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反击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反击 (第1/3页)
    

“唰唰~”一阵,十数好手,抽出手中长刀,扑了过去,将风雪剑夫妇团团围住。

好个风雪剑,不愧在江湖上闯下诺大的名头,数十好手围攻,犹自不落下风。两把快剑犹如银龙,将二人护的水泄不通,丝毫不落下风。

“啊!”一名刀手负伤,跌落圈外,十数人围攻,居然先被伤一人。

“公子,咱们怎么办?”一棵大树后面,孙宇一行三人,正在往战圈看去。

“先把脸遮好,再看看,希望不用咱们出手。”孙宇不想惹上靖安司,自己毕竟身份特殊,只想救了人就走。孙宇拿起一件衣服,撕下碎布,每人一块,先把脸遮好,真要出手也得不漏行迹才好。

战圈中,风雪剑夫妇依然丝毫不乱,至于靖安司之人,已有三人负伤退出战局。

“小美人莫怕,哈哈!”虽然己方有人受伤,可这风雪剑夫妇被团团围住,只要自己抓住马车中的小美人,这夫妇还不束手就擒。在徐家大少看来,此女必是风雪剑夫妇亲近之人,就算不束手就擒,那也得乱了阵脚。

“嗤拉”一声,心神不稳的叶落雪肩膀上中了一剑。

“落雪,全心应敌!”杨启风小声说道,此等时刻,分心就是寻死。

“哒哒哒”一阵急促的马蹄声,三匹健马自官道转角处现身,徐则刚正准备去掀帘子的手又缩了回来,来人不知可是与这风雪剑夫妇一伙的。

“大胆狂徒,在我大宋境内,竟敢与靖安司为敌。徐大人莫慌,我等前来襄助。”来的三人正是孙宇一行。眼见风雪剑夫妇落于下风,这姓徐的又打算对周薇下手,自是不能再等了。

徐则刚一听,心中稍定,居然识得自己,看来准备在自己面前表现一番,交好自己。当先喊话之人一马当先,经过马车之后才抽出宝剑,直奔风雪剑夫妇而去。既然有人想巴结自己,徐则刚放下心,转身准备上马车,那个小可人还在等着自己掀帘子呢。

“呼”的一阵风声,徐则刚扭头,就看见一道棍影在自己眼前迅速放大,然后“嘭”的一声,就再也没有任何知觉了。

这一棍自是程镇北下的手,打完之后毫不停留,直奔战作一团的众人而去。紧随其后的张大虬下马给徐则刚又补了一刀,然后立于马车旁。这是孙宇交待好的,以风雪剑夫妇的战力,加上自己与程镇北,必然不会有事,张大虬就留下照看马车,防止狗急跳墙之辈,劫持马车。

本来险象环生的风雪剑夫妇,发现来人居然是帮助自己的,顿时精神一震,手中之剑又加快了几分。

因为没有长兵刃,孙宇下马步战,防止马匹受伤。至于老程,直接纵马一顿冲,长棍挥舞,打得靖安司众人抱头鼠窜,阵型全无。

一炷香的功夫,靖安司的十数名好手全部被杀,毕竟这四人都是当世最顶尖的好手。特别是程镇北,借助马力,招式大开大合,毫无花哨,打中不死也是重伤。

“多谢孙公子搭救”杨启风擦了擦剑身上的血迹,朝着孙宇行礼,不过夫妇二人都没有收剑入鞘的意思。不过萍水相逢,就帮自己等人杀了靖安司这么多人,不合常理。

“孙公子有话不妨明说。”叶落雪也洒脱,反正今天自己夫妇二人的命是他们救的,有些图谋也不碍事。

“那我就明说了,我是奉命来救人的,马车中人我要带走。”孙宇本就是为了就周薇,若是能够不发生冲突,把人带走是最好,若是起了冲突,恐怕一时半会走不了。

“不行,那关乎很多人的性命......”杨启风一听,此人果然是为了人质而来,自己等人千辛万苦,就是为了把人质带回剑州,岂能半途而废。

“风哥莫急,不知公子来历?既然我夫妇二人的性命乃公子所救,万事好商量。”叶落雪看了眼马车旁边的张大虬,也不是个好相与的,自己夫妇是带不走周薇了,不如与眼前之人商量一番,指不定能有所收获。

“家父乃已故鲁国公,此番乃是国主亲自下命。事关本人前程,无论如何也要带回去。若贵夫妇愿意放手,孙某不胜感激。”孙宇没想到这叶落雪居然如此爽快,倒也有些诧异。

“落雪,这......”杨启风大急,怎么就这么放手,剑州好些人还等着他们回去呢,这样空手而回,如何交代啊。

“风哥,事已至此,人我们肯定带不走了。”叶落雪小声解释道,既然带不走,何不跟这小公爷交个朋友,这可是真正的权贵。此番他若是把人带回去,立了大功,指不定以后剑州之事就得落在他身上了。杨启风稍一思量,倒也这个道理,既然带不走,不如交个朋友,当下夫妇二人收剑入鞘。

“此地不宜久留,咱们先换身衣服,咱们边走边聊。”孙宇大喜,收剑入鞘,那就是不用打架了。以风雪剑夫妇的名声,断做不出出尔反尔的事情。

“宇哥哥,真的是你吗?我是薇儿啊。”马车中的周薇,听见他们的谈话,掀起帘子看了看孙宇,果然有几分相似,赶忙出声问询。

“多年不见,不曾想薇儿妹妹依然记得孙某。”孙宇牵着马来到马车前,微笑看着周薇说道。

“哇......”周薇这些日子可是担惊受怕够了,冲下马车抱着孙宇就哭。

“宇哥哥,你可怎么才来啊,我好怕......”

