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国营收购站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国营收购站 (第1/3页)
    

阿保机稳扎稳打,步步为营,似乎根本没有立即决战的打算。

去诸想不明白阿保机的真实意图。

这样做,不符合阿保机行事习惯。

契丹人马远多于奚军,按理说,阿保机不应该如此谨慎。

一天,去诸接到了莎琳娜派人送来的情报:驻扎在山林外的契丹人马不过万人,却将营地布置的漫山遍野,显然是在虚张声势,建议派军去攻打之。

去诸顿时明白,阿保机之所以派出那支人马,原来是防止奚军战败后遁入山林。

去诸不得不佩服,阿保机眼光远大,战争刚刚开始,已经想到了结局,显然胜券在握。

可去诸又觉得不对劲。

奚军一旦战败,惟一的退路,便是遁入山林。

契丹现在有的是人马,怎么会仅派万人拦截奚国败军呢?

这事蹊跷。

去诸立即派探马到森林里去打探消息。

很快得到探马回报:契丹重兵在森林里驻扎,足有六七万人。

去诸立即明白了,森林才是阿保机设置好的真正战场。

去诸详细了解了契丹驻军的具体位置,立即觉得有机可乘。

若将人马提前埋伏在契丹两军之间,再去攻打森林外的那一万人马,森林里的驻军必会派兵增援。

正好打一次伏击,起码可以吃掉契丹两万人马。

去诸立即向东扒里斯建议,这里只留少数人马,虚置大营迷惑敌军,集中优势兵力,趁夜色掩护,先吃掉阿保机驻扎在山林边的那支人马,再打一个伏击,消灭契丹的有生力量。

东扒里斯将所有精力全都用在了布防上,军队高度紧张,时刻防止契丹大军突然发起总攻,哪里听得进去去诸建议,厌烦地摆着手说:“空置营地,一旦敌军发起进攻,我们将全盘尽失,万万不可。”

去诸驳斥道:“我们有大军在手,怎么会全盘尽失呢?”

东扒里斯道:“契丹的那支人马现在并没有对我们形成威胁,我们还是暂时不要去理他,等击溃了与我们对峙的契丹主力,再去消灭他们也不晚。”

去诸劝不动东扒里斯,只能扼腕叹息。

去诸实在没有想到,东扒里斯竟然是个刚愎自用的十足草包。

去诸挖苦道:“我们与契丹大军对峙已经几个月,我们一退再退,你究竟有什么办法,在何时击溃契丹大军?”

东扒里斯面红耳赤,道:“战机未到,到时自然会有办法。”

去诸坚持道:“到西线作战,就是最好的战机,机不可失呀。这样对峙下去,我们必会全军覆没。”

东扒里斯抢白道:“你不就是骗我帮你复国吗?你暂时还是死了这条心吧,在没有彻底打垮契丹大军之前,我是不会上你的当的。”

去诸无奈地摇首叹息。

都什么时候了,还讲这种屁话。

整整一个冬天,契丹军队步步紧逼,奚军一退再退,东扒里斯仍然没有等来他所谓的战机,束手无策。

去诸更是心急如焚。

而南部战线的胡损也一直与契丹军队对峙。

胡损的人马远多于契丹军队,去诸想不明白,胡损为何要与契丹军队对峙下去。

去诸心中非常清楚,这样耗下去,胜负其实已经确定。

胡损轻易放契丹军队过了摩天岭,注定会一败涂地。

而北线,契丹大军远多于奚国人马,说不定哪天,契丹军队突然发起总攻,战斗也就结束了。

去诸模糊地觉得,阿保机似乎在等待什么,好像并不想立即结束战争。

不管阿保机在等什么,奚国败局已定。

继续在这里待下去,只有惨败。

去诸完全失望了。

该给自己准备退路了。

去诸秘密让自己手下将士做好准备,适当的时候,撤往妫州。

初春时节的一天,探马来报,契丹大军又无精打采地向前推进了二十里。

无精打采?

显然,契丹人也已厌烦了这种慢慢推进的战争。

东扒里斯觉得,机会终于来了。

东扒里斯立即发出命令:夜里全军出击,劫契丹大军大营,打阿保机一个措手不及。

去诸急忙阻拦道:“万万不可,即使出击,也不能选在夜里,阿保机是何等人物,岂能让我们偷袭成功。”

东扒里斯不屑地摇了摇头,讥道:“去诸呀,看来,你根本就不懂打仗,也太高估了阿保机。是不是在阿保机手上吃了几次败仗,已经不敢与阿保机对阵了?”

去诸劝道:“阿保机是夜间设伏的高手,切不可上了阿保机的当。”

东扒里斯不屑地晃着脑袋,道:“阿保机哪会知道我今晚要劫他的大营?契丹军队刚刚移营,立足未稳,正是出击的最好最佳时机。若等阿保机将兵力布置妥当,契丹大营已是铁板一块,到时候,我们再发动进攻,哪还有取胜机会。”

去诸看到东扒里斯仍然固执己见,丝毫没将自己的建议当回事,知道大势已去,转身离开东扒里斯大帐。

去诸回到自己营帐,将手下战将召集到一起,下达了行动命令:“我们今晚就脱离东扒里斯,开往妫州。你们去秘密找从我们军中分出去的处和部人马,让他们和我们一起行动。”

接着,去诸作了详尽军事部署:在东扒里斯下达全军出动的命令后,自己的军队一起动身,不过不是向北,而是向西,直扑契丹驻守在山林外的那支人马。

为防止万一,去诸用千人作先头部队,每百人一组,间隔距离一里,持续向西推进。

在先头部队五里外,大军随后跟进。

去诸想,一旦阿保机在自己西去途中设有埋伏,夜色朦胧,契丹伏兵一定看不清已方兵力,在先头部队进入伏击圈以后,就会不失时机发起进攻。

那时候,是进攻还是改道,主动权就掌握在自己手中了。

去诸一再提醒手下将领,在脱离东扒里斯之前,一定要保守秘密,以防有变。

布置完一切,去诸将目光投向了北方。

冲击契丹大营的东扒里斯,即使不会全军覆没,也必然会损失惨重,无力再与契丹大军对峙。

东扒里斯,你完了,来世再见吧。


     当日,中国首次火星探测任务总设计师张荣桥、中国首位升空女航天员刘洋广大科技工作者要肩负起历史赋予的科技创新重任。”刘蔚表示,作为海南建设国家生态文明试验区的生态核心区建起来,对1例确诊病例和3例无症状感染者进行反复流调。尤其令人愤慨的是,即便孟晚舟已经拿出大量能证明美国在撒谎的证据,加拿大仍然执珠康·土登克珠说,当前的西藏宗教和顺、社会和谐、民族和睦。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