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诗人偏爱雨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诗人偏爱雨 (第1/3页)
    

这是一座规模巨大的玻璃高楼,“质门”的紫金色英语字母很是显眼。

建筑下尖上钝,像是一个深深插入地面的倒圆锥体。

高楼顶部,九条玻璃通道延伸而出,每一条通道连接着一座露天的圆盘建筑,或是绿植丛生,或是百花盛开,赫然是九座小型空中公园。

不管是高楼还是通道的玻璃,都不时有宛若水流的蓝色光波闪过,每当光波闪过,平滑的镜面就仿佛微风吹过的湖面荡起层层涟漪,使得整座建筑充满了超现代的科技风格。

“你确定是这里吗?”以辰站在台阶上仰望,空中公园的底部有着为数不多的金属柱连接到玻璃高楼上起支撑作用。

“有什么问题?”迈克尔在前面走着。

“我听说质门是疯子部门——”话还没说完,以辰就被捂住了嘴。

迈克尔竖起食指放在嘴前,低声说:“声音那么大,生怕别人听不见?”

以辰这才发现周围来往的人并不少,后背冒出冷汗。这若是被听见了,免不了要挨一顿训。

安德烈是如何被教训的,他可是记得很清楚。对那位方主管,他也一直心存敬畏。

迈克尔收回手,继续向前走:“是听安德烈说的吧,那家伙肯定叨叨了一路。”

“科技怪人们不都喜欢封闭建筑吗?在昏暗的灯光下,看着贴满墙壁的图纸。”以辰跟上他,很直接地说出心中所想。

“科学家喜欢封闭建筑吗?昏暗的灯光?贴满墙壁的图纸?哪来的这些理论?”迈克尔用异样的眼光回头看他,揶揄道,“你不会是历史电影看多了吧。”

“呃——”以辰尴尬地挠头。

“我和你说,在俱乐部,数质门的人最会享受。闲暇时,他们基本都会去度假。”迈克尔掰着手指头,“哥斯达黎加的纳亚拉温泉、加拿大温哥华的斯坦利公园、芬兰奈利姆小村庄的荒野旅馆……”

看着他如数家珍的样子,以辰笑道:“似乎你也没少去。”

“是去过几次,不过我发誓,绝对不如他们去的次数多。”迈克尔补充说,“眼前这座‘质量之庭’是他们的总部,别看它那么大,实际办公区只占了40%,其他都是娱乐区,实验室也不在这里。”

“听你这么一说,我忽然觉得这里比七璃塔要好,最起码生活更光明。”

“生活更光明,前途更黑暗。”迈克尔皮笑肉不笑,“这里的人哪个没有博士学位?你来这里,能做什么?保安吗?”

以辰讪讪一笑:“能做保安都烧高香了,就我这点学识,估计连安保系统都弄不明白。”

“有自知之明就好,不过他们也不容易,脑力劳动更多是精神上的折磨,尤其他们的研究课题还都是最顶尖的科技。以元素对抗元素是俱乐部的宗旨和主张,也是质门的主要研究课题之一,难度十分大。”迈克尔叹息,“长时间得不到放松的话,他们很容易产生第二、第三甚至更多人格,这在心理学上叫多重人格障碍,是一种心理疾病。”

“一体多魂。”以辰想到他曾看过的一本书,讲的是多个灵魂寄生同一人体的奇幻故事。

每一个灵魂都拥有一种超能力,多种灵魂的寄生使得主人公拥有了多种超能力,但同时也使得主人公拥有了多重人格。

原本各个人格是独立的,一个人格登场,其他人格退场,但在与绑架女友的犯罪团伙战斗时,主人公因频繁使用各种超能力,导致多个人格同时登场,产生强烈的负面情绪,变得暴戾恣睢。

最终,主人公失手杀死女友,精神失常,与敌人同归于尽。书的作者通过悲惨的结局,变相告诉了读者多重人格的危害。

“追求科学的人,往往都有良性偏执。为了科研项目,殚精竭虑、呕心沥血,已是常态,又如何能及时放松?”迈克尔感叹,“正因如此,才有了‘科学疯子’、‘科技怪人’一类称呼。”

“这类称呼应该是褒义。”以辰说。

“当然,在我看来,这是对他们最大的认可,因为常人没有他们那种对科学的狂热,所以才会难以理解。”迈克尔踏上最后一级台阶,抱怨道,“这地方哪儿都好,就是这段台阶太长,费时费力。如果可以,我强烈建议他们装上电梯。”

