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蟹道人》。

她的眸子直望着那十三击,冷冷道:你退回去

夕陽西去,染紅的天空隨之迎來漆黑的謝幕,取而代之的是,天邊那無窮無盡的黑暗,最終如輕紗一般,緩緩籠罩在整個尤雅大陸上。粼粼的月光將整座酆都內部映照的隱隱發著幽光,仿佛空蕩蕩的地獄一樣寂靜無聲。

空曠的大廳里,就像斷了電的電影院,無論哪里都充斥著伸手不見五指的黑暗,主位的那尊王位之前,剎那間一陣藍色的閃電突然在王座前顯現。

一個穿著漆黑羽翊長袍的男子從閃電中逐漸顯了形,一頭干凈整齊的短發,精致五官的臉上,金眼、赤瞳,顯得格外尊貴,頭右側那一根微微向后彎曲的犄角,使得他那副尊貴的面容上,更添加上了一份邪魅。

這一次倒是完美的很。

安逸瞬間就轉移到了[魔皇之王座]前,不禁大大的嘆了口氣,用只能夠自己聽得到的聲音說,“白堊那大老粗,我怎么不記得當初把它制作成了個這么有素質的魔王?害得給我也嚇了一跳。”到現在他都忘不了,那兇神般長相的白堊,每次見到自己,簡直就恨不得一步一磕頭。

安逸赤金色的眼眸中,散著淡淡的微芒,“好黑啊這里,說來自己當初玩游戲的時候,除了藏寶物的地方,整個公會來都沒來過。”不過在游戲里的設定,這個廣場一般只有妖帝——梔子和她自動生成的低階同族組成的軍團〔妖泉〕守護,再加上剛剛安逸已經騙白堊給自己打探消息了,梔子已經被南燭趕回了屬于她自己的領域,南燭的棲息之地又在公會的【幻境島】,每個公會都有一個【幻境島】,那里是一座屬于尤雅大陸之外的天空島嶼,不僅風景充滿著夢幻,還是很多公會置放成員共享的裝備和材料,畢竟【幻境島】屬于一種虛數空間。安逸望著透明的玻璃屋頂,臉上掛著一種萬事俱備的微笑。因為能夠轉移,那就說明他可以直接轉移到酆都城外,然后跑路。畢竟按照游戲魔物傀儡的設定,它們如果有了自我意識的話,殺自己簡直如同殺雞取卵簡單。

然而就在安逸剛要走的時候,意外還是發生了,安逸身后一陣清音,不免令他心中一驚。

“陛下... ...”

另一邊的南燭早已經是恭候多時了,望著漆黑空間下,安逸似有若無的身影,她輕輕的走到距離他正正好好一米的距離,緩緩抬起頭,“南燭罪該萬死,擅自用您賜予屬于的〔黑凰之瞳〕預測了您之后十二個小時之內的行動。恕南燭直言,您真的要拋棄您一手建立起的酆都么?”一雙赤紅色的瞳孔里,盛滿了她獨有的那種看似炙熱,卻內蘊冰冷的眼神。這是她與生俱來的氣質,明明身負無盡的熾熱,卻是讓所有物種,永遠難以觸碰到的存在。

安逸不禁撇了撇嘴角,心中格外的驚慌的道,“恐... ...恐怖。”

他用魔皇之瞳看了一眼南燭的面板。

個體名:南燭 種族名:創世鳳凰種/超魔神級 等級:150

生命值:880.0000 妖力值:MAX 物理攻擊:32.0000 魔法攻擊:96.0000 物理防御:555.0000 魔法防御:MAX 攻擊速度:550% 移動速度:10000

安逸揉了揉眼睛,因為這身屬性,在游戲中應該是南燭穿戴齊神級裝備的加成,可現在看她渾身明明只有一件黑紅色的羽翊長袍,武器都沒有。畢竟他自己此刻的屬性可是和游戲里裸裝的自己一模一樣,本來就打不過,這還增強了... ...

