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实际的对话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实际的对话 (第1/3页)
    

“哈哈……这程憨货……”

紫水宫,这个正二品嫔妃住的宫殿,现在却是给杨婕妤居住,虽然她还是正三品婕妤的身份。

“陛下,何事情如此开心呀?”杨婕妤老远便听到李世民的声音了,显然他是刚进宫门口便纵声大笑了!

李世民走到杨婕妤面前,轻轻的挽起她的玉手,将一张写着字的小纸条,放在了上面。

杨婕妤拿到面前一看,顿时脸色大,惊骇莫名,满脸不敢置信的样子。

只见纸条上写着:巳时,宿国公找杨义,出言不逊,激怒杨义,二人交手,国公大败,伤势不明!

“陛下,这,这是真的吗?”杨婕妤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非常惊讶的问李世民。

“是朕的密探传来的消息,绝不会有假!”李世民一脸得意。

“宿国公乃沙场老将,功夫了得,不大可能会输给一个少年。而且,臣妾堂弟居闻是以读书为主,从未听说他习过武艺。怎的武艺厉害如斯?”

“你确定你堂弟没习过武艺?”

“臣妾也不敢确定,但以前和叔父聊天时,说堂弟读书有过目不忘的本事,但不喜习武。”

“如果真如你所说,那就耐人寻味了。宿国公乃我朝数一数二的武艺高手,如今却败在他手,程憨货这回丢人可丢大了,哈哈哈哈。”

“臣妾还是想去看看堂弟,不知陛下为何没有答应臣妾?”

“朕不是不答应,而是没到时候。”

“那到何时才是时候?”杨婕妤娇嗔的问着李世民。

“爱妃莫急,待此次赈灾结束,朕与你一起赐宴于他,顺便封官重用,岂不美哉?呵呵……”李世民捋着短须,一副胸有成竹的解释。

“咯咯……”杨婕妤银铃般的笑声,也随着李世民一齐笑了出来随后悠悠说道:“只盼他不要辜负了陛下的期望,做一个对朝庭、对百姓有用的人!”

“爱妃能如此想,朕很高兴!到时封他个什么官合适呢?”李世民微笑的问杨婕妤。

这时,李世民已不满足于只牵小手了,而是一把将杨婕妤拉进了怀里,双手环抱于她那柔软的小蛮腰之上。

杨婕妤被李世民突然拉到怀里,他嘤咛一声,也顺势环抱李世民,头枕在他结实的胸膛上,心里美滋滋的。

后宫嫔妃众多,而男人只有一个,这样的机会,她们若是不配合的话,只能独守空房了。

杨婕妤并没有回答李世民的话,这种事情是不好回答的。

杨婕妤叹了口气:“据叔父说,义儿生性懒散,不喜权力,倒是对铜锈之物上心。恐怕他到时不会约束于官场……”

李世民未等杨婕妤说完:“啍!他敢!朕还是他姐夫呢,他若敢如此,看朕如何收拾他!”

“希望他长大了,心性有所收敛点吧!她若是……若是……”

“爱妃有话不仿直说,何必吞吞吐吐的!”

“臣妾想说,义儿若是只想着经商赚钱,臣妾求陛下不要怪罪他。”

“哈哈……这个臭小子还真让人操心!算了,人各有志,若是才能一般,他爱怎样就怎样吧!”李世民这话一语双关呀,真不地道!

“若是不一般又如何?”

“若是不一般啊,先让人去晓之以理,动之以情的请他出山……”

“若是还不愿出山呢?”

