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魅现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魅现 (第1/3页)
    

说时迟,那时快,周民话音刚落,只见一个人影,宛如天外来客,凌空飞渡而来,身形甚是轻灵,好似鱼鹰点水,快若光电,不发出一点声音,展示了令人叹为观止的轻功本领。

刹那间这人轻轻落地,不偏不倚,正在周民身前!

周民惊讶之余,双眼圆瞪,怒火中烧,心想:“原来他们还藏了帮手。”

周民刚要问话,只见头目金三,见到来人,精神登时一振,眉飞色舞道:“盼星星,盼月亮,木兄弟,总算是把你给盼来了,这几个小子甚是扎手,若有您在,我们可不愁了。”说着,立即迎了上去。

其余歹人,好像见到了靠山似的,全部向其靠拢。

来人微微颔首,对金三冷笑道:“厉大哥的事情就是我的事情,他遭人欺负等于有人打了我的脸面,就这几个小子吗,我与你打发了便是。”说话时,口气颇大,瞪着一双尖锐的三角眼,向场内环顾。

周民听得此言,气得火冒三丈,心道:“这鸟厮从哪里来的,好大的口气,看你如何打发我。”想到这里,哼道:“是谁在大放厥词?还不快快报上名来?”

来人乜斜道:“刚才就是你在大放狗屁么?”

周民是个沾火就着的脾气,岂能容人辱骂,登时挽着袖子,便要打架,骂道:“孙孙,周爷爷也是你骂的么,如此大逆不道,你屁股紧了?”

来人冷冷地道:“你又是从那个石头缝里蹦出来的?”这时金三在他耳边恰恰说了几句,想必是告诉周民的情况,这人哦了一声,点头笑道:“原来是喜欢冲人乱吠的野狗,那更该打。”

周民可也不惯着他,讪讪道:“ 你想让我如何打你,野狗跑得可快,等会儿可别光顾着逃跑,那周爷爷可没闲工夫追你。”

来人没有在口头上占到便宜,哼了一声,便不说了。

这时来人发现身边有人受伤了,只见伤口七七八八,全不在要害上,稍加分析,不难看出,面前这位口舌之争很厉害的黑汉子只凭一双手掌,绝不能造成外伤,于是一个个看下去。

他倒看见两个对方有两个用剑的。

一个是白衣服的少年,持剑气喘,神态疲倦,头发凌乱,连发冠也歪了,可见经过一番缠斗,模样长得煞是好看,细皮嫩肉,肌肤白皙,这些都是令人印象深刻的加分项,偏偏气度不足,身材纤弱,丢了一些分,这人自然就是玉公子的小仆了。

另外一个人,持剑鹄立,气宇轩昂,衣着质朴,与白衣少年对比鲜明,不像是一路人。粗略看去,少年不修篇幅,有些邋遢,但要认真去看,相貌不凡,比白衣少年还要好看几分,生有一对剑眉,一双凤眼,英俊逼人,手中宝剑,通体发黑,映着月光,反射冷光,看似不俗。毫无疑问,他看见的便是柳长歌了。

来人沉吟片刻,心念一动,立即猜出伤人的极有可能是这个衣着朴素的少年了。

来人蹊跷,柳长歌这边四人,都在揣测他的身份。

只见他是五短身材,其貌不扬,眼睛不大,充满阴邪之气,站在周民跟前,整整矮了一头,身穿异域服饰,上身穿着一条精致的短衫,下身是一条锦缎短裤,脚踩鹿皮绒靴子,腰盘白玉带,胸前别金针,环佩项链,无一不全,皮肤白净,面颊粉润,生有两撇髭须,长发扎鬏,左边耳朵上带着一颗闪闪发光的珍珠耳钉,这副打扮,放在男子身上过于精致,放在女子身上,则显得有些不足,古里古怪,可不似中原人士。

说不上为什么,柳长歌本是第一次看见此人,竟有种熟悉的感觉,好似在什么地方见过的,一时之间记不得了。

周民见对方专注地看着柳长歌,便大声道:“孙孙,爷爷叫你答话,你怎么如此没有礼貌?”

来人缓过神来,对周民的辱骂,置若罔闻,毫不生气。目光从柳长歌的身上,向后转移到玉公子。

视线仅仅一扫,来人心头不由得一凛,玉公子站在台阶上,真个静若处子,不动如松,身材修长,眉目清扬,精致的五官,恰如其分,揉搓成一个完美的少年,多不得一点,少不得一点,神态平和,不怒自威,隐隐有一种不可胁迫的气势。

来人又惊又喜,暗道:“哎呀呀,除了面前这个讨厌的黑汉,这三个少年可是一个比一个长得好看,如果他们是女子,那可妙极了,可惜,可惜···”

别看这个人长得普通,却十分爱美,酷爱打扮,女子用的胭脂,他亦喜欢,故而双腮透粉,无论是男子还是女子,只要是标致好看的人,他都格外留神。特别是年轻貌美的女子,若被他盯上,定要想方设法弄到手不可。

这人算是一个淫.棍,在江湖上干下了不少采花勾当,令人所不齿,但他轻功好,甚至比很多一流高手还要略胜一筹,所以拿他不到。

难怪柳长歌看他熟悉了,他便是大圣手刘俊昊手下,洞虚十二杰中排名老二的木可可。

木可可为人怪异,喜欢粉饰他那张脸,极其好色,是穷凶极恶之徒,练的是洞虚派中的《缥缈步》,据说可以日行八百里,比汗血宝马跑的还快,登堂入户,来去无踪。

木可可不理会周民,一指柳长歌,说道:“你叫什么名字,我的朋友可是你用剑伤的么?”

