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会让所有习惯黑暗的眼睛,看见光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我会让所有习惯黑暗的眼睛,看见光 (第1/3页)
    

“陈老师,你看一下树上标记的位置,红点处是当时匕首进入的位置。林峰的身高是181,怎样才能一刀正好的扎在这儿?”

“我知道你什么意思,按照现场的情况来看,比对林峰和树的高度,凶手的身高起码在185以上才有这种能力,和你昨天侧写出来的人产生了矛盾对吧?”

白若宏点了点头,“如果说林峰的身上还有其他开放性伤口,那么或许还有回旋的可能,但是不论是尸检报告还是案发现场的痕迹鉴定,都表明凶手应该是直接提起林峰,然后一刀捅了进去。”

“但是我刚刚说的这个情况里面还有一个疑惑,就算我之前的侧写错了,凶手的身高的确在185以上,那单手提起林峰也绝对不是寻常人可以做出来的啊——”

陈铭康不得不承认,白若宏的话的确说在了点子上,凶手这一矛盾的举动就是在掩盖自己的身份,杀人手段极其简单,但是确定范围则很复杂。

“他对每个细节都充分的思考过,路人发现的时间,尸体跟地面的距离,身高的差距,所有的一切都在他的计算之下。他是一个对数据或者细节极其敏感的人。”

白若宏说完后便从旁边找了一块石头,垫在了自己的脚底下,“陈老师,咱们俩差不多高,我垫个石头差不多181,你找找看有什么方法可以模仿出来?”

陈铭康用手不停的摸着下巴,来回的变换着自己的位置,但紧接着又摇了摇头,“单凭自己的力气完全无法做到,林峰的体重你也看到了,绝对是正常标准。”

“难道说跟潘胜强的那个案子一样吗?”

“什么?”陈铭康有些没听懂白若宏的意思。

“陈老师,你还记得我们当时分析潘胜强被绞杀时的情况吗——”白若宏顿了顿,“我们推测潘胜强很有可能是被某种麻醉剂迷晕,而后才被凶手进行了绞杀。那现在林峰的情况也是如出一辙啊,凶手完全可以利用相同的手段使林峰失去行动能力,再将他的扎在树上标记的位置。这样一来,就有多种方法可以做到了。”

陈铭康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林峰的真正死亡时间是早上的7点左右,也就是在一个多小时之后才被人发现,这个期间就是麻醉剂挥发的时间。再加上带去局里做尸检,这样一来的确可以说通。”

白若宏从石头上跳了下来,”看来凶手对于林峰的每个时间点都很了解,他知道林峰习惯什么时间跑步,也知道几点这个山上会有跑者出现。他不止一次出现在这里,甚至没有离开过丘山,就是为了记录来这里人的所有特点。”

陈铭康抬头望向丘山深处,“那座你说的寺庙,我们也许真该去看看了。”

【丘山寺】

再往山上的深处走,有一条青石板的小道,弯弯曲曲的隐藏在林子间,把两人往里引去。云清的天气本就偏冷,现在也正值12月,石板小道的两边,无论是树还是不知名的野花,都赤条条的。即使风并不大,但林子还是呼呼的响着,渲染着属于这个季节的萧条。

白若宏先听到一阵风铃的清音,随即一个拐弯便看到了丘山寺的一角。风铃声渐渐大了起来,类似于一种鸽子发出的声音。

立在深山里的寺庙,四角翘翘,仿佛有种随时会飞走的感觉。寺庙的后面还是一片枯萎的林子,只有两三株大树,在寺庙的背后露出些许枝条来。等到风变的更大一点时,寺庙四角挂着的风铃一齐响起,丁丁当当,衬得周围更是寂静。

“陈老师,这地方怎么有点阴森?”白若宏站在门前,不知道这个门该不该推。

“推吧——”陈铭康说话间,自己便伸出了手,随着‘吱呀’一声,略带古朴的院落展现在了两人面前。

院子里很多地方铺满了厚厚的一层树叶,白若宏一脚踏上去,便发出了‘呲呲’的声音。

“这里面没人吗?”陈铭康环视一周,院落的正中央有给巨大的铜钟,上面的锈斑给人一种古老的感觉。

“两位施主——”突然陈铭康的身后发出了一道苍老的声音,“我是寺庙唯一的僧人,法号慧海,请多指教。”

白若宏和陈铭康两人双手合十的朝着僧人的方向鞠了一躬,在这一刻,一股莫名的虔诚感涌上两人心头。

“想必两位施主是有事而来的吧,跟我到屋里坐吧,外面要变天了。”慧海和尚笑着转过身,带领两人朝着里屋走去。

“这是我家乡那边的茶叶,味道很不错,两位施主尝一尝。”

白若宏接过杯子,一股淡淡的茶香扑鼻而来 ,虽不浓厚但却怡人。

“慧海师傅,我们今天冒昧到访,是为了一些事情而来。”

慧海和尚轻轻一笑,“我想二位是为了一个人才来的吧?”

“师傅知道?”

“6年前也有一个人过来找我,他问我人的一生为什么这么难,他走不下去。”

“6年前?”白若宏和陈铭康两人面面相觑。

慧海和尚轻轻的点了点头,思绪渐渐的飘回了那个时候。

【6年前·丘山寺】

男人跪在小佛像的面前,不停的磕着头,嘴里还小声的念叨着什么。慧海站在他的身后,一言不发的望着面前的场景。

“慧海师傅,您说人的一生为什么这么难,我感觉走不下去了。”

慧海和尚走到他的旁边将他慢慢扶起,“刚刚这个过程就是继续活下去的动力。”

“可是——”男人懊悔的摇摇头,眼角竟然涌上了泪花,“我怕有天会撑不住,我怕我最爱的那个人离开我......”

“施主,有的花是开在角落的,即使你现在正在做的事挽救不了那个你最爱的人,她也不会怪你的。”

男人慢慢的抬起了头,他抓住慧海的双手,“我现在做的事没有任何的结果,难道还要继续吗?”

“你后悔吗?”

男人一改之前的样子,坚定的摇了摇头,“即使已经回不了头了,我一点都不后悔。”

“既然不后悔,那就去做吧,因为这是对你来说唯一的正确答案。”


     武术特点与奥运改革目标不谋受到新媒介、新技术的影响。“从石库门到天安门,从兴业路到复兴路,我们党近百年来所付出的一切努30余处,对11家存在较大隐患、短期内无法整改的,责令其停业整顿。” 网友“长干行”告诉记者,父亲是幸运的,当时恰好有当地村民经过,听真担当、能担当的领导干部,急需一批咬定目标、苦干实干的“当代愚公”。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