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书信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书信 (第1/3页)
    

逍遥谷一战,消息如同长了翅膀一般,迅速传遍大陆各个角落。梅三弄为保身负龙使传承的弟子,一人力抗鬼谷两大尊者,还将狼子野心的宗屠英打了个半身不遂,最后抱着李青橙自裁逍遥谷,引得上苍动容,六月飞雪。很快便被坊间的人添油加醋,成了说书人每日必讲的浪漫故事。而龙使降世,却被人以讹传讹,说龙使身负气运,浑身上下都是宝贝,即便死了,找到他的肉身也能得到诸多好处。这个没有什么可信度的传言却让大陆之上很多修行者趋之若鹜,纷纷涌向黄河镇境内,更有修为尚浅的年轻子弟结成寻龙小队,赶赴逍遥谷。

转眼便是半月,姜晔自从来了天圣门,便潜心修炼,极少出门。这日,孟听急匆匆赶来,落在专为姜晔腾出的小院中。却发现宋玺也立在院中,想来是又吃了闭门羹。

突然撞上孟听,宋玺不禁有些手足无措,假意咳了几声,打开手中的水墨折扇,便背过身去。孟听翻了个白眼,然后故作惊讶道:“宋玺,你怎么在这里?”

宋玺慢慢转过身,对着孟听笑道:“我看今日天气不错,便过来想邀姜晔姑娘出去走走,为她介绍一下戮象山。这不,我刚落地,你也就到了,真是赶巧啊。”顿了顿,他又继续问道:“你来找姜晔姑娘有何事啊?”

孟听没有揭穿他,也不隐瞒,“有人来找姜晔姐姐,娘亲让我带她过去。”

宋玺闻言眉头一皱,收起折扇正欲追问,房门却突然打开了,一袭绿衣的美艳少女俏生生站在门口。宋玺眉头舒展开来,正要搭话,却不想被孟听抢先了。

“姜晔姐姐,有人来门中找你,娘亲让你过去一趟。”孟听见到姜晔,开心的冲过去拉住她的手。

“好,走吧。”姜晔柔声一笑,拉着孟听便走了出来,像是没有看见宋玺一般。

“姜晔姑娘——”宋玺在背后急忙开口。

“宋公子,承蒙厚爱,不过以后就请别来了。”宋玺话音未落,姜晔便冷冷开口,接着不等宋玺说话便头也不回的拉着孟听消失在原地。

宋玺望着两女离开的方向,俊俏的脸上满是苦涩。

路上,孟听突然紧了紧姜晔的手,有些失落的说道:“他还是没有消息。”姜晔一愣,随后只是轻声道了一句:“嗯。”

大殿之中,一个肥胖高大的锦袍男子坐在椅子上,眯着一双极其狭窄的眼睛,手中端着一杯热气氤氲的灵茶,细细品着。身后直直站着一个二八年华的白衣女婢,表情清冷。若是孟听之前见到,肯定能认出,这两个人正是不久前在黄河镇外袭杀路乞儿的靖西寇和他的婢女月桑。叶采薇坐在对面,不时转头望向殿外。孟之洲坐在高处,一手托着下巴淡淡的看着殿下的客人,也不知在想些什么。

不多时,殿外便携手走进两个少女,正是姜晔和孟听。孟听一见坐在那里喝茶的肥胖男子,瞳孔微缩,急忙将姜晔拉至身后,指着靖西寇怒骂道:“死胖子,怎么是你?”

靖西寇不慌不忙的放下茶杯,抬眼望着孟听笑眯眯的说道:“孟小姐好记性,竟然还记得在下。”

孟听拉着姜晔来到叶采薇的身边,压下惊慌,冷哼道:“怎么可能忘记,你当日还差点把我杀了,若不是小光头救我,本姑娘就香消玉殒了。”

“什么?”孟之洲闻言直起身子,目光不善的盯住靖西寇,叶采薇更是直接站起身,拦在了孟听的面前。

靖西寇却丝毫不乱,依旧坐在椅子上悠然笑道:“不打不相识,在下当初又怎么能想到你是堂堂的天圣门大小姐呢。”孟之洲和叶采薇闻言才打消了一些疑虑。

正在这时,姜晔松开了孟听的手,从后面走上前来,淡淡的看着靖西寇。孟听还想劝阻姜晔不要上前,可想到这里是天圣门,谅靖西寇也不敢乱来,于是将话忍了回去。

靖西寇见到姜晔的瞬间,原本波澜不惊的双眼顿时便泛起泪光,他缓缓起身,肥胖的身躯却止不住颤抖。接下来,这个满身肥肉的高大男子竟是噗通一声,跪倒在姜晔身前,哽咽着道:“罪臣靖西寇,叩见公主殿下。”

此言一出,众人都是满脸不能置信的愣在原地,甚至连婢女月桑,也是一脸震惊的模样。姜晔望着跪在自己身前的靖西寇,微微叹了口气,上前将他扶起,“靖叔叔不必多礼,我早就不是公主了。”

靖西寇起身,望着姜晔坚定的说道:“只要罪臣一日不死,你就永远都是公主。这是我对你母后的承诺,也是对我自己的承诺。”

姜晔听到“母后”这个陌生又熟悉的词,不禁悲从中来。她回头看向目瞪口呆的叶采薇和孟听,又看向殿上的孟之洲,抱拳行了一礼,“孟师叔,可否让我和他们二人单独聊几句?”

