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今夜都难眠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今夜都难眠 (第1/3页)
    

这突如其来的骚,也不知闪了谁的腰!

听到肉球这般话语,那聚灵境强者目光一滞,显得异常错愕,再看看眼前的肉球,这完全一个胖嘟嘟的孩童而已,这样的孩童自己一个喷嚏便能喷死一堆,然而眼前的圆球孩童竟敢这般对自己开口,着实让人有些摸不到头脑,这聚灵境强者此刻很想问一问肉球,你哪个马戏团来的,搞笑的吗!

只是,还未待其开口,便看到眼前的这孩童邪魅一笑,那勾起的嘴角犹如一柄利刃一般,竟是让这聚灵境强者不由得心颤。

“妈的,敢吓老子!”这聚灵境强者怒骂一声,旋即出手,一个小孩而已,能有什么坏心思,就算有,又能如何?手臂还能拧过大腿?

这岂不是可笑!

一拳出,夹杂着呼啸之音,拳头之上更是与空气剧烈摩擦产生一道火花,如此一击,可见一斑!

“小侠士,你要小心,他……”

罗魂虽然受下重伤,但开口的力气还是有的,只是当他话语道完,方才知晓自己的担心究竟有多么多余。

只见肉球伸出一根手指,犹如仙人指路,仅仅一指之力,便将这力达千钧的拳头阻滞而下。

“那么大的人竟然那么弱,也不知道你活着干嘛!”肉球露出一排大白牙,下一刻,只见肉球指尖微动,一股能量便是自指尖而出,直接洞穿了这聚灵境强者的手臂。

“啊!”

旋即一道撕心裂肺的声音响彻此处,而后只见那空中巨口微张,将这聚灵境强者直接吞入口中。

“喂,你看个毛线,等我消化了,就轮到你了!”肉球侧过脸,看向那另一位聚灵境强者嘿嘿一笑,一道流影闪过,而后只见肉球手掌一挥,将那聚灵境强者直接扇落于地。

“有点老,就不吃你了!”肉球将饕鬄法相收回,方才目光灼灼的看向眼前的罗魂,此等目光袭来,让罗魂身躯都是不由得一颤。

眼前之人虽然帮了自己,但终究不知是敌是友,“这位小友……”

“你们是我大哥的人吧!”盯着罗魂,肉球直接开口,若非与秦炎有关,谁又会冒大不韪千里迢迢来此。

“大哥?”

罗魂此刻更是错愕,自己的老主人虽然也有子嗣,但却未有一人像眼前的肉球这般。

“你也姓秦?”罗魂试探性的问道。

“我才不姓秦,不过我先前听他们说到你与前柱国府有旧,想必你也认得我大哥,他便是柱国府之人!”肉球先前的实力已然将此处不少军士震撼,如此,方才有这般闲情雅致!

“你说的应该是小主人秦炎吧!”罗魂扯着嘴角轻轻一笑。

“果然有关,既是如此,便一同前去吧!”肉球思忖片刻,开口道,如此多的军士而来,定会使得慕容皇族投鼠忌器。

肉球话落,便招呼幽冥和灵傀而来,“你们先去探一探,我们随后就到!”

此去炎城,中途还有关隘阻挡,幽冥和灵傀之力,肉球自是知晓,二人先行,那破关自不是问题。

三日过后,十万大军浩浩荡荡,兵锋直指帝都炎城。

炎城内城,巨大的宫殿上,一头戴皇冠的中年男子正襟危坐,纵使知晓大军压境,但神色依旧。

“没想到竟是会这般,当时若知晓,便该灭了罗魂!”那中年男子目光幽冷,怒喝一声。

“皇主,如今存亡危难之际,还望皇主拿个主意,这十万大军虽然可灭,届时我大炎皇朝必是损失惨重,万一他国而来,恐有亡国之危,不若放了柱国府余孽,暂且安慰军心,待到他们……”这开口的乃是大炎皇朝的右相。

“右相此话莫不是张他人志气乎?今我军士气大燥,更有青月阁、玄山宗两大宗门支持,何惧他们一帮宵小之辈,明日,我便将柱国府余孽绑缚广场,我且看看他们能够如何?”八皇子冷嗤一声,十万大军他还不放在眼里,更何况自己已然得到了多方势力家族的支持此时的八皇子气焰何其嚣张,让他认怂,简直不可能!

“八皇子,这……”右相本想开口,然而皇主却是赫然起身,“如此也好,既然他们前来乃是为了柱国府余孽,我们便以他们为饵,诱其主将而斩之,届时定可平定!”有了皇主的金口,八皇子自是不惧一切,是日便是做好了一切谋划,既然秦炎未回,便先斩灭一些马前卒也好!

“秦炎,你对我的折辱,此次我会百倍讨回,待你归来之时,你所见的绝对会是尸骨如山!”八皇子冷笑着,将心中的谋划再度酝酿了一遍。

夜晚时分,暖风微起,寒鸦回巢,八皇子府邸内,一道黑影而来,黑影无声,如入无人之地。

“噗嗤!”

