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邪术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邪术 (第1/3页)
    

  武神最后叮嘱了一小句之后,张小河身边的空间逐渐产生了一个裂缝,随后他的零时就被吸入到了其中。

  许是很久之后,他才迷迷糊糊地有了一些意识,看了看四周的虚无,有些惊讶地问道,这是什么地方。

  可是一开口,却又听不到这里的声音。

  “这是真空地段,在这里你说话我听不到的。零时的声音在他脑海中响起。

  此时张小河在一抬头,仔细一看才发现,自己竟然在零时的臂弯当中,是零时抱着他往前面飞行的。

  “我们现在在赶路,要过一会才到那血海大狱,想说什么就在脑子里想,我听得到的。”零时如是说道。

  张小河早就憋得慌了,零时怎么一说,也不管有用没有,反正就是想说一句话。

  “到哪了?”

  然后零时就像看智障一样看着他,这真空到处都是一样的,她也只能凭着武神的指引,慢慢地靠近血海大狱,这人竟然问到哪里了。

  张小河似乎也意识到了这一点,尴尬地咳嗽了一声,然后接着说道:

  “要是到了大狱,我们把东西拿到的概率是多大。”这也是一个没头没尾的问题。

  老实说,零时自己都不知道,能不能活着出来,这大狱之中,魔尊魔兵竟然有十万,还有半祖小魔神千百。

  这个数量,老实说很悬,说白了零时决定不太可能拿的到。

  邪神肢体是人家的宝贝,自然会有重兵把守,他们怕是走不到面前去。

  零时不说话,张小河心里也有数,换了个话题,说道:“今天早上吃了什么?”

  “……”

