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强行带走!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强行带走! (第1/3页)
    

黑色的粉末状物体,带有刺激性气味,摸起来有些粗糙……

这些特征,的确和煤有些相似!

陈立被这个发现吓了一跳。

原煤!

最便于使用的能源!

如果地洞里头真的有原煤的话,那对部落的发展而言,这就是一次意义极其重大的发现!

在人类的进步与发展过程中,能源起到的作用是很大很大的。

而在自然界的天然能源之中,煤又是门槛最低的一种,只要把原煤之中携带的杂质清洗掉,就可以直接使用。

哪怕是在科技落后的原始社会,没有任何高端的设备和工具,也可以轻松的把煤当成燃料!

“小湾,你这次可能要立大功了。”陈立带着几分喜意说道。

小湾此时双腿剧痛,眉头紧锁,闻言不解道:“大王,你在说什么?什么大功?”

“这个后面再解释,先把你的伤处理好再说。”陈立道。

不管地洞里的东西是不是原煤,它都跑不掉。

眼下当务之急,还是先缓解小湾身上的痛苦。

水源离得不远,不到一分钟就到了。

陈立轻轻将小湾放在水边,掬起两捧水,给她清洗毛茸茸的腿。

水很清凉,在这个余热未消的初秋季节显得十分凉爽。

小湾腿上的伤口周围,鲜血已经开始凝固。

随着清水的洗礼,一些血痂伴着黑色的粉末纷纷流走,顺着她的小腿落到地上。

陈立看了看,见那些粉末没有随水溶解,而是变得更加细碎,堆积在了小湾脚下。

顿时更加笃定那就是煤粉。

清洗好伤口,他道了声:“涂药可能有点疼,你忍一忍。”

而后便拿出止血膏,均匀的给小湾涂在了伤口上。

后者全程没有吭声,紧咬着嘴唇,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陈立。

棕褐色的瞳仁里头,倒映出陈立认真的脸。

神色略有些复杂。

少顷,止血膏全部涂完。

小湾松开嘴唇,呼了口气,道:“大王的药好神奇,我感觉最先涂到的地方已经不那么疼了。”紧绷的神经放松了许多。

“嗯,这药质量是很好,对外伤有奇效。”陈立点了点头。

但眉头并未舒展,语气一转,又道:“不过你摔伤的筋骨恐怕就有点难办了。我先帮你看看有没有骨折,如果没有的话还好,若是有的话……”

后面的话他没有说下去。

骨折对于原始人而言是一种极其难治的伤,一旦发生,有很大概率会导致下半辈子瘫痪,无法像正常人一样活动!

“好。”小湾没有多说什么,放松了身体,给陈立检查。

她知道自己伤得不轻,连站都站不起来。

不过她相信这点小伤,伟大的人类之王一定可以帮她治好的!

“你就地躺着。”陈立吩咐一声。

把小湾轻轻放倒在地上。

而后一个关节一个关节的给她检查起来。

事实上,陈立的医学知识并不丰富,甚至可以说很匮乏。

在这种情况下,他所能做的就只有一点一点的去尝试和判断。

当然,值得庆幸的是小湾的大小腿骨骼都没有出现断裂的痕迹。

估计和她的体重较轻、体质较好有关。虽然摔得很重,但凭借强韧的身体素质,硬生生撑了过来。

“脚踝疼不疼?”陈立捏了捏小湾的左脚脚踝问道。

小湾点点头:“有点。”

只是有点疼,还没肿胀错位,那就是普通筋骨损伤了。

“这只脚呢?”陈立又捏了捏她的右脚。

小湾再次点头:“也有一点。”

“膝盖怎么样?”

“嘶~大王轻点,这里好疼~”

一碰到膝关节,小湾就发出了痛呼声。

“膝盖凸起肿胀,应该是脱臼了。你忍一下,我给你按回去。”

陈立看懂了几分要素,略一用力,在小湾还没反应过来之前,就把错位的关节给她压了回去。

这一下可把小湾疼得冷汗直冒,下意识就一脚踢了出去,险些把陈立踢到水里去。

“呃,大王,我不是故意的……”

她连忙道歉。

陈立无所谓的摆摆手,继续下一个关节的检查。

“这里怎么样?”

“这里没事,不严重……”

“那这里呢?”

“嗯……有点疼。”

“表面上没什么痕迹,应该是骨膜损伤,回去休养一段时间会好起来的。”

“好……”

“再看看大腿,嗯……这个地方疼不疼?”

“还……还行。”

“这儿呢?”

“疼~”

“八成是韧带挤压损伤了……我给你推拿一下。”

“嗯……好。”

小水潭边上,两人一个位置一个位置的检查过去,贴得很近。

大大和虎牙等人站在不远处看着,本来都很担心的表情,随着时间的流逝,渐渐变得暧昧起来。

“喂,虎牙,大王这是在给小湾姐治伤吗?治个伤怎么还摸摸搓搓起来了?”大大小声问道。

虎牙挠了挠头,“我也不知道,看大王认真的样子,应该没别的意思吧。”

“可是他摸的地方,是……”

“……”

几个人低声议论着。

本就和陈立有着“绯闻”的小湾,在这次治伤的过程中,愈发巩固了自己的地位!

半个小时之后,陈立总算给小湾检查完了。

她的伤比预想中的要轻很多,没有出现不可逆转的眼中骨骼损伤。

虽然双腿和腰胯位置的骨膜、韧带、关节,出现了多处的损伤,导致她连站立起来都做不到。

但这种损伤都是可自愈的,只要多休息,服用一些舒筋活血的药汤,要不了一个月就能恢复如初了。

陈立身上有一瓶打开了的云南白药。

里头有一粒红色小药丸,是能吊命的好东西。虽然不能治愈小湾的摔伤,但可以稳住她的元气,好处多多。

他自然毫不客气的取出来让小湾吞了下去。

“行了,我们回去吧。”

搞定了小湾的伤,陈立招来熊大,将她抱到熊大背上。

特意叮嘱熊大走路平稳一点,别蹦蹦跳跳,然后便带着众人启程返回部落。

小湾下半身彻底不能动,只能老老实实的趴在宽厚的熊背上。

她歪着脑袋,侧着脸看向陈立,脸上有些红晕。

不过在古铜色的皮肤遮掩下,基本看不出来。

“大王,那个地洞好危险,要不要我叫几个兄弟把它填上?免得以后又有人不小心摔下去。”

回去的路上,虎牙对陈立问道。

他这个保安队长,上任好多天了,一件像样的工作都没做过,心里有点过意不去。

特意这么问一句,也是想献献殷勤,做点力所能及的事情。

结果陈立却是果断反对了他的想法,回道:“不用,那可是小湾一脚踩出来的宝贝窟窿。等我回头去验证一下,如果那个地洞真的能产煤,那我巴不得把它挖得大一点呢。”


     截至8月18日,我国疫苗居民亲切地叫他“老吴”。“不把纪律、规矩当一回事,担,特别是减轻换房的压力。无症状感染者2:方某某,女,47岁,现居住于中长沙市芙蓉区东湖街道龙马社区党支部。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