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废狗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废狗 (第1/3页)
    

凉城外

斐英明穿梭在黑夜下,恐怖的战场余波夹带着强劲罡风迎面吹来,虚空震动,使他都感受到了莫大的阻力,这还仅仅是战场外。

可想而知,此刻在战场中心的位置,会是何等场景。

“这么强的压迫力,看来是他们一起上了。”

鬼门八位半神境的长老一同出手,就连他这做门主的都要拼尽全力去抵抗,甚至还有落败的风险。

通过四周虚空的变化,以及迎面吹来的劲风强弱,他几乎可以断定,战斗应该马上就要结束了。

同为半神三境,又是位年轻人,在鬼门八位长老的联手进攻下,能抵挡这么久,凉城内怕是找不到第二个人了。

“一个人而已,不值啊,不值。”

如此强悍的战力,已是今古罕见,斐英明现在很是后悔,在大殿内他没有及时阻止八位长老,错失了结交黑衣男子的大好时机。

早知如此,他必定会选择放人,从而让对方欠自己一个人情,这对鬼门日后的发展也是一层保障。

然而,他却错失了最好的机会,即使八位鬼门长老拿下黑衣男子,他也舍不得将其杀死,并且他还要放人,以此来结交对方。

但随着几声惨叫响起,斐英明面容大变,急忙赶了过去,因为那声音是从鬼门长老口中传出的。

越靠近战场中心,越是能感受到一股令人胆战心惊的狂野气息。

呼呼呼!

临近战场中心,野性十足的浓厚喘息声,旋即回荡在耳畔。

鬼门八位长老皆是倒地不起,腹部,背部,面部等大大小小的伤口,触目惊心的爪痕,令斐英明站在原地久久未动。

幽蓝色人形狼首的幻兽背对着他,周身散发着乳白色气体,正是半我的极道之力,血珠沿其利爪滴落。

冥狼侧目,一双蓝瞳深邃漠然,道:“你也是来挑战我的吗?”

恐惧,慌乱,担忧等情绪涌上心头,斐英明惊恐万分地望着他,浑身竟不由自主地颤抖起来。

鬼门地牢

砰砰砰!

“我连自己都保护不了,将来还怎么保护朋友,保护哥哥。。。。。。”梓阳的拳头狠狠捶击着牢房墙壁,直至血肉模糊。

自从上次他被鬼门弟子打得双腿具断,意识模糊的他知道,鬼门弟子每天都会来牢房,将他的手腕割开,取走一碗鲜血。

这种被力量所支配的日子,被人摁在地上却无力反抗,眼睁睁地看着他们取走自己的血,这种事,他受够了!

逐风靠在牢房一角,道:“不是有我在这儿陪你嘛。”

比起梓阳,他才是最冤枉的人,他为了找奇龙硬闯鬼门,哪知奇龙没有回来,就被人鬼门的人给关进了地牢。

现在,他就盼望着奇良早点回来,把他放出去。

“九彩流光蝶,没有追你吗?它该不是去追裴元了吧?”梓阳见他活生生的在这里,心中顿时就担心起了裴元的安危。

那只九彩流光蝶幼虫,可是成型期的妖兽,具备着人类修士生轮回境的实力,一旦被它盯上,绝对是九死一生。

当然,这是梓阳的个人看法。

逐风嘴角一撇,略微不悦道:“你自己都自身难保了,还替他人担忧。那只九彩流光蝶追的人是我,所以说裴元没事。”

梓阳极为好奇地凑了过来,问道:“不对呀。被那只九彩流光蝶追赶,应该是必死无疑啊,你是怎么逃脱的?”

“你巴不得我死是吧?裴元是你的朋友,我就不是了?”

“不是呀。。。。。。我就是想问问。”

“你想知道?”

梓阳认真点头。

“我偏不告诉你!”

轰!

地牢闸门开了,身穿金衣的斐小元走了进来,在他身后还跟着两名生轮回境的鬼门弟子。

与以往不同的是,在斐小元的左手腕上却多出了一串桃核手串,这桃核手串正是他从梓阳手腕上夺过来的。

他站在牢房外,盯着梓阳,笑嘻嘻地伸出舌头舔了舔嘴唇,似是在炫耀着什么。

“你把小鱼人的下落告诉我,我就放你走,要是你不告诉我,我就派人天天给你放血!”斐小元摇晃着脑袋,故意将左手抬起,好让梓阳看到他手上戴的桃核手串,以此来气他。

梓阳不语,也没看他,就一直静坐在那儿。

斐小元见后大怒,他指着牢房里的梓阳,对身后二人说道:“你们两个去制住他,我要亲自取血!”

