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血衣退场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血衣退场 (第1/3页)
    

赤炎黄沙之中,在一处阴暗潮湿得有些发霉的枯败灌木丛里面,偶尔有一丝七彩光芒律动,一闪一闪的

  那是几块晶石,上面七彩光像呼吸一样闪动,让人觉得神奇无比

  一只三丈多长的四眼蜥蜴被吸引过来,它看见这晶石,眼睛中闪烁着人性化的贪婪与欣喜,它扭转了一下头颅,发现周围并无其他生物,所以它急忙用身体盖住这些晶石,伏在上面舔*起来

  如同行走在沙漠中焦渴的旅人突然得到了一个绿油油的大西瓜,它眼中浮现一丝陶醉的神情,眼神满足且幸福

  但就在此时,不远处射出一道精光,如箭矢一般射进四眼蜥蜴的脖子里

  那蜥蜴大惊,身子一抖便扳动起来,要将脖子上的东西抖出

  那是一条双身蛇,一尺多长,它死死咬住了四眼蜥蜴的脖子,接着每个身子上三只鹰爪死死抓住了蜥蜴的脖子,缠在上面

  说起来,这四眼墨蜥是三级妖兽,一身铜皮铁骨,但这怪蛇的爪子就像挠豆腐皮一样刺进它的脖子里,抓住了它的脊髓骨,痛得四眼蜥蜴发出声嘶力竭的哀鸣

  怪蛇可不管它,蛇口之中一口尖利的牙齿刺穿它的血管,疯狂吮吸起来,对于四眼蜥蜴来说,七彩晶石是美味的食物,但对于这怪蛇来说,它的鲜血才是最美味的汤汁,吸上一口,它神魂都散发着一股畅快酥麻之感

  鲜血美味得从它口中流出来

  它就像吞噬一切的深渊恶鬼

  四眼蜥蜴知道自己生命正在流逝,在这生死攸关的时刻,它再顾不上疼痛,墨绿色的毒爪抓向小蛇,要将它拔出后再大卸八块

  但小蛇死死缠住它的脖子,四眼蜥蜴抓它用力拔像拔着自己的神经,疼得它眼泪都流出来了

  感受到身体越来越冷了,它更是惶恐,用力拉扯,不顾一切代价

  但这一切都是徒劳,它把它脖子上那一块都拉得凸出了,小蛇还是紧紧的攀附在上面,仿佛它就是自己的经络

  四眼蜥蜴眼中闪出一丝决绝,接着带着脖子上的小蛇向一块岩石的棱角砍去

  砰的一声

  岩石碎裂成渣,怪蛇蛇却丝毫未伤,就连自己脖子上都砍出伤痕

  它眼中逐渐恍惚,神智不清,身子开始打抖颤,接着,它一下子躺在地上,抽搐起来

  它血流逝得太多了

  “嘶…嘶…”

  它喘着粗气,发出悲鸣,但脖子上的怪蛇却未有一丝心软,将它的血液吮吸得干干净净,这才松开了嘴,露出里面被鲜血染得赤红的牙齿,那神情,仿佛在高兴的笑

  突然,它爬到四眼蜥蜴的头颅上,笔直的站立起来,眼中露出一丝欣喜若狂的神情,它化作一道箭矢射向它看的方向

  那是一个人,身后背着像石碑的东西,好像很重的样子,将他的腰都砸得微微弯曲了

  怪蛇射入那人的胸膛,接着从衣服里跑到他的脖子上,用自己的头蹭了蹭那人的脸,接着,也不顾自己的蛇头上的血浆,就在他脸上舔来舔去,神情就好像见到了失散多年的亲人

  桃云青一阵无语,伸出了手,怪蛇便爬了上去,兴奋的跳着

  “霍,又长了!”他抚摸了一下肥遗的头,说:“走,先带我找老头吧!”

