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杀不死的小强(六)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杀不死的小强(六) (第1/3页)
    

“符秋,没想到你中灵城丹殿的参赛者还是这般孱弱,我看还是不用参加这丹比了,省得到时候丢人现眼!”但见一老者缓行几步,把玩着手中的小鸟雀,轻蔑的看了一眼符秋,便是向着丹殿总部而去!

这等话语落下,犹如一把利刃,悬挂在符秋心头,时刻在撕裂着符秋的灵魂。

“符长老……”盯着符秋,所来的一丹师神色微怒的看着远去的几人,这少年话语中带着深深的不甘!

“将他们扶起来吧!”符秋抬起眉头,望着丹殿之巅,也只能轻轻一叹,“暂且回到住处,此事你们切勿鲁莽!”将众人一一安排之后,符秋便向着自己丹殿所管辖的酒肆而去!

每个分会丹殿在炎城内皆有这样的酒肆,为的就是丹殿总部所举办盛会之时,有个居住之地,若放在平时,这酒肆倒是可以用来招待顾客的,但是,若是在丹殿盛会期间,则只能用于各个丹殿所来的参会人员居住!

大概距离丹殿总会十里左右的距离,位于丹殿总会的正东方!

相对于其他处而言,这里可谓是人影稀疏,尤其是在一所名叫中灵酒肆门前,那可真是门可罗雀。

“铛铛!”

几道敲门的声音响起,将此处的宁静打破,但见那紧闭的酒肆房门嘎吱一声,看上去有些残破的木门缓缓打开了一条缝隙,这缝隙很大,大概有七寸左右,刚好容得下一个头颅伸出。

而此时,那缝隙内一只粗糙的背面起满茧子的大手在一扇房门的框架边缘缓缓浮现,但见这手掌一动,猛得一声激起一阵的灰尘,看此情况便知,这酒肆已经很久未曾营业了!

“哪来的客官,我们小店最近不营业,你们还是去他家看看吧!”右侧的一扇门被缓缓推开,但听得一道苍老的声音响起,像是病人一般,说着这句话的时候,明显的带着咳声!

而后,那房门内,一道苍老的身影迈着看上去很大的步伐,抬起右脚,略显艰难的跨过门槛,打量了众人一眼,抬起眼帘,摆了摆手道!

“周老,你倒是闲情雅致啊,难道连自己人也不欢迎吗?”人群内,符秋淡笑着,向前走了几步,盯着那房门前的老者,打趣道!

这话语响起,那老者眼睛一眯,一道精光自其内爆射而出,“我以为是谁哪,原来是符老头,快,快点进来!”见来者是符秋,那老者直了直身子,步伐也更快了些,迎面而来,拉起符秋的手掌便向着酒肆内而去!

“你这符老头也是,都几年没见了,也不知道带点礼物!”拉着符秋,那老者埋怨了几句,便是与符秋寒暄着这几年经历!

“符老头,你这次是冲着大比的第一而来的吗?只是我观你这些后辈,实力不是怎么的,想要取得这大比的前十都悬上加悬,莫说第一了!”周老打趣道,将曾经几人的志向与经历重新回忆了一遍,倒也笑的真切!

“人老了,就没有野心了,无论如何,都得尝试一下,而且,所来的可不只有他们……”对于周老,符秋倒是没有隐瞒,只是话到此处,符秋内心也是微微一顿。

“不知那小子此刻到哪了?”符秋眉头微皱,想了想,便嘱咐着其他人找房间住下,自已则与周老找了个安静的地方,一壶老酒,半碟花生,好好的叙了叙旧!

“漂泊半生,临老了,倒是让王成那老混蛋……!”符秋举起杯盏,顿了顿一饮而尽,提到王成,符秋脸色都是微微一变!

“王成?可是曾经败于我们手中的那小子?”周老虽不知符秋先前经历了什么,但看其脸色,定是被那王成折辱得不轻!

“就是那小子,实力不强,倒是找了个好靠山,得到了些有天赋的子弟!”再度满饮一杯,符秋将今日之事徐徐道来,倒也不是符秋做作,实在是对方有些欺人太甚!

一个比拼而已,输赢本就那些事,竟是非要逼迫着自己的子弟磕头道歉,这事,符秋自是不能忍,更何况先前并未提出这等条件,倒是依仗着自己背后的势力作威作福,一意孤行!

故此,符秋看不过,与那王成比了一比,虽然赢了那王成,倒是引来了一番折辱!

道其子弟不成才,更是扬言要当着所有人的面让符秋败的一塌涂地!

对于这,符秋也只能无奈一叹,但终究有所不甘!

寒暄了一番,已至夜半,月明星稀,清风徐徐,只是一切再难回到曾经!

而此时,舞家内,秦炎经过数个时辰的调养,不仅将魂力恢复到巅峰,更是将怨龙毒尽皆炼化,怨龙毒长期的吸附,不仅吞噬了舞老家主的元气,更是吞噬了其不少灵力,如今的舞老家主虽然已然毒素尽除,但其实力却是倒退到了凝元九重大成境界!

