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戴家灭,戴沐白死》。

至少她不能换气.她毕竟不是鱼。段玉也不是鱼,游着游着,忽王大小姐看看邓定侯。邓定侯又喝了口酒,道:我们走吧

“砰!”

  火光闪耀,一缕青气冲天而逝。

  山坳?

  不,哪里还有什么山坳,一眼望不见尽头的皑皑雪山早已没了自己脚下的这处山坳。

  一处巨大的缺口突兀地出现在了众人的眼前,就像这座雪山缺失了一只脚一般颇为的滑稽。

  茫茫飞雪散尽,露出了那处缺口中的人影。

  此时的黑白不可谓不惨烈,浑身上下的衣物早已经变得破烂不堪,其上正是道道深可见骨的恐怖伤口。

  没有了那青色罩子的保护,此时的他像是一直孤独的狼只能独自舔舐伤疤。

  但他眼中的战意确实丝毫未减,就连身上的灵气也似乎在这一刻燃烧了起来。

  他的双手之上正握着一柄熟悉的长剑,其上火光炽盛,汩汩不断的火焰似乎想要烧尽这天,不知为何这柄巨剑虽是那相同的阵法所生,却是比之以往更大了几分。

  魂蝉面露怒容,下一刻便是怒吼道:“废物,强弩之末的丧家犬都收拾不了,我要你们还有何用?”

  他的目光始终盯着不远处的黑白,但没有任何手下会以为这句话不是对他们说的。

  于是他们看向黑白的目光就更加发狠了,接下来的一幕不用猜也知道,黑白将会被这些择人而噬的护卫撕成碎片,或许运气好的话还能留下一些东西。

  而他似乎也没有打算放弃,长剑横身在前,却是半步不退,因为他觉得在这最后的时刻有些东西还是可以去追求的…

  不消片刻,一团巨大的火球从天而降,滑坡天际的火球也同时撕破了这短暂的平静,不同的攻击接踵而至,严丝合缝间不见一点光亮,似乎真的已经插翅难逃了。

  “轰!”

  死亡的审判已然到达,混合着数十道术法的攻击迎面撞上了那柄火剑。

  但这火剑即使已经变大了不少,但又怎么可能挡得下这没有尽头般的攻势。

  先是一颗火球终于突破了火剑的阻挡,划过黑白的腹部,顿时,那里的衣物瞬间被烧毁,露出了里面焦黑的坚实肌肉。

  但他的身体却并非是武道修士那样的强悍,于是,他终于忍不住口中的甜意。

  “哇”的医生,一口鲜血吐了出来。

  但这却还只是个开始,因为那些近乎无尽的攻击终于突破了火剑的防御,一个又一个砸在了他的身上。

  “砰!”

  他重重地半跪了下来,身上那本就遍体鳞伤的伤口再次复发,将他染成了一个血人。

  不过那只握着火剑的手掌却是没有松开,依旧在苦苦支撑着。

  “啪嗒!”

  血滴在沿着他的身体各处滴落在这处他苦守着的地面之上,在身前那恐怖的的攻势之下,黑白身下的这片土地似乎显得格外的平静,因为这里有着他布置出来的众多阵法,可能土地都已经发生了质变吧。

  就在这片平静的一隅之地上,那滴落下来的血滴似乎并没有很快地融入土地,反而像是有生命一般地缓缓蠕动着。

  若是此时的黑白仔细看去一定能够发现,这些血滴竟是在沿着李天青送来的那阵法痕迹运动,渐渐填满了所有的阵线,甚至还有着奇异的微光发出。

  不过黑白却是没能注意到这些了,因为他在努力抵御着巨大的痛苦,他的意识哪里还有能奢求地分出一丝一毫。

  “叮!”

  脚下的那阵法终于全部被这鲜血贯通了,而这次饶是艰苦抵挡的黑白都听到了这声轻响。

  那是阵法成型的声音,他再熟悉不过了。

  他盯着脚下这已经无法掩饰的阵法,眼中闪过一抹疑惑。

  随后,像是大脑被刺激了一般,他想到了那个离开前还要坚持送给他这卷阵法的“朋友”?

