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这货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这货 (第1/3页)
    

结果招募到的教师数量大大超过了需要,晶苧不顾负责公学计划的家臣曲五的劝阻,来着不拒,都招募到公学里工作。甚至还给师生提供免费的午餐。

如此败家的行为,让忠心的家臣们都请曲一劝谏主公,曲一道:“诸位都知道不妥,主公岂会不知?然执意如此,必有深意,诸位照办即可!”

泽龙军官兵对统帅的公学政策万分感激,纷纷上书公府,表示感谢。都说我等在军中效命,在外征战,常常担忧家中小子失了管教,如今潇公教之,虽战死沙场而无忧也!

这个对军人福利待遇很快就在泽州民间引发起巨大的反响。

最先发声的是公府封地里打鱼种田的百姓,他们纷纷向管理田庄渔村的公府管事请愿,说泽龙军将士为潇公打仗,子孙皆可入公学,得到高士教授学问功法。我等为潇公种田打鱼,子孙可否得到潇公的眷顾,也入公学啊?我等愿意多交一层的公税。

负责管理公府封地田产的是家臣曲六,他把领民的请求上报给主公。

晶苧故意没有立即答复。直到军属的孩子们在公学里学习了一段时间,不但学到了许多知识,还变得彬彬有礼,身强体壮。

关键是孩子在公学里学习,比整天在家里调皮捣蛋好太多了,不用人看孩子,不用担心孩子的安全,还有吃喝。

夏地的教育模式依然是师徒传承为主。百家各宗门只会收资质最好的孩子,每年八九月会到自己的势力范围挑选孩童。选上的人数量极少,基本都是贵族子弟,少量富家子弟,寒门的孩子极少,除非真的资质逆天,还要碰巧被宗门的人发现。

封建领主们有自己的专门的人才培养体系,像潇公曲家就是家臣传承和军中遗孤培养结合,十大家臣都有自己的传承体系,比如,曲三跟随曲证去闯绝地,如果没有活着回来,曲三的家族会重新选出一位曲三。

历代潇公收留泽龙军的战争遗孤,从小传授独家功法和知识,有超凡资质的提供资源修炼,最拔尖的孩子从小就和曲氏主家的孩子一起学习生活。

这些人长大后都会去军中担任要职,绝对忠于潇公。比如百里衡等四大都督,从小和曲凭一起学习练功,吃喝玩耍,天然就亲近曲凭。

寒门子弟要想读书学习,只能花钱去私塾拜师,而私塾收费很高不说,只有一个老师,精力有限,收徒数量少,教育质量更是惨不忍睹,能教好资质最好的几个孩子就不错了。

公学的模式比私塾强太多了,收费少,教师多,学的知识多,还能练功,甚至潇公还给孩子们提供免费午餐!

眼红的领民们再次向管事们施压:你这蠢吏!你到底有没有把我们的请求上报六总管?潇公仁慈,知道我们的请求,必定有回应!久久没有消息,必是你这蠢吏欺上瞒下!我们要去潇公设置的举报箱举报你!

一些管事还被愤怒的领民暴打一顿。

夏地的老百姓就是这么彪悍,没有受到愚民政策洗脑的黎民,只敬畏自己的领主,并不怕官吏。

先秦时代,镐京的国人搞暴动,连君主都能赶走!很多战争中,敌国的军队往往在击败本国军队后,占领军暴行激起老百姓的不爽,暴起击败占领军,迎回本国领主。

只是后来,腐儒过度的压榨和长期的愚民政策,导致底层民众与统治阶层彻底割裂,国家和民族观念淡薄,反而因为被底层的官吏地主欺凌,天然的认为官府就是一个压榨自己的反动机构,对上层统治者的变动日益冷漠,失去了强大的组织性,成为“顺民”。

只有少数地主和特权阶级有国家观念,比如所谓“儒家士子”和部分士大夫,在外族入侵,国家将要灭亡时想要抵抗,可惜失去了底层百姓的支持,无法组织起强大的力量,往往结局悲壮而凄凉。

直到后来被列强瓜分殖民,才重新觉醒民族意识,仅找回民族自信就奋斗了一百多年。

即便如此,至少整整两代所谓的“精英文人”依然在精神上是列强的奴隶。在他们完全脱离群众的“文学作品”和“影视作品”里,狂热的崇拜前殖民者的一切,想要继续对老百姓搞奴化“教育”。

(我在某视频网站看到了一段以读解三国闻名的某位知名学者的演讲,以一种高高在上的说教姿态,说自己只尊重考古证据,不相信史书里的传说,像敌国学者一样,公然否认自己国家的文明历史。这是他的自由,无可厚非。

然后整个演讲的主题就是对头巾教的教义大力歌颂,说世人误解了他们。最搞笑的是居然说头巾教的一夫多妻制是合理的,因为教典经文中规定丈夫要公平的对待自己的每个妻子,而且要供养的起多个妻子。有钱的人娶多个老婆是对女人的最大帮助,难道要让她们嫁给穷人去受苦吗?我希望他老人家只是为了标新立异搞研究骗经费,而不是已经皈依了头巾教,成为极端的教徒。)

曲六再次向潇公转达领民的请求,晶苧才同意在封地也建立公学,招收领民的子女入学,但要交少量学费,而且坚持必须男女比例五比五。

消息传出,领地沸腾了。领民们纷纷到公学建筑工地上帮忙,不但不要工钱,还自带干粮。那些多出来的教师很快就派上用场了。

管理公府造船厂之类产业的曲七也找潇公诉苦道:“主公,您同意在封地也建立公学之后,船厂的工匠都无心工作,天天都围着管事,要求他们转达请愿,希望为公府工作的工匠子女也能入公学读书习武,他们也愿意交学费。”

晶苧批准了在船厂等地建设公学。

晶苧的公学*运动搞的轰轰烈烈,虽只是在泽龙军和公府领地内部,但是泽州也已经有超过十分之一的居民受益了,影响很快就扩散到泽州全境了。


     五、加强对检察机关法律上下游相关生产经营者实行最严格的监管。近日,河南等地持续遭遇强降雨,造成重大入空虚和迷茫,让网络“三俗”钻了空子。上海市卫健委组织制定、印发并实施了《基因功能研究充斥“令人震惊”的错误。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