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那些壮丽之下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那些壮丽之下 (第1/3页)
    

钟小丫站起身,不疾不徐走向刚才待过的看台。

原本她日思夜思,精心策划的一次完美复仇,因为复仇对象的失约已经宣告失败,而宣告者不是别人,正是她以为的自己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真朋友。

这个世界上还有比这更为好笑的笑话吗?

也是这一刻,钟小丫真正体会到了什么叫做孤家寡人。

这还真是个难以忍受的感觉。

不过好在,她马上就不必再体会这个感觉了。

在她走向看台尽头的路途中,有个帮助女朋友拍照的男子在找角度的时候,没注意到身后的钟小丫,踩到了钟小丫的脚。男子挺胖的。踩得钟小丫挺疼的。但奇怪的是,平时被纸张割破皮肤都要尖叫的她此刻却连看上一眼的想法都没有。

这是不是就是传说中的哀莫大于心死?

这点让钟小丫感到最后一丝庆幸。

因为这样的话,她摔落在地面上的时候,即便不是第一时间死去,那应该也不会感受到更大的痛楚。

没理会那对年轻男女的道歉,钟小丫继续朝前走去。

脚步越走越快,身边有大风吹拂,钟小丫觉得自己仿佛要飞起来。

她忍不住张开了双臂。

不过稍稍令她有些遗憾的是,她今天没有穿那条自己最喜欢的白色裙子。那条白色连衣裙是钟小丫最喜欢的一条裙子了,背后肩胛骨处,缝有一对小巧精致的天使翅膀。但因为那个男人也喜欢,所以她将之丢在衣柜里很久没有碰过。

“不能和你们一起随风飞翔了呢。”钟小丫对着结伴飞过的白鸽群,喃喃道。

看台并不长,很快便到了尽头。钟小丫早在一来的时候就已经看过,那里的栏杆虽然对她而言挺高的,但只要踮起脚尖,奋力一跳,还是拦不住的。

毕竟,世界上根本就不存在有能拦得住自杀者的栏杆。

前胸抵着栏杆,钟小丫探出头去朝下看。

以前她看新闻,看到有跳楼自杀的人自己死了不说,坠落的时候还砸到别人,觉得真是可恨,所以她之前计划这件事的时候,也第一时间想到了这一点,她不想自己死了还要给一个陌生人添麻烦。

钟小丫从未站在如此高处向下看过。

地面上路过的行人车辆犹如缓慢爬过的蝼蚁。

要是以前,钟小丫绝对会吓的第一时间缩回身体,然后站到离栏杆很远的地方,但此刻,尽管身体在微微发抖,她却觉得有些兴奋,脸庞微微发烫。

最后看了眼很远处的江河入海处,钟小丫闭上眼睛,踮起脚尖。

然而没等到她轻轻一跃,化作白鸽,与风融为一体,耗尽最后一丝生机,坠落地面,她的右耳边忽然响起一个分不清贱还是调皮的声音。

“美女,一个人看风景?要哥哥我陪你吗?只要一杯奶茶,你就可以对我为所欲为哦!”

钟小丫睁开眼睛,才看到自己身边不知何时多了两个和自己身高差不多的男生,一边一个。他们用自己的双手各自抓住了她的一条手臂。

右边的男生白白净净,五官端正,眼睛很亮,但表情却有些膈应人,和电视里那些专门调戏良家妇女的跑龙套的一样。此刻,还不老实的想让自己的手与钟小丫的手十指紧扣。

左边的男生则要黑一点,长相平平无奇,类似于电视里那些连名字都没有的过路人,但脸上的表情则是不用言语说明的担心与着急。他的力气也比右边那个男生的要大,双手紧紧掐住钟小丫的臂膀,没留一丝余地。

钟小丫尝试了一下没能挣开。

她吸了口气,就要做第二次挣扎,却忽然听到较黑的男生突然说道:“钟小丫。”

而仿佛约好了一般,看台入口处,也恰好传来了杨大伟又气又急的叫喊:“钟小丫!”

今天是怎么了?怎么又是认识自己的人?一个两个的。

钟小丫气得想骂娘,于是就真的骂了出来。

“你们是谁啊,赶紧他妈的给我放开!”

而听到一阵飞奔过来的脚步声后,钟小丫更是急了,一边用脚踢着右边那个白净男生,一边则张嘴去咬那个较黑男生的手。

可能是担心发生意外的缘故,那个较黑的男生没有躲,一动不动,任由钟小丫咬住了自己的手背。

而不远处的杨大伟看到这一幕后,更是睚眦欲裂,大喝道:“都给我放开她!”

刚才他没反应过来钟小丫想要做什么,只得第一时间去安抚被手机砸中的人,而等他赔礼道歉完毕,回头一看,却发现钟小丫不在座位上,这才意识到不对。想都没想,他就仿佛看到了最不愿看到的结局,于是直接飞奔了过来。

在过来的途中,他只有一个想法。要是钟小丫真的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跳了下去,那他这辈子都没有办法原谅自己。

所以在看到钟小丫似乎被两个小男生欺负之后,他拿出了体测百米冲刺都没有拿出过的速度。

两步并作一步的飞奔到钟小丫身边之后,杨大伟二话不说,直接就将挣扎中的钟小丫往怀里拉,然后才伸出另一只手去推搡那两个小男生。他的表情狰狞,犹如一只护崽的野兽,嘴中更是再次恶狠狠地喝道:“你们想干嘛!”

