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那就打服你们!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那就打服你们! (第1/3页)
    

第58章 白糖公主

如果单是卖茶叶,安宁觉得这不是做生意的好套路。后世的茶具也必须捣鼓出来。

除了本地可做的细瓷茶具,自己完全可以模仿后世紫砂壶的工艺,推出青砂壶嘛。

羽山之地有青砂泥,可以磨粉后掺入草木灰,以淘米水拌和泥团,然后堆积阴凉发酵。估计等到明年就能制胚烧制了。眼下,却先要试制几件出来练练手。

安宁有素描手艺,参谋后世的紫砂壶样式画过几款出来,然后取泥土制坯上浆,晾干以稻草铺垫,低温烧制。这些事情,后来都交给陈丽卿和荀英带着一些女子操劳。

以青砂陶土烧制而成的青砂陶茶具,表面略有光泽,有孔而不渗漏,茶香外溢。更加胜在造型古拙,张大学士早早预定了一件,引领海州府的茶道风骚。

随着靖海忠义军移师郁洲岛,白虎山下的作坊已经空闲下来。安宁示意陈掌柜放出风声,广招人工。自然少年优先,若是下次忠义军扩军,也是优先乾贞记的少年录用。

这下子,人手不缺了。但是,技术人手严重不足。安宁的对策就是再成立一家工读学院,这些少年白日务工,晚间组织读书识字。

教授人选除了安宁和陈掌柜,以及组织地方读书人充作西席外,甚至张叔夜、蒋仝、王师心等人也都频繁被拉过来客串。张大学士亲自命名曰:“朐山工学院”。

安宁负责传授工业技能,武松教他们锤炼马步功夫。至于识字,却是那些读书人的事情。

陈丽卿和荀英负责煮粥,每天晚上都煮,能坚持学下去就有粥喝,半途而废的,就喝不上。所以,这所“朐山工学院”的学习氛围,非常浓厚。

不仅仅是一顿稀粥的问题,学业有成后的薪水也不菲,每天一百文,甚至两百文都有呢。

哪怕是在汴梁城,一百文一天都能雇佣到不错的人工出来。何况海州之地,别人家开出的人工薪水,每天才得七八十文?

炒茶之外,安宁想要做的,却是白糖。这个时代,不是盐、茶才有暴利。比它暴利多的东西海了去呢。壁如,白糖?安宁表示,这个可以有。

大宋时代,红糖都是奢侈品,每斤售价高达一百六十文,比牛肉还贵。

比红糖再要高档的就非糖霜莫属,据说那是红糖里自然生长的霜色精华,因为糖霜工艺复杂,得品极少,所以价比黄金。

“遂宁好,胜地产糖霜。不待千年成琥珀,直疑六月冻琼浆。”这制糖的法子,倒是可以问问你家姑姑。

张叔夜自从有了炒茶的营生打底,他对安宁的信心更加爆满。话说这就是俺老张嚣张的本钱啊。发掘出安宁这样的人才,就是俺老张的本事。

什么意思?“世有伯乐,而后有千里马。千里马常有,而伯乐不常有也。”

所以,伯乐就比千里马稀缺多了。现在俺老张,可不就是那更稀缺的伯乐嘛!虽说二嘎也很不错,但二嘎只是头骡子,所以哪边凉快你哪边去吧。

张叔夜粗暴地推开二嘎冲过来献媚的脑袋:“滚粗,老子今儿没带米酒给你!好好的骡子喝什么酒啊?成何体统哉?”

老张家的家私,大半都是夫人吕氏的制糖所得。只是此前都是小打小闹,而且往往得不偿失。如今安宁想要做这个,张叔夜虽然不无疑惑,然而也觉得事有可为。

毕竟制糖的确暴利不菲也。此前不能做大,一来自己官身漂泊不定,家中不便做大。二来此物程序复杂,成果有限,做不成时,那么多的糖浆,全靠自家也消费不了。

至于说拿出去售卖,却又嫌规模太小了。

吕家姑姑听说侄儿想要学习糖霜做法,顿时眉开眼笑:“好孩子啊,果然有出息。这糖霜的法子,却是在泰州时,有四川异人传授的妙法,如今都说与你无妨呢。

这制糖霜啊,先要制糖。取澄清蔗汁煎煮至九分熟,使熟稠成糖浆。嗯呐嗯呐,不能煮至十分热,太稠了便只结些碎冰糖。

将若干细竹梢排列插于表里涂漆的瓮中,注入糖浆。瓮上用箕席覆盖。两日之后,以两指捻视糖浆,如细砂状即可。

再将结好的细沙糖烈日下晒干,即成冰糖。一瓮之中,堆叠如假山者为上品,竹梢上团枝次之,瓮壁四周所结瓮鉴又次之,小颗块再次之,沙脚碎粒为最下。

其冰糖颜色紫者为上,深琥珀色次之,黄色又次之,浅白色糖霜为下。所以世间所见,也只是糖霜而已。说道那些上品冰糖,宫中都不敷用,哪能落到民间买卖?

喏,就是这个叫做糖霜,你且尝尝?”

吕家姑姑小心取出一个瓷罐,打开挑出一点雪白细腻的糖霜给安宁品了品。安宁只觉得这个糖霜也只是占了洁白的便宜,其实甜味,甚至不如红砂糖?

