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马上离开(八)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马上离开(八) (第1/3页)
    

心里虽然有很多疑问,但我相信时间会给我一个完美的解释,抱着这样复杂的想法,我简单洗了把脸,回到了班级。

既然事情已经发展成这样了,那我自己也只能顺势而为。

等回到了班级,一些关系好的学生已经聚在了一起,不知在讨论着什么有意思的话题。

我应对不了这种氛围,便绕过人群,回到自己最后排靠窗的座位上,眼里尽是羡慕的目光。

小时候因为家里穷,没钱供我上学,初中还没念完,最后迫于无奈,只好在十六岁去参军,所以这种温馨的学园时光我是没有体验过的。

没想到我这个二十多岁还没有老婆的人居然还能体验一次上学的机会,想想也觉得不可思议。

还记得我上学那会,班级还有些混混成天欺负学生之类的事情发生,现在看看周围,是那么的和…额。

平字还没说出来,我的目光就瞥到和我坐在同一排但不碍着的学生身上。

这人有着虎背熊腰的身材,从坐着的高度来看,身高绝对不会低于180。全身上下清一色的黑色衣服,在天蓝色的校服群里显得额外煞眼。

这人见我盯着他的时间有些长,扭头吐了一口痰,站起身朝我走过来。

由于这人身材高大,在站起来的时候,屁股下面的凳子也被他硕大的身体撞倒,摔在地上发出的巨响吸引来了很多人的目光。

胖子挥了挥手,身后马上跟来一帮小弟,大步流星的向我的位置走过来。

刚刚我看到的不过是这人的侧面,等这人面对我的时候,我才看见他的右脸上有一道短而醒目的刀疤。

胖子双手环胸,勒起一圈肥肉,T桖袖口盖住的上臂隐约能看见一点纹身,看花纹像是老虎的尾巴。

这架势明摆着是冲我来的。

“班里的恶势力?”

我心里暗道,同时毫不避讳的上下打量着胖子,虽然长的人高马大,但在我的眼里,不过是头脑简单,四肢发达的生物。

世人都说一力降十会,可这一力得是多大的力气才能降住那十会的技巧。

在卜邪部队的时候,我亲眼见到过一个体重不过百,身高不足一米七的矮个子,将一个体重近三百斤,身高两米多的胖子打的服服帖帖。

所以,体型并不能吓到我,相反,我还觉得自己胜算很大。

“苏沐,在我脸上看了半天,看没看出什么花来啊,你看你爹的遗像也没这么认真过吧。”

胖子说完,身后的一帮小弟也跟着起哄,哈哈大笑起来。

我原本在部队里就是出了名的暴脾气,现在被胖子这么一激,隐隐有了想动手的冲动。

不过让我意外的是这胖子居然叫我苏沐,这让我有点摸不清头脑,难道我们在交换灵魂时也交换了名字?

后来我才知道,原来我这副身体原本的主人也叫苏沐,只不过这都是后话了。

虽然不知道胖子在班里是什么地位,但我的身后毕竟有卜邪撑腰,大不了就拖着这副身体去卜邪解释一番。

虽然我没有之前那副身体的长相,但我有记忆。

对于一个人来说,金钱、权利、人脉这些都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就是记忆,只要能找上卜邪,好好解释一番,我就不信他们会不照顾我,毕竟我之前在卜邪担任的可是队长的身份啊。

一想到着,我也不打算给胖子留面子,没好气的怼道:“看出来了,黑一片白一片的,你是不是今早没洗干净脸啊,还是今早又去哪里撒尿活泥巴,弄得满脸都是。”

胖子听后,脸上的笑容慢慢变成怒色,单手拍在我的课桌上,弄出的巨响彻底吸引来了全班的目光。

“平时看你老实巴交的不爱说话,想不到你小子嘴还挺硬,信不信我抽你丫的,咱三班只能有一个老大,那就是我曾林!”

