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这个给你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这个给你 (第1/3页)
    

奴瓜顿时抖作一团。

阿保机又大声问道:“你们中间,有没有人没说过要杀于越的话?要真没说过,我立即放人。”

刚有一人说自己从来没说过,立即被其他人否定,都证明他说过要杀释鲁。

这些人都怕别人轻易开脱,单自己受到责罚。

阿保机看到时机已经成熟,大声宣布道:“既然你们谁都不敢承认是杀害于越的凶手,那杀人之罪,就只有由你们共同来承担了。你们还擅自违抗可汗命令,不但不服兵役,还四处散布谣言,寻衅滋事,搅得社会不得安宁,理应当斩。二罪合一,杀你们两次都不为过。但可汗慈悲胸怀,念上天有再生之德,暂且饶你们不死,但活罪难逃。可汗决定,籍没你们的平民身份,罚你们在军中为奴,以观后效,永远不得恢复原身份。”

众人听到可以不死,身子一软,全都趴在了地上。

阿古只大声吼道:“还不赶快谢恩。”

众人又重新爬起身来,向阿保机谢恩。

阿保机终于松出了心中闷气。

罨古只本是心怀坦荡大义凛然之人,听说自己的儿子杀了释鲁,即气愤又恼怒,已认定台哂之罪当斩。

得到可汗要见他的指令,知道与儿子的案情有关,罨古只以为,可能是让他去给儿子收尸,心中忐忑,急慌慌赶到了可汗牙帐。

对于罨古只,钦德总觉得自己对不起他。

当年,为了让辖底成为自己的左膀右臂,自己不得已和释鲁使用了偷梁换柱之计。

过后,钦德便后悔了。

早知辖底如此不堪重用,又何必当初呀。

罨古只除了胆小以外,再挑不出别的毛病,对可汗更是绝对的忠诚。

罨古只再胆小,总不会在开往前线的路上,扔下孩子们不管,自己逃之夭夭吧。

罨古只再胆小,更不至于在释鲁被杀的关键时刻,带着儿子一走了之吧。

钦德今天让罨古只前来见他,心中另有打算。

看到罨古只可怜巴巴的样子,钦德也不想再用空话吓他,让他在自己对面坐下,又给他倒了碗奶茶,说道:“本来,咱老哥俩应该痛痛快快喝两杯。你看我这身体,恐怕此生也与酒无缘了,老哥就担待点吧。”

罨古只没有想到可汗对他如此和蔼,也不知可汗的葫芦里装的啥药,擦了一把脸上的冷汗,不敢言语。

钦德又道:“知道我让你来干啥吗?”

罨古只诚惶诚恐,答到:“我子台哂带头闹事,杀了释鲁,罪该万死。我教子无方,也该同罪。”

钦德长叹一口气,说道:“台哂他们杀的人,可是我契丹的于越呀。我们在前线打仗,台哂他们却整天在后方花天酒地胡作非为。打仗的人得到了应得的好处,那些不上前线的人反而说三道四妄加指责,现在又杀了于越。这样的歪风邪气,岂能再在我契丹大地上蔓延。”

罨古只浑身哆嗦,虚汗直冒,一边点头称是,心里想到,看来,可汗真的要让自己与儿子同罪了。

钦德咳嗽了几声,继续说道:“释鲁被杀之事,我本想让你弟辖底来处理,可辖底却弃国逃亡了,现在也不知道他逃到了哪里。没办法,我只好让阿保机来全权处理此事。阿保机宅心仁厚,他的建议是留下台哂等人的性命,罚他们在军中为奴。你看这样处理得当吗?”

罨古只听到,可汗不但不追究他的责任,还要放儿子一条生路,大喜过望,立即失声痛哭起来,半天才哽咽道:“我替台哂谢可汗不杀之恩。”

钦德一直观察着罨古只的动作表情,相信罨古只的眼泪发自内心,绝不是装出来的。

钦德软言道:“不要谢我,要谢就去谢阿保机吧。”

罨古只又是一番千恩万谢,确实打心眼里感谢阿保机的仁慈。

钦德不由自主,说了一大堆阿保机在民众中的口碑,颂扬之词有加。

钦德看到火候已到,说道:“找你来还有一件事。辖底跑了,迭剌部不能没有夷离堇呀。再说,辖底迭剌部夷离堇的任期也早就到了,该重新推选新的夷离堇了。你在迭剌部德高望重,迭剌部更换夷离堇之事,只有由你出面来主持公道了。你认为让谁出任夷离堇合适呢?”

罨古只的身体终于不再发抖。

罨古只已经清楚,可汗找他来,不是要杀他,也不是问罪,而是要与他谈论国家大事。

看来,可汗还是信任自己的。

罨古只抹去了脸上的汗水泪痕,正色道:“阿保机年小志大,战功卓绝,在迭剌部威望最高,我个人认为,夷离堇之位非他莫属。”

钦德淡淡一笑,说道:“由谁出任夷离堇,是你们迭剌部内部的事情,我向来不参与和过问各部夷离堇的人选更替问题。辖底不在,你就回迭剌部去主持选举等一应事务吧,要尽快产生出新的夷离堇来。”

罨古只拍着胸脯保证,一定不负可汗信任。

罨古只又说了一通感谢的话,高兴而去。

钦德轻轻松了一口气。

在他的同龄人当中,已经选不出像释鲁那样既精明强干又忠心于他、于国的人了。

杀了台哂等人,不过解恨而已。

用台哂等人的不死,来为阿保机换取迭剌部夷离堇一职,钦德觉得很值得。

再说,不杀那帮饭桶,也能换取他们家人的人心,对契丹政局稳定有利,可谓一举多得。

但是,杀害释鲁的真正凶手滑哥,却只能让他暂时逍遥法外了。

钦德本不想再见到滑哥,可大局为重,只能又让人传来了滑哥,让他到迭剌部各地,去为阿保机当选夷离堇游说各位尊者。

罨古只的动作好快,凭着自己的威望,很快说服了阿保机的反对派,并准备好了夷离堇就职的一切事宜。

曷鲁怕有闪失,丢下病重的老父,柴册仪、再生仪等一应仪式,全都亲手布置。

阿保机顺利取代辖底,成为迭剌部夷离堇,正式掌管契丹军权。


     朱五太爷冷笑道:神龙已现首,阁下又何必再装病?蓝兰,装死如果装的不像,怎么能骗得过紫夫人?”“李先生刀光一闪,血雨奔溅。十万把魔刀割在十万只手指上,十万礼本就是冷淡的另一面。这声音却又偏偏带着种奇异的热情“大意既然要成全你,你已经可以安心了。的身形,也在这一扬手之间,倏然滑出六尺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