“所以,還是興師問罪的吧?來吧,我可是向來一個人打副本的。”安逸的眼神頃刻間涌現出一片剛毅下是看不見的恐懼,渾身漆黑的長袍,瞬間重新凝聚為一套紫黑的法袍,一把鑲嵌著一顆無色寶石的法杖也突然顯現在他的手上,安逸畢竟也是玩了這么久的游戲,〔一鍵換裝〕這種先勝人一籌的技能必須會使用。

“屬下怎敢忤逆陛下?”南燭炙熱眼神中那四處彌漫著的暴風雪剎那消散,凝聚成了一雙略有溫度,奪魂奪魄的目光,她沖著安逸溫順又動人的一笑,便跪了下去“我等皆是陛下所造,您若要收回我等的性命,南燭怎敢有半分怨言。只是... ...您應該知道的,經過陛下的制造,南燭免疫任何魔法攻擊... ...”她抬起雙手,一把劍身刻著鮮紅紋路的太刀浮現在她的手上,劍柄處的暗紅色寶石隱藏著無盡的純粹能量,“陛下所賜,[兵藏],無視任何防御,防具,且阻斷任何回復,若要毀滅南燭,請用此兵。”

“欸?”安逸輕斜了斜嘴角,心里一懵,“什么情況。”

安逸眼見著南燭并沒有對自己有任何的攻擊。

愣了幾秒鐘,安逸的眼中仿佛閃過一絲星辰,星辰之下,是朦朧的濕潤,他仿佛也意識到,終究是自己活的太過狹隘了,總是把任何人都往壞了處想,“奧... ...嗯... ...南燭你果然沒讓我失望,收起你的武器,起來吧,你完成了我的考驗。”

“考驗?”南燭的目光逐漸變得疑惑。

“對,考驗吶... ...”大廳里黑色的地面顯現出一陣微弱的光亮,飛快的吞噬,別扯淡了,開始練功吧。”

……

華燈初上,夜色未央,鄭國境內身份最為顯赫的一群年輕人又再相聚夏霜閣。鄭榮澤對著鄭溫韋抱拳示好,鄭溫韋作揖回禮。

昨日鄭榮澤一時興起,和鄭溫韋對和數首,硬是把胸中的存稿一股腦兒全拋了出去。對于這個結果,鄭榮澤相當滿意。八王之中,只有黔王和康王最難拉攏,他們的兒子也都沉默寡言。

誰知道鄭靖良竟然“慷慨助攻”了一波,主動幫自己和鄭溫韋牽線搭橋,拉近了和黔王一方的關系。要不是和鄭靖良不待見,鄭榮澤一定會備上厚禮好好答謝。鄭靖良昨夜輕飄飄的一句話,可比幕僚們絞盡腦汁想出來的餿主意有效多了。

鄭榮澤強忍住笑意,不著痕跡地進一步拉近自己與鄭溫韋的關系:“各位,昨夜我與鄭溫韋世兄對詩數首,最終還是甘拜下風。今日繼續作詩的話,就有些沒趣了,不如……”

……

計劃起來簡單,但到執行的時候,李衍心間還是閃過了一絲愧疚。不遠處這個看起來沒什么心機的少女,康王叛亂和她又有什么關系呢?再退一步講,康王叛亂,以鄭國皇室的角度來看自然有罪。但是站在天下百姓的角度來看,只要不橫征暴斂,誰當皇帝又有什么區別呢?

李衍在她的笑容里面,隱約找到了徐若弗的影子。都一年多沒見了,也不知道那個單純的小女孩現在怎么樣了。如果鄭念嬌是徐若弗的話,自己還能忍心下手,讓她成為權力斗爭的犧牲品嗎?

答案是否定的。哪怕采取另外一些可行性很低的手段,李衍也不會這樣去傷害徐若弗。從妙妙到姚宇、韓凱越,李衍一直都是個護短的人。

李衍又再思索了一會兒,一咬牙還是選擇下手了。因為他想明白了一點:你不是徐若弗,我也不認識你。你的錦衣玉食里面,不也有許多平民百姓的血淚?

