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惊不惊喜?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惊不惊喜? (第1/3页)
    

“他要回来了,” 斯嘉莱一早上就说,连眼睛和牙齿都跟着一起说。“下个周末。”

就这样,昆兰西亚的生活节奏一下子就变了,从零变到了十。

斯嘉莱几乎立即就开始收拾房间了,列出所有要完成的工作清单,要购买的家具,要清扫的角落。

好像到处都混乱不堪似的,她像一个焦躁不安的老师一样,大声地发出指令。“早就应该做了,”她一边说着,一边在卧室里进进出出的,急得连她的血管都鼓了起来。“这个地方太脏了,我简直都受不了啦。” 当她站着不动时,眼睛盯着棚顶,一个拇指不停地揉捏着另一个拇指的根部。

黛蓝儿看着院子里的躺椅被厌恶地折叠起来,扔到草坪上。桌子、长凳和镜子什么的也被扔到了那一堆。还有毛巾、枕头和床单之类的。雷昂开过来那辆白色卡车,把它们清理干净。而第二天又重新出现了一堆杂物。

所有新买来的东西都已拆包解封,拆下来的东西四处散乱,她想知道怎么会如此兴师动众。柯尔顿好像并不在乎,床上的垫子是新的还是旧的。可斯嘉莱看起来压力蛮大,黛蓝儿决定保持沉默,就照着她说的去做好了。

另外,她自己也有点紧张。他来了, 她一直在想,她的内心也在翻腾不已。

柯尔顿就要回来的那个早上,她发现自己的压力水平,几乎上升到与斯嘉莱相当的程度。她跑来跑去的,心脏在胸内跳动得如此亢奋,她以为它可能会从嘴里飞出来。

她用吸尘器清洁干净,整理好床铺和垫子。当她都干完了时,又发现了更多的活儿要去干,而有的只是为了显得忙一点。

她摘了新鲜的花,把它们插在花瓶里。她重新又整理了橱柜里所有的瓶瓶罐罐。她把所有的浴巾都弄直了,并以极高的精度把它们排列挂好,同时还在想象着他开车驶过大门那一刻的情景。她一遍又一遍责骂着自己莫名的兴奋,可她还是忍不住那么去想。她的皮肤,因期待而刺痛着。

最后,好像终于什么都干完了,她还是漫无目的地到处溜达着,想找什么活去做。

她在游泳池的户外厨房那儿,看到了斯嘉莱和柯萝琳,挥挥手打了个招呼,看上去她们在一起忙得很惬意,不想被打扰似的。她绕过她们,朝着草坪走去。

她整理着一堆扔在草地上的游戏球,把球收回到游戏室里,然后又收起一块野餐的毯子,和两条丢在草地上的台球毛巾,打算把它们拿回去洗干净。

可后来,她在主人楼门前的台阶上,发现了另一条毛巾和一包湿漉漉的游泳衣。

啧啧,老实说,柯萝琳,你就从来不收拾东西吗?

她想过去捡起它们,但走到门口时,却犹豫了一下,突然被一种好奇所控制住了。

她很想知道,里面是个什么样的?楼上的卧室闻起来像什么?他们在用什么样的床单?她几乎看不到柯尔顿的私人空间,也很少看到柯尔顿与斯嘉莱共同生活的证据。她甚至无法想象得到。

她偷偷朝游泳池那边看了一眼。斯嘉莱和柯萝琳还在厨房那里忙进忙出的。

她知道自己不应该进去,但她已经在昆兰西亚呆了六个星期了。现在事情就不一样了吧?她和斯嘉莱好像已经成为了密友。她已经赢得了一定程度上的信任了吧?

她回头又看了一眼游泳池旁边的厨房,然后打开前门,把头探了进去。

客厅和她刚来的那天一模一样。古香古色的老式家具,昂贵的设计师装饰,上面有一层薄薄的灰尘。他们用这个房间做什么?就那么实实在在地坐着吗?柯尔顿有没有在这里脱下鞋子,把脚放起脚凳上,读过书吗?斯嘉莱是不是就坐在他的旁边,把手放在他的大腿上?

她又向前走了一步,突然想不顾一切地多看几眼。

她的目光凝视着楼梯。

为什么不到洗手间去看看,有什么要洗的内衣呢?那是一件多么诱人的好事,不是吗?斯嘉莱现在有好多事情要做,她一定会感谢你来帮助的。

黛蓝儿惦着脚尖穿过客厅,在楼梯那儿站了下来。整个房子都很安静,她的耳朵在嗡嗡响着。

她开始走上楼梯,中途停下来片刻,屏住呼吸。她觉得自己像个窃贼似的。

走到最上面的一阶,站在楼梯口,她环顾四周,细细品味着每一个细节。

她缓缓地放慢呼吸,她意识到她期待着能发现一些秘密,那些也许就是禁止她进入的原因,可这只是一幢房子。当然,这是一幢令人叹为观止的美丽且精心设计的房子。不过,也还是一幢房子。

楼梯口的平台上又长又亮。阳光从一扇朝西的大窗户照进来。往外望去,黛蓝儿可以看到玫瑰园、假山、游泳池和大湖。如果她靠在栏杆上,她几乎可以看清楚斯嘉莱和柯萝琳,她们还在户外厨房里俯身装饰着。

木地板在她的左侧一直延伸着,通往四扇紧闭着的镶有华丽银色把手的白色房门。在她的右侧,还有两扇门。她小心翼翼地将一堆湿毛巾放在地板上,她随机地选择了一扇门,推开了它。

