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后人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后人 (第1/3页)
    

“我想回去整军,随虎千军杀回去!”明思远似乎缓过劲来了,想亲自杀回去报仇。

“嗯,这回就不用了,你都这样了,更别说你手下那群老兵油子,让他们歇着,你先在大帐后面好好歇息!”右贤王摇摇头,难得面带关切的说,“等左贤王和伊罕王来我帐中,你听着便是了,是谁袭击你们的应该就能水落石出。”

这时候大帐之外传来了一阵金戈铁马的声音,随即传来了两道洪亮大嗓门。

“哟,左贤王兄也来了,这么巧。”伊罕王大老远就和左贤王打起来招呼。

“咦,今天你怎么带了这么多侍卫?”还是伊罕王的声音。

明思远在右贤王示意下躲入了后帐。

“咳咳,这不得到消息说是遇到敌袭了,多带一点感到安全么。”左贤王解释道。

伊罕王没注意到左贤王的眼神看起来不对劲,似乎有些忐忑不安。

“伊罕王,是咋回事么?”左贤王眼神里飘忽不定,表面佯装不解。

“听传令兵说出去找补给的豹千军遇袭了,那个明小屁孩差点挂了,但是匆忙之间,不知道是谁偷袭的,传令兵没告诉我……这不,右贤王喊我们商讨对策。”

“哦,我也就知道这么多,但是这么大雪,我觉得会不会是东撒克逊族的人看到一支纯炎月面庞的小分队,以为是炎月帝国的斥候,所以才袭击他们?”

左贤王眨巴着眸子,给伊罕王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嗯,左贤王兄讲得有道理。”

左贤王此刻心里比右贤王还要焦急,他的悍马营偷偷伏击明思远这事他是清楚的。

可是如今被伏击的人都回来了,他的悍马营却还没有音信,难道真有第三方伏击者?

左贤王打死都不会相信自己的精锐部队会让右贤王的炮灰军全歼,除非还有第三者。

……

“左贤王,你干的好事!”

一声炸雷一般的嗓门响起。

左贤王和伊罕王刚进大帐,就看到右贤王气势汹汹的前来兴师问罪。

“你这是污蔑,你凭什么说是我的人干的?”左贤王心虚,但想着气势不能输,所以心虚的目光迎上了右贤王能杀人的眼神。

不到十秒钟,左贤王便败下阵来,把头扭向了别处。

“这怎么回事?什么左贤王干的?”伊罕王听的一头雾水,看着剑拔弩张的左贤王和右贤王不解的问道。

“你问他!”

“你问他!”

左贤王和右贤王异口同声的说道。

“好,既然你不说,那我就先说说!”右贤王冒着火的眼睛看着左贤王,狠的咬牙切齿。

“你,左贤王悍马营千夫长登倍,七天前带着半队人马尾随我明小千户三十余人,入山,可有这事?”右贤王盯着逃避他眼神的左贤王,越发认定凶手就是左贤王了。

“是!”心虚的左贤王一看时间,人物,人数都对的上,显然右贤王已经发现了他的悍马营出动的情况,所以不甘心得承认了。

“据我所知你悍马营还没有回来,是不是?”

“是!”左贤王眼珠子乱转,想着说辞。

伊罕王算是听明白怎么回事了,难怪一进门就发现右贤王一点都不为敌袭这事急躁,反而对左贤王毫不客气。

“然后我豹千军那三十余人小分队返回途中遇到了伏击,是也不是?”右贤王一字一顿的问道。

“是!”

“哦……不是!”左贤王习惯性的承认了,随即发现这是一个坑,赶紧否认。

“不是不是,是老子不知道。”左贤王看着同样盯着他的伊罕王,越解释越着急,赶紧补救刚才说漏嘴的话。

“你凭啥说是悍马营伏击的他们呢,拿出证据来?”回过劲来的左贤王不依不饶,非要右贤王拿出证据。

“我刚才说是你的悍马营袭击的么?你就这么急得对号入座!”右贤王冷笑一声,这肥头大耳的左贤王养尊处优久了,就连脑子都退化了。

“你……你使诈!”左贤王气急,一时语结,一张老脸被憋的通红,指着右贤王。

“证据?明小千夫长就是证据,他看见就是你们悍马营的人伏击的他们。”右贤王看到死不认账的左贤王有些恼怒。

“明小千户还……活着,那就好。”左贤王一惊,但是有了之前的经验教训,不敢话多,思索了一会,接着说,

“那你喊他出来,我敢和他对质!”左贤王脖子一横,就是不认账,因为登倍出发前,他亲自授意登倍伏击的时候蒙脸更衣,所以左贤王还真不怕和明思远对质。

“不用喊他,就是你的千夫长登倍,他们袭击明小千夫长的时候,并没有伪装!”右贤王察言观色,猜到了左贤王有恃无恐的原因,毫不客气的直戳左贤王心底。

“啊……这,整个盆地的人都知道明千户和我悍马营有过节,这万一趁机栽赃陷害,也说不准。”左贤王词穷,开启了胡搅蛮缠的狡辩模式,心中暗骂登倍狂妄轻敌,没做伪装。

这时候一直看热闹的伊罕王开腔了,“左贤王,这就是你不对了,你刚才还要和明小千户对质,怎么真要对质了你却不相信了?”

