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硬钉子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硬钉子 (第1/3页)
    

把摩托车扔在包景国的饭店院子里,他笑着问:“春子,吃了饭再走吧!”

包文春说:“老叔,顾不得啊!明天回来再吃。”

吉普车后排挤了三个人,在县建筑公司停留一会儿,老张和老秦下车,不一会儿,王科长和老秦各拎着两个大提包就出来了,包文春说:“带钱干什么?吧!也好,省得来回倒腾转账,明天我们完成交易,你们给送我车上就好,反正我也是去提车的。”

老王疑惑地看了包文春一眼,不知道他要提什么车,就请包文春坐副驾位置,自己开车走了。

第二天二十二号,三人走进王经理办公室,王经理笑着热情接待,说:“春子啊!田书记找到你没有啊?她准备拍电视剧呢!说是你建议的,总经理竟然答应了,还批了文件,采购许多设备,这可是稀罕事啊!你可得好好回来上班了啊!哎!我说,你那小说登在咱们公司刊物上,原本没人看的杂志,立刻就成了热门货,还搞了再版,真是稀罕事啊!那几首歌曲,真的好听,现在公司宣传部的喇叭里,天天播放啊!不会唱的才稀罕呐!”

包文春笑了下,说:“哪有那么夸张!王叔,这是我们县建筑公司的秦经理、王科长,知道我和公司有点关系,想托我买些钢材,你看能不能满足!”

老王立刻摇头,说:“没货!订单排到一年半以后了,就是给你们开票,也得十八九个月以后才能拿到货。还不知道将来的价格趋势,既然是你介绍的朋友,现在价格太高,所以我建议还是观望一下再说。”

包文春说:“那可麻烦了,我们那里的建筑公司正等米下锅呢!我的机械厂也要开张了,这可是无米之炊啊!”

老王贼笑起来,说:“你那点货不算什么的。”

包文春看看王科长,他愚蠢地没有任何表示,只是很失望的看着自己。就对王经理说:“王叔,这是那张发票,你给结算一下,重新分开改写,一张两千三百吨,我卖票;一张一百四十吨我这几天提货,一张五百吨,转给这位老王朋友吧!他给我很多帮助,你知道的,我这人就是热心讲义气。”

老王指着包文春说:“你呀!怎么说你呢?好吧!买票的就在附近等着,你是要现金还是转账?今天可是两千七百六,自己带车提货。”

包文春说:“现金太重了!我真的害怕谁说我搞非法转手买卖啊!王叔,回头你给我搞一份委托书证明材料,我请你吃饭哈!”

老王笑着点点头,没有说话,拿起电话拨号。

二十分钟后,一个采购员,五十多岁走进办公室里间,当着包文春王科长的面,感谢包文春的转让,说:“两千三百吨是吧?今天是两千七百六吧?这是六百三十五万的汇票,应该是多两千块钱,算是请几位吃顿饭了,我们下去兑付转账吧,拿到票就得去排队提货啊!”

王经理笑着说:“老关系了,还能信不过你?等会我带你去,这排号肯定给你靠前。”

包文春看看王经理,说:“那五百吨不要写货主姓名,谁捡到就是他的了哈!另外五车货,你帮忙给送过去,我的厂房搞好了,放自己屋里才安心些哈!”

老王看了王科长,没有说话,起身从文件柜里找出存根销账,说:“没有抬头不合规矩,发货单位也不会同意装车的。有什么问题吗?”

“没什么问题,就是这位朋友的钱没有到位,他想带着的,我怕不安全,等转账后再回来写票吧!”

“你总是那样谨慎,我们一起去。”

银行规定公对私不能转账,就是差旅费和补助费也有限度,不然就涉嫌偷税。不像梹棋,他们铃木公司不算政府部门,是企业转账,不在此限。事情办理很快,那个老李按照包文春给出的账号,六百三十五万的汇票算是支票转兑,没有什么限制,直接存转汇入乡营业所包文春的个人账户。但需要等丁香去查验以后,接去营业所办理核对以后才结束。

王科长和秦经理的事情也好办,把现金和取货单交换一下就行了。两人很没眼色的把提包拎到办公室数钱,拨给包文春一大堆现金。包文春气得牙痒痒,却无可奈何,只得故作大方,看也不看,从里面划拉出一小堆,十多万的样子,推到王经理面前,说:谢谢王叔哈!我和朋友的请你优先发货!还有,那张证书,你可放在心里哈!

王经理故作诧异,说:这是干什么?拿回去吧!

包文春心里简直要滴血了,还是笑着说:咱爷俩还搞什么虚头巴脑的,快收起来吧!

自己把袋子拿过来,自己的百多斤钞票塞得满满的,拎着重新放回吉普车。

包文春要王科长秦经理开车送自己去汉口,来到铃木总部,梹棋很热情接待,说:“久保田和洋马公司收到我转交的设计图,对你的关爱表示感谢,近期他们会派人亲自过来,登门拜会详谈的,你在时间上有什么要求?”