“爱妃这是考朕了!若是如此,到时,爱妃就该提前与弟相聚了……”李世民边说边将杨婕妤带着走进房间。

杨婕妤也发现李世民的小动作,不由脸颊绯红,对李世民的动作半推半就,柔声娇嗔:“陛下你好坏,一来就欺负臣妾……”

程咬金和一年轻人打架,并败给了对方的事,迅速传遍了长安城的各世家和高门权贵。

大家都纷纷猜测,此年轻人究竟为何方妖孽,小小年纪便打败了战功赫赫的宿国公程咬金。

有人耻笑程咬金不中用的同时,也暗中派人调查杨义的来历,更有御史在朝堂上弹劾程咬金有失官仪。

在古代,有失官仪可是大罪,比如某官酒后审案,被罢官免职;比如某官衣冠不整逛街,被罚奉一年;比如某官当众谩骂他人,被停职反醒……

幸好李世民将程咬金被弹劾的奏疏留中不发,要不然绝对够程咬金喝一壶了。即使这样,李世民也带去了他给程咬金的敲打——御赐马鞭一条。

意思是说,如再敢胡闹,下次朕就亲自提着马鞭来了。

程咬金对李世民的赏赐禁若寒蝉,如今他是连家也不敢回了,整天就呆在金沟村。

程处四自从那次被逼结拜后,就再也不敢来金沟村了。他不明白,老爹为什么要自己上杆子跟杨义结拜。

居闻当晚,程处四回到家里,将此事跟母亲详细一说。夫人孙氏立马火起,找程咬金来臭骂了一顿,差点就打了起来。

程咬金无奈,虽自己是国公,但是他得为长子的未来布局。只得将杨义的身份和自己的考虑,原原本本说了。

但孙氏仍不买账,程咬金只得妥协,将自己的诺言打个擦边球了。将程处四的名字更正为:姓程,名处嗣,字处默。

程处默已经虚岁十六了,虽未到取表字的年纪,但程咬金这一招还是相当精明的。

古人极注重诺言,坚守信誉,后来有一诺值千金的美谈!

程咬金这样做,已经算是违背了他的诺言了。幸好的是,读音上嗣与四相同,只要不写出来,不会使人怀疑。

程处默得了表字,自然是喜不自胜。第二天又屁颠屁颠的跑到了金沟村,和灾民打成一片。

大管家又来找程咬金了,还是粮食的事,如今还是没有解决。要不是其他国公支援了一些,早就没粮了。

程咬金没有办法,他只得将这个问题抛给了杨义,谁叫这件事最后的功劳是杨义的。他还是程处嗣的大哥呢,也相当于自己的半个儿子!不找他找谁?

杨义正在锄地,程咬金一来,便将赈灾的问题甩给了他。杨义开始并不接受,但后来程咬金承诺,只要是他提出的任何意见,他都无条件执行时,杨义便同意了。

顿时,一个宏大的计划正在杨义心中蕴酿。只要事情成功,最起码能吸收几万人进来。

杨义一直在沉思,已经一个时辰了,程咬金也没有打扰他,二人就这样干站着晒太阳。强烈的太阳光照射到二人身上,热出的汗水附着在他们脸上,晶莹剔透。

正当程咬金等得不奈烦时,杨义便开口了:“请教程叔父两个问题,程叔父能答否?”

“有话说,有屁放,磨磨唧唧,一点也不干脆!”程咬金瞪了杨义一眼。

“第一,程叔父是想快速解决赈灾之事呢,还是循序渐进,一步步解决?第二,程叔父可敢与小子做买卖?嘿嘿!”

“直接说解决之法!”表面憨直,内心奸滑的程咬金一听杨义的话,立马想到这小子没憋什么好屁。

杨义讨了脸无趣,但他也不恼怒:“快速解决赈灾,治标不治本,而且还有很严重的后遗症。循序渐进解决,不但可以解决灾民的生计问题,还可以消化当下的近五万人!嘿嘿。”

“别嘿嘿的奸笑,有什么法子,一鼓脑给俺说出来。不然,信不信我抽你!”

“解决什么呀?先从哪里解决?你又打不过我!”杨义听了程咬金的话,双手抱胸,挑衅的看着程咬金。

“你……”程咬金气得一佛出世,二佛升天,可是他还真没办法。他不是不想再和杨义打一架来给自己正名,实际是怕李世民的马鞭。

长安城里对他的流言他也知道了,正是因为这个,他才不回城里。暂避流言的锋芒,是最好的选择。

程咬金调整了一下情绪:“小子说吧!俺选循序渐进,先从钱粮入手。三天之内,就得给俺解决了!俺府上有部曲百人,到时别怪俺无情!”