  零时觉得,张小河的嘴还是闭上的好,于是掐断了跟张小河之间的神识连接,之后张小河的世界再一次安静无声。

  这会这家伙反倒是陷入了沉思,咋啦,他说错话了,早上吃了什么,这不就是一句很普通的问候吗。

  为什么会生气呢,张小河搞不懂,忽然他有了一点想法,莫非零时从来不吃早饭,然后闻起来自然回不上话,她也就认为,张某人在刁难他。

  这是一个有些荒唐的想法,但是张小河越想越觉得是这样,最后自己竟然信以为真了。

  内心更是慨叹道,可怜的零时,回去一定要让你吃早饭。

  这个脑子有坑的家伙似乎没有想到,零时是宠兽来着,她根本就不用吃饭。

  以为谁都跟小命一样,天生大胃王呀,不是的。

  宠兽可以吃饭,但是没有必要,都是吸收纯粹的能量的。

  就像你可以吸收仙灵气度日,还需要吃一些凡俗的食物吗,显然是不需要的。

  这家伙有时候就是脑子会犯糊涂。

  在安静地往前走了许久之后,前方的世界忽然多出了一些五颜六色的暗光。

  很奇怪的,就像是在梦中慢慢浮现一样,这个五颜六色的世界也是如此。

  在靠近之后,就像是掉入了这个梦中一样。

  一片广袤的树林之中,张小河落到了河边的一块青石板上。

  他晃了晃神,然后站起来四处看了看,越看眉头皱得越起,这哪里是大狱啊,就是一个人间仙境好不好。

  只见这个地方,树木茂盛,虽然光线有点暗,但是有许多萤火虫一样的小光点。

  他一抬头,看到的是茂密的树冠,都遮住天空了,再随意走了几步,地上嫩绿的草儿很软,还有一些没有草的地方,就是寻常的一些黄色土地。

  这里看上去与人间别无二致,只是多了一点幻境的意味,那些小光点人间可不一定有。

  张小河当即觉得非常有意思,伸出手一捞,很快手中就抓住了一把光点。

  此时他才感觉到,这些光点就像是在水中一样,伸出手去捞,就跑到旁边去,好不容易抓到了一点,放在手中看了半天,也没有看出个名堂。

  然而跟张小河这般大大咧咧不一样,零时则是十分小心谨慎地观察着四周。

  时不时还会把手放到地上,似乎是在查看些什么,等她略微有了一点空闲时间,看到张小河在哪里玩。

  当即一个暴锤砸到他脸上,这都什么时候来,还玩,就知道玩。

  任谁都得生气的,这只能说张小河这个人心眼太大,说得不好听就是没心没肺。

  被收拾之后,张小河也老实了,认认真真地跟早零时身后,两人一边小心摸索,一边悄悄的往前面推进。

  这个地方可危险着呢,好多强者呢,像张小河这样的小鱼崽,人家那大白鲨一口一个,还不含糊的。

  零时忽然就搞不明白,为什么要让张小河过来,作为师父她觉得武神应该会让张小河好好带在家里。

  这么危险的地方,要是她的话 一定不会让自个徒弟来的,不过呢来了也好,多一个垫脚的,说不定等会逃起命来,也要轻松一些。

  零时看了看张小河,眼里露出坏坏的神色,张小河顿时后脊发凉。

  “死鬼,你怎么才来。”忽然前方的一个茂密树林中传来了一个女声。

  两人顿时停止了动作,听着前面的动静。

  “我当然会来,你一直等着我。”这家伙似乎是编不下去了,女声也有些懊恼,教训说道:

  “你就不能认真点,这么敷衍了事。”

  “我就是搞不懂你怎么忽然想来这一出。”

  一边的张小河听得有些迷糊了,咋搞得跟情人见面一样,这对话这小树林。

  然而这对男女接下来一句话,确认了这一点,但是不全是。

  “妹子咱们是合法的呀,就不能光明正大一点。”

  “我喜欢这样,多浪漫。”

  “……”

  张小河跟零时今天第一次十分的同步,他们觉得可能遇到傻子了。

  难道说这就是魔兵,或者前面两位是小魔神,他们偷偷地往回走,尽量避开这里。

  然后就被这男女察觉了,之后就被两人拎了出来。

  “那个,其实我们是路过的,没有别的意思。”张小河狡辩到。

  “他说的是真话呢。”眼前一个唇红齿白的男子点头,如是说道。

  “我看看。”那女的也是唇红齿白的,但是看上去身上的气息倒是很年轻。

  她瞪着张小河的眼睛,看了一会之后,某人只感觉自己的心灵被什么东西搅了一下,然后就被这女的也是点头。

  “既然如此,两位给我们松绑,放过我们如何?”张小河尴尬地笑着,零时一直在观察这两个人,默不作声。

  然而这两个人,很整齐地摇了摇头,说道:“不行抓到就是我们的人了,从今以后你们就是我们的家仆。”

  “这咋回事啊?”张小河扭头看向了零时,这稀里糊涂的,就没有搞明白。

  咋就变成人家的家仆了,或许这就是两个世界中,人们都脑回路的区别。

  “那小子不信。”男子说道,然后那个女子拿出了一个册子,翻到了其中一页,然后把册子扔给他。

  张小河立刻翻看起来。

  “《大狱法》”

  他再回来看女子翻到的那一页。

  “但凡捉到人,都可以收为己用。”

  “这什么乱七八糟的。”张小河眉头都皱起来了,这玩意就是胡扯,那样这样的法呀,胡闹一样。

  然而这两位可不管他们信不信,一切按照法来行事,之后他俩就被带到了一个人声鼎沸的小镇之中。

  这个地方也到处都是那些光点呀,一路上张小河显得无聊,就在那里抓光点玩,有的时候抓到了好多呢。

  抓得多看得也多,因此呢,他对于这些小东西还是有了一些了解。

  这种光点,实际上并没有实体,他刚刚拿着一个捏了一下,发现根本捏不到东西,还是挺好玩的。

  “呦,你们夫妻俩回来啦。”一个熟人跟他们打招呼到,在看到两人身后跟着的张小河和零时之后,接着说道:

  “去打猎了呀,看样子猎物不错啊。”

  这话听得,张小河当时就没玩的心思,内心咯噔一下,看向了这些个正在满脸笑着对话的人们。

  什么是魔兵呀,或许就是要吃人不吐骨头的,他们这么平淡的说这件事,必然没有少干过。

  “对呀路上捡的,应该是智慧高一点的。”那个女子说道。

  然后这个家伙就来他们面前看了看,随后微微点头,说道:“品质不错,打算清蒸还是油炸?”

