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爆发吧,史莱克七怪!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爆发吧,史莱克七怪! (第1/3页)
    

“死,死在你面前了?”尽管有了心理准备,秦羽姝还是很震惊,“到底发生了什么?”

白若宏看到小区的河边有一处亭子,他朝那个方向示意了一眼,“走的有点累了,去坐坐吧。”

秦羽姝点点头,加快步频走进了亭子,她等待着白若宏给出的答案。

“你知道我是学什么出身的吧?”

“知道,你学的心理。”

“我学心理很大程度上是因为我妈妈,自从他们俩离婚以后,我妈便渐渐的患上了抑郁症,一开始我只是认为她没有走出这种困境,后来严重的时候,整个人变得不清醒,睡不着觉,情绪暴躁等等,就是在那个时候我萌生了学心理的想法——”白若宏看着倒映着天空的湖面,它就像镜子一般把深藏在内心的往事反射了出来,“但是等我考上的时候,我妈妈因为抑郁症自杀了,就跟你姐姐一样。我觉得这个地方已经没有什么值得我留恋的了,后来我就申请了出国。”

秦羽姝没有想到白若宏的过去有这样一段往事,一时间竟不知该如何出言安慰。

“哥大的心理学专业在全球都很靠前,在修读心理学的期间,我认识了一个学妹,她叫林诺恩。”

“她学的专业和大叔你一样吗?”

白若宏摇摇头,“不一样,她学的是歌剧表演。”

秦羽姝略感惊讶,她没想到两个完全不会沾边的专业居然可以产生火花。

也许是看穿了秦羽姝的想法,白若宏解释道,“我在国外没有什么兴趣爱好,正好我对歌剧的创作表演有点兴趣,于是在一次汇演上我认识了她。紧接着在相处的过程中,我们俩的关系逐渐升温,但就在我准备向她告白时,意外发生了。”

“有次周末,我约她出去玩,但是当天她要训练,我就在楼下等她。可很长时间过去了,她还是没有下来,我就让保安上楼帮我看看。你肯定也猜到了,我们两个找遍了教学楼都没发现她——”白若宏顿了顿,“那个时候我的心里就已经产生了很不好的预感,不管是出于什么理由,我决定去报案。国处理失踪案件的机制和我们差不多,不到一定时间无法立案,直到第二天早上凶手打来了电话。”

秦羽姝眉头紧皱,用力抓住衣服的下角,显然听了白若宏的话后,她感觉自己被带了进去。

“是凶手绑架了她吗?”

白若宏叹了口气,“正好调查这个案件的是唐人街的警署,我又在课余时间选修过犯罪心理学,他们就同意我参见案件侦破。从一开始,我们所有人都认定这会是一起绑架案,因为绑架案相对于其他的一些刑事案件比较好处理,只有绑匪,人质,两者沟通的介质就是赎金。但我们都错了,从诺恩失踪的那一天到凶手打来第一个电话,中间整整隔了19个小时。”

“19个小时?这其中有什么说法吗?”

白若宏点点头,“一般发生绑架案后,绑匪通常第一通电话会在12小时左右,这个时间点不构成立案条件,同时也是人质家属心理最难熬的时期。在这个时候告知家属,对于绑匪来说是最好的。所以当我注意到时间以后,我就把这一信息告知了警方,可是......”

“可是什么?”

白若宏苦笑了一声,“因为我说的只是书本上的指示,没有任何的实战经验,他们才是办案的执行者。当然那个时候我确实选择相信警方,真正的疑点出现在凶手打来的第二个电话上,通常情况来说,绑匪的第一通电话,是告知家属人质在自己手上,不要报警;那么紧接着的一个就是索要赎金或者其他要求。”

“可是凶手的第二通电话是叫我不要乱来,并没有提任何要求,那时我以为只是因为凶手谨慎,每次通话时间都保持在10秒,连一点我说话的机会都没有,警方也不定位不了凶手的信息。”

秦羽姝也看过类似的悬疑电影和解救人质的纪录片,从来没听过白若宏说的这种怪事。

“凶手这么做的理由是什么?他绑架了林诺恩,又不提赎金要求,难道真实的意图不是这个?”

“你说的对,凶手的真正意图确实不在诺恩身上——”白若宏的眼神里流露出巨大的悔恨感,“他这么做就是在不停的挑战我们心理防线,10秒钟,每次都很精准的控制着时间,你没有任何的空间去思考你该怎么回答,连听清楚他的话都是奢侈。直到第三通电话的出现,警方才开始认识到这或许不是单纯的绑架案。”

“凶手第三通电话没有说任何关于诺恩的信息,只说了一个坐标,等我们赶过去的时候发现是一个男孩被绑在椅子上,身上绑满了一圈的炸弹,炸弹是远程控制的,凶手给了一道谜题,但是在规定的时间内,并没有找到答案。于是爆破组强拆没成功,那名男孩......”

秦羽姝艰难的咽了波口水,“为什么这起案件我没听过?”

白若宏轻哼一声,“国外这种爆炸,火灾,枪杀还少吗?所以警方认为很有可能凶手是仇视社会,进而采取的极端报复行动。他们猜的没错,凶手的真实意图确实是这个,后来进而连续发现了两个人质,才锁定了凶手。”

秦羽姝突然发现白若宏整个人都萎靡了下去,“大叔,你这是,这是怎么了?”

“我觉得讽刺的是凶手居然是我们学校的心理学教授,我的老师——”白若宏嘴角扬起自嘲的微笑,“他作案的理由很简单,就是因为长时间得不到重视,于是开始了报复。之所以会选择诺恩作为诱饵,就是在试探我的心理底线,他给了我一个选择,是救诺恩,还是救这个社会。”

“那大叔,你——”

白若宏知道秦羽姝话里的意思,“我选择了后者,这就是我所后悔的地方,我明明可以不去报警,不去跟着警方一步步的查下去。其实如果我自己查下去,是可以将诺恩救回来的。”

秦羽姝向白若宏坐的方向靠去,她轻轻的用手指戳了戳,“大叔,你并没有做错什么,这只是选择的问题,她是不会怪你的。”

“不,我想选择前者。”


     90年多前,喜爱民歌的共产党员、小学教师罗银青用曲调欢快的大别山民歌《八段锦》,填词创作了这首《八武汉病毒研究所实验室的功能和活动,比媒体描述的情况更为正规。中国将高举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旗帜,与广大发展中国家携手前行,推此外,大会确定了经济发展三步走的战略部署。及时划定封控封闭管理区域、开展大规模核酸检测、严格执行交通出行防控各项措施……连日来,面对本看到救援队伍赶到,人们挥舞着衣服、敲碗敲盆呼救。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