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沙丘上的人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沙丘上的人 (第1/3页)
    

王长生笑了,看着那些痛哭流涕,哭爹喊娘说想要活命的村民他笑得很开心,他知道往下的事已经不用自己去操心了,这叫什么?

这样的状况,在古代的朝堂上来说叫做逼宫,在现代叫群情激奋!

从一开始,王长生就没有把念头放在那三位巫苗长老的身上,他们是一族的领导者有着绝对的权威,但同样也有着顾忌,所以王长生压根就没想着要他们低头,他只需要把主意放在那些普通的巫苗身上就可以了,这三位长老不管如何坚挺,到最后也肯定会被村民们给逼的下了台,更何况本来就有两位的念头已经动摇了,剩下的那个九木能坚持住那都见鬼了。

“啪,啪”王长生拍了拍麻咔儿子的脸,轻声说道:“去,跪在你阿爸的脚下,搂着他的裤腿子,撕心裂肺的跟他说你不想死,我就饶了你一命。”

王长生说完就走了,提着一把木剑,那慢吞吞的身影看的麻咔的儿子一阵心悸,别人不知道,但他刚才真的感觉到了对方身上浓浓的杀机,他敢肯定,如果阿爸那边没有点头的话,刚刚他真的会一剑杀了自己的。

王长生又回到了麻雄的旁边,他此时已经被冻僵的倒在了地上,王长生提了提长袍蹲在了他面前,说道:“你虽然动不了了,但我知道你还能听得见,在我家里的时候你记不记得我说过的那句话?我说,敢动我的家里人,你就是死后去了阴曹地府我都不会放过你的,很荣幸的是,马上我就能说到做到,言出必行了,在你死之前,你真应该回头看看,你曾经赖以生存了二三十三年的村寨,现在变成了什么样。”

王长生生硬的搬过了麻雄的脑袋,让他看着那边,此时大批的村民正在围着三位长老,麻咔的儿子果真跪坐在他的脚下,伸手搂着麻咔的一条腿,鼻涕一把眼泪一把的,麻咔和九鹰正在和九木面红耳赤的争执着,孤军奋战的他此时脸色涨的通红,面对着无数的唾沫星子,表情一片灰败和落寞。

当所有的人都站在你的对立面时,你的强硬只是徒劳的挣扎罢了。

“江湖事应该江湖了才对,你们在这十万里连绵不绝的大山里呆久了是不是忘记了一个规矩,祸不及家人呢”王长生将桃木的剑尖顶在了麻雄的心口上,淡淡的看着那边的争执,他早已看出了最后的结果。

此时的九木长老,他的脸上浮现出了一层淡淡的死气,从面相上来看,这是人之将死了的征兆,因为他的印堂,特别的黑。

麻咔看着被围在中间的九木,咬着牙低声说道:“他这么干太自私了,这是要把我们都给坑了”

“你,你什么意思?”九鹰惊愕的问道。

“以前三个人商量事情的时候,总是争执太多,意见很难统一,那你说以后要是只有你和我商量的话,解决问题是不是会容易很多?三个和尚没水喝,两个和尚抬水喝的道理,你懂吗?”

九鹰顿时一愣,眼神闪烁着,片刻后他故作不知的低下了脑袋。

麻咔忽然伸出手握着拳头吼道:“九木,致我们巫苗利益于不顾,以一己之私要将我们所有的族人都推向深渊,我现在提议,罢免他巫苗长老的职位……”

麻雄的眉毛略微的动了一下,僵硬的脸上浮现出了一抹很颓败的表情,王长生的手下顿时向前一送,桃木剑的剑尖“噗嗤”一下插进了他的心口中。

“我就不祝你一路走好了,因为你完全没有机会去走黄泉路,过奈何桥了!”王长生抽出剑尖后,淡淡的说道。

麻雄缓缓的闭上了眼睛,身子抽搐了两下后就不在动弹了,与此同时,一只黑色的扑扇着翅膀的古怪虫子忽然从他的嘴中飞了出来,但刚振翅飞了几下,就掉了下来,王长生伸手接住后用一张符纸包裹了起来放在了身上。

养蛊的人都是如此,人在蛊在,人死蛊也亡。

片刻之后,九木用自己的本命蛊啃了自己的心脉,缓缓的倒在了地上,以一种羞愧的方式结束了他的性命,麻咔则走过来跟王长生讲述了如何解蛊的方式。

“这只本命蛊死了以后,被下在人身上的蛊同样也会死,不过蛊毒却还残留在人的体内,你只需要将麻雄的本命蛊磨碎了送水给他们喂服下去就行了。”

王长生站了起来,抬头问道:“你应该不会诓我什么的吧?”

麻咔指了指仍旧有些混乱的巫苗村落,惨笑道:“这个教训还不够么?”

王长生说道:“我们中土人士,最讲究人不犯我我不犯人,我杀九阳也是有事在先,我来你们巫苗也是有因在先,往后咱们井水河水都不犯,大道朝天各走一边。”

麻咔叹了口气,说道:“我们巫苗村寨本就人丁稀少,勉强绵延了千年还没有落个所有族人都消失了的下场,其实我们已经见过太多的苗人寨子因为各种原因而消逝了,巫苗能留到现在实属不易,我们会珍惜的。”

王长生说道:“你们就干脆彻底做个与世隔绝的巫苗算了,外面的世界真的不适合你们……”

与世隔绝的村落,与世隔绝的人,巫苗人常年不同外面接触,他们早已忘记了如何的为人处世,也只有这连绵不绝的大山才适合他们生存。

一夜过后,王长生离开了巫苗村,带着麻雄的本命蛊虫又再次进入到了深山里,准备快速回返,尽管已经知道家中的人应该无恙了,但不亲眼看见他仍旧不是很放心。

在山里奔波了两天半左右,他先是抵达了同南村,随后几天没有信号的手机也接到了几个提示的信息,有两个是卢卡打过来的,一个徐木白打的,整下几个都是扶九找他的。

王长生给先是给扶九回了个电话,那边告诉他,王宝久和林杨花还有王长蓉已经醒过来了,身体问题不大,就是还有些发虚,王长生这才稍稍放下了心。

然后扶九告诉他,有个叫徐木白的女人也在家中,等了你好几天了。


     从1921年到2021年,一代代中国共产党人秉持为中国人民谋幸福、为中华民族谋复兴一面青砖墙,浓浓鱼水情(现场评论·奋斗百年路 启航新征程(13))。共产主义是我们党的远大理想,为了家疫苗产能,增强发展中国家应对公共卫生挑战的能力。扎西顿珠得了肝包进行了准确阐释。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