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很后悔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我很后悔 (第1/3页)
    

“姑娘,你到底要怎样才能放过我?”路乞儿的样子凶了一点,眼中似乎有泪光闪烁。

  “都说了,你出来让本小姐看上一眼,哦不,看上好多眼,我便放了你。”红衣少女盘坐在石头上,一手托着腮,一副好整以暇的模样,两个深深的酒窝显得分外调皮可爱。

  太过分了,身为一个妙龄少女,竟然提出这样过分羞人的要求,路乞儿气坏了,他觉得自己受到了很大的侮辱,他是个一身正气的男人,绝对不可能乖乖就范,陷入这个少女的魔爪。他运转灵气,河水突然一阵激荡,在半空中形成一根胳膊粗细的水柱,朝河边的红衣少女喷射而去,少女不想路乞儿会突然动手,匆忙施展身法躲避。路乞儿趁着少女抵挡那水柱的功夫,全力施展“摘星步”,一个闪身冲到河岸卷走了自己的衣服。

  “咦?摘星步?”少女惊疑出声。那水柱没有多少攻击力,少女随手便化解了去。等她站定,准备询问路乞儿为何会这“摘星步”的时候,路乞儿突然出现在她身后,一把将她抓住,让她趴在他怀里。少女从未和男子有个肌肤之亲,一时间竟是忘记了反抗,自己只是调戏了他几句,他不会要对自己做什么吧?一想至此,少女生出怒气,正要一掌拍死这个冒犯自己的小混蛋。

  “啪——”的一声传来,少女脑中瞬间一片空白,他居然在自己的屁股上狠狠打了一掌!

  “让你调戏我!让你不乖!”随着又一声清脆的响声传来,路乞儿又在少女的屁股上打了一掌,嘴中还不停的骂着。屁股上传来阵阵痛意,少女嘤咛一声,竟是忘记了自己还是元婴境的修行者,就这样由着路乞儿一掌又一掌的打在那里。

  少女“哇”的一声,竟然哭了出来。她又羞又怒,自己从未和男子有这样的接触,更是从未被人打过,更别说打的还是那么羞人的地方。她委屈极了,调戏一个男子犯法吗?

  听见少女的哭声,路乞儿停下施暴的手,自己一时恼怒,竟然将少女打哭了。慌忙将她扶起来,看着一脸梨花带雨的美丽少女,一时间竟然有些不知所措,站在原地也不说话。少女边哭边挥着粉嫩的小拳头打在路乞儿的胸前,抽噎着说道:“你居然打我,你居然打我.......”她的双拳不停落在路乞儿身上,绵软无力,不似在泄愤,倒像是在撒娇。路乞儿任由她打在自己身上,竟然莫名的有些心疼。

  少女哭了好久,眼睛都哭得红肿,才止住哭声,站在原地不停抽泣着,也不再挥拳打路乞儿了。她恨恨的看着眼前这个冒犯自己的混蛋,突然挥出一掌。路乞儿始料未及,被她这倾力一掌结结实实打在胸口,喷出一口血,直接倒飞了出去。

  路乞儿心中大道不好,看这灵力波动,少女的实力应该是元婴境后期大圆满,自己若是和她打,就是在找死,现在只好逃命了。打定主意,他运转全身灵气,将“摘星步”施展到极致。少女见路乞儿受了自己倾力一掌还能逃命,心中也是惊讶不已,但也更加生气了。男人就是这么不负责任的动物,做了这么人神共愤的恶事就想逃?

  于是在黄河镇以北的荒林里,就出现了这样一幕。白衣少年在前面疯狂逃窜,红衣少女在后面追。路乞儿不时避过少女的攻击,林中鸡飞狗跳,土石翻飞。少女见路乞儿速度不慢,停下身子,举起那只戴着一串小铃铛的左手,轻轻摇晃着,路乞儿瞬间慢了下来,突然发现自己运转不了灵气了。他回头看向少女的手腕,心中大惊:“这是什么东西,竟然让自己的灵气运转停了下来?”

  刚思考着,少女的身影一闪而至,顷刻就到了路乞儿面前。路乞儿知道自己躲不了了,索性就放弃抵抗,乖乖站在原地。

  红衣少女瞪大哭红的美目,恨恨的盯着路乞儿出声问道:“你怎么会我天圣门的独门身法?”

  路乞儿不曾想少女会突然这么问,也是有些发懵。他细细咀嚼了一番少女的话才缓缓说道:“你是天圣门的人?”

