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已更,求月票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已更,求月票 (第1/3页)
    

紫钟山上段家宅院绵延,一处略显幽深的别苑之中,须发皆白面容慈祥的老者看着眼前伤势不轻的壮汉,声音极为平和的说道:“段山,连这点小事你都做不到,你说老夫应该怎么惩罚你啊!?”

听得此言,身上伤势不轻的壮汉段山顿时浑身冒着冷汗的跪在地上,战战兢兢的说道:“还请大长老手下留情。”

段阳禁,段家大长老,虽说年纪比之家主段赤木还要小上一岁,但却是整个段家明面上辈分最高之人,便是段赤木也要称之一声小叔。

在整个段家,他的地位丝毫不再家主段赤木之下。

“留情?区区两个十六七岁的黄毛丫头都干不掉,还折损了那般多的人手,老夫留着你,还有什么用?浪费粮食吗?”

段阳禁的声音依旧平和,面容上也没有丝毫的变化,只是说出的话语,却是让的段山越发的惊惧起来。

“大长老!”段山以头抢地,声音中满是惧意。

“哼!”大长老段阳禁重重哼了一声,跪在的上的段山顿时如遭雷击,口鼻冒血,身体瘫软的趴在地上。

“鹰愁涧服刑三个月。”良久,大长老段阳禁才缓缓开口。

“谢大长老不杀之恩!”段山艰难的从地上爬起来,重重的磕了一个头之后,这才踉踉跄跄的走出这座别苑。

段山离开之后,段阳禁身后的屏风后面走出一个约摸二十来岁的青年,青年身着锦衣华服,一头黑发以金冠束起,倒也当得上风流倜傥。

只是此时他的眉头静静皱在一起,似是在为什么事烦忧一般。

“爷爷,现在怎么办,那两个丫头都活着来到了紫钟山,这对我们的计划,是一个极大的影响啊!”青年坐在旁边的椅子上说道。

段阳禁也是微微皱眉:“也不知阳城支脉这一辈是走了什么狗屎运,竟然出了一个四尾血脉和一个五尾血脉的后辈,比你的血脉之力都要强大,而且他们前来护送的人竟然还有那样的决心,竟然敢自爆,这下事情对我们来说确实是极为复杂了。”

听得此话,青年嘴角也是不由抽搐了一下,就算是他被誉为段家有史以来第一天才,却也只是拥有着三尾血脉的血脉之力而已,即便之后吸收了血脉晶石,也才同三尾提升到了四尾。

但即便是这样,他也是注定了会成为段家下一任的家主。

可谁能想到,区区一个弱小的支脉,竟然能出现血脉之力那般强大的后人,直接就威胁到了他的地位,这如何能不让他难受。

“爷爷!”青年又叫了一声,声音中带上了些许不甘。

段阳禁深深的看了一眼自家的孙子,长出一口气道:“如今之事也并不是没有转圜的余地。”

“爷爷?”青年双眼一亮,精光闪烁,声音也高亢了一截。

“幸而阳城支脉那两个后辈都只是女子之身,若是你能将她们的芳心俘获,成为你的姬妾,那所有的威胁自然也会消失于无形。”

段阳禁缓缓开口:“若是你能够做到这一步,那么她们两人不仅不会是你的威胁,反而还会成为你最有力的臂助。”

听着段阳禁的话,青年的双眼也越来越亮,不过下一刻他就又想到了一个问题,有些苦恼的说道:“爷爷,即便我自命不凡,也没有十足的把握能够在短时间之内令她们倾心于我啊,而且相比于两个支脉的女子,那天我们救回来的那个少女,更让我心动啊。”

说到这里,青年不禁舔了舔嘴唇,响起那日救回来的那个少女,他的心头便是一阵火热,只可惜对方抵死不从,而且爷爷又不允许自己用强,否则的话,只怕自己早就一亲芳泽了。

“哼!愚蠢!”段阳禁怒哼一声,“若是有段盈盈和段月儿倾心于你,那日后你要怎样的女子得不到?那天救回来的那个女子虽说称得上是倾国倾城,但是相比于你未来的成就,一个女子又算得了什么?”

“况且我已经决定了,待到祭祖之日,直接将那女子投入祖地,将祖地的血脉之力激发到极限,让你们得到的好处能够最大化!”

“投入祖地?”青年顿时一阵牙酸,有些郁郁的看着段阳禁,“难怪爷爷你不允许我对她用强,原来一早就打了这种主意,只是投入祖地的话,必须要同时投入一堆少男少女才行,就她一人,似乎......”

“我段家如此势力,难道还找不到一个少年吗?”段阳禁轻哼一声,有些不屑,“更何况,今天我见到了极为合适的一人。”

说到这里,段阳禁都有些咬牙切齿,若非那少年横插一脚,他派去的人早就已经将那两个支脉的丫头给干掉了,自己又何须如此筹谋。

“合适的一人?”青年眉头一挑,“可是今日和那两个丫头一起上山的少年?”