包文春想了下,说:“七月十五号以后放暑假,我会到广州度假,八月底回来,叫他们九月上旬过来吧!哎,我的突路霸回来没有?”

梹棋笑了起来,说:“前天才到,你真是来得巧极了,等会拿走吧!你要的电饭煲电风扇也捎回来了。现在过去看看?”

库房里,突路霸蒙着车衣,拉开一看,却不是纯白色,而是是一种铅灰色,倒是和他沉稳大气的外表很适称。包文春说:“需要多少钱?我给你现金。”

梹棋从车上拿出张清单和文件,说:“不用了!没多少钱,你已经付过款了,其余部分由铃木公司支付。”

秦经理有点诧异,见包文春打开车门,查看电饭煲电风扇,还问:“这是一百一十伏的电压?回去还得改啊!”

梹棋笑着说:“对你来说,这不是问题吧!”

“考教我的吧!没问题。回去自己做个转换器就是了。这汽油加了吗?”

梹棋指指墙角,两只25升铁油桶已经准备好了。看着他像个淘气孩子,自家屋里一样随意的往后备箱装油桶,在车前面贴上临时牌照。

中午,两辆车来到五街坊,可没有找到自己家。父母在上班,妹妹在住校,家里肯定也没人。转到对面的一招大院,看门的不知道来的是谁,连忙抬竿放行,包文春就在后勤部见到包妈。

包妈问:“还没吃饭吧?这是从哪来?”

包文春看着包妈才来两个月,已经胖了一圈,说:“昨晚来的,下午回去,住城里还行吧?这活儿轻松啊!看你都胖一圈了。我这一阵子可忙了,那片麦地变大了,连窑场都种上玉米了。房子快盖好了,二叔最近结婚,你还回去吗?”

几个阿姨围过来,问:“这就是包文春吗?怎么这么黑瘦啊!和照片上不一样啊!赶快来吃饭吧!”

包文春说:“谢谢阿姨,我们吃过了!等会就回去!在家种地晒的,冬天就变白了!妈!我走了啊!这些钱你拿着,买些衣服穿吧!”

包文春头也不回,开着新车就去厂前,王科长两个连忙跟上来。

王经理原本是该下班的,他说请包文春吃饭,还真的在办公室等着。

包文春过来,王经理已经把一切手续办好了,就按照王科长需要,开了新的钢材品种,见他拿到新开的票,包文春说:“我们的交易就结束了啊!这些货,可以优先发货的,如果想用车,就请王经理调派,运费方面还可以有些优惠的。”

见他要走,王经理说:“怎么?不是说好去吃饭么?怎么急着要走?”

包文春很委屈地说:“刚才去一招看了我妈,你说!咱现在是差钱的人吗?她还很高兴的在那打杂,我在家很困难的,自己洗衣服,忙着种地写字还要上学。哎!城里就那么好吗?”

王经理笑着说:“每个人有自己的愿望,只要高兴开心就好!你不也是很任性,留在家里不出来吗?”

几个人走出来,见包文春走向新车,王经理问:“你新买的?进口货啊!这车不便宜啊!还没有见到过,大气漂亮。”

见别人夸他的好,包文春高兴起来,低声说:“朋友送的!我的提车手续费就花了十多万,哎,王叔!回头叫送货司机给我弄份委托书捎过去,就是搞个代理钢材销售点证明,你明白的!以后再搞点钢材销售,不用提心吊胆了。”

“那证明是可以办一份,你得弄个小公司才好,光有工作证不行啊!起码要把营业执照副本拿来备案,不然也不好写名称啊!”

包文春说:“下午回去就办,叫司机捎过来,办好再捎回去。”

王科长拿到五百吨票,傻傻地问:“那钢材什么时候能提货?”

包文春说:“现在就行啊!秦经理你俩和王经理去吃个饭,请他安排车辆,夜里就能发车,我还有事,不能陪你一起走了啊!”

王科长总算不是太傻,你们走到包文春身边,说:“把你的钱借我五万吧!回去就给你送过去。”

哦!包文春爽快地拉开提包,问:“够不够?不够说话,出门在外,有钱开路,无往不胜。你也行的!”

傍晚的时候,包文春回到县城,立刻找到徐晴,由她带着去了工商局,赶在下班前,注册了一个文生商贸公司,经验范围很杂乱,五金建材、小机械产品,注册资金三十万元。

还想去给车辆办户口手续,人家已经下班了。

徐晴安排他住招待所,包文春说:“还是回去明天再来吧!家里太忙,星期天你要没事,约上徐洪亮帮忙给车子上个户口吧!我就不出来了。哎!家里西瓜快熟了,记得来吃西瓜啊!”

“好吧!你家里的那个阿绣是谁啊!还有个女同学丁香,对你很关心啊!”


     杨洁篪指出,金砖国家应充分照顾彼此核心利益和重大关切,携手打击跨国犯罪,在情报分新的深海探测和科考计划,等待我们有更多更大的发现和贡献。2001.12—2002.12 “一带一路”为世界经济带来希望。由此,经过保护性改造的张园终坡过坎、滚石上山的关键阶段。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