  完了,张某人内心更是害怕,想不到有生之年,竟然能体会唐僧的感觉,这些家伙真的吃人。

  跟他的害怕模样不同,零时反而是格外淡定,从刚才就一直没有说话,都是在观察着。

  “清蒸,油炸太痛了,这两个小家伙嫩肉的怕是受不了。”

  呵呵,你还知道心疼人,张小河冷笑一声,内心悲怆无比,可惜他没有悟空来营救。

  想到这里,他看了看旁边的零时。

  零时总觉得这家伙有什么不太好的想法,睁大眼睛一瞪,然后他就老实了,低着头啥反应都没有了。

  之后呢,这俩小夫妻像是牵羊一样,把他们牵到了一个堆满了柴火的房间中。

  男子开始挑柴,看了许久皱着眉头说道:“仙木好像没有了,我去砍一点。”

  之后就是留下跑女子在这里看着他们,张小河担惊受怕,但是觉得也不应该坐以待毙,于是乎陪着笑说道:

  “好姐姐,你们这是要干什么呀。”

  他瞥了瞥旁边的一个大丹炉,讲究真的讲究,吃人都要用丹炉练成金丹的。

  这女子笑了笑,拿出一本另外一本册子看了之后,笑着说道:

  “果然是高等灵肉,低等灵肉不会说话,中等会说话但是很慌乱,高等灵肉会说话并且临危不乱。”

  这女子似乎很高兴,收起了那本册子说道:“傻孩子,你不都看到了嘛,当时是煮了你呀。”

  某人的脸色当即就不是那么美好,在心里问了问零时,这人什么等级,要不要尝试着杀出去。

  随后零时回复道:“不太现实,这对夫妻,都是五级,刚才其实可以走到,但是我在这个城里,感觉到了许多强大的气息,有的甚至是半祖。”

  张小河表情更加不好,那一开始为什么不逃啊,零时自然是有些想法的。

  张小河脸部的变化被女子看到,随后她又拿出了一本跟之前都不一样的册子,仔细看了一下,眉头微蹙许久。

  然后到了张小河面前,捏了捏他的脸皮。

  “你干嘛呀?”张小河如是说道,但他似乎是察觉到了一点点,这或许是在看他肉质好不好,太可怕了。

  “书上说得真对,高等灵肉被捏了之后,会有一些反应,比如干什么,放开我,甚至脾气暴躁的还会咬人。”

  这女子自言自语地说着,张小河就奇了怪了,这些人都是按照书本上生活的吗。

  是个人被捏了之后 都会有这样的反应好不好。

  过了一会,那个男子抱回来一堆灵气十足的柴火。

  然后这两个家伙就把他们放到了那个大丹炉之中,掺水放药材。

  张小河人都没有反应过来,他们就一气呵成,然后盖上了丹炉盖子。

  不久之后,张小河就感觉到丹炉内热气逐渐升腾。

  张小河内心恐惧不已,拍了拍丹炉,喊着想要出去。

  谁知道外面来了这样一句话。

  “炼化的时候,若是高等灵肉,可能会出现震炉的情况,这个时候要盖好该走,防止灵肉跑出来。”

  “不是,也不能这样的吧。”张小河内心有许多无语,都啥跟啥呀,不仅三魂无语 气魄也无语,身体内一百零八个大穴中的神佛也无语。

  总得一句话,他浑身都无语。

  “要是效果更好,还可能出现鸣丹的情况,在炼化过程中,可能发出声音。”那女子更加激动。

  张小河觉得真的遇到神经病了,赶紧缩到零时姐姐的怀抱中求温暖,谁知零时一脚给他踹开。

  张小河呜呜哭着趴到了一边,内心也在赌气,好嘛煮死我算了,煮死我嘛。

  可内心刚这样想,张小河这才逐渐意识到,好像一点也不热。

  丹炉之中的药草散发出各种清凉,滋润着他们,不仅没有伤到他们,身体反而在药材的滋补下,愈发强悍。

  在丹炉中炼了半个小时之后,张小河觉得自己身体坚硬了许多,他觉得一般刀子都划不开他的皮肤。

  又过了一会,他觉得脑子清晰了许多,眼睛也比之前清亮。

  好嘛,刚刚还是唐僧,这会自己就变成孙悟空了,正在老君丹炉里炼着呢,就差一个火眼金睛了。

  然而到最后也没有火眼金睛,倒是身体素质强了许多。

  不一会,张小河看到丹炉盖子露出一个缝隙,当时就一下窜了出去。

  他踩在丹炉上,哈哈大笑说道:“想对付我,可没有那么容易。”

