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 天敌精灵》。

——也许就因为如此,:陆大侠千万不可多礼

都說出家人不打誑語,佛祖厚德。

可這些信佛的人可沒有這么多有的沒的。

硬要說對方佛法不高,他們也會輕飄飄的用一句。“佛也有金剛怒目!”

況且這些人一開始都是天不怕地不怕的人組成的戰隊。

的賤民,本殿下一看到就覺得惡心。來入,把他的一雙眼珠子給我挖出來。然后再把那個兩個女的抓過來,讓本殿下好好的玩玩。”

“是,殿下!” 在那名年輕男子身后一名身材魁梧首領應了一聲,揮揮手,兩名護衛旋即越眾而出,向著傲天和謝拉走來。

祀之。越数年,滇寇韩大任由吉安窜入宁好,你说话的口气,简直和我差不多了,

苏荷没有想到顾浩会这么强,一招不慎,就被他抓住机会猛烈反击,一时间那是被摔的鼻青脸肿,毫无还手之力。

不过好在,她武力超群,一个三百六十度后空翻,摆脱了顾浩的桎梏,刚落下,就立马起身跟顾浩缠斗了起来。

看到顾浩的表现,王天海很是吃惊,自己人的本事他还是很清楚的,在东平市没有几个是苏荷的对手,可她在顾浩的手里,竟然丝毫沾不上上风。

按理说,这小子应该死在海外才对,怎么外出几年,不但没死,回来还能有如此本事,实在有些匪夷所思。

林豪见此情形知道不好了,再这样打下去非得把警察召来不可。赶忙打电话给自己的小姐。

“小姐,王天海手下和刘震南带来的小子干起来了,你快点过来吧。”

电话那头沉默了片刻,咳嗽了几声说道:“知道了,我马上来。”

此时顾浩跟苏荷的打斗还在继续,你来我往间,打的越发激烈,房间里的东西那是东一块碎,西一块裂,很快就再也找不到一件完整的物品了。

众人也都被逼到了墙角,也亏的这房间大,不然,怕是要打到外面去了。

顾浩不想用仙力,所以几十个回合下来,始终和苏荷不相上下,而苏荷却越打越吃力,她感觉顾浩就如同不会干涸的大海,怎么打都消耗不了他半点力气。

而且还能未卜先知,每每自己出奇招,他都能提前预判,一一化解,一直处在上风。

苏荷可是东平市有名的高级保镖,曾经拿过多次国家级散打冠军的奖杯,更是王家花重金培养的对象,可就是这样一个高手中的高手,硬是拿顾浩毫无办法。

王天海有些坐不住了,起身喝道:“苏荷,赶紧给我把这小子拿下,要是拿不下来,回去后,我要扣你三个月工资!”

苏荷一惊,当下更加卖力了,可顾浩依旧稳扎稳打,逐渐开始控制住了战局。

苏荷眼看自己要输了,再也不管不顾,偷偷掏出了怀着的匕首,准备给顾浩致命一击。

刘叶萱看到这一幕,惊叫道:“顾浩小心这女人有刀!”

顾浩早已经知晓,正准备打掉她手里的刀时,大门再次打开,一群黑衣女子簇拥着一位身材婀娜,白纱蒙面的女人走了进来。

“王董,何事如此动气,连苏荷你都用上了。”

王天海眼睛一眯,看到这女人后,当即喊道:“苏荷不要打了,回来。”

苏荷收起匕首,气呼呼的停了下来,顾浩也住了手。

此时的苏荷浑身已经被汗液沁湿,急促呼吸着,胸前挺拔的高峰,沉沉浮浮,十分壮观。

反观顾浩还跟没事人一样,甚至还有些意犹未尽,毕竟跟这样一个女人打斗,不光激动人心,还很赏心悦目。

刘震南这时走到顾浩身边,对他说道:“顾浩,菲力卡的主人到了,这可是我也不能得罪的人,咱们还是暂时收敛一下吧。”

顾浩看向这突然出现的蒙纱女人后,弹了弹身上的灰尘,对苏荷道:“你不是我的对手,下次我劝你还是直接用杀招,不然你毫无胜算。”

苏荷喘息着道:“你年纪不大,口气还不小,你算是我苏荷没能一口气打下的第二个男人,下次我一定要打败你。”

“好啊,有机会我很乐意跟你切磋。”

“我叫苏荷,你叫什么?”

“顾浩!”