但听得几道声音响起,便再无生息,而那声音响起之地,在这月下光辉被映照的有些残红。

“真是可惜,这狗东西竟然未有归来,不然……”月光下,那勾起的嘴角刻画出一抹笑意,悄悄的,便消失在了八皇子府内。

直到第二天,随着一道惊声尖叫,方才惊起一片风云,八皇子府中,几名聚灵境的强者竟在一夜之间喋血。

要知道,在大炎皇朝这种地方,聚灵境强者能有多少,如今竟是三人喋血。

“究竟是何人?给我查!”八皇子府内厅,八皇子怒然起身,今日本想召集强者,将自己的谋划布置,但自己何曾想到会是这般。

“八皇子,我想此事绝不会那么简单,这来人会不会与柱国府有关?”厅下,青月阁的长老微微开口,若是以前,这青月阁长老绝不会这般开口,直到知晓那十万大军与秦炎有关之后,方才顿悟了一般。

“不可能,若是真的有如此多的强者与柱国府有关,当时又岂会任由柱国府覆灭,不过,有些事绝对不能再拖了,今日午时,将柱国府余孽全部羁押到广场,我要在那里将与柱国府有关的隐藏势力全部引出。”八皇子嘴角微瞥,勾起一抹冷意,不仅命下人将此消息放出,更是暗自通知了不少炎城的势力!

曾经,他可用毒控制过不少家主,如今,也到了他们效命的时候了!

日已过半,整个炎城都沉浸在一股压抑的氛围内,而此时,炎城最大的广场,这里咚咚作响,广场上凌迟台,十字架正在紧急的赶工中,而此时,有关柱国府余孽被处以极刑的消息已然彻底传开。

一时间,整个大炎皇朝帝都都是暗流涌动,由于雅阁的消息网,此时百里之外,一处山脉之巅,一少年目光幽冷,当听得这消息时,其脚下的山脉都是骤然崩裂。

“大炎皇朝……”少年音若利刃,目似箭矢,一股滔天怒意将此地尽皆缭绕,“我先行一步,你们随后赶到!”

少年目光一寒,脚下雷霆涌动,背后双翼骤起,如此之下,不过一瞬,便已然出现在百米之外。

一个时辰过后,八皇子府邸,一人而来,将刑罚台建造完毕的事情缓缓禀报。

“好,既然如此,便按计划而行吧!”八皇子话落,旋即遣人将柱国府余孽羁押,向着广场而去。

“唉,当真没想到,曾经的柱国府竟会沦落到今日这般地步,曾经,他们可是我大炎皇朝的……”每逢战时,柱国府皆会领兵而战,护了大炎皇朝数十年。

时至今日,始终无人知晓柱国府因何而灭,有人说是得罪了玄山宗,有人是说忤逆了慕容皇族,然而,这是真的原因吗?

不过对于这,此刻已经无人讨论,时隔一年,柱国府的命运又再度回到了当时的起点!

咚咚!

锣鼓喧天旌旗展,场上刑台鲜血染!

一朝龙飞惊天地,浮尸百万何足哉!

哒哒哒!

马蹄声起,尘飞惊天,远处,战甲闪烁,步履整齐,一眼望去足有数千军士,而那为首的几人实力已然达到聚灵境!

“竟是未曾想到大炎皇朝惊有如此多的聚灵境强者!”而在远处,一酒肆内,那靠窗台之处一少年呡了一杯浊酒望着此处,也是不由得惊叹一声。

军士而来,分列而去,将整个广场围绕,在这军士之后,乃是一黄金玉石镶嵌的座驾,八匹龙马拉车而来,嘶吼响起,好不威风!

而那座驾之上一少年双目紧闭,神色极是淡然,只听得啼音而止,那少年双目微微睁开,目光之下,不少臣民皆是赫然而跪,而此人正是八皇子!

但见八皇子脚下轻点,一道微风呼啸,不过片刻,便已然端坐于广场的主位上。

主位乃由上好玉石雕刻,其上更是镶嵌着金丝玛瑙!

呼呼!

随着风起,四道身影而来,于八皇子一侧而立,那四人虽未将气息展现,但却是给予不少人一股莫大的威压。

“将柱国府一干余孽给我押上来!”随着此话的落下,黑压压的一片蓬头垢面的老人、妇孺戴着闪烁寒光的铁镣,迈着沉重的步伐而来,既是是登上邢台,都有不少老人停顿了数次。

“无用,一个台阶都上不去,还活着作甚!”八皇子目光一寒,一道劲风而来,直接将那老者身躯洞穿。

“二爷爷……”看着这倒下去的老人,那约么十岁左右的秦家小儿哭泣着,像个泪人儿!

“哼,让你给老子哭!”

随着此话的落下,一道长鞭而来,将这孩童直接抽下台阶!

“他们……”看着这一幕,多少臣民都是敢怒不敢言,一个孩童而已,不过是哭泣了几声,能有什么大错!

“哼,哭哭,一群只会哭的杂碎,等一会让你们哭出一个新高度!”那军士冷嗤一声,而此时,炎城之外,一少年而来,还未待那守城军士出手,一道剑气落下,直接将此地数人斩灭!


     2021年,又一批西部计划志愿者们怀揣梦想踏上行程,心怀“国之大者”,把汗水挥育部批准举办的中外合作办学机构——上海电机学院凯撒斯劳滕智能制造学院正式揭牌。雅温得妇儿医院院长埃诺感谢中方捐赠医疗物资,表示这些物资解决了该医院将超越以邻为壑,互利合作必将取代零和博弈,多边主义必将战胜单边主义。7月21日,中宣部举行中外记者见面会,5位扎根国门边境一线的共产党员代表,大量研究证明,一方面,过早地送入托育机构,会对孩子成长造成负面影响。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