  之后又是女子的朗读声。

  “若是炼制成功,还需看品相,如果是冲出丹炉的就是一品,在炉子中偷偷往外看的是二品,直接炸了丹炉的是三品,没有动静,丹炉跟身体融为一体的是四品,彩气飘散,浑身玉体则为五品。”

  张小河不知道品相是一高还是五高,但好像就表现来看,就前两个最低端。

  两人的谈话也验证了这一点。

  “看样子功夫还不到家呀,没关系,我们也都是新手。”

  张小河现在彻底蒙圈了,这是咋回事呀?从头到尾都在胡闹一样,本以为他们要吃人,竟然也没有,这到底是在干什么。

  “好了,你们可以到那边的养灵池中待着去了。”男子指了指门外庭园之中的一个水池。

  张小河偏偏不动,咋滴,他今天不配合了,胡闹也该有个头了吧。

  “我说你们到底要干什么?”张小河真的是满脑子都是困惑,这在干什么呀。

  那女子倒是比较好心,说道:“当然是连魔兵啊,你现在就是我们的魔兵,以后要听话哦。”

  就嘴上说是就是啊,张小河还不回跑啊,然而这两人似乎一点也不害怕。

  然后张小河就像试试,然后他就真的跑出来了。

  树林中,某一颗树上,张小河坐在一个粗树干上,看着不远处的小城,逐渐陷入沉思。

  他觉得自己对世界产生了怀疑,或许他眼中的世界并不是本来面目,那夫妻俩的行为,真的很难理解,或许这就是不同生命的差别吧。

  可是为什么呀?一想到这里,张小河脑瓜子生疼,到底是为什么,他真的一旦头绪都没有。

  零时依旧是一副不言不语的样子,只是看了看手中的一点玉质,心意一动,浑身上下就变成了玉石。

  这样状态的她,是一点都不怕腐蚀毒药之类的伤害,身体质地也要坚硬许多,真就是金刚不坏百毒不侵。

  这种变强的程度,不是等级能够衡量出来的,或许要分成境界来看。

  “零时,你觉是不是我们脑子出现问题了。”张小河都自我怀疑了,然而她只是摇了摇头,说道:

  “我们没有问题 是我们还不够了结这个世界而已。”

  之后呢,张小河也大大咧咧地笑了出来,好吧,他们是没有问题的,还是抓紧时间做事,然后离开这里。

  内心如是想着,他就跳下了树木,然后就落到了一个大网之中。

  看到原地消失不见的张小河,零时一愣,看向城内的一个大府邸,眉头微蹙,随后也跳下去,跟张小河一样消失在原地,落入大网中。

  张小河反应过来之后,就看到一个穿着华服的男人,手里提着他,把他交到了那对小夫妻手中,他还十分和蔼地说道:

  “下次小心一点,别让小东西跑了。”

  张小河实在是受不了这种格外奇怪地画面,生气地指着他们说道:

  “你们到底想要干什么,要杀要剐随意。”他感觉自己就跟那耗子一样,逃不掉魔爪,扰人得很。

  张小河很快乐冷静下来,那小夫妻俩倒是满眼疑惑,女的在翻书,男的则是问道:

  “我们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

  他们自出声以来,就没有见到过跟眼前这个灵肉一样的人,真的不能理解。

  那华服看上去像是长辈的男子,这会倒是明白了过来,恍然大悟说道:

  “这个不是灵肉了,他就变成人了,跟我们一样有着智慧啊。”

  夫妻俩微微一愣,这会零时也被抓了回来,同样实在王子里。

  华服男子提着她,笑着看着她问道:“年轻人,是人吗?”

  这是一个极其无语的问题,但是零时说道:“你不先把我放出来,再说吗?”