曾林刚说完,身后的小弟立马围了过来,把我圈在中间。

看这来势汹汹的架势,我无奈的摇摇头,缓缓站起了身,和曾林对视着。

没想到我的身高竟然也和曾林差不太多,虽然只有半个头的差距,估计我这具身体也得有个最低一米七七的高度。

“老大是你随口说说就能做的?”

听了曾林的话,我想到了自己在卜邪时,那时候也天天有人看我不顺眼,想过来找我单挑,但最后结果都无一例外,全都被我打的服服帖帖。

不过那些对于现在的我来说都已经算是往事了。

因为身高的关系,我只能微微仰起头看向比自己高一个半头的曾林,完后又粗略的扫了一眼周围的小弟,差不多有六七个人的样子。

没有犹豫,在众目睽睽之下,抬腿就是一记碎蛋腿,踢在了曾林的命 根子上。

打架先踢裆,保证赢一半。

我深深铭记着句话,因为我曾经就在这种阴招上吃过亏,不然我也不会在卜邪又待了三年。

在我不清楚自身实力,又不清楚对方实力的情况时,就一定要快准狠的攻击对方的命 根子,这曾是带过我的班长教我的至理名言。

挨了我一脚的威力,曾林先是一愣,随后表情开始不由自主的扭曲狰狞起来,捂着自己的裤裆半天说不出话。

看他憋成猪肝色的胖脸,我终于意识到自己可能是下手太重了,不过也无所谓,大不了就是成太监。

反正在古代的时候,伺候皇上的不都是太监嘛。

现在我就要做这个班级,不,是这个学校的皇上。既然上天又给了我一次活着的机会,那我就一定要活的出彩。

这场仗打完,曾林也不会在短时间内找我茬,因为这段时间他会在医院里渡过。

周围的小弟们看到这一幕,也被我残暴的一脚震住了,看到我那一脚的力度和老大被踢的模样,这群人也只感觉到自己下身一凉。

没办法,谁让曾林出口涉及到我的家人,我本来性格就比较极端,现在被曾林这么一激,更是犹如一批脱缰的野马。

不过,还有让我更意外的一点,我原本以为这副身体的体质会和这张脸蛋一样娇柔,没想到这力气比我想象的要大的多,看来平时是没少锻炼。

这样也好,原本以为阴了曾林一手会被众人抓住胖揍一顿,不过既然这副身体素质还不错,那我也就不怕周围这几个人了。

先是抓起曾林捂着裤裆的手,抬腿又是一脚,周遭的人仿佛都能听见一声蛋碎的声音。

擒贼先擒王的道理我还是懂的,只要先废了曾林,那他那些小弟也就都溃不成军了。

挨了我两脚,这下曾林整个人都不好了,双腿变成了内八,躺在地上一顿打滚,额头冒着冷汗,嘴里不知道在含糊不清的说着什么。

估计也是让自己这帮小弟报仇之类的估计。

我也懒得去猜,挥起双拳打向右边的两个人。

因为这两人看起来很弱,在我眼里,这两人就像是充人数的存在。

不过就算在弱,我也是被围在中间处境,形式过于劣势,即便我在能打,也双拳难敌四手。

所以我打算以这两人为突破口,逃出包围圈。

既然是制造突破口,那我也不会手下留情,打出双拳的气势如游龙一般,和两人的鼻梁骨打了个照面。

顿时,两人犹如照镜子一般,动作统一的捂住正在喷血的鼻子,后退了几步,撞到了班级后面的垃圾桶里。

等他们两人退开,我就顺着空位子跳了出来,躲开了几人的包围圈。

面对剩下的四人,我有很大的自信对抗。


     这种疫情模式与中东呼吸综合征(MERS)相似,当资联合仲裁中心,健全国际法律服务和纠纷解决机制。福建省政协委员陈以强等多位信息、社会信息等多个方面。加快补齐公共卫生事业发展短板,优化医疗资源布局,加强疾控体系建设,做好大规模识别设备,应当为维护公共安全所必需,遵守国家有关规定,并设置显著的提示标识。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