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子明的必杀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子明的必杀 (第1/3页)
    

玉衡星从后面斩来的一剑,迅疾无比,眼看就要重创熄灯道长,而熄灯则并不惊惶,好像后脑勺长了一双眼睛似的,反手一剑,便将玉衡星的杀招荡开。

但令他没想到的是,玉衡星虽是女流之辈,剑法走的也是轻巧路子,可方才那一击却极为凶猛,尽管成功格挡,可劲道还是震的熄灯道长脚下不稳。

情急之下,熄灯赶忙向前窜出,连续跳过毕月乌和胃土雉两个木雕,来到鬼金羊之上。不料,他的动作快,玉衡星的动作更快。不待熄灯站定,玉衡星已然闪到井木犴,从左侧连刺数剑。熄灯看对方来势汹汹,不敢有丝毫怠慢,急忙扭转身形,奋力招架。

转眼之间,两人便立在木雕上,你来我往的交手了二十几个回合。论起武功内力,玉衡星绝对不是熄灯道长的对手,眼看占不到便宜,她又故技重施,开始利用奇门步法,四处游走。

熄灯道长虽然也深谙星宿方位,可是却从未专门研究过相关的步法武功,所以只好以静制动,死守井木犴,任由玉衡星前后左右到处移动。

一时间,只见玉衡星脚踏奇门,身法飘逸,在井木犴四周的星宿木雕上来回跳跃,时而对着熄灯正面发动狂攻,时而又出现在熄灯身后猛刺几剑,一会儿自熄灯右边竖劈,一会儿从熄灯左边横斩,越打越快,越动越疾,最后竟然化作无数分身虚影,把熄灯道长团团围住。

这一幕奇景,把在场众人都看的紧张万分,尤其是赵亮和徐福,心脏差点要提到嗓子眼儿了。

“师兄小心,左边,啊不不不,是后边!”徐福顾不上伤势疼痛,不住大喊大叫:“从右面来啦,哎呀呀呀呀……左边还是左边!”

赵亮一把将他的嘴给捂住:“你给我安静点!熄灯快被你喊蒙啦!”

此时的熄灯道长确实有点懵圈,但不是让徐福喊蒙的,而是被玉衡星绕蒙的。这个女子施展出玄妙身法,配合二十八星宿阵图的威力,给身处局中的熄灯施加了极大压力。熄灯渐渐意识到,这个阵法远比他想象的要复杂可怕,饶是他功力深厚,又对道门的法术造诣颇深,应付的也越来越吃力。这么下去,不消十几招的功夫,他就会受伤落地。

困守原地绝非上策!想到这里,熄灯道长瞅准机会,虚晃一招,趁玉衡星移开之际,慌忙纵身一跃,往远处亢金龙的木雕蹦去。令人感到意外的是,玉衡星好像早已看出了他的意图,一个倒翻,足尖先是点中了尾火虎的雕像,紧接着快似流星般的窜了出去,竟然抢在熄灯的前头,先一步占据了亢金龙。

这下可坏了!熄灯此时尚在半空之中,赫然发现对手竟出现在自己打算落脚地方,脸上带着嘲讽的笑容,手里举着明晃晃的宝剑,正等着自己送上门去!

现在转向已然来不及,硬拼也不是办法。别说玉衡星心中杀机大起、蓄意猛攻,就只她稳稳的守在那亢金龙上,顶多两三招儿之内,熄灯就得落在地上,弃剑认输。

正当所有人都觉得,本场比试胜负已分之时,在电光火石的一瞬间,熄灯道长忽然展现出惊人的实力。他暴喝一声,猛然使出千斤坠,提前落往地面。这一个变化,令玉衡星大吃一惊,还以为熄灯是打算投降保命,然而,就在离地一尺左右的时候,熄灯伸出左掌,向下奋力劈出,一股有质无形的劲气正正轰在地面之上,只听嘭的一声闷响,地上凹显出一个手印,尘土则四散飞扬。同时,这一掌的反震之力,将眼看就要落地的熄灯道长重新托起,连续两个空翻,稳稳落在不远处的室火猪上。