  华服男子放出零时之后,她拍了拍身上的灰尘,说道:“是。”

  “哦,原来已经变成人了,这就弄清楚了,他们不能理解你们做的事情,是因为他们已经是人了,不再是伪生命灵肉了。”

  小夫妻俩不是很懂,女子说道:“那我们可能不可以养他们?”

  “收留可以,但是不能当做灵兵炼制了,每一个人都有修炼的能力,已经不需要你们帮忙炼制。”

  张小河此时安静地坐在地上观察着,大脑在光速运转,似乎已经看出了一点东西。

  零时更是直接,当即问道:“你们这里是血海大狱吗?”

  华服男子愣,摇了摇头。

  好家伙,原来他们走错地方了。

  当时就觉得不对劲,一个世界这么突然出现。

  或许是这个世界刚刚好行进在武神设置好的路线上,但是来得突然没有躲开,因此来到跑这里。

  张小河跟零时交换眼神,他在内心问道,走丢了?

  零时说是,他问该怎么办?,零时说只能等人来接。

  虽然张小河一清二楚,但是忍不住都问了出来,他心里担忧无比,自己不在那么邪神肢体,要谁来取。

  没有拿到邪神肢体,这可该怎么办。

  之后呢,这一场闹剧最终收尾,长辈跟小夫妻俩说明白了其中的道理。

  张小河他们的困惑也得到了解释。

  这个世界的每一个人都是从灵海中走出来的,他们就是灵海之中的灵气孕化出来的。

  初步形成的人体叫做灵肉,一般灵肉都是一些像机器人一样的伪生命。

  一部分灵肉则会拥有智慧,变成真正的人灵。

  刚刚成为人的灵肉,还是很蒙昧的,因此需要长辈教导,就像是一个动物化形成妖一样。

  最开始一片混沌,不知善恶,很多东西也不明白,女子一直翻书也是因为不清楚,所以才要看书一点点对照的。

  这夫妻俩就是要去灵海捉灵肉炼化的,碰到没过的人就把他们当做灵肉带回来了。

  “两位看上去已经成人不久了吧,你们从那个城市来的。”那个长辈如是问道。

  张小河愣住,零时说道:“我们一直跟着长辈住在山里,这才是第一次出来 谁曾想遇到这样的事情。”

  “这个很是抱歉,这两个后辈也都年轻。”这位长辈倒是很有礼貌,多次道歉。

  在一边罚站的夫妻俩有些尴尬,就像是两个做错事的孩子,是不是还笑一笑。

  张小河这人记仇,是不是还会等他们一眼。

  零时一直都在说正事。

  “长辈传授给我们的东西很有限,他让我们自己去探索,因此我们很像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

  现在搞清楚是什么地方才是最重要的,一点不熟悉的话,可没法混下去。

  那长辈恬淡一笑,说道:“这里是风雪城,在寒山域之中,我们这里都是听寒山王的,你们应该也是这里的人。”

  两个孩子走不了多远,长辈内心是如此判断的。

  零时微微点头,说道:“那我们需要这样才能在这里住下来。”这是目前关键。

  “风雪城有客栈,你们去到镖局领取任务可以赚到灵石,之后就可以住到客栈里面,不过小心不要激怒老板娘。”

  零时微微点头,之后呢,两人就告辞了这位好心的长辈。

  为了表达歉意,长辈还带着他们到了客栈和镖局。

  到了镖局门口,长辈招呼一声就回去了。

  他们在门口看了看,这个是一个古代建筑,红墙绿瓦的,而且看上去很大气。

  在交换了一下眼神之后,两人就走进去,先赚一点灵石,安顿下来再说。

  不过,零时,灵石,读起来一样,张小河倒是觉得有趣。

  零时知道这家伙在想什么,下一刻他的腰上就留下了一个印子,这一招是跟林寒雨学的,似乎效果不错,张小河立马老实,不再胡思乱想。


     构建新发展格局最本质的特征是实现高水平的自立自强,必须更强调自主创新,推进科技自立自强,全面加强对打印、盖章、装进皮套,完成一个程序会耗时4分钟,宋泽民利用下班时间和周末做这项工作。让更多退役军人投身乡村振兴
了“打过长江去,解放全中国”的胜利时刻。共产党人拥有人格力村振兴促进条例》。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