  他好像在坚持着什么,随后他有些触动地低头看去,这一次他终于看清楚了这个阵法。

  他的眼中闪过一抹难以置信的疑惑,随后便是苦笑了一声,自嘲的声音从他的口中响起:“天青大哥啊,若是你想用这个方法救我还是算了吧,阴阳玄境的你吗,还不够啊。”

  “阴阳玄境的你怎么可能懂得奥义!”

  最后这一声似乎用尽了他所有的力气,像是在诉说着他的所有不甘。

  黑白的目光从脚下的阵法上移开了,他看向面前的那些想要他死去的嘴脸,似乎终于决定不在坚持了。

  不过脚下的阵图似乎还没有放弃,一个又一个的光点随之亮起,在黑白的身影站起冲去之前,它终于成型了。

  脚下的地面变了!

  一点黑色先是从那最初的光点处出现,随后便是填满了整个阵图的空间,也将黑白那欲要跨出的脚步留了下来。

  他目眦欲裂地盯着脚下黑色的地面,阵图不见了,而他那不敢置信的神色却是更浓了。

  随后他看也不看眼前再次涌来的攻势了,口中喃喃出声道:

  “诸天为乾,万界为坤,置若高玄,我即乾坤!”

  “诸天为乾,万界为坤,置若高玄,我即乾坤!”

  而在不远处那依稀可见的雪地之上,同样传来了这样一句古话,让人难以捉摸。

  … …

  “轰!”

  灵气攻击悍然而至,顿时像是没了阻挡一般转瞬间便是撕碎了这片空地。

  山坳间的豁口更大了,那里也终于没了那道苦苦支撑的身影。

  待到烟尘散去,魂蝉慢步走了过去,不过却并非有那消除大敌的快意神色,反而像是百思不得其解。

  他转过身,那些护卫刚刚消除大敌的畅然神色顿时没了,转而变成了严肃的神色。

  魂蝉平静开口道:“你们当时离得最近,可是有什么奇怪的感觉没有?”

  疑惑的样子不断出现,他们不懂自家少主为何会这样问,那个猖狂的小子不是已经被消灭了吗?

  不过还是有些人有着不同的感觉的,护卫中有一人跑向前来,俯身抱拳说道:“少主,属下有一些奇怪的感觉。”

  “哦?说来听听。”

  魂蝉眉间的疑虑消除了几分,他看着这个实力出众的手下平静问道。

  “属下感觉到在刚刚,自己的攻击好像没了阻挡,就像,那里的人好像放弃了最后的抵抗。”他抱起的双拳有些颤抖,似乎生怕自己说错了话而被惩罚。”李管事對孫宇的態度感覺很滿意,年輕卻不氣盛。

“不知考校些什么?韓王可有交代?還請李管事明示,在下必有所報。”孫宇有些懵,本來以為等著上任就行,沒想到還要考校一番。若是知道考校什么,自己也好準備一二。

“王爺說了,明日考校之人乃是文武重臣,具體考核他也不知。屆時他也在場,必會相助一二,無非是文武之道。另外王爺已經跟陛下說了,你幼年經歷坎坷,不通經義,想必這塊,不會為難與你。”李管事一聽孫宇的話音,就知道這趟沒白來,把自己知道的消息一股腦說了出來。

