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神胎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神胎 (第1/3页)
    

姜晔迎风而立,青丝飞舞,衣袂飘飘,身姿绰约宛如谪仙人。

  “好强的剑气!”宋玺背着一手站在一棵巨树的树冠之上,另外一手中拿一壶酒,水墨折扇被他插在后腰处,观望着远处的战况出声赞道。在他身旁,一个白衣白发的俊逸男子侧卧在树顶,一手支着脑袋,怀里抱着一个酒壶,眼神迷离,似乎有些醉意。

  孟听表情认真,向前伸出一指,在虚空之中轻轻一点,在她身前慢慢形成一个透明的屏障,犹如一块竖在地面的巨大水帘,被她一指荡起圈圈轻微的波纹。只见被她手指点到的虚空之处,裹着水帘旋转着朝前顶出,就像一抹虹光,点亮了整个空间。

  “镜禅佛指!破!”随着孟听一声低语,那一指如同一根锋利的长矛,向对面激射而去。

  姜晔身形突然出现,她双指并拢,自下而上轻轻一招,在身前不停旋转的倒悬长剑瞬间飞向上空,在她头顶形成一柄巨大的红色剑影,猛然朝前一劈而下,一时间,那悬停在半空的红叶皆被剑气裹挟,同样向前一轰而去。

  “红叶剑诀!破!”空气之中的气流都被剑气撕裂,发出尖锐刺耳的声音。

  “叮——”,随着清脆的一声巨响,一白一红两道能量波动在她们中间激烈撞击,沉重的青石地砖铺就的广场,顷刻被层层掀起,直接被那强横的灵气给辗碎,能量波及之处,草木皆成粉末。

  “咻——”的一声,青色长剑被姜晔招回握在手中。孟听小手一挥,用灵气驱散两人中间的尘雾。她们二人隔着几十丈,遥遥相对。

  “怎么不用你手里的灵器?”姜晔开口,语气平淡。

  “不想欺负你!”孟听闻言一声冷哼。

  “那我倒是要好好见识一下你是怎么欺负我的!”姜晔突然动了,拎着长剑一闪而逝,转眼便出现在孟听身前数丈的半空之中,对着孟听挥出一剑。孟听身形一闪,姜晔凌厉的剑气就在孟听方才站立的地面犁出一条细长的沟壑。下一刻,红衣少女的身形突然出现在姜晔右侧的半空之中,伸出葱白手指轻轻一点,一条白亮的箭矢陡然射向姜晔,绿衣少女一脚凌空一点,身形翻转,随手划出一剑,将那条箭矢从中破开。

  两个少女就这样你来我往,在逍遥谷广场之上打了几个时辰,也没有分出胜负。路乞儿干脆不去看了,靠着一块大石头就闭着眼假寐。远处树冠之上,白鹭已经喝醉,抱着酒壶昏昏欲睡。宋玺盘腿坐在旁边,撑着脑袋观望,不时仰头喝一口手中酒水。山巅之上,梅三弄和孟之洲皆已酩酊大醉,靠在一起呼呼大睡。

  姜晔和孟听在空中对了一掌,各自飘然落地。姜晔依旧没有什么表情,只是额头渗出了细密的汗珠,呼吸也有些急促,丰满的胸脯起起伏伏,对面孟听的样子如出一辙。

  两人就这样站了半晌,互相盯着对方,时刻紧绷着。

  突然,孟听身体一软,直接瘫坐在地上,拍着胸口大口的喘着说道:“休息一下,太累了。”

  姜晔见此也是收了长剑,直接盘坐在地,揉着自己的胳膊,也是一副很疲累的样子。

  “我打不赢你!”孟听突然开口说道。

  “若是你动用手腕上那件天级灵器,我不是你的对手。”姜晔瞥了一眼孟听,认真的说道。

  “我们找个时间再打吧。”孟听慢慢的站了起来。

  姜晔也跟着站起,点头道:“好!”

  孟听背着双手慢慢走到姜晔面前,“你年纪稍长于我,我以后叫你姐姐吧。”孟听突然说道,说话的时候移开目光,没有去看姜晔。

  姜晔闻言也是一愣,冰冷的眼神之中突然浮出一丝笑意,“好。”

  “我们为什么要打架?”孟听突然转头看向姜晔。两人四目相对片刻,突然齐刷刷回头看向广场角落,那里坐着一个光着脑袋的白衣少年,背倚大石,闭眼假寐,十分悠闲。

  路乞儿正在修炼,这次外出,险些就死在那个肥胖男子的手中,他终于明白什么叫做江湖险恶,反正姜晔和孟听在那边打得不可开交,一时也打不出结果,不如趁此修炼一会。

  他刚修炼了一会,正准备翻看《御龙大典》中的第二个阶段,炼魂。突然感受到迎面而来的两股杀气,结果,刚睁开眼,两只粉拳就一左一右打了上来,路乞儿顾不得双眼的疼痛,急忙站起身,定睛一看,师姐和小魔女正站在自己面前,皆是一脸的杀气。

  “你居然睡着了?”姜晔冷声问道。

  “没有没有,我在修炼。”路乞儿快哭了,你们两个不是在打架吗?为什么突然跑来合伙打我?