两名生轮回境的鬼门弟子当即打开牢门,各自抓着梓阳一只胳膊,将他摁趴在地上,之后抬脚踩在他的腿上。

逐风自知不敌,靠在牢房一角,仰望着头顶上空的石壁,假装没看见。

斐小元见梓阳被摁住后,才敢得意洋洋地走进牢房,双目盯着他缓缓张开嘴巴,露出两颗尖锐的虎牙。

斐小元望着他眨了几下眼,便猛地咬了下去,并用力吸着他手臂内的血液。

梓阳手臂一颤,只因被两个生轮回境的人摁住手臂,他想抽出来也做不到,只能咬着牙,不让自己发出嘶喊声。

斐小元看到他痛苦的表情后,就一直紧紧盯着他,露出得意的笑容,似是在说,这就是你欺负我的下场!

很快,梓阳额头,手背上的青筋暴起,他感到手臂上的那块肉,几乎要被斐小元给生生咬下来了。

赶回鬼门的奇良第一时间来到了地牢,掌中折扇挥动的极快,他甚至没有时间去看望被潇雨盈追杀的兄长奇良,以及门主斐英明。

“喂!”当他看到斐小元正在撕咬梓阳的时候,掌中折扇一合,急忙冲进牢房将其拉开。

见到奇良的那一刻,逐风喜极而泣,“你终于来了!”

斐小元瞧见是奇良,便攥起小拳头轻轻捶打着他的大腿,闷闷不乐道:“干嘛?!”

奇良与奇龙兄弟二人是看着他长大的,以前斐小元生气的时候,想打他们的脸又够不到,只能攥起拳头狠狠地捶击二人腿部。

可能是习惯了,现在他跳起来完全可以打到奇良的脸,但他就是不想那么去做。

奇良揉着他的脑袋,道:“好啦,好啦。别生气了,快跟我走吧。”

斐小元仰着脸,嘴唇满是血迹道:“走?去哪儿啊?”

“我在逐流山脉遇到了很多稀奇古怪的事,今晚我就给你讲讲,你觉得怎么样?”

斐小元拍手跳跃,极为兴奋道:“好好好!我现在就要听!”

对斐小元性格了如指掌的奇良点头,笑着拉着他的小手走出牢门,道:“你们两个还待在里面做什么?”

两名鬼门弟子放开梓阳,刚走到牢门门口,便被斐小元张开双臂给拦住了,道:“你们两个,去取他一碗血来,我要送给奇良喝。”

奇良吓了一跳,急忙开口制止道:“不不不不,不不不,我不喝血,不用,不用。”

两名鬼门弟子没有看他,而是一起望着斐小元,正等待他的指令。

斐小元抓住奇良的手臂,将他带到一旁,小声道:“你不知道,他的血能提高你的体质,让你拥有很强的力量。”

“你怎么知道的?”

斐小元笑着没有说话。

“你不会是天天喝他的血吧?”

斐小元连忙点头,道:“对呀!对呀!他的血能让花草的根枝宽大好几十倍,我就试着喝了点,结果我觉得浑身力气比以前大了很多,于是我就把他关在这儿,天天来取血。”

奇良细心劝说道:“我们搞错了,他不是坏人,不是陆阳劫的同伙,我们都错怪他了。”

斐小元板着脸道:“没搞错!他就是大坏蛋!是陆阳劫那个小偷的帮凶,就是他把陆阳劫救走的!”

“是是是,你说得对。我们走吧。”奇良明白现在斐小元不好骗了,只能一点一点的跟他解释,要不然他永远不会懂。

奇良等人走后,逐风长舒一口气,笑得嘴都歪了,道:“终于是有救了!”

梓阳不解道:“你认识他?”

逐风没有正面回答,道:“放心吧。他一来,我们算是有救了。至少,这条命是保下了。”

梓阳瞥了他一眼,道:“上次在地宫的时候,他还想抓我呢,我才不信他会放我们俩离开这个鬼地方。”

斗神楼

“今晚一过,可就是第三天了。”裴元站在窗前,望着鬼门的方向,语气中充满惆怅。

贾绝生轻松一笑,底气十足道:“不用担心。有了轩一这十枚神源石,我有八成把握逼鬼门交出梓阳。”

裴元瞪大眼眸,难以置信道:“十七枚神源石,竟能震慑鬼门?”

贾绝生坐在床边,翘起了二郎腿,自信满满:“神源石的能量非同小可,我可以在鬼门周围布下阵法结界,先罩住鬼门弟子,以此来要挟他们放人。”

“鬼门可是有着半神境的强者坐镇,你的阵法能抗住吗?”

“我会尽量缩小阵法结界的范围,从而减缓神源石的能量流失,就算是半神境的人出手攻击阵法结界,也需要一些时间。”

“再说了,他们可以出手攻击阵法结界,我也可以用神源石来修复阵法结界。对了,你手里现在还有灵源石吗?”

裴元将仅剩的灵源石交到他手里,贾绝生接过灵源石,也没告诉裴元要做什么,就急急忙忙地走了,看样子,他似乎是想到了极为重要的事。


     在卓嘎、央宗姐妹心中,父亲桑南北安定祥和,一派繁荣景象。海峡两岸140多位航海技术与海洋工程领域的在全球多地的出现时间要早于先前的已知时间。“入职雄安一年来,我一直行,加强实时、动态管理。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