“多謝李管事,往后少不得叨擾,小小心意,還請務必笑納。”孫宇往袖口一摸,起身塞入李管事手中。

李管事也是見過大世面的,本想著謙讓一二,可這年輕人著實大手筆啊,就跑個腿兩句話的事情,就給了五枚金葉子,可以兌換五十兩紋銀。

“那就謝過小公爺,往后小公爺若有事,言語一聲即可。”李管事順手就將金葉子納入袖口,至于推辭,傻子才做,這可頂的上自己大半年的月俸了。

“李管事客氣,幸得王爺青睞,往后肯定得多走動走動,都是自家人,無須客氣。”孫宇覺得這錢花的值,韓王可是自己準備抱的大樹,若是與他身邊人交好,百利無一害。

孫宇親自送到門口,給足了面子,李管事樂呵呵的離去不提。

既是不重經義,那就沒什么怕的。話說這科舉之事,向來都是禮部負責,而既是讓重臣考校自己,那必然不會缺失了禮部,自己何不去禮部侍郎那里燒燒香。

“三刀,去找全叔準備一份文雅些的……算了,我自己去吧。”孫宇還是決定自己去庫房里面親自挑選一番。這禮肯定不能重,重的話那就難免落人口舌,輕的話又怕人家看不上。

……

“公子,到了”孫三刀拎著禮盒在前面探路,孫宇邊走邊逛。這禮部侍郎的府邸跟國公府肯定不好比,畢竟禮部比起吏部工部啥的油水衙門,收入就差了許多。

孫三刀上前敲門,不大會一老漢出來開門,孫三刀遞上名帖,老漢一看是貴客,那可耽誤不得,趕緊進去稟報。

“哎呀,賢侄今日怎地有暇來寒舍?趕快請進。”居然是侍郎大人親自來迎,這可是給足了面子啊。

“伯父客氣了,那天多虧伯父仗義直言。小侄家道敗落,身無長物,只好備些薄禮,聊表心意。”客廳中坐下,客套一番。

“賢侄客氣了,老夫本打算明日上朝,為賢侄美言一二……”孫侍郎一聽,頓時有些不悅,你魯國公府家大業大,什么叫身無長物啊,這不是埋汰人嗎?就你家那府邸,老夫再干二十年,那也是置不起的,更別提那些個鋪子田莊了。

“伯父請看,前些日子家中當鋪中有人當了一幅字,說是仿的前朝柳公權。本來當鋪是不愿意收這種贗品,但是掌柜的覺得這幅字還算不錯,就花了十兩銀子收了。那掌柜的懂個屁的書法,小侄懷疑他是跟人串通,貪墨了銀子。因此就送來給伯父掌掌眼,到底值不值十兩銀子。三刀……”孫宇說完一使眼色,孫三刀趕緊把書畫在桌子上展了開來。

老夫堂堂禮部侍郎,給你十兩銀子的贗品書畫掌眼?你他娘瘋了吧。孫侍郎聽孫宇說完,內心一頓好罵。奈何人家上了門,勉強看一眼吧,就是這一眼,再也挪不開了。

不要慌亂,不要慌亂!

孫侍郎內心不停嘀咕,小心翼翼的走上前,仔細看。

作為禮部侍郎,他還是有兩把刷子的,比起大多的鑒定師傅對于書畫都要更有見識。這筆跡、這風格、這墨、這印章……。完全沒有絲毫破綻,完完全全的真跡啊,真的有人把這個賣了十兩銀子?

“這幅字真的十兩銀子買來的?”孫侍郎覺得老天何其不公,自己一輩子都在揣摩字畫,怎么從來沒撿過這種大漏呢?這小子估計連字都沒練好,憑白得了一副真跡,還是前唐柳公權的,這人的運道差距也忒大了吧。

“唔,必是那掌柜的欺瞞與我,伯父放心,我回去就把他暴打一頓。敢在我眼皮底下偷吃,真的活的不耐煩了。”孫宇下意識的摩挲劍柄。

“別啊,賢侄,這幅字老朽也不太懂,但是百十兩銀子肯定值的。”一看孫宇那姿態,孫侍郎就想起那晚他暴走的狀態,趕緊出聲說道。不然那掌柜的未免太慘了,十兩銀子收一副真跡,還被暴打,還有沒有天理了。

“真的如此值錢?”孫宇神色一轉,笑瞇瞇的說道。

“最少值這么多,可惜老夫我對柳公權的書法不太懂,但看這氣勢,此人必是書法大家,老夫不及也。”孫侍郎對于眼前這幅字可是眼饞得很,自是不愿意說出真相,尋思著該怎么樣能拿下這幅字才是,留在這小子手里,那不是暴殄天物?

“伯父何必自謙,這幅字就讓與伯父如何?”眼看戲演的差不多了,該進入正題了。

“賢侄此言當真?老夫愿出……嗯,一百五十兩,如何?”孫侍郎本來想說一千兩,可是一想這也太多了,趕忙改口,怕引起對方警覺。

“伯父此言差矣,就送于伯父,分文不取。”孫宇上前收好字畫,直接遞了過去。

“這怎么可以……”孫侍郎趕忙謙辭,這小子剛為了十兩銀子,喊打喊殺的,怎么突然這么大方了,一百五十兩都不要了?再看看孫宇的神色,突然明了,這就是個老狐貍,自己被他的年紀給欺騙了。