眾人推杯換盞間,李衍開始施行計劃。只要鄭念嬌注意力放到別處,李衍就引導玄氣包裹一丁點兒無色無味的藥粉飛向她的酒杯。藥粉本就少到肉眼難見的程度,在酒里一溶解,從此再無蹤影。對付鄭榮澤,李衍采取了同樣的方式。

謹慎起見,分批次微量用藥,力求做到萬無一失。

在飲了數杯酒后,鄭念嬌面帶潮紅,嬌哼連連。還好她眼神里的媚色被醉酒的迷離掩蓋,眾人只以為她飲酒過量。復飲一杯后,蒙汗藥的藥力也上來了,這個春心蕩漾的郡主,就這樣靜靜地“醉倒”在了桌上。

鄭榮澤眼尖,第一眼便看見了“醉倒”的鄭念嬌。他召喚轎夫道:“念嬌世妹身體不適,你們帶她回去休息吧。”

這一句話不著痕跡地掩蓋了鄭念嬌“醉酒”的丑態,不少心思玲瓏之輩皆是嘆服鄭榮澤的手段。

鄭念嬌被侍女抱著上了轎子。李衍再次對著鄭榮澤的酒杯彈去一點藥粉,心底暗笑:我們之間說起來也無冤無仇,白白送你一個美人兒,今晚好好消受吧。

李衍傳音叮囑完鄭靖良,讓其一定要陪飲到最后,不能露出一點馬腳,隨即離去。

……

走到沒人的地方,李衍一躍而起,飛速奔行,趁著夜色的掩蓋,不多時便到了和鄭靖良手下四位門客約好的巷子。這條巷子夜間基本沒人,又是鄭念嬌回住處的必經之路,正是下手的絕佳之處。只要動手干凈利落,絕對不會被人察覺。

李衍伏在屋脊后方,屏息凝神。不多時,夜色中出現了一頂華貴的轎子。

李衍心底暗道一聲“抱歉”,翻手掏出四根銀針,銀針的鋒芒在黑夜里如同奪人性命的幽靈一般。暗殺這種事情,銀針是最好用的。流血最少,聲音最小。

“咻!咻……”

四道微不可聞的破風聲和一道不算大的破風聲同時響起,李衍閃身至轎前,穩穩托住轎子,不讓其落地發出聲響。

四人眨眼間便被奪去性命,在倒地的瞬間被李衍用腳尖輕點卸去力道,靜靜地躺在了小巷中。

李衍一揮手,四道只穿了褲衩的身影躡手躡腳地走上前來,扒下四個轎夫的衣服換上。五人沒有任何交流,一言不發地做完了這一切后,四個“轎夫”抬起轎子,一轉彎便走向榮澤府。

半小時后,四人又再回到了這個巷子。扎在土地上的銀針早已被李衍收起,坑眼被抹平,四具轎夫尸體也被收回芥子,決計不會有人能查出這里曾經出過人命。

“窗戶打開了吧?”

“嗯。打開了兩扇遠點的窗戶,應該不會被注意到。”

回答完后,四人絕決地望向李衍,深鞠一躬,等到起身的時候,嘴角都已溢出黑色的血液。

“應先生,請務必要輔佐好殿下,我們先走一步了!”

士為知己者死,這是他們臨終前的最后一聲細語。這四個空有一腔熱血的漢子,也算是死得其所了。

李衍微微動容,掏出一個全新芥子,收納了四人尸體,低語道:“放心,我一定會讓他成為鄭國皇帝的,還能幫他打下韓國、楚國。但我能給你們承諾的,只有這么多了……”

……

這一夜注定不會太安靜。鄭榮澤和鄭念嬌放蕩不羈的叫聲,在寂靜的夜里顯得那么突兀。叫聲一直持續到幾近天明才停歇下來,足足讓方圓數里內的人聽足了墻角……

人们畏惧死亡,也只是因为没有噤,站在那里怔了很久,忽然感

杨磐眯着那双散发着骇人红光双眼,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这个高贵美丽精灵女人,凯兰崔尔女王。

当然,即便凯兰崔尔女王却是十分美丽,但杨磐却不是某些见了漂亮女人就走不道的无节操矮人。

所以即便对方再漂亮,杨磐也对眼前这位了一聲后往上瘋狂飛去。

“再見!”這一次林肅使出全力往下一擊,上百只大魚瞬間被擊飛,就這一會兒的空檔,他的身形也往上飛去。

當所有人躍入水底后,一陣冰涼席卷全身,仿佛掃盡了一切的疲倦;魚群在底下亂竄,但仿若無法進入一般,試圖撞擊了幾次后才無奈離開。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蟹道人》。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来自心底的声音

佛前献花

来自心底的声音

燃冰

来自心底的声音

人生的清茶

来自心底的声音

唐七公子

来自心底的声音

顾大石

来自心底的声音

难山之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