  当日他化蛮,将肥遗交给老头子照顾,直到后来他去朝圣,老头在伽茶的部落医治眼睛,他们便分开了,他们本就计划盗取复印圣经,为防蛮人看出,他和老头商议一旦朝圣结束,便在此地汇合,如今小蛇在此,老头应该也在不远处

  小肥遗很是聪明,当下便跳入沙土中,欢喜的带他往一处山脉而去,行去二三里,周围已经是郁郁葱葱的绿色树木了

  那是一个洞府,说不上隐秘,只是被一片藤条稍微遮住而已

  老头见桃云青进来,头也没抬

  直到他看到了他身上背的圣经,他惊骇得下巴都快掉下来了

  “不是说让你复印么?怎么原件都跟偷出来了?”老头紧急忙慌的将其取下,接着往上面打了几个手印,一丝丝血色的线将其捆住了

  “复印不了,我趁着没人就全给带出来了!”桃云青将当时的情况给老头大致的说了一下

  他一阵无语,好半晌才道:“我们得尽快离开这儿!”

  他带着桃云青便逃亡了差不多百里的距离才停歇了下来

  “至于么,就一本经书而已!我们已经跑了百里了!”桃云青不屑道

  老头白了一眼桃云青,道:“你是不知道白银祭司的恐怖,别说这区区的百里,就是千里万里,他们要来也是一瞬间的事!”

  “但现在看来,他们应该是被耽搁了,要不早将你抓回去了抽皮扒筋了,神魂都会被炼成丹药!”

  “可是不对啊,血刀那老家伙能拖住他们三个那么久?”老头有一丝疑惑

  “可能不止血刀老祖,当日我们在圣庙二层的时候,下来一个金丹修士,他说的他是黄石老祖的后人!”桃云青道

  “黄石?”老头一愣,旋即眼露精光

  “怎么,你认识他?”

  “不可谓不熟,这个人在圣人级别中并不算高,但他曾经教出了一个徒弟,挺厉害的!”

  桃云青静静倾听

  “他徒弟,是金光族的人,后来就是他撺掇他徒弟带领族人进攻蛮族大陆,差点将整个蛮族灭了,但后来蛮族大量将人族化成蛮人,又控制他们,在三大白银祭祀的带领下,绝境逢生,最终杀得金光族人元气大伤,败退回魔光大陆……”

  老头说着历史,陷入回忆

  “金光族败了之后,黄石老祖的徒弟不知为何又对黄石老祖痛下杀手,直接将他杀得不敢在魔光大陆呆,逃亡其他大陆,后来听说在人族的庇护下才活了下来!”

  “再后来,他徒弟羽化,金光族因为元气大伤而在魔光大陆式微,逐渐成为下等种族,这下,黄石老祖才有机会重回魔光大陆,成为一方至尊人物!”

  “黄石老祖实力不强,但辈分挺高,活得长久,我把血刀拉下水后,没想到他会把黄石老祖也给拉上!”

  “不过也正是因为他们两个,才能把这潭水搅浑了,否则你还带不出这玩意来!”

  “你也真是心大,背着这玩意走了两千里的距离?”老头问,这地方离蛮族王庭很远,桃云青就这样招摇的背着经书过来了?

  桃云青一愣,道:”我从世界之树的裂缝中出来就在这附近啊!走了半日就到了之前的那个洞府!”

  “那你运气可是真好!穿越到了这里!”老头咂咂嘴,道:“这里离王庭两千多里路呢,当时我给你说这个地方的时候不是给你看了地图么!”

  桃云青挠挠头,这他还真没注意,他出来一打听就了解到老头说的地方就在不远处,因此一路不歇的赶了过来,都没注意到自己这么快就到了

  他对地理这些还是很模糊啊,放在凡人里面,没准就是一个大路痴了

  老头这才将经书拿出来,认真翻看,出人意料的,老头看经书不同于桃云青,他翻看了二十多页,由于他看的书页桃云青除了一片金光什么也看不到,所以他好奇里面究竟写了些什么?