“賢侄此來,可有什么別的事啊?”他這一番做戲,就是拐著彎送禮呢。禮下于人,必有所求。孫侍郎摩挲著字畫,心里掂量,只要不是太過難為,就幫襯一把。若是尋常的黃白之物,他孫某人也無所謂,可這柳公權的真跡,可真撓到他的癢處了。

“幸得韓王舉薦,明日午時,國主陛下將對小侄進行考核。聽說會邀請朝中大臣參與,還望伯父照拂一二。”孫宇一揖到底。

“原來是此事啊,非是伯父不幫忙啊,這考核之事,皆由國主定奪。老夫雖是禮部侍郎,按理這事我禮部當仁不讓,可國主隨性慣了……”孫侍郎倒是有些把握,可這萬一不成,如此大禮可就受之有愧了。

“只要伯父有此心即可,小侄不勝感激。小侄這些年東奔西走,四書五經頗為生疏……”這跟文人打交道,講究個點到即止。

“伯父收你此禮,自當有所回饋。老韓,去老夫書房,把我案頭的論語拿來。”孫侍郎對著門外侯著的老者吩咐道。

“賢侄,此書乃老夫珍愛之物,里面也有老夫的一些筆注。老夫對里仁篇最為鐘愛,就送給賢侄了,還望賢侄多讀圣賢書,日后好報效朝廷。”孫侍郎摩挲一番封面,將書遞給孫宇。孫宇自是雙手恭敬接過,放入胸前收好。

陽光明媚的晌午,車流量不是很多,嬰兒藍的馬王輕松地疾馳在寬闊的道路上,道路兩旁的建筑向后飛逝。

剛吃過午飯的緣故,路璇開得不快,不過這只是她認為的。

每小時100千米的速度,以辰表面上故作輕松,內心還是稍有不安,而且無疑,他們現在是超速行駛。

“錢不是萬能的,沒有錢是萬萬不能的,這句話說得一點沒錯。”以辰摸著填飽了的肚子,肉質鮮美的三文魚口齒留香,簡直是不可多得的美味。

“長久的富裕,對人是有影響的。多數偏腐蝕,窮奢極欲,衰靡費之態;少數偏塑造,雍容大度,盛富貴之風。”路璇單手握著方向盤。

以辰挺直腰版:“那我呢,偏哪一種?”

“你?”路璇瞅了他一眼,“哪種都不偏。”

“那就是短暫的富裕了。”

“暴發戶。”

以辰摘下墨鏡,神情錯愕:“暴發戶?我哪里像暴發戶了?”

“不是暴發戶,會你這樣?”

以辰一臉的匪夷所思,低頭審視自身:“我什么樣?”

“普普通通,比正常人還正常。”

“呃——墨爾本還挺不錯的,是個不錯的城市。”以辰果斷地轉移話題,再說下去,他又會被打擊得體無完膚了。

路璇輕輕地笑了笑,沒有說話。

“Toorak區,你了解嗎?聽說是墨爾本的富人區。”以辰舉目遠眺,古樸的歐式建筑透露著悠久的文化氣息。

“距離CBD僅有5公里,是墨爾本著名的高級住宅區。”路璇駕駛得很平穩,“在澳洲俚語中,Toorak tractor一詞,代表著高檔奢華的四輪驅動車。”

以辰回憶:“還記得我一位英語老師說過,來到澳洲你可能會因為俚語產生一種十幾年英語都白學了的錯覺,就好比Footy,居然是澳式橄欖球。”

“還有他們口中的Barbie,是BBQ。”

“燒烤文化都有所發展了。”

路璇撥動更符合人體工程學原理的換擋撥片,馬王發出一聲低沉的怒吼,輕而易舉地超過了行駛緩慢的梅賽德斯。

“快到了嗎?我記得不遠。”以辰說,他看過地圖,用餐的地方距離查里的家不遠,按照馬王的速度早該到了,但現在一個小時過去了,路璇依然沒有停車的意思。

“剛才不遠,現在遠了。”

“Burnside區!怎么跑這兒來了?”匆忙拿出手機打開地圖,以辰立時一驚。他們是從Lysterfield區出發,Lysterfield區位于Toorak區東南方向,大約30公里,而Burnside區則位于Toorak區西北方向,也是大約30公里,兩者所在的方向完全相反。換句話說,他們不僅過了Toorak區,還多走了一半的路!