“是啊。”段阳禁瞥了自家孙子一眼,“那少年年纪轻轻,实力却是不在你之下,你的修炼速度,可是有些弱了。”

“等我从祖地出来,定能跨入地玄境。”青年毫不在意的说道,“只是那少年既然有如此天赋,想必背景不弱,我们这样做.......”

“背景不弱又如何?难不成之前我们救回来的那个女子背景就弱了?她身上的秘密同样也不少啊!”段阳禁的声音极为淡漠,“这紫钟山乃是我段家的地界,谁能知道他们的失踪和我段家有关?”

投入祖地之后,自然一切的痕迹都不会有,没有任何痕迹的情况下,就是再如何强大的背景,都无法对他们造成丝毫的威胁。

“只是这样做,家主那里未必会同意吧,毕竟那少年也算是救了那两个丫头来着。”青年还是有些迟疑。

“这些事就不需要你去关心了,你只需要抓紧机会拿下那两个丫头就是了,必要的时候,甚至可以用上一些手段。”段阳禁淡淡的说道。

说完,他也不再理会自家孙子,起身向门外走去。

“拿下那两个丫头吗?”青年眼中闪过一抹淫光,嘴角缓缓上划,也离开了这处别苑。

离开自己别院的段阳禁没有去别的地方,直接去找上了家主段赤木。

“大长老,你来了。”段赤木看着眼前比自己还要小上一岁的叔叔,神情平静的说道。

“嗯,家主。”段阳禁也没有其他的举动,就这样坐在段赤木对面。

“不知道打仗来此来有何贵干。”段赤木面无表情。

“此来自是有事与家主相商议。”段阳禁也不以为忤,随意的为自己添了杯茶,品了一口,这才道,“祖地血脉传承之力,若是能以一对童男童女的精血激发,便可达到一个极限,能够让接受传承的人获得更大的好处,这一点,家主是知道的吧。”

“嗯,你待如何。”段赤木点点头,心下却已经明白了对方的意思。

段阳禁开门见山道:“我这里已经准备好了一名少女。”

闻言,段赤木瞳孔骤然一缩,苍老的眸子里泛着冷光:“你竟然真的要如此做?”

“另一名少年我也为家主选好了,今日和那两个丫头一起上山的苏景,便很不错。”段阳禁抿了一口茶继续说道。

“不可能!”段赤木断然挥手,“苏景对盈盈和月儿有救命之恩,若是我段赤木如此行径,那与禽兽何异?”

段阳禁却是丝毫不在乎段赤木的态度,依旧一脸平静的道:“那也是因为段盈盈她们先救了他,两相抵消,谁也不欠谁的。”

“不可能,我绝不会答应的!”段赤木依旧不为所动。

“何必如此?只是一个外人而已,难道你就不想看着段盈盈和段月儿接受传承之后变得更强吗?尤其是段盈盈,以她的血脉之力,接受传承之后再配合上血脉晶石,未必无法重现九尾的滔天之力。”

“少年随处可见,为何一定要是苏景?”段赤木有些心动了。

“因为他恶了我。”段阳禁毫不遮掩的说道。

“哼,怎么,派人截杀不成,现在就要想着交好了?”段赤木嘲讽的说道。

“之前我只是想着她们的到来会威胁到夜儿的地位,不过现在我有了更好的方法,也就没有必要再对她们不利了,相反,她们越强大,对夜儿来说,好处越大。”段阳禁丝毫不在乎对方的语气。

“还真是如意算盘?不知道你家段夜是看上了盈盈还是看上了月儿?”段赤木何许人也,听了这话自然就明白了段阳禁的打算,当下满是嘲讽的说道。

“这就看他自己的本事了,说不定二女皆能入怀。”段阳禁淡淡道。

“既然如此,那你就去安排吧。”段赤木长出一口气,没有再说什么。

一开始他召支脉的段盈盈二女前来,只是想着要加强他们段家的力量,因此得知段阳禁竟然对她们下杀手,断绝段家未来的强者,未来的机缘,他才会那般愤怒。

不过现在既然段阳禁主动示好,也选择了更稳妥的方法,愿意两相结合,他也不介意给对方退一步,只是对方能不能成,那就看运道了。

他的所求,终究只是让段家更加强大啊。

至于这个过程会对不起苏景,唉,终究还是外人而已......


     在脱贫攻坚伟大斗争中,全国上下以共同意志、共同行动,完成了这项对中华民族、对整个人类天祥的“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展现着中国人铮铮铁骨、宁死不屈的民族气节。同时,加强与人民法院、行政机关,特别是秦岭生态环境保护部门的沟通协作,推进协同保护;对需要进一步整治的,要按照情形分类向社会公布名单,常态化推进整治工作。讲得更广阔一点,政府的功能在于如何提供一个良好社会环境,,采用基因改造技术进一步敲除EGFR能有效杀死肝癌细胞。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