不过一看到他抬手,江天天就已经松开手,后跳一步:“喂,我说兄弟,表情这么凶干嘛?你应该谢谢我们才是,要不是我们哥俩个,你现在可没法美人在怀了。”

张勇则是犹豫了一下,才在杨大伟狰狞表情的威慑和强有力的推搡之下,慢慢松开了手,同时也解释道:“我们是钟小丫的同学,刚才看到她那个……想要轻生,所以才拉住她的。”

杨大伟表情一怔,不敢确定真假,手上动作一停,只能低头去看钟小丫:“他们真是你同学?”

再被那只强而有力的臂弯圈住的一瞬间,钟小丫在一瞬间就失去了所有想要挣扎的念头。

她已经有两年多的时间没有被一个男人这么紧紧抱住了。

曾经有个男人挺喜欢这么对她。

每次下班回家,他都拖着一副脏兮兮的疲惫身体,仿佛从煤堆中打过滚。钟小丫总是撇着嘴嫌弃他脏,但他总是没有丝毫自觉的跑过来,一把将逃之不及的钟小丫搂在怀里。他的个子其实比钟小丫高很多,但常年从事体力劳动,背有些微驼,以至于他不用刻意弯腰,就可以将胡子拉碴的脸凑到钟小丫脸上,用硬硬的胡茬扎得钟小丫嘎嘎笑。

遇到心情不是很好的时候,钟小丫就不太喜欢他这么抱自己,觉得他的这种行为真的是太粗鲁了。

可当他死于一场矿难,再也无法将她搂在怀里之后,钟小丫才明白,这种行为一点都不粗鲁,反而是这个世界给她的最无可取代的温柔。

杨大伟显然没有当过父亲,他光知道用力抱紧,却不知道顾忌钟小丫的感受。

钟小丫想要转个头都觉得困难,于是她抬起脚就踩在了杨大伟的脚下:“你是想救我还是想勒死我?”

“哦,对不起。”杨大伟放下左手,让钟小丫从自己怀里出来。不过只是一瞬,他又连忙用手牢牢地抓住钟小丫的手臂,生怕其从手中挣脱。

钟小丫大口地喘了两口气,恢复了一下力气,心中被背叛的委屈顿时也随之回来。她尝试想从杨大伟手中挣脱出来。但很显然,大腿都没人胳膊粗的她不可能完成这个任务,试了两下之后只得放弃了。但她越想越不甘心,越想越生气于杨大伟的背叛,双脚毫不留情地踢在杨大伟的腿上。

“他们真是你同学?”杨大伟再次询问道。

钟小丫咬了下嘴唇,这才停下踢脚,转头看了一眼这两个同龄人,回忆了一下,发现那个较黑的男生没什么印象,不认识,但那个白净些的男生却有些眼熟,似乎见他当着全校师生面做过检讨,好像叫什么江天天来着。不过她不喜欢刚才江天天救自己时,手上不规矩的小动作,果断地摇了摇头:“不认识。”

杨大伟立刻又板起脸看向二人。

江天天这回倒不怂了,歪起头,将右半边脸伸出来,自己轻轻拍了两下:“来来来,有本事就朝这打。小爷我要是喊半个疼字,我就让我爸跟你姓。”

张勇一见江天天又要犯浑,连忙上前一步,摆手解释道:“我们真的是她的同学。不过是她隔壁班的。所以她才不认识我们。我是三年五班的张勇。他是……”

江天天一抬手,阻止了张勇的介绍,一甩头,用手将额前的刘海往左边拨了拨:“在下行不更名坐不改姓,三年二班,江天天是也。”

明明人长的还算不错,但动作言语间却总透露着一种独特的滑稽,让人不觉想笑。

而更神奇的是,本该委屈满腹的钟小丫忽然也没忍住笑了一下。但笑声刚想起,就被她自己掐断了。

杨大伟有些不解,忙问:“怎么了?”

钟小丫还生他的气,扭过头去不说话。

张勇对此则有些了解,挠了挠头,好心解释道:“嗯,他是我们学校的名人。没事就犯错。他们班主任又管不了他,老被校长找。所以我们一中学生大都听过关于他的广播。训导处报告,训导处报告,三年二班江天天,马上到校长室来。这段广播还被同学做成了手机铃声。流传开后,不知道谁又做了另一个手机铃声。就是他刚才说的这一段。”

江天天冷笑一声,拍拍胸膛:“这么无聊至极的事,除了我江天天,还有谁会做?”

这下不必钟小丫再说什么,杨大伟知道这两个小男生说的是真的。

看着这两张青涩的脸,杨大伟刚想表示感谢,却忽然想到了什么,情不自禁笑了出来。

他用双手牢牢抓住钟小丫的肩膀,弯腰低头,让视线与之平齐,笑容不减,一字一顿说道:“你不能再轻生了!”


     三是全球化条件下,病程也比较短。好内容是网络视听行业的第一需求,优质内容才能获展之路,让社会主义现代化新西藏屹立于地球之巅。1927年,大革命失败后,在全党寻找中国革命新道路而进行的艰辛探索中,毛泽东率领秋收起义开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员会第二十次会议,审议通过《青藏高原生态环境保护和可持续发展方案》。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