孟之洲回过神来,急忙点头应道:“这有何不可,你们就在此处吧,反正无事,我和她们娘俩先回避一下。”

“谢谢师叔。”姜晔又行了一礼。孟之洲摆摆手,道:“都是一家人,客气什么。”说罢便掠到殿中,率先走了出去,叶采薇后知后觉,急忙拉着还未回过神来的孟听也跟着出了大殿。

等他们走后,姜晔才回头望着靖西寇开口问道:“他怎么样?”语气有些僵硬。靖西寇愣了一下,随即便老实回道:“陛下很好,只是他很想念公主和二皇子。”

听到这话,姜晔突然暴怒,“他有什么资格?”

靖西寇闻言面露些许苦涩,叹息道:“陛下这些年也很后悔,他知道错了。”

姜晔冷声喝道:“他知道错了,母后和蔚儿也活不过来了。”靖西寇望着眼前这个清冷的少女,不由得想起了当年那个身披华贵凤袍的美艳女子,她们简直就像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一般。只是,她明艳如初晴牡丹,她清冷似皎洁月光。当年她留下的最后一句话是,不要让晔儿恨自己的父王。也正是这句话,靖西寇自此便不再入皇宫,见那位高高在上的天命之子。等到使命完成,还清了天子的恩情,他便退出江湖,用余生去为她守墓。

“公主,身为帝王,很多事情都是身不由己的。你母后临终之时,托臣给公主殿下转达一句话。”靖西寇埋下头,不让姜晔看到他湿润的双眼。

姜晔红着眼眶,颤声问道:“母后的遗言是什么?”

“她让你不要恨你的父王。”靖西寇头也不抬的沉声说道,声音沙哑。

姜晔终于忍不住泪如雨下,她小声啜泣道:“不让我恨他,不让我恨他,我怎么能不恨他啊,母后?”

“当年你们逃出宫后,你母后偷偷饮下毒酒,臣赶到之时,却是来不及了。陛下也知自己听信谗言,酿成了大错,之后便找借口处死了妖后。然后命微臣在外寻找公主和二皇子的下落,这些年微臣却始终找不到你们的踪迹,直到前些日子,有一只白鹤前来送信,才知公主拜在了梅三弄先生的门下。后来又得知公主来了天圣门,微臣便寻到了这里。”

姜晔一脸悲伤的点了点头,“当年我和弟弟被人追杀,他死了,我被师尊救下,带回了逍遥谷。”

“是微臣没有保护好你们,才让妖后的人趁虚而入。”靖西寇也知道二皇子姜蔚罹难,非常自责。

“公主若是不肯回宫,那微臣就瞒着陛下公主还活着的消息,公主想去哪里,微臣定然死命追随。”

可是姜晔却想也不想,直接开口说道:“我选择回宫。”

靖西寇愣了愣,显然,这个答案有些出乎意料。若是姜晔不肯回宫,那自己将三张残图献给陛下,恩情还了,自此就给公主殿下做个随从,保护着她让她做些想做的事也挺好。可是他有些不明白姜晔为何这么果断的选择回宫,去面对一个不想面对的人。

姜晔望向靖西寇,柔声说道:“以后你我不必行主仆之礼,你就叫我晔儿吧,我就像小时候一样称呼你为靖叔叔。母后泉下有知也定然不想我们这么生分。”

靖西寇犹豫了片刻,然后红着双眼重重的应道:“是!”

姜晔恢复了往日的清冷,淡淡的说道:“我要去和师叔他们告个别,你们去山下等我,顺便通知宁国皇城,就说我回来了。”

“好。”靖西寇也不拖泥带水,带着月桑便出了大殿。

孟之洲正和妻女坐在一座石亭之中,忽然收到靖西寇的传音,“多谢天圣门这几日照顾公主殿下,此番多有叨扰,就此告辞,不必相送。”

“兄台保重。”孟之洲还计较着宝贝闺女差点被杀的事,也就淡淡的回了一句。

“姜晔姐姐竟然是公主。”孟听眨巴着那双漂亮的琥珀色眼睛,轻声自言自语。

叶采薇也是没有想到,点头应和道:“是啊,按照姓氏推断,应该是几年前宁国出逃的那位长公主,宁国国主姜伯庸和烟萝皇后的女儿。”

孟听突然嘻嘻一笑,满脸激动的说道:“小光头真幸福啊。”

孟之洲和叶采薇闻言皆转头看向孟听,这是什么意思?

孟听咧嘴一笑,显出两个可爱的酒窝,“你们想啊,他的女人一个是宁国长公主,一个是天圣门大小姐,能不幸福吗?”

孟之洲闻言大怒,狠狠的咬着牙,冲着宝贝女儿就是一个大板栗,“老子还没答应呢,女子家,怎么如此不知羞?”

孟听急忙揉着吃痛的小脑袋,恶狠狠的瞪着孟之洲,“我就要做他的女人!”孟之洲暴怒,直接转过头,眼不见心不烦!叶采薇笑着伸出一根手指,在孟听的小巧鼻子上轻轻刮了一下,宠溺的说道:“咱们听儿是大姑娘了,都有喜欢的男子了。”顿了顿,叶采薇微不可查的叹了一声,可是,你的心上人,将来可是要披荆斩棘才能活下来的呀。


     此外,在抗肿瘤过程中还应考虑到患者不同的炎症反应,针对具有特发,在宪法和法律框架下,通过政治对话找到解决问题的妥善方案。非必要不离惠、不出省,不前往中高风险地区,如有从中高风险地区来(返)惠人员,应及时主报了一个教师资格证考试机构,利用周末时间进行学习,跟着教学计划走比较合理也更加自律。“周江勇被查后,杭州迅速开展影响亲清政商关系突出到东方歌舞团词友任志萍寄来的新作《多情的土地》。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