至于冰糖,吕家姑姑也有一小块,但只能给安宁看看。因为那是药品,你家姑丈哮喘时,都要靠这冰糖活命呢。

“甚?你说或有糖浆不能结晶,尽变成糖水?那倒无妨,来年仍可煮制沙糖的。

什么?你说象冰糖一样甜,又像糖霜一样白?

那却是闻所未闻的仙家宝贝,人世间哪有此物?”

嗯呐嗯呐,很快就要有了。安宁笑道。啥啥,姑姑你说张家姑丈还有哮喘之疾?那个好办呢,俺还有琵琶玉露膏,一定对症的。

安宁的计划就是以红糖装箩筐置塕,筐底垫砖,塕底钻孔,置于水缸上。

把红糖填满箩筐。又挖取优质黄泥,和水为浆,以之不断浇淋红糖,就能连续得到白糖,当真洁白胜雪啊。

等到缸里污浊糖水沉淀,再取上层清液,用木炭过滤后熬糖稀备用制糖块。如此,一斤红糖可得白糖七两,得率四成,此后又能得糖稀八两。

至于想要进一步做成山状的冰糖块,那也不过取白糖加入白矾熬制而已。

以大锅一支,用铜架子支起,再放一口小的铜锅进去。取白糖百斤加水三十五斤搅拌均匀倒入小锅,大锅里加菜油煮至小锅糖液沸腾,略煮一小会,加入对半的二斤白矾溶液。

继续煮沸使浓稠冒出均匀水泡,停火降温出锅。将糖液出锅倒入铜盘内,放在炕上用被子盖好,慢慢降温到第七天为止。

这个成本的增加有限,甚至随着三十五斤水的加入,冰糖成本反而降低不少。不过象这种洁白透明的冰糖大块,当真稀世珍宝啊。

至于说道此物价格嘛?嘿嘿,姑丈您看,咱们真的就价比黄金如何?张叔夜和吕氏看着安宁的白糖、冰糖样品后目瞪口呆,这样也行?

可是这样还没完啊,姑丈您的琵琶玉露膏还没着落呢。

因为淋制白糖所得的糖稀还有八两。安宁去药店买些川贝、桔梗、枇杷叶,又去野外寻得薄荷叶,此外鸭梨若干捣碎一起混入糖稀熬煮。

看看收汁了取绢帛蒙在碗口,将药液倒入,稍稍沉淀后取上层清液装入瓷瓶,送给张叔夜尝试。酸酸甜甜,果然是润肺化痰的神仙良药。

现在,该考虑定价了。

安宁计算每斤白糖即便按照糖霜价格,自己再让利给销售渠道,干脆就以一千文一斤的价格倾销好了。

冰糖却要真的价比黄金,那就十贯钱一斤好了。

至于市面定价,白糖的定价完全可以落在三贯一斤上。制糖成本不过四百文,而这四百文,也要着落到糖稀所制的琵琶玉露膏那里。

这个世道上,哮喘的人群数量可以不是少数,只要把价格压低了,就能救助很多人的性命。所以安宁的意思,就用琵琶玉露膏收回制糖成本好了。

但是,张叔夜却觉得有些不妥。

其一,熬制砂糖所需甘蔗之物,都要南方进来。海州若再开炼糖厂,来回动静都很不小,容易被朝廷卡住货源之地。

其二,冰糖、白糖未入宫前,怕是不能在世面上出售。但是真要入宫了,万一和买下来,就有各种的盘剥捎带,搞不好还要亏空。

安宁沉吟一会,“此事不妨。咱们不要开炼糖厂造红砂糖,只管沿着海路去福建、岭南之地收购就好。嗯呐嗯呐,却要另有一家店面出头收购。

冰糖、白糖可以先入宫,一定要在汴京的市面上出售,不然谁家买得起这大量的货?不过这些营生,却可以请宫中的人出面经营。这官营之物,谁敢阻碍?”

“宫中出面?”张叔夜一拍脑门,怎么忘了你小子在京师的那些事。

嗯呐嗯呐,他和柔福帝姬都从学徐道长,有同门之谊。

等等,这样也不保险!张叔夜狐疑道。那柔福帝姬将来总要嫁人的,一旦她嫁出去,谁知她家夫婿是个什么德行?真要那样,咱们可就为他人做嫁衣裳啦。

除非安宁你尚了帝姬才行,咱们就叫她白糖公主好了。张叔夜极不负责地卖掉安宁。

你妹啊!安宁暴跳起来。柔福才十岁呢!何况身边的陈丽卿已经怒发冲冠了没看见吗?

“不妨事的,只是挂她一个名号,给些利益而已。其他一应经营、制造都是咱们控制,翻不出浪花出来。”安宁心说还好老子没有招出李师师,不然乐子更大了。

在这个帝制时代里,任凭陈丽卿再怎么不甘,她也不能真去和皇家帝姬争长短。

但如果换成李师师?

安宁觉得,陈丽卿明儿就会打马西去,后天就能传回李师师暴毙的消息。


     医务人员收入逐年增长,人员支出占公立医院业务支出的比例由改,药品耗材降幅50%以上,在在显示政策直面“看病贵”难题。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