如今,舞老家主已然苏醒,不过倒是没有打扰秦炎休养,反而是在一旁静静地看着。

“爷爷,你在看什么啊……”太过劳累,舞倾城稍微眯了一会,醒来时已然发现舞老家主竟是起身立在秦炎一侧,见着这般的舞老家主,舞倾城像个小孩子一样,跑过来,一把将舞老家主抱住!

“你这朋友不简单啊,不知可否婚配!”舞老家主转过身,抚摸着舞倾城的秀发,冷不丁的说了句!

“爷爷,你……想什么哪,他不过是我的朋友而已,而这次也是他替你驱的毒!”舞倾城低着头,缓缓后退半步,而后将近期发生的事大致的讲述了一番!

“什么?那狗东西竟敢……”当提到舞昌所做之事时,舞老家主顿时一怒,一道气息袭来,将房间内的玉石桌椅都是崩裂!

“今日,爷爷便将那狗东西斩了!”说着,舞老家主便欲破门而出,但却被舞倾城及时阻止。

“爷爷,莫要打草惊蛇,以他一人之力怕是还做不到这般,我们不妨将计就计,引出他背后之人!”舞倾城目光一寒,将自己的谋划缓缓道出。

而此时,秦炎双目猛然睁开,两道精光更是自其内爆射而出,只见其眼眸深处似星海沉浮,深邃而锐利。

“这灵力果然精纯!”秦炎内心暗道,半个时辰前,秦炎已然将怨龙毒炼化,不过那等能量太过强横,若不是秦炎极力压制,此刻已然突破至凝元四重圆满!

饶是如此,也使得秦炎处于凝元四重大成的极致,只要秦炎愿意,便可瞬间突破!

“老夫,多谢小友了!”但见秦炎醒来,舞老家主上前一步,微微一礼,盯着秦炎,打量了一番,越发的叹然!

“没想到小友竟是将自身的怨龙毒都是祛除了,看来,倒是老夫担心了!”舞老家主抚须一笑,本是想再无秦炎寒暄几句,却是被舞倾城拉到一旁。

“爷爷,你可不许乱说啊!”舞倾城嘟着嘴,再三嘱咐道,像极了小女生的模样!

“好,爷爷,不问私事,只与他论一论酒量,这样行吧!”对于舞倾城,舞老家主也是无可奈何,不过,倒是让舞倾城准备了一桌酒菜!

闲谈之际,秦炎提到了此次大比,更是托舞老家主打探一番有关中灵城丹殿的事!

只是‘大比’二字刚刚道出口,舞老家主神色微变,“此次大比或许不会太安静了!”

“不会太安静?”秦炎凝神,眉宇间闪过一丝疑惑。

“大比前,我曾受丹殿殿主邀请出席这次大比,只不过还未待我正式回复,便中了怨龙毒,或许这怨龙毒可能与大比有关!”舞老家主再次开口。

越是如此,秦炎神色越发的凝重,能被邀请之人几乎是大炎皇朝的巅峰存在,对这等存在下毒,应该不单单与丹会有关,或许其所谋划……秦炎微微思忖,而后其脑海内‘丹塔’二字浮现!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淡饮间,已然是晨日东升,天际浮云!

“这便是中灵城丹殿那帮蝼蚁的住处吗?没想到竟是这般寒酸!”中灵酒肆前,几道身影浮现,但见其所穿衣袍,可以看得出皆是丹师,只不过观其丹袍的材质,似不是来自同一个丹殿分会,而其中一人,先前自是见过,乃是王成!

“就是这里,今日,我便要当着众人面来洗刷曾经的耻辱!”王成目光一寒,直接向着这酒肆而去,在其身后,乃是其三名子弟,今日来此,便是踢门!

只是还未待众人破门而来,一道修长的身影身影自远方而来,先于众人来到这破烂不堪房门前,但见这身影穿着一件修长的衣袍,衣袍上雕刻着一尊鼎炉,鼎炉一侧,只有一道纹路。

“这人谁?莫非也是来砸场子的!”盯着眼前这身影,王成等人眼眸深处闪过一道不屑。

然而,正在众人思索之际,这身影轻轻扣动房门,“铛铛!”

一道清脆的声音响起,许久后方才引起一道响动,但见房门轻轻开启,一直粗糙的手掌伸出,将左侧的房门轻轻推了推!

“小子,今日我们不接客,你还是去其他酒肆投店吧!”盯着这长发飘飘,容貌俊美的少年,周老轻咳一声。

“老人家误会了,我来此乃是为了寻找符秋符老的!”少年嘿嘿一笑。

“符老头?你是中灵城丹殿的子弟?”打量了这少年一番,周老略显迷惑!

“也算吧!”少年顿了顿,而此时,酒肆内几道身影走出,盯着眼前的少年,目光中露出一丝不善。

“你这厮,休得诓骗周老,我们中灵城丹殿内并没有你这人!”那几位少年话语中夹杂着一抹警惕。

“你定是与他们一道来找我们麻烦的吧!”此刻,一道倩影自其内而来,这女子约么十六岁,一双秀眉似弯月,肤色如玉脸颊红!


     他与壮年勤勉的佃农张连初促膝长谈,详街道上梅洲村党支部书记、村委会主任。“中国是石斛的利用大国却不是种型快速数字电子计算机研制成功。秘鲁武术与健身气功协会会长本加明·冈萨,要加强对在校学生的关心、关怀、关爱。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