“不怕不怕,从现在开始你就安全了,我带你回家。”孙宇没想到这丫头这么能哭,好不容易才安慰好,赶忙换了件外套。这路一时弄不好,马车又太慢,因此决定直接丢下马车,骑马赶路。靖安司那边留下来一匹,一匹拉马车的,风雪剑夫妇正好一人一匹。周薇说什么也不肯跟叶落雪共乘一匹,只能跟孙宇一起。

随着马匹奔跑,俩人紧紧靠在一起,薇儿有种从未有过的安心。

“宇哥哥,你的病好啦?后来我去找过你,你都不认得我了。”

“是的,我也是刚回来不久,之前的好些事情都不大记得清了。”

“你回来之后,怎么没去找我?记不得了吗?”想到孙宇可能都忘了自己,周薇有些落寞。

“之前是不大记得了,可是那天周太傅一说起你,我就想起来了,这不就自告奋勇来救你了?”说完孙宇就想抽自己一巴掌,这可是国主看中的人,自己应该跟她保持距离才是。

“真的吗?你不是因为国主的命令才来救我的。”周薇带着一脸少女的天真无暇,回眸看着孙宇,两人是如此之近,都能感觉到他的每一次呼吸。

“嗯嗯,是的。”被周薇盯着,孙宇一阵心跳加速,只能呐呐回答道。

“宇哥哥,你真好!”周薇得到满意的答案,更加开心,不自觉的又往后靠近了些。孙宇紧张的手心直冒汗,比面对凶猛的野兽还要紧张。

总算到渡口集市了,孙宇一行降低马速,朝着守卫走去。

“这位军爷有礼了,我等一行着急过江,不知可否给安排一艘大船?”孙宇下马,朝着领头军士行礼。

“等着吧,今儿个不一定走得了。”军士看了眼孙宇一行,这绝对是肥羊啊,怎么着也得刮点油水出来。和州这边渡口不比滁州扬州一带繁华,这些个军士也难得有油水,自是不肯轻易放过。

“军爷,我看中了一批货,急着回南边筹钱,还请军爷通融一二,给尽快安排个大船。”孙宇了然于心,不动声色递过去一个银锭,足有十两。

“好说好说,凭证都拿来验一验。”这收礼归收礼,该走的流程那是一个都不能少,军士挨个检验了一番,确实都是南唐之人,而且都是刚来大宋没几天,自是没什么问题。

“老张头,把你家那艘最大的船开过来,送这几位去南边,快点。”这几人倒是小船也行,可这五匹马占地颇大,非大船不可。

孙宇赶忙拱手道谢,领着众人登船。之前孙宇就检查过了,靖安司的那匹马可不是军马,并无特殊印记,想必是那人的私产。

直到船只离开渡口,孙宇才真的放下心来。

“孙公子,不知可否进来一叙?”叶落雪上前邀请,孙宇自无不可,随她一道进去。至于周薇,自有张大虬跟老程照看。

“孙公子,不知你可对我夫妻二人所作所为感到好奇?”杨启风邀请孙宇落座,开口问道。

“贤伉俪名满江湖,又归隐多年,今番做出此等事情,我确实不解。若是二位愿意如实相告,孙某洗耳恭听。”孙宇确实好奇,这对夫妇并非贪财之辈,要这么多钱有何用?况且绑架一个小女孩,有违侠义之道。

杨启风当下缓缓道来:剑州地处清源节度使、南越、忠义军节度使三方交汇之处。清源节度使名义上归于南唐,实际上自成一方势力,为了不让清源军节度使倒向南越国,南唐一直未在剑州驻军。忠义军节度使并不管辖剑州,南越跟大唐又摩擦不断,导致剑州无兵驻守却又处在四战之地。剑州有民近五万户,这三方势力自不会放弃这其中的利益。虽然都不会派兵抢占打破平衡,却各自支持地方势力,给自己捞取利益。由此导致剑州匪患横行,民不聊生,官府却根本无可奈何。最近两年,三任刺史死在任上,防御使之位一直空缺。整个诺大的南唐,竟然没人愿意去剑州为官,导致最近匪徒气焰更加嚣张。


     从中国共产党成立之日起,百年历程中 centenary goal.。高原产业兴 新村风貌新成人,既包括一般反应,也包括异常反应。19日,第44届世界遗产委员会会议“世界遗产保护管理能力建设——迈向未来的中非战役持续6个多月,共有24万群众参与支前,动用畜力5万多头,门板50万块……。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