通过这充满火药味的对质,以及左贤王说话吞吞吐吐、眼神漂浮不定,笑容显得很不自然,种种表现,让伊罕王笃定右贤王所说句句属实,而左贤王就是始作俑者。

“咱们如今都是一条绳子上的蚂蚱,你左贤王的心胸怎么如此狭窄,一定要对豹千军赶尽杀绝?”伊罕王也稀罕明思远,自然对左贤王的种种表现表示不满。

“是我,是我怎么滴,不就是三十多个贱奴么,老子双倍赔,赔六十头牛,行不行?”恼羞成怒的左贤王看到装不下去了,索性承认了,一副赖皮模样。

“老子就是看那娃儿不顺眼,都是你右贤王太过娇惯,让那个小屁孩骑在我头上,一而再,再而三折辱我。”左贤王破罐子破摔之后,倒也不惧右贤王的眼神了。

嚯一下,左贤王站了起来,看看右贤王又看看伊罕王,一字一顿的说,“先有那小屁孩屠杀我部属十三人,你们作为同样的西撒克逊族,却不为我声张正义,反而姑息养奸,这是其一!”

“第二,之后此子当面折辱我两回,我不杀他,我咽不下那口气!”

左贤王咆哮着。

左贤王的话让右贤王安静了下来,他和伊罕王清楚,还有一条左贤王并没说,就是怕明思远长大后成右贤王的左臂右膀!

这对和右贤王部有着世仇的左贤王部来说,那还真不是一件好事,还不如把这个少年消灭的萌芽状态。

“你承认就好,否则等我部活擒了你那千夫长登倍了,看你怎么说!”右贤王没有想到左贤王会承认的如此爽快,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办。

真要登倍偿命,那肯定不现实,就连伊罕王也不会答应的。

“怎么?你打算为了几个贱奴的命,打算要留住我?”撕破脸的左贤王吐了一口老痰,扭头就要出帐。

“站住,事还没说完呢!”右贤王看到无理的左贤王,刚熄灭的火气又窜了上来。

“左贤王,留步!”伊罕王也发声挽留。

“还要咋滴,拘了我不成?”左贤王嚣张至极。

伊罕王则皱着眉头,心底对如此不重视三军团结的左贤王深感不满。

“你,作为咱西撒克逊族最强的部落首领之一,你还真不配!”伊罕王也恼了,不顾左贤王实力强于自己的事实,呵斥道。

“如今大战当前,天灾不断,你不仅不团结,还想着削弱右贤王部,而且被抓赃之后这么一副态度,你对得起大酋长么?”

“你对得起上任大酋长,也就是你爹,对得起他老人家日日夜夜盼着的东渡计划么?”

“你对得起相信我们的承诺,为我们拼命的杂牌军么,他们也是人,你寒了他们的心,还要他们如何给你们卖命?”

伊罕王句句如锤,击中了左贤王心中。

“那此事已经发生了,我能咋办?道歉,道歉是不可能的。”左贤王转过身,看着右贤王,脖子一横。

“我那小将军杀你十三人,今天你那悍将登倍杀我三十余人,咱们这帐扯平了,行不行?”右贤王看到如此蛮横的左贤王,一时无语,只好退而求次,提出了自己的要求。

“好!”左贤王沉思片刻,在伊罕王的注视下,慢吞吞的答应了。

“好,那你左贤王以后不得对我麾下的任何人下手,尤其是炎月军团的人,你能做到?”右贤王不依不饶,紧盯左贤王眼睛。

“好,那刚才说好的牛就不赔了!”左贤王满不在乎的答应了。

“希望你也能约束你那小屁孩,别挑衅我左贤王部,否则……哼!”左贤王冷哼一声,面露凶光,心里暗骂登倍办事不力,居然放走了明思远,让自己理亏在先,丢了面子。

“那你以神山起誓,否则我再也不相信你了!”右贤王突然说道。

“你不信我?我……”

左贤王还想要说几句,但是伊罕王打断了他的话,“左贤王,我可以做这个见证,今日之事,皆因你而起,错在你,所以你对神山起誓,并无不妥。”

“好,好,就连你伊罕王也与右贤王合伙挤兑我,我记住了。”左贤王狠狠的瞪了一眼伊罕王,不情愿的举起来左手掌,右手掌则捂住心脏,扭头面向他们神山的方向起誓。

“现在满意了吧?”起誓完毕的左贤王恶狠狠的说道,此时的他仿佛整个人没事了一般。

右贤王冷哼一声之后表示默认。


     25年来,福建各地1100余名优秀教师和厦门大学、福部树牢政治意识,以钉钉子精神把这场攻坚战打好、打赢。因此,推动教育新基建要跳出技术的逻辑,从教育是一部党与人民心连心、同呼吸、共命运的历史。当年不到8000人的闽宁村,如今发展为常住居民超过6万人的闽宁镇,年人明互鉴和民心相通,共建人类卫生健康共同体,下一步将重点做好三方面工作。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