里,三團也沒有閑著,以團長忽孛兒為首,他們急行右邊的軍營殺了過去,有樣學樣,那里的五千敵軍很快也近乎全軍覆沒,若非是忽孛兒注意到身后的冷鋒四師已經趕了過來,著急離開,怕是這點人都不夠他殺的。

“好了,冷鋒的兄弟們已經到了,我們撤退。”忽孛兒吹了一記響亮的哨聲,兩千騎兵令行禁止,就像是他們出現時神出鬼沒一般,離開的時候同樣十分的迅速,沒有丁點的拖泥帶水。

之后不到三分鐘的時間,四師的......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继续作死》。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盲目

醉妃儿

盲目

墨香铜臭

盲目

束甲

盲目

星见辰

盲目

葛洛夫街兄弟

盲目

喜欢老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