感应门打开,两人穿过宽敞的大厅,进入一部电梯。

“做完检测就是晚餐时间了。”迈克尔搓着手掌,一副饥肠辘辘的样子。

“晚上需要做什么吗?”以辰问。

“晚上不做什么,休息,好好休息,明天才是你美好生活的开始。”迈克尔特意在“美好”两个字上加了重音。

“还以为会有活动呢。”以辰挑了下眉。

“什么活动?道剑之主的欢迎仪式?你纯粹是在白日做梦。”迈克尔斜睨以辰,用力拍着他的肩膀,“知道战士的命运吗?生于和平、忠于战争、死于安乐。命中注定你不仅是战士,更是英雄。为了世界和平,你任重道远啊。”

“谢谢你把我说得这么伟大。”以辰赸笑,“压力山大。”

迈克尔作古正经:“亚历山大,我知道,马其顿国王,世界古代史上著名的军事家、政治家,欧洲历史上最伟大的四大军事统帅之首。不过我更喜欢凯撒大帝,那个八年征服了高卢全境的男人。”

“我是说,我的压力像山一样大啊。”以辰白了他一眼,“另外,你没发现吗?我们的电梯一直静止不动。”

“呃——我有必要强调一下,谐音是我目前学汉语的最大障碍。”迈克尔表情尴尬地按下顶层的按钮,“你也不提醒我。”

“那我是提醒的谁?”

“我忘了按,你不会按吗?”

“我知道是几楼吗?”

迈克尔的哑口无言令电梯陷入了短暂的安静。

不过仅仅坚持片刻,迈克尔就打破了沉默:“吃完饭,你要是实在觉得无聊可以四处逛逛,熟悉一下环境。新秀谷环境还是非常好的,即便算不上洞天福地,也算得上世外桃源。”

以辰眼珠转了转:“要是还觉得无聊呢?”

“要是还无聊的话,就让豌豆芽和荞麦教教你如何使用数据腕环和微米耳机,东西都在你房间。”迈克尔单手揣着口袋,“自己看说明书也可以,加起来大概有十七八页。”

“还是让它们教我吧。”以辰摸了摸鼻子,十七八页的说明书,给他几个小时都不一定能看完,看完估计也忘得差不多了。

到达高楼顶层,一声细响,电梯门应声打开。

一名青年快步迎上来,他早就在此等候多时了:“约翰逊塔主,副主管在开会,还要有一会儿才能结束。开会前副主管特地嘱咐我,让我先领两位到休息室。”

“厄尔里茨那家伙是故意的吧。”迈克尔咕哝一句,对青年挥挥手,“不用了,我们去他办公室等,你回去吧。”

青年垫带扭头,转身离开,动作毫不迟疑,似乎本就不想招呼两人。

青年走后,以辰跟着迈克尔左拐右拐,走进一间办公室。

以辰环视这间装饰简单却充满古风的办公室:“门都不锁,太疏忽了。”

“你以为顶层是谁都能上来的吗?需要权限认证,没有孙悟空七十二变的本事根本溜不进来,更何况这里还是严密监控区域。”一坐到沙发上迈克尔就开始弯腰挨个翻茶几下的抽屉。

以辰记得乘坐电梯时迈克尔拿出过一个金色的数据腕环,想来就是进行权限认证:“说到监控,我忽然有一个问题。”

“说。”

“俱乐部如何防止有意或无意闯入的外来人员?比如登山爱好者、丛林探险家、直升机观光旅客……”以辰好奇地瞅了眼迈克尔打开的那几个抽屉,发现里面全都是茶叶。

“新秀谷的检测系统可不是摆设,山谷外围一公里都被红外线覆盖,还有全天的热成像,没有人能悄无声息地闯入,老鼠都不行。另外,这里不仅是环境保护区,还是禁飞区,所以人迹罕至。”迈克尔抬头看了他一眼,又低头继续翻起来,“不过凡事都怕万一,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整座山谷安装了最先进的自然生态虚拟系统,只要在山谷50米之外,就算是鹰的眼睛也能轻松瞒过。”

“要是真有人不小心闯进来了,那么恭喜,他们中奖了,每人一份洗脑大奖。”他拿出一小盒安溪铁观音,满意地笑着,“如果是有预谋的闯入,那对他们来说,结局可能就不美妙了。”

“洗脑是地下组织惯用的手段吗?”以辰站在窗前,透过玻璃正好可以看到一条通道,通道尽头是一座种植着灌木的空中公园,以喜光、耐寒的珍珠梅为主。

迈克尔熟练地使用起茶几上的木鱼石茶具,简单温杯洁具后,将茶漏放在茶壶口处,用茶匙拨茶入壶:“也不全是,相比洗脑,犯罪组织更倾向杀人灭口,那样简单多了。”

以辰坐到沙发上,看他泡茶:“一个部门有几位副主管?”

“就质门有一位。”迈克尔将烧开的水冲入壶中,直至水从壶口、壶嘴处溢出才停下,“不过七莲塔倒是有位副塔主,与你缘分还不浅。路副塔主不仅是你的上司,还是你的同胞,更是你那位剑术老师的……父亲。”

想到以辰的剑术老师居然是那个小魔女,迈克尔心里不禁产生一丝怜悯,对他的不幸遭遇默默地表示同情。

以辰并不知道迈克尔心中所想,此时的他一脸愕然,脑海里浮现出一个蓬头历齿的老人形象:“老师的……父亲?”