“我记住你了。”说完苏荷返身回到了王天海的身后。

刘叶萱有酸溜溜的对顾浩小声道:“顾浩,那个叫苏荷的女人,我看也就只有二十四五岁,整天跟在王天海这个老男人身边,就不知道害臊吗!我要是他男朋友,一定不让她再干这贴身保镖的活了。”

顾浩道:“可不是谁都有你这样好的条件,能职业自由,随意选择工作的。现在在大都市打拼的年轻人都不容易,更何况她一个女人,你没看到刚才王天海说要扣她工资,她那紧张的样子,很显然家庭条件并不富裕,若非迫不得已,怎么舍得离开王天海这个金主。”

刘叶萱点头道:“你说的也是,只不过白瞎了这么好的一个女孩,又漂亮又能打,最主要的还胸大,肯定被很多男孩追求,但只能整天跟着一个糟老头,白白浪费了青春,太不值得了,要我说赶紧找个人嫁了,才是最好的选择,我说的是不是很有道理啊,顾浩。”

顾浩一愣,有些不明白,这丫头怎么对苏荷这么在意。

“叶子,你到底要”小女孩眨着眼睛,好奇的望着陌涂,想进石屋,却又不敢。

  

  陌涂愣愣出神,看着小女孩,想到了倾城,目光黯淡,颓然坐在石床上。

  

  看着陌涂有些颓废,小女孩也没说话,只是看着他,目中神色更加好奇了。

  

  “咳咳咳……”一阵咳嗽声传来,只听见一阵声响。

  

  一位驼背老人拄着拐杖,出现在石屋面前。

  

  “爷爷,你怎么来了?”少女赶忙搀扶着老人,也不再害怕陌涂,将老人扶进屋里,坐在凳子上。

  

  “爷爷,你还病着呢,海风这么大,你怎么出来了?”少女眼中尽是担忧。

  

  “无事,总不能一直躺着。听到这边有动静,就过来看看。”老人伸出皮包骨头的老手,轻轻揉了揉少女的脑袋,眼中尽是宠溺之色。

  

  “少年人,醒了?你这一睡,就是十年呐。”老人浑浊的双眼打量着林天龙,有气无力的说着。

  

  “十年?!”陌涂闻言,眼光闪烁,望向了老人。

  

  老人非常沧桑,至少脸上,手臂,根本没有多少肉,只剩下皮包骨头。

  

  陌涂他虽然没有恢复自己的修为,但是他也能感受到,老人的生命即将走到尽头,他印堂发黑,弥漫着些许死气,没有几年可活了。

  

  “是啊,我听爷爷说,他是在海边捡到你的。那时候你昏迷不醒,就把你带回来了,一直到现在,快十年了。”少女歪着头,向陌涂解释。

  

  “十年啊……过得真快。”陌涂轻语,摇头苦笑,充满了苦涩,苍凉。

  

  “多谢老爷子的救命之恩。”他起身,来到老人面前,施礼,尊敬的说道。

  

  虽然老人只是一个普通人,但是救了他的命,救命之恩没齿难忘。

  

  “还有我呢,这几年都是我在照顾你呢。”少女在旁边眯着大眼睛笑着说道。

  

  “多谢姑娘。”陌涂抱拳,施礼。

  

  “老爷子,既然我已经醒了过来,就此别过了。救命之恩,不能不报,但是我现在……”陌涂面色羞红,不知该如何开口。

  

  自己想要偿还这救命之恩,却发现自己身无分文,浑身上下更是连毛都没有。

  

  不对,他在身上摸了摸,竟然在怀里发现了……那块石头!不是没了吗?不见了吗?

  

  “我身上只有这块石头了,不过这石头对我来说很重要……”陌涂憋了半天,将石头拿了出来,就犹如普通石头,唯一不同的就是,这块石头方方正正,四面平滑。

  

  “没事,举手之劳而已,少年人不必介怀。”老人撇了一眼石头,看着陌涂轻语。

  

  “咳咳咳……”又是一阵剧烈的咳嗽声传来。

  

  少女赶紧拿出手巾放在老人的嘴下,随着老人的咳嗽,他的嘴里流出了猩红的血迹。

  

  少女一阵心痛,有泪珠在眼中打转。从她懂事以来,就知道爷爷的身体不好,如今更是一天不如一天,显然是病情又加重了。

  

  “老爷子,他日再见。”陌涂深吸一口气,转身向石屋外走去。

  

  “大哥哥,你还会回来吗?”少女语气颤抖,有些不舍。

  

  这几年来一直都是她在照顾昏迷的陌涂,虽然陌涂不曾与她交流过,一直处于昏睡,但是少女基本每天都会来陪陌涂一会儿的。

有时候,少女会在陌涂跟前,诉说一些她无法与老人诉说的心事,她已经将陌涂当做了她的亲人。

  

  “会。”陌涂深吸一口气,重重的点头,然后离去,留下了长长的身影。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 天敌精灵》。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琊鹤仙寰

风月

琊鹤仙寰

喵陈陈

琊鹤仙寰

24K纯帅鸦

琊鹤仙寰

仐三

琊鹤仙寰

芒果三

琊鹤仙寰

芊霓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