“你不是約好的三點嗎?”路璇漫不經心地說,“現在才兩點半,領你逛逛。”

“……”

二十分鐘后,馬王原路返回,再次駛入Toorak區。

微微沉默,路璇說:“戰爭,很近了,來得悄無聲息。”

以辰仰著頭,低語道:“猝不及防的災難。”

左轉彎,馬王離開主道路,拐入天主教堂西邊的道路,換擋加速,向北開去。

雅拉河位于墨爾本南部,墨城基本上就是沿著河流興建的。

因為19世紀晚期和20世紀初期的重金屬排泄,導致雅拉河受到污染,河底重金屬沉積。

雖然有一定的污染,但因為墨城,雅拉河的夜景還是非常優美的。

毗鄰雅拉河的一座歐式莊園,半人高的鐵門早已打開,平坦的路面直通巨大的雕塑噴泉,兩旁是修剪整齊的綠植,宏偉的白色宮殿遠遠看去猶如一座小型城堡。

“你爸的這位朋友不簡單。”路璇開車進入莊園,沒有雄厚的財力是不可能在距離CBD僅5公里的Toorak區買下這么一座巨大的豪華莊園。

“我們……會不會來錯地方了?”以辰略有緊張,看著豎立在綠植中惟妙惟肖的石像。

“地址在你那里你問我?”

以辰連忙確認一遍:“是這個地址沒錯。”

“人你總應該認識吧?”

“不認識。”以辰如實地搖了搖頭,“不過我爸說他認得我。”

在侍者的指揮下,車停在了噴泉前。

兩人下了車,一個老年人迎了上來,身后還跟了四個棕色服飾的女傭。

老年人穿著筆挺的西裝和锃亮的皮鞋,雖然一頭白發,但卻神采奕奕:“兩位好,我叫伊羅,是這里的管家。”

“你好,伊羅先生,我叫以辰,來找查里叔叔。”以辰說。

“查里先生在后園,兩位請跟我來。”說完,伊羅轉身朝著宏偉的宮殿走去。

捋了一下額前的細發,路璇將鑰匙交給黑白服飾的侍者,和以辰跟上管家的腳步,侍者則將車開向莊園的停車場。

路璇和以辰并肩走著,米灰色馬尾在腦后輕微地搖晃:“這兒的主人怎么樣?”

“不知道。”以辰笑笑,“不過我爸說人挺好的。”

“什么都是你爸說。”

“我感覺也還好。企業高管博客;企業產品博客;領袖博客;知識庫博客等等。

任平生對每一項內容都做了詳細說明,在他的描述中,《華興博客》簡直好的不能再好了。在個人層面可以自由表達和出版,你可以完成知識的過濾和積累,在網絡上達成深度交流和溝通,甚至還能做營銷賺錢。最后是一個大大的標題點出:《華興博客永遠是共享與分享精神的體現》!

文章一出就被《華興新聞》轉載到了首頁,瞬間引發全網熱議,無數人注冊了華興會員,并開通了博客嘗試。

近30萬“護旗手”得知“旗主”開通了博客,紛紛興奮的開通了自己的,并轉了載任平生的文章。這是他們首次可以在自己偶像的文章下留言,激動之情難以表達。

“哇,真是不敢相信,我竟是第一個!求旗主給個回復!”

“我主威武!”

“旗主我愛你!”

“前排!”

“太霸氣了!‘旗主’一個操作直接把《天下》的熱搜擠出了前三。”

“《天下》開機的熱度怎么能跟我主比?話說為何旗主不發孟崢嶸與《華興芭莎》的文章?”

“這還用說嘛?我們是在自降溫度,沒辦法熱度太高了!”

“一方面吧,難道你們不知道孟崢嶸和洛靖文都開通博客了嗎?上面可是分享了文章的。”

“速度竟然這么快?我一會兒去關注一下,我覺得過段時間,《華興博客》一定會成為名人們的集中地,在這里追星可太方便了。”

“能不方便嗎?論壇都是一群粉絲在互動,博客直接拉近了自己與偶像的距離,優勢太明顯了,還能寫文章賺錢呢!”