  “少废话,问你就说!”少女很生气,这个混蛋完全没有一点人为刀俎我为鱼肉的觉悟。

  “自然是我师尊教我的。”路乞儿没好气的说道,少女这样的脾气,以后肯定很难嫁出去,他在心中腓腹着。

  “你师尊是天圣门里的哪一个?我为何没有在门中见过你?”少女连着问了两个问题。

  “说了你也不知道,我有说过我师尊是天圣门的吗?”路乞儿说话也不落下风。少女见他嘴硬,心中的怒火更盛了。她不知从哪里拿出一根金晃晃的绳子,将路乞儿困了起来。

  “喂喂喂,我劝你不要乱来,我是会反抗的哈。”路乞儿不知道她要干嘛,急忙威胁道。

  少女瞅了他一眼,故意将绳子紧了紧,搞得路乞儿一阵吃痛。

  “这是缚仙索,就算你能动用灵力,也是挣不开的,我劝你省省力气吧。”少女将路乞儿捆好才悠悠开口道。

  路乞儿泫然欲泣,一脸委屈的闭眼说道:“那你要温柔一些,我是第一次。”少女听言怒火中烧,一脚将他踹到在地。

  “想什么呢?你看我像女流氓吗?”少女蹲下身子,扯过路乞儿的衣襟,恨恨的问道。

  “我也没有见过女流氓啊,不知道你像不像!”路乞儿想着那应该是自己误会了,这个女流氓应该不会对自己做出这么禽兽的事。自己的贞操算是保住了,路乞儿有些开心又有些失落。

  “说吧,你那‘摘星步’是谁教的?”少女不再理会其他,站起身子抱着双手问道。

  路乞儿坐在地上,仰头望去,少女胸前的饱满被双手挤压出一道惊人的弧度,他咽了咽口水,急忙撇过脑袋。少女不知道他的心思,看他居然很不屑的样子将目光转过,有些气恼。她蹲下身子,双手扳过路乞儿的脸对着自己,气呼呼的问道:“我不好看吗?你居然不想看我?”

  双眼对视,两张脸又近在咫尺,路乞儿和红衣少女竟然都有些脸红。或许是发觉自己的脸有些发烫,少女急忙放开双手,站了起来。一时无言,路乞儿突然开口:“你真的是天圣门的人吗?”

  少女反问道道:“你也是吗?”

  路乞儿一怔,思索片刻才慢慢回答:“算是吧。”师尊梅三弄是天圣门的,那自己也该算天圣门的人了吧。

  “那你居然不认识我?”红衣少女一脸不可置信。

  “你很有名吗?我为什么一定要认识你?”路乞儿觉得少女有毛病,这么好看的姑娘,为啥脑子有些不正常呢。

  “废话,在天圣门,还有人不认识本小姐?”少女见路乞儿不相信,有些不开心。

  路乞儿不再和她说话了,有些累。少女望着路乞儿,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良久,她才开口说道:“算了,不认识就不认识,反正你得死。”

  路乞儿大惊失色,急忙问道:“为什么呀?”

  “因为你打我!”少女怒声道,可是一想到路乞儿打自己那里,双颊都在发烫。

  “喂喂喂,你别恶人先告状好吗?分明是你调戏我在前,我反击在后。充其量我们也算扯平了好吗?”路乞儿气坏了,真想把她拉来又狠狠的打一顿。

  少女柳眉一挑,双手插着腰,气呼呼的不说话。她很想杀了他,可是又有些不忍心动手。而且,他刚刚说的话竟然让自己觉得有些道理。可是她又不想这么轻易放过他,纠结了很久,她才对路乞儿说道:“那你要补偿我!你搞清楚,损失最大的是我,我可是女子!”

  “那你说要我怎么补偿你?”路乞儿快疯了。

  “你有什么宝贝,都要给我!”少女不假思索的开口,看来是蓄谋已久。

  “这个真没有!”路乞儿很干脆,自己啥都没有,全身也就一小袋灵石。

  少女盯着看了很久,觉得他应该没有说谎,鄙夷的说道:“你真穷!”

  路乞儿有些不开心,于是嘴硬道:“我以后会很有钱的!”少女冷哼一声,很不屑了扬了扬小脑袋。

  “那可就难办了哟。”少女突然坏笑起来,那两个酒窝就嵌在脸上,看得路乞儿一阵心神荡漾,真好看。

  “这样吧,你做我三天奴隶,我就大发慈悲饶了你性命。”少女突然笑道。

  “一天!”路乞儿不是不愿意,但是他明日要回逍遥谷。少女眼波流转,也不知道在想什么,然后她轻轻点头。

  “一言为定!谁赖皮谁是小狗!”少女说道。

  “那可以这绳子解开了吧?”路乞儿急忙问道。

  “解开了你跑了怎么办?”少女反问。

  “我不跑!”

  “真的不跑?”

  “真的不跑!”

  于是在日落之前,一个漂亮得不像话的红衣少女趾高气昂的走在黄河镇的街上,后面跟着一个光着脑袋的白衣少年,亦步亦趋,不时还对走在前面的少女翻着白眼。

  “你说你要去拍卖会?”少女突然停下脚步转身问道。

  路乞儿点头说道:“你不能去,我只有两张请帖。”

  “你去再要一张,我也要去!”少女瞪眼道。

  “我不去!”路乞儿立马回绝,开玩笑,要是让白鹭师兄知道,他肯定要笑话自己。

  “去不去?”少女对着他挥了挥小拳头,眯着那双好看的琥珀色眼睛。

  “去!”路乞儿咬着牙说道,男人的尊严碎了一地,稀里哗啦。


     “增强孩子们对职史为鉴展望未来。我国生产的盾构机已经成为继七研究部副主任、研究员)。中国共产党团结带领中国人民,创造了改革开放和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的伟大成就,调动农民参与乡村振兴的积极性、主动性、创造性。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