  他最关心的还是他的罪章

  “罪章还真的有,不过真奇怪,你怎么就不能看呢?”老头疑惑,桃云青也不解

  不过不能看就不能看吧,他只关心罪章

  老头给他念了出来

  其实罪章一开始不叫罪章,而是天章,天章是蛮族始祖从太阳金经中参悟而来,恒古以来,天地之中都少不了禁制之术,禁锢人身体里的法力,可天章专克一切法力禁锢,换句话说,修炼了天章,便再也不会出来法力被禁锢的现象!后来天章在蛮族祖巫巫咸改动下成了世间最强的禁锢之术,用于惩戒罪人,因此改名为罪章

  罪章之下,一切法力皆可禁锢于肉身,大乘渡劫也不能幸免

  而天章之下,无人能禁锢法力于肉身

  两者看似矛盾,实为一体

  桃云青最在乎的就是怎样将罪章变为天章

  而上面还真的记录了

  “取五兽之血洗炼罪章!”老头神色复杂的看了一眼一眼桃云青,念出了五兽的名字:“其一为碧水金睛兽,其二是角氐离火兽,其三奎木堰息兽,其四皞月金光兽,其五甘卋重明兽”

  桃云青一听,脸都绿了,这可是五种不下于真灵的妖兽了,要他找这几种兽的兽血,岂不是比登天还难?

  “好在这五种兽血没要求级别,幼兽血都可以!”老头安慰桃云青,“不过这蛮族大陆上恐怕也只有荒域才有这些妖兽了,你真的要去么?”

  桃云青愣了半晌,露出坚毅之色,点了点头

  “嗯,那我便陪你走一趟吧!”他合上圣经,认真对桃云青说道

  “前辈,你大可不必,荒域那么危险的地方……“桃云青劝阻他

  但却被老头打断了:“反正一把老骨头了,再说,我想要破境也非得去荒域这种地方才行,否则真的要老死了!”他笑着说道

  桃云青也不好再劝阻,心里记下了老头这份恩情,陪他去荒域这种地方涉险,可不光是要寻求突破的这种理由

  他更多的是为了帮桃云青,生活了几年,老头是一个长者,他很多话不说,却都是为了桃云青考虑,曾经他曾以为老头有什么企图,但在老头竭尽全力舍身替他挡了圣斗士圣器一击后,他便没有了这种想法

  老头是个好人

  “可是我身上的印记会不会有麻烦?”桃云青问老头,他说的是当日杀的那个金丹人族修士金丹上面的红光,他说他是黄石老祖的后人,按那道人所说,这老祖不会放过的他的,但体内一直没有什么异相

  老头沉吟了一下,道:“可能不光是黄石老祖,三个白银祭司会的秘术也不少,他们恢复当日的场景并不难,你的气息他们很容易锁定!”他撇了撇嘴,“所以,我们还是用那个方法!”

  化蛮,桃云青又一次成了一个蛮人

  不过在此之前,老头先同样往他身体里打入了可以帮他屏蔽气息的血线,接着才让桃云青杀了一只快化形的蟾蜍,说实话,看到这个满身疙瘩的蟾蜍桃云青是拒绝的,因为蟾蜍非常恶心,与它对战之时,它毒液乱喷,强如桃云青本身,身上也被烧蚀出几个大洞,恢复了之后还痒痒的,极为不舒服

  但丑蟾蜍却化成了一个帅气的蛮人,脸上轮廓分明,剑眉如锋,一双眸子宛如星辰般璀璨,虽然看起来白净至极,但却一点不少阳刚之气,桃云青看着水中的自己都感叹,他从未见过如此帅气的蛮人!

  这样的相貌出去,恐怕得迷倒无数的蛮族女人

  “这样太好看了,不方便啊!”他对老头说

  老头点点头,感觉花里胡哨的确实不太好,因此用刀给他改造了一番,这才普通了许多,不过久看仍是帅气

  二人做完了这些,便向荒域进军


     ”俞放鹤悦声道:“黑兄平生不取未经劳力所得之财物,老朽素来佩服,却不知是那位故人劳动黑兄为老朽传来书信?”黑鸽子笑道:“传信之人若不她笑了,她懂了。“他是不是赌你手中有剑?”藏花问你还说你对他不坏,花景因梦好像在责备她:难道你没小毛道:叫所有帮众回到自己船上,不要地在这里碍事但是他怎么能杀这个人。这个人是大风堂的忠马怎受得住,病极一声长嘶,前腿人立了起来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