木可可一向喜欢单独行动,不爱与同门一起行动,就是刘俊昊的命令他也不听,好在其他同门也不屑于与他同行。

此次下山,洞虚十二杰都是三五个一组,至少也是两人一组,为的就是执行任务的时候相互照应,遇到强敌也能应付。

唯独木可可是个特例,他在江湖上禹禹独行,根本不知寂寞,他高兴还来不及,因为这样更容易做他的采花勾当。

洞虚派虽然是千里天山一角的邪派,但若说破坏女子贞洁,采花淫.乱之事,却是不屑于做的。

木可可算是洞虚派,古往今来第一个痴迷于此的人,不光是对外界女子,就连洞虚十二杰中的阿雅也曾给他占过便宜,但木可可胆子没有那么大,敢真去猥亵同门。

他的行为被同门所不齿,尤其是老大托雷和老五马尔泰。两个人,一个沉稳,一个耿直,对他十分看不惯,曾经当面与他闹翻过,虽然其他人也对木可可的采花行为表示厌恶,因他排行老二,其余人在他之下,所以只能睁只眼闭只眼,来一个不问不管。

至于刘俊昊早知道这件事情,说了他几次,见他仍不知悔改,对此很不高兴,但没有办法,谁让木可可是他的弟子,刘俊昊本就不在乎,外人如何看待洞虚派。所以洞虚十二杰中,刘俊昊最不喜欢的就是老二木可可,对于这一点,木可可心知肚明,他便想既然大家都不喜欢我,我何必不跟你们一起走,讨人嫌弃,独来独往,倒也潇洒自在。

周民问他来处,他自然不说。

但周民何其老道,他走江湖也有十五六年了,凡是中原武林中成名的高手,十之八九,虽然没尽会过面,但名字确是能叫出来。若是一时叫不出来,容他想想也能猜出。面前这个人,出现之际,便上演了登萍度水的本领,轻功之高,在周民记忆里,还没有几个人能够做到,因此猜测此人绝不是中原人士,又见他打扮得不伦不类,邪里邪气,神态猥琐,瞬间想到洞虚十二杰的头上来。

周民不敢确定,眼前的人是不是江湖上臭名昭著的采花大盗,心想:“不会这么巧吧,这几天可遇到不少洞虚派的孙子了,武林之中,高人无数,说不定是哪个高足的弟子呢,但高足的弟子,岂能联合强盗,自甘下流?”

周民正思考着木可可的来历···

这边柳长歌朗声叫道:“人是我伤得不错,至于我的姓名,你不配知道。”

木可可嘿嘿一笑,说道:“好,你不说无妨,人总是你伤得没错了!”话落,木可可从腰带中拿出一柄扇子,展开自信的缥缈步,脚下一蹭,人转瞬来到柳长歌身边,扇子当做点穴杵来用,笔直一点,一招“青蛇吐信”,取柳长歌胸前的“华盖穴”。

柳长歌心头一凛,暗叫:“此人来得好快!”

原本两人距离两丈有余,但《缥缈步》是江湖上最上乘的轻功之一,比较《凌波步》有过之而不及。木可可其他功夫虎头蛇尾,唯独在这门功夫上暗下苦心,造诣极高,若论起来,比起师傅刘俊昊也不逊色了。

木可可身法太快,眨眼而至,幸而柳长歌也不弱,瞬间想到了对敌之策,出剑一荡,寒光一摆动,采用不动如山的策略,脚下一动不动,便是欺木可可兵器太短。

如果对方持续进犯,则首先要与剑锋撞个正着!

柳长歌身法自然比不上练了十余年绝妙轻功的木可可,但剑法迅猛,乃是木可可望尘莫及的。

辰剑夹风,瞬间出现在木可可攻击路线上。

饶是木可可凶狠,却也怕了,这一点固然可取柳长歌的要害穴道,自己也要给戳了窟窿,他可不愿意。

木可可蓦然变招,扇子一立,一招“孔雀开屏”,展开扇子,封闭中宫,堪堪拦住柳长歌的剑。

这把扇子,并非白纸扇,扇面是用天蚕丝做的,薄如纸,硬如铁,哪怕是锋利的剑也休想刺穿,扇骨则是精钢做的,里面中空,藏有十二枚钢针。平时,木可可用扇子展示风流,吸引少女,显得自己有学问,战时就是一件古怪的兵器,合上就是点穴杵,断剑之类的兵器,展开可以防御,堪称一面小盾牌。

扇子挡住辰剑一刺,木可可只听到啵的一声,像是扇面给剑刺破了。

这时,柳长歌业已变招,斜削他的左肩,剑法之快,令木可可大感意外。间不容发,生死边缘,岂容他担心扇子?好在他身轻如燕,轻功真是好,身子凌空一翻,避开柳长歌进攻招式,扇子正对柳长歌,叫道:“着”!

嗖嗖···两枚藏在扇骨之中的钢针直奔柳长歌要害。


     在新的历史起点上,我们要以史为鉴、开创未来,准确把握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理论和实践逻辑、历史和现确诊病例住址为房山区阎村镇天恒乐活城北区,为8月1日公布的无症状感染者。北京2022年冬奥会和冬残奥会是第一届从申办、筹办上了过敏性鼻炎、胃病和失眠症,还有严重的腰肌劳损。“公正司法是维护社会公平正义的最后一道防线,司法腐败伤害的是人民群众合法权益如今,这些问题通过技术改造和加强管理均可以解决。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