“話說我怎么感覺旗主比‘詢度’還牛逼?這才過去多久,華興就成了網絡傳媒的龍頭,詢度貼吧還沒等捂熱,結果博客一出,瞬間要被干翻的樣子。”

“不能這么比較,詢度主推搜索引擎,技術上沒得說。旗主是另辟蹊徑,將互聯網玩出花了,他是在傳媒基礎上延伸出一片新天地。”

“是啊,看看文章多點題。‘華興博客永遠是共享與分享精神的體現’,太帥了!”

“我都要忘記他演員的身份了,這成績在企業家里也足夠耀眼奪目。”

“哇,我真的好喜歡博客這個產品,以后可以在上面分享美食方面的知識,做一個這方面的博主。”

“我也是,我也是,剛剛我分享了一篇音樂評論,被十幾個人轉載呢,瞬間成就感爆棚,終于有人贊同我了。”

“我主果然什么都走在最前面,不愧是‘先鋒派的執旗手’,現在拉著整個娛樂圈向前走呢!”

“娛樂圈?我看是拉著整個社會在向前走,就說《華興博客》這一項,得改變多少人的生活方式?”

“是啊,我敢肯定,馬上就會有很多明星、企業家、社會精英加入博客大軍,到時候那會是怎樣的盛世光景呀!”

“我主太了不起了,沒事多分享點日常吧,我們都太期待了!”

任平生隨意翻了翻,見博客下的留言超過了上千條,他選擇性的回復了幾條,瞬間引起了不小的轟動。

“哇,旗主竟然回復我了,淚流滿面!”

“我主回復我了,我今天要去抽獎。”

“感謝旗主回復,祝事事順心,身體健康,我們永遠支持你!”

任平生合上電腦,看向一旁的洛靖文,“那邊都準備好了?”

洛靖文笑著說:“都好了,蘇婷顯然是想討好你,專門找來了法蘭國頂級攝影師為你拍照。造型師雖是港島人,卻也國際知名。”

“有工作熱情是好事,她精力充沛,工作越多,反而能安心做事,否則又該想東想西了。我剛剛一直在留意博客的動向,照這樣的進度,很快會形成趨勢性增長,如嫣姐那邊怕是要忙壞了。”

“她現在就忙的腳不沾地了,博客本是照你的要求設計的,可你的這篇文章一發,受震動的何止是網友和媒體?連《華興傳媒》的高層都很吃驚,他們也沒想到博客還能玩出這么多花樣。讓你細細一說,直接成了劃時代產品,紛紛表示想聽你講課呢!”

任平生笑著擺擺手,“講課就算了,我說的這些,網友們琢磨一段時間都可以總結出來。先讓他們應付眼前的用戶量激增,等年會的時候再與他們做個討論吧。”

洛靖文點點頭,“那我們先出發,別讓攝影師等久了。”

“嗯,咱們走吧!”

任平生這一個星期并沒有閑著,他接受了3家媒體專訪,上了九月份《音樂愛好者》雜志的封面,還分別去了港島與魔都,配合“鳳舞出版社”舉辦的《陸小鳳傳奇》簽售會。

簽售會不但能拉近偶像與粉絲的距離,還是一種很重要的宣傳方式。對于這類活動任平生并不排斥,粉絲們買了典藏版的書,那就是真的喜歡,這時候滿足他們的小小愿望,是再正常不過的事。

上個月的版稅7200萬在9月17日便準時打到了賬戶上,任平生也沒想到,經過首月大賣后的《陸小鳳傳奇》仍有這樣的恐怖銷量。他這兩個月,光版稅就為他凈賺一億五千八百萬,這在前世幾乎是想都不敢想的。任平生回憶這一路走來的經歷,不禁感慨,沒有盜版的華國,簡直就是作家們的天堂。

”苏樱又将他身子扳了过来,跺,下次就未必有这么好的运气了牺牲算是最幸运的事,有时候还子:我后面的院子里,就有信鸽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戴家灭,戴沐白死》。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江湖广闻录

一桶布丁

江湖广闻录

骑马上虚空

江湖广闻录

天机佬夏天

江湖广闻录

绚烂如花

江湖广闻录

香霖军

江湖广闻录

蓝幽若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