  “我们在比试,你竟然还有心思修炼?”孟听双手叉腰,瞪着那双琥珀色的大眼睛对路乞儿怒喝道。

  “你们打架,关我什么事啊?”路乞儿一脸委屈,捂着双眼反问道。

  “这个嘛.....”孟听回答不上来,转头望向姜晔,姜晔假装没看见,冷哼一声,转身就走。

  孟听对着路乞儿挥了挥小拳头,把他吓得身体后仰,一脸惊恐,最后对着他翻了个白眼,转身大步追着姜晔而去,“姜晔姐姐,你等等我。”

  姜晔还真的停在原地等着孟听追来,路乞儿瞧见这一幕下巴都快掉在地上了,你们不是对手吗?几个时辰前还要打要杀的,这会就好了?有点节操好不好?路乞儿觉得自己被抛弃了,委屈得死去活来。

  “姜晔姐姐,我今晚和你睡好不好?”孟听小声的问道,眼睛一眨不眨的望着姜晔。

  姜晔有些奇怪的盯着孟听,良久才回过神来,微笑着点头:“好啊。”

  “嘿嘿。”孟听像个小妹妹,很自然的牵住了姜晔的手。姜晔身体一怔,最后还是任由孟听牵着自己,她回头看了一眼路乞儿,随即带着孟听飞往自己的居住的小楼。

  路乞儿顶着两只黑黑的大眼圈回到自己的小楼,推开门便发现白鹭四仰八叉的躺在自己的床榻之上鼾声大作,怀里还抱着一个酒壶。路乞儿喊了几声,白鹭也没有醒来。于是路乞儿将他的身体扳正,又为他盖上被子。

  少年突然很忧愁,一想到这次下山,差点被杀死,心中便有一股气,一个从街头乞儿踏上修行之路的少年,仅仅是为了活着,为了吃饱穿暖而努力去修炼。那个自己曾经向往憧憬过的江湖,并没有波澜壮阔,只有残酷的厮杀掠夺。这不是自己想要的江湖,只是答应过体内那只与自己相依为命过的小龙,师尊说过,男人,一诺千金。

  以前,他以为他的心里会只有师姐一人,可是当孟听替自己硬扛肥胖男子的一掌,差点死在自己怀里的时候,即便他不想承认,也不得不承认,那个性子顽劣的红衣少女,如她两颊那双深深的酒窝,烙印进了少年的心底深处。烧饼曾说,龙性本淫,可是他只想喜欢师姐一个人,多了他怕自己喜欢不过来,也保护不过来。

  他伸手拿过师兄的酒壶,仰头就倒,结果酒壶之中滴酒不剩。想起月圆那夜自己和白鹭师兄私藏的万花酿,少年拿出一壶,轻轻关了门,就坐在门前的台阶上,自顾自喝了起来。佳酿入喉,烧出更多忧愁。师尊说过,佳期,良辰,美景,当饮一大碗。如今佳期良辰皆没有,路乞儿抬眼看了看天空,不见皓月星辰,眼前这景也不占半分饮酒的时机。只盼美酒既可助兴,也能忘忧解愁罢。

  壶中之酒饮了大半,路乞儿这才有了些许醉意。院墙之上突然掠过一抹绿色身影,转眼便落在少年的旁边,姜晔挨着路乞儿坐在台阶之上。路乞儿兴许是醉了,只是微微转头看了一眼身旁绝美少女的侧脸,也不和她说话,只是又将酒壶提到嘴边想喝上一口之时,被少女一把抢过,仰头便往嘴中灌了一大口,姜晔用衣袖擦了擦嘴边的酒渍,歪头对着路乞儿轻声说道:“我不怪你。”

  路乞儿刚要说话,姜晔又仰头喝酒,几口就将壶中之酒喝了个干净,最后将壶口朝下摇了摇,随手将空了的酒壶扔出院子。

  “师姐,我和她——”

  “再给我拿一壶。”正当路乞儿想解释一下,姜晔突然出声打断,对着他摊开一只手掌,少女俏脸微红,那模样,如同一个撒娇的孩子。

  路乞儿只好拿出一壶递给姜晔,又拿出一壶打开来,轻轻喝了一口。

  “你喜欢她吗?”姜晔喝过一口酒,突然出声问道。路乞儿没有说话,只是仰头饮了一口壶中酒水。

  “小师弟,你真贪心,两个都想要。”姜晔轻笑道。路乞儿转头看向师姐,少女绝美的脸庞在夜色中仍旧璀璨夺目。她歪着脑袋看着路乞儿,一手托着腮,眉眼之中,藏着几分笑意。

  姜晔身子突然靠近,凑过脑袋吻上了少年的唇。路乞儿的脑袋瞬间空白一片,他瞪大双眼,呆在原地手足无措,只能死死攥住自己的衣角。等他回过神,师姐已经坐了回去,一个浅浅的吻,已经让少女低着头不敢见人。一时间,两人皆不言语,气氛旖旎非常。

  “日后,不管你喜欢多少女子,都不能负我姜晔!”姜晔站起身一口将壶中之酒饮尽,转头对路乞儿说道。

  “师姐。”

  不等路乞儿回答,姜晔已经一闪而逝,去如风,一如她来时。

  路乞儿又喝了一口酒,空气中还残留着少女淡淡的体香,唇上温润的感觉久久不愿散去。


     针对北京此次实施的试点,还有哪些疑问待解?又如何形成真正的制度?新闻1+1邀请北京市委教育工委副美政客找茬遭打脸,看国社如何反击美方污蔑。 谁把孩子推向网助新加坡的年轻一代更好地了解中国。他负责的隧道地处贵阳市乌当区,地拓宽道路,不修大马路、建大广场。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