“哇靠!你想耍流氓?”杨义睁大眼睛,赶紧退后两步,又摆出了泰拳的起首式。

在不远处的高坡上,坐着三个人,一胖子拢着袖子正在酣睡;一高个子正在沉思;另一个约三十岁的年青人正鬼鬼祟祟的看着杨义和程咬金。

当看到杨义摆起了那怪拳的起首式时,他睁大眼睛,回头大喊:“河间王、药师兄快看,程憨货又要和那小子打起来了!”

河间郡王睁开眯着的眼睛看了看:“懋功啊!他们不是还没打起来嘛,打起来了再叫我。”

原来,这三个人正是大唐赫赫有名的河间郡王李孝恭、未来的军神李靖、军事才能与李靖比肩的李勣。

他们一个是太上皇李渊的堂弟,辅助李世民登基为帝的河间郡王;一个是未来灭东'突厥,享太庙的军神;一个是未来灭百济、高句丽、西突厥三国,已被赐姓李的军事鬼才。

他们几乎是同时接到部曲的报告,说这个杨家小子具有军事之才,给家奴搭的棚子都按军阵来布置。

所以,他们便不约而同地来了,在灞桥不期而遇后说明来意,他们就一起向这里而来。

当他们看到那百十个棚子的时候,内心深处惊劾莫名。

这哪是什么村寨?分明就是防御阵地!简直是进可攻,退可守。

现在是初唐时期,虽不缺乏军事人才,也不缺乏年轻的将领。但是他们就是好奇,好奇这个未及弱冠,却能击败程咬金的年轻人。

杨义和程咬金短短的一战,可谓是一战成名!如今这难民中间,不仅有像河间王李孝恭、李靖、李勣这样的军事大佬,更有各世家门阀的探子在四周转悠。

他们不仅感叹程咬金快了一步,但又庆幸程咬金和他之间有嫌隙。他们都在想,能不能收入账下为自己所用!

这小子武功好,懂军事,如果稍加培养,必是大唐未来的又一员猛将。

程咬金看到杨义又摆起了这一套拳法,心知自己确实不是这套拳法的对手,便泄气了。

“好了好了,你赢了。快跟俺说说,你有何种办法来解决眼下的危机?你可是处嗣的结义大哥,也算俺的半子,俺们是一家人,你不帮俺帮谁?”

“哼,这还差不多!求人办事要有求人办事的态度,如果颐指气使,好事都能办成坏事。”听到了程咬金的服软,杨义也不想跟他计较。

“少罗嗦,快说!”

“赈灾之事,当用循序渐进之法,我给它分为三个部分:一,向世家门阀募捐;二,用工定民心;三,薄徭役,兴水利,鼓农桑,普文教!此三策若成,轻者可为富一方,重者可造福千秋万代!”杨义慷慨激昂讲述。

程咬金听了一头雾水,在一旁抓耳挠腮的。

而在不远处的山坡上,三人虽听得不是很清楚,但是也能听出了一个大概。听完之后,对杨义这个人才更是如获至宝。

李孝恭一拍大腿,大吼起来:“好!今日碰到此等良才,若是不能为我大唐所用,必是我等之过也。”

听到这边的动静,杨义和程咬金同时向这边看来:“谁在那里?滚出来!”


     1950年出生的王惠生,18岁时作为记亲临沙洲考察,带来了党中央的亲切关去年3月,习近平总书记在浙江考察时曾就社会矛盾纠纷调处化解工高、贫困程度最深、扶贫成本最高、脱贫难度最大的深度贫困地区。新冠肺炎疫情发生后,两国携手抗疫,涌现出“一些媒体炒作科兴疫苗安全性问题是夸大其词。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