里面是一间漂亮得令人惊叹的卧室:象牙色的地板,一个独立的全身镜,一个大大的五斗橱。丰满的垫子高高地堆在一张梦幻般的床上。一棵巨大的绿色植物,耸立在一个角落里。是一间客房,黛蓝儿猜想着。

她退后了几步,关上了房门。

她又试着打开另一扇门的把手,发现自己进到另一间卧室,比上一间还大得多。这个房间有一张更大的床,一个巨大的镜子衣柜,一个树状的吊灯和一个宽敞的阳台。有一扇门通进一个步入式衣橱。大概是另一间客房,她又猜着。

她准备转身出去,但这时有一样东西引起了她的注意:一件粉红色的露肩太阳裙,精巧地搭在扶手椅的靠背上。那是斯嘉莱最喜欢的一件衣服。

她走近仔细看了着。床头柜上放着一本破旧的爱情小说,旁边放着一小瓶润肤保湿霜,壁灯的青铜座上挂着一条项链。

穿过房间,她小心翼翼地、虔诚地拿起了太阳裙,紧贴在自己的身上。她对着镜子看着自己的身影。也许她应该把头发再剪短点,再减点肥……

她把头发从脸上掀开,抬起下巴,翘起臀部,伸开脊椎。然后,她不知道为什么,把裙子拿到鼻子边上,深深地吸了口气。裙子闻起来像是斯嘉莱的,一股她身上那种陈旧的卫生球味儿。

她把裙子放回到椅子上,环顾四周。铅一般的寂静。

如果这是斯嘉莱的卧室,那么也是柯尔顿的,但看起来不像是一对夫妇的。实际上,它似乎根本不像是住过的样子。到处都布满了灰尘,床单也太薄了。她让自己的手指在床罩上滑动着,不知道掀开它爬进去会是种什么样的感觉。柯尔顿喜欢睡在哪一侧,左边还是右边?他是趴着肚子睡还是侧身躺着睡?

她转身离开了床,仔细地端详着家具。所有的家具,都是白色或米色的,纹理清晰,质感完美,是一幅完美的图片……但还是有些奇怪的地方,尽管她还无法完全确定是在哪儿。

实际上,现在她想起来了,整幢房子都有些奇怪似的。

想到这儿,她浑身有些发抖,转身蹑手蹑脚地走出房门,回到楼梯口。

黛蓝儿往窗外又看了一眼。斯嘉莱和柯萝琳还在游泳池旁边忙乎着,可她知道自己不应该在这儿呆太久。

再多看一个房间。

她试着打开了另一扇门。

打开的,是一间非常精致但有些脏的浴室。瓷砖是华丽的白色和深蓝色,每一块的图案都不同。瓷砖间的灌缝,灰色中带有霉菌,一面大镜子有点破裂并散落着斑点。

浴室的角落里,立着一个巨大的四脚落地式浴缸。黛蓝儿好奇地走近一点,想知道它有多深。

哇。

浴缸的下半部分被染成灰棕色,在底部边缘有一圈深色的水印。她伸手用指尖刷着,但它是干的。浴缸里面看起来像是擦洗过的,但污渍还在那里,就像是浴缸里定期装满了泥浆或是墨水什么似的。

一样毛茸茸的东西,蹭到了她裸露的脚趾,她吓了一跳。

请不要是老鼠,请不要是老鼠。

她低头一看,发现浴缸下面露出一条毛巾的边缘。浅蓝色,带黄色碎花。她伸手去拿,以为自己又找到了一样要洗的东西,捡起来带走就是了。

但是,随着她伸手去拿,毛巾抖动了一下。

毛巾上,粘有一道黑红色的什么东西。

她本能地甩在地上,好像它咬了她似的。

呃,那是什么?

然后,她弯下腰仔细看了看,又十分小心地闻了闻。没有特别的气味,没有特殊的纹理。可能是血迹吗?她觉得不是,斑色太深了。

她把毛巾揉成一团,想起她应该多找点东西来洗。她从柳条洗衣篮里拿出两张浴巾,把它们抱在怀里,转身要走,但站起来得太快,失去了平衡,被人体秤上绊了一下,跌跌撞撞地碰到墙上,头部重重地磕在一个大柜子的木角上。

一声嘶哑的喊叫,从她喉咙里窜了出来。大柜子的木门被撞开了,她急忙躲开了。不过,当她看到柜子里面的东西时,顿时愣住了。

柜子里面塞满了一排又一排的小瓶子和纸板盒,成千上万的处方药,面霜和乳液,塑料包装的棉签和注射器,绷带和剪刀,各种液体的小瓶。

这可能是世界上最大的急救箱,存货充足的私人药房。

她伸手去摸,上面一模一样的一堆白盒子。木隔板摇晃着,柜子发出轻微的嘎嘎声,就像在发出一个警报。

黛蓝儿明显感到一种不安,把毛巾放回到洗衣篮里。

她在想什么呢?鬼鬼祟祟地,在斯嘉莱的浴室里乱翻着东西。她没有被邀请。她没有权利这么做。

她告诫自己,滚出去。

终于恢复了理智。

你不应该在这里。


     中方去年5月率先宣布,中国新冠疫苗研发完成并投入使用后,将作为全球界庄严宣告:中国人民依靠自己的力量,实现了国防尖端科技的重大突破。“我是党员,我报名!”土生土长的广州人梁辉刚完成疫苗接种和核酸联系,商定划分补兵区域、新兵交接方式、被装保障计划等有关事宜。他说,接下来的日子里,希望自己身体更好,为部队建设发挥余天员开展了首次出舱活动,航天员身着的舱外航天服广受关注。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