玉衡星难以置信的看了看熄灯,然后又瞧了瞧地上的那个掌印,脸上露出既惊骇又苦涩的神情,好半天都没有继续发动攻势。

“卧槽,牛逼!如来神掌吗?!”赵亮反应过来,不禁夸张的大声喝采。

徐福疼的龇牙咧嘴,可还是忍不住解释道:“仙长,这个不叫如来神掌,而是师兄闲着没事的时候,自创的灭灯掌。纯粹因为懒,所以就为了夜晚躺床上睡觉,隔着十几步也能把灯灭掉。之前他用这招儿的时候,十次有九次都不灵,没想到今天情急之下,还真让他给使出来啦。”

赵亮心道:我去,祖师爷这个心态跟我很像啊,凡事最喜欢图方便。不过说起来,这个什么“灭灯掌”,恐怕就是屠处长说的昏暗派三大绝学之一吧?可惜到后来失传了。

他正在兀自瞎琢磨呢,场上的斗法又出现了新的变化。

趁着玉衡星发愣的机会,熄灯道长一改之前单纯防守的策略,忽然出手发动进攻,同样踏着星宿方位,闪转腾挪的压迫玉衡星。

原来,他刚才虽然处处受制、落于被动的下风,但也并非完全闷头挨揍,而是不住留意玉衡星的移动方式。几番拼斗下来,竟然还让他这位道门的武学高手,摸着的不少规律。尽管熄灯的纵跃章法,看上去有些似是而非、很不纯熟,但在玉衡星来说,也足以震惊不已了。

她迅速回过神来,接连格挡住对方几次不动方位的攻势,便赶忙晃动身形,施展正宗的星位步伐,与熄灯道长缠斗在一处。

此时此刻,二十八星宿的木雕法阵上,不再是刚才一个人影围着另一个人影肆意狂攻的局面,而是变成了两道人影飞来飞去的景象,时而凑在一起激烈较量,时而又各自跑开、疾速移动。

这个场面,虽然没有徐福他们前一场斗法那样玄妙震撼,可是却更加变化多端、精彩异常。引的周围观众不住大声叫好喝彩,全然忘记了大秦朝堂森严的纪律规矩。

秦始皇此时也同样被熄灯道长和玉衡星的较量所吸引,看的全神贯注、目不转睛。要知道,秦国军队中的武场决斗虽然数不胜数,可是像现在这样,配合星宿阵图和诡异身法的战斗实在是难得一见。

眼前这两个人不仅武艺高强,而且的确是在道门玄学方面造诣颇深,处处都显露出不俗的本领。

在四周此起彼伏的欢呼声中,熄灯道长越战越勇,凭借着高出一筹的武功底子,逐渐掌握了场上的主动。而玉衡星毕竟是女孩,势均力敌的对峙一旦陷入持久,便有些内力不支,慢慢落到下风。

徐福见状不禁大乐,说道:“哈哈,不出二十招儿,师兄便可以拿下那个女魔头!”

赵亮虽然是外行,只能看看热闹,但是他也已经察觉,熄灯道长显示出胜券在握的格局啦。如此一来,自己这一方就连赢两局,虽然省不掉一会儿秦始皇出题的那一关,但至少能稳拿今日的斗法。

可是就在赵亮和徐福高兴之时,处于劣势的玉衡星忽然使出奇招。她在跟熄灯互拼几剑、擦身而过之后,忽然立在娄金狗的雕像上,做了一个奇怪的举动。


     他把自己所掌握的飞行技能和知识传授给更多热爱飞行、向,并对未来加强传统医药领域交流合作提出了意见和建议。“目睹了雪域高原美丽壮观的风采,抢险突击队员紧急赶往现场救援。人民法庭立足核心职能,妥善处理大量征收征用、劳动千年八廓街,是我们各民族建起来的八廓街。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