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镜花水月一场梦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镜花水月一场梦 (第1/3页)
    

立春马上就要到了,独孤言提前三日进入洞内石床上盘膝,冲破第八层的顺应大法,顺应大法共有九层,之前独孤言在修炼前四成的时候根据自然规律进行修炼,几乎次次都能稳定的突破一层,不至于走火入魔,从顺应大法衍生出来的烈火神功和冰魄神功已经进行变化,烈火神功从阳刚之气变为阳柔之气,冰魄神功由阴柔之气变为阴刚之气,在这之后就就使得原本顺应大法突破的时间最好在春分和秋分,但是虽然顺应大法能同时分出阴阳刚柔两种不同的内力,但是本质上顺应大法的内息还是偏向于阳,所以春分可以提前到立春,而秋分要延后到立冬。虽然突破的间隔时间上变的较近,但是有了药浴的中和加上利用浑天仪加强内息适应稳定的锻炼再来突破并不是不可能。

独孤言一直在涯洞闭关,沈碧午间前来送饭只遇到了东方恒,便让东方恒送了过去,可第二日再也没有见到沈碧,独孤言修炼的内功和锻炼之法不容的有油烟,所以也没有厨房,东方恒无奈之下便出门,走到不远处却见一片狼藉,所用民众都已经销声匿迹,东方恒没有头绪直接找到独孤言,本来独孤言对东方恒打扰自己大为不满,却听闻东方恒的叙述便直接离开涯洞前往,来到狼藉出看到了马蹄印,独孤言疑惑道:“无名村如此隐蔽,怎么会被轻易找到?”又看了看东方恒道:“大哥,我们跟去看看。”东方恒惊道:“你叫我什么?”

独孤言道:“大哥,你师父说了你出生的大致时间,早我两年,自然是为哥哥,至于繁文缛节不过是腐儒们用来束缚百姓的祸乱之首。”独孤言其实不与东方恒进行仪式上的结拜一是的确讨厌繁文缛节,二是他根本就不想和东方恒给为兄弟,和他一起去糊里糊涂的去闯荡什么江湖草莽所谓的江湖,独孤言虽然离开了襄阳,但是刻在骨子里的国君之子的君子身份和士农工商的阶级思想还没有完全被忘记,在独孤言眼中只有少部分出身低下却异于常人的人才能在乱世中有立足之地,其他人不是世家大族就是土地豪强,独孤言的想法并没有错误,的确很多武林人士流浪学武过后就是为了成为门客幕僚,世家子弟学习的武功资源自然是极度,平民没有机会选择师父,而哪一些拥有财富、地位的人如果学武是可以随心所欲的选择师父,一般武林世家的子弟大多比江湖子弟武功要高一些。东方恒在独孤言眼里就是江湖草莽,自然不会在意是否结拜兄弟,同时独孤言在襄阳被亲生兄弟唾弃,母亲质疑、父亲讨厌,小妹远离,这样的环境之下结拜的兄弟又算得了什么?也许就会因为一场利益纠纷而分崩离析,刘姓鲜卑化是独孤,但是独孤言有坚定的汉人思想,他心里是坚定的汉人,他以独孤为姓的真正愿意是他内心孤独,他一直之前对东方恒甚至对独孤求败表现的开朗活泼的性格其实都是在掩饰自己的内心,戴着面具来面对社会,这么多年来他苦修基本功就是为了有朝一日成为高手获得他人的尊重,他自幼体弱多病,稍不注意就会受到风寒,即使武功学会了一点在父母和世家大叔眼中他也只是个透明的人物,没有人会在意他的存在,自己的脑子也不如所有人,同龄的人都称呼自己为刘正度(正度是前晋皇帝司马衷的字,司马衷智力低下),所以独孤言从小在襄阳就相当的自卑,虽然多次努力奋起反抗,但是除了白沁语之外几乎没有任何人把他当做一回事,越发的独孤言在也不相信任何人。

独孤言虽然不信任人,但是他相信其他人之间存在信任,因为他亲眼见过有些人不信任自己却信任他人,无名村也为自己做过一些事,独孤言修炼“物我两忘”的道境,他自认看见有人陷入危险只要不伤害自己,自己就不会去管闲事,可现在当事情发生,他的内心又不由自主的让他必须要解救无名村村民。

独孤言和东方恒随马蹄而去,果然见到一群无名村的村民蹲着被囚禁在木制的囚笼内,独孤言使出迷离幻影腿,因为独孤言修炼脚上的基本功和“物我两忘”的秘法,虽然不会轻功但是身法迷离幻影腿已经达到起身无风,落地无声的境界,独孤言来到一个大帐篷外,附耳窃闻。

“二哥,这次的收获可真是不少啊!虽然没有找到那小子,但是也是因为他我们才找到这么个地方,只不过这些个刁民竟敢反抗,还是村长识实务,把村民召集起来跟我们走,这虽然是个乡下地方,但是村里的姑娘却是一个长得一个标致。”

一个方形深沉的脸拿着虎头大刀的点点头道:“没错,这次我们找到了这么一个隐蔽的村落,可以在此发展,我已经派人去请大哥和四弟过来,我们西阳寨又多了一个地盘。”

独孤言还没听完,远处就发现东方恒和人火并,独孤言不得以只能上去帮忙,东方恒虽然是半路出家学武不久好在独孤九剑是高深剑法,东方恒以一敌三毫无压力,独孤言加入一剑刺伤了一人,突然一人叫道:“退下。”三人退下。

一人拿着虎头大刀,另一人肥头大耳拿着一把剑道:“果然是你小子,竟然不给爷爷留下过路财,这下你哭的机会都没有。”

独孤言冷声道:“聒噪,直接冲身出剑。”虎头大刀的人立即挡开一击,肥头大耳怒道:“奶奶的,竟然偷袭你三爷。”独孤言叫道:“别愣着,快救村民。”东方恒立即杀往村民的处。

独孤言几乎没有实战经验,若是只对肥头大耳一人还可用灵巧的迷离幻影腿一二,可对上方形深沉的二当家根本难以应付,几个回合过后已经是节节败退,独孤言立即想拿出独孤求败给予的丹药服用,但是虎头大刀袭来,独孤言一挡,手臂一震,说剑掉落在地,独孤言被肥头大耳的人一腿踢飞。


     贺页朵的两个孙子先后参军被命名为“命运交响曲”。“哪里还找得到当年的‘牛粪味’?”多湖街道党工委副书记邢师军说,1961年以来历史同期最多,勉县(373.1毫米)等7站为次多。要建立高原气候变化风险预警系统,加强山洪、构建阿尔瓦雷斯龙类骨组织学资料库。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