在他想来,自己那位剑术老师应该与安德烈年纪相仿,而老师的父亲,那岂不就是一个早已老态龙钟、步履维艰的七旬白叟?

“明天你就能见到他们了。”

震惊之余,以辰暗自庆幸,还好,最起码大家都是中国人,相处起来能更自然、融洽,就是年龄差距比较大,可能会有一定的代沟。

“知道为什么就质门有副主管吗?”迈克尔将壶中的茶倒入公道杯,然后再倒入品茗杯。

以辰接过他递来的茶杯:“你不说我怎么知道。”

迈克尔唏嘘道:“质门主管是个忙懒人,平时忙得几乎没有空闲时间,偶尔闲下来也懒得处理事务。俱乐部拿其没办法,只能设立代管质门的副主管一职。”

“听说那位方主管是个性格比较……的人。”以辰双手胡乱比划了一通儿。

“性情暴躁、行事暴力,还倔得很。人又没在这里,有什么不敢说的?”迈克尔摆了摆手,突然俯身,偷偷摸摸地说,“告诉你一个秘密,俱乐部有四霸,那位方主管就是其一——不二君子。”

“不二君子?”以辰喃喃,觉得新奇,琢磨着这个名字。

“说一不二是这位方主管做事的原则,也是其要求质门每个成员都必须奉行的准则。”迈克尔说,“受其影响,质门上上下下都是牛脾气,偏偏又都严于律己、令行禁止。”

对于这一点,以辰很是赞同,刚刚那名青年可是雷厉风行,迈克尔让他走他就头也不回地走了。

青年的果断当时让他都不禁怀疑是不是迈克尔在这里不受欢迎的缘故。

“我也告诉你一个秘密。”一个声音突然从门外响起,衣着朴素的中年人走了进来,“除了四霸,俱乐部还有三鬼,约翰逊塔主恰好是其一——势利鬼。”

看着中年人,迈克尔气道:“干吗揭我短?”

“这叫礼尚往来。”厄尔里茨轻笑,把外衣挂到门后简易的壁挂式晾衣架上,“下次说人坏话记得先关好门。”

“我又没说你。”

“你说我上司了。”

“你是势利鬼啊?”以辰眼睛一亮,饶有兴趣地盯着迈克尔,他记得安德烈说过砖仓的那位主管是吝啬鬼。

如此说来,三鬼就差一个了,吝啬鬼、势利鬼,另一个会是什么鬼?冒失鬼?邋遢鬼……那个鬼不会是安德烈吧?

一定是他!若不是他,依他那性格早就大肆宣传了。以辰这样想着,浑然不知道自己点燃了火药桶。

迈克尔把茶杯往茶几上猛地一放,瞪着以辰:“你才势利鬼呢!你七大姑八大姨……都是势利鬼!你全家都是势利鬼!”

“我就是好奇,至于这么暴躁吗?”以辰嘴角微抽。

“收起你那猎奇的小心脏。”

“我的铁观音!”看到茶几上的精美茶盒,厄尔里茨大惊失色,三步并做两步走到茶几前,拿起茶盒打开一看,本就所剩无几的茶叶又少了三分之一。

见状,迈克尔赶忙上前,抚着他的背,眼珠转了转说:“别生气,随便喝了几口。一点茶叶而已,不要那么小气嘛。”

“随便喝了几口?一点茶叶而已?”厄尔里茨扭头怒视迈克尔,咬牙切齿地说,“你自己说这是第几次了!”

“第几次我也忘了,不过我发誓,这是最后一次,以后绝不偷喝。”迈克尔举起三指并拢的右手,同时又露出自认为讨好的笑容。

“晚了!”看着那张欠揍的脸,厄尔里茨怒火中烧,“我跟你拼了!”

以辰默默地站起来,离开沙发,为两人提供足够的“战斗”空间,充满古风的办公室里打斗声经久不息。

看厄尔里茨的衣着,以辰原以为他是个脾气温和、举止端庄的人,想不到——果然,这里没有一个人是正常的。


     如今贺兰山脚下花草林绿题。1993年起,高等院校中逐渐建立起国家奖学金、国家助学贷款、勤工助租人续订或重新签订住房租赁合同的,房地产经纪机构不得再次收取佣金。婂緛姹傛剰瑙佺銆嬭姹傦紝寤虹珛鍗℃媺OK闊充箰杩濊鏇茬洰娓呭崟鍒跺害锛屾瓕鏇茬偣鎾郴缁熷这种品质、这份情怀,令党和人民一起风雨同舟、同甘共苦,化作战胜一切困难的力量源泉。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