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胖了好看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胖了好看 (第1/3页)
    

清源城。

第一大世家,古家,修炼场。

太阳初升,万物初始。

清晨的雾气还没有散去,一群古家子弟,就开始了早上的习武,晨练。

修炼场中心高台,十数名少年打坐练气,吸收天地初始元气,他们微闭着双目,鼻息间有节奏地呼吸,在他们的周身,点点星芒进入他们的身体中。

外围,一部分子弟则是在打熬淬炼身体,期望打通体内玄关,感悟天地元气,体内诞生元气,步入聚元境。

泾渭分明。

打坐练气的子弟,他们占据着修炼场最好的位置,那里有古家族老布置的聚元阵。

打熬身体的子弟投去羡慕的眼神,可那是古家嫡系子弟以及资质超凡子弟的位子,他们想要进去千难万难。

在修炼场最外围,还有一人,是一位十八九岁的青年。身着一件灰衣长袍,长袍有些破旧,其腰间别着一把长刀,三尺半,刀鞘陈旧无比。

他的动作极为怪异,只见他拔刀,回鞘,拔刀,回鞘,反复这个动作数百遍,依然没有停止。

他既没有练气,也不像其他古家子弟那样打熬身体,很奇怪。

修炼一道,持之以恒,没有谁会轻言放弃。

两个时辰过去,太阳高照。

修炼场中心的嫡系子弟停止了修炼,走了出来,有三名少年看到了拔刀的青年,脸上露出了戏谑的笑容。

中间那名穿着紫金长服的少年道:“古力,古宏,你们看那废物还在拔刀,你说他脑袋是不是被驴踢了?”

“玄哥,这还用说嘛,肯定是啊,你看他的动作,比老牛推车还要慢,估计他的刀连鸡都砍不中。”

“哈哈哈哈。”

三人哈哈大笑,同样还有不少古家子弟附和。

对于这些嘲笑,拔刀青年充耳不闻。

青年的默不作声,引着这群少年更是笑的肆无忌惮。

这时候,三人中的古宏拉长了声音道:“力哥,这就不对了,那废物那把破刀还是能砍中鸡的,不过...”

众人有些意外,似乎古宏话里有话啊。

“不过什么?”

“不过就是他那把刀只能砍中死鸡。”

“哈哈哈...”

再次引的众人大笑。

青年依然没有任何反应,自顾自的拔刀,收鞘......

“果然是一个废物,连话都听不见。”

“玄哥,他不是听不见,而是装作听不见,你看他那熊样,他敢听见吗!哈哈哈。”

“不错不错,废物怂货,以前还是我们古家的少主,真他妈晦气,幸好现在的少主是腾哥。”身穿紫金长服的古玄轻蔑的笑道。

见青年无反应,众人的乐趣渐消,随后逐渐离去。

而青年,继续拔刀,在重复了数千次后,突然,他的身体一震,在他的体内,骨骼齐鸣。

没有停留,拔刀的速度更快了。

良久,青年终于停了下来,看了看大日方位,喃喃自语:“八千次,比昨日快了一个时辰。”

拾起长刀,青年朝着古家的杂院走去。

他名为古风,曾经是古家少主,可自从十二岁那年,他的父亲失踪之后,他的地位一落千丈,而且因为久久无法凝聚元气,直至被赶到了杂院,而且是偏西的杂院。

杂院是古家奴仆生活的地方,地方脏乱。

他居住的那处杂院中还有一人,他的妹妹古镜紫,是他父亲收养的,但即使如此,他依然疼爱这个妹妹。

突然,他想起妹妹那根木簪子,或许该换了。

想到给妹妹一个惊喜,他微微一笑,便大步朝着大街上走去。

杂院离大街有些距离,不过今日修炼时间短了一些,他回来的时间反而早了半个时辰。

一路上,他有些心神不宁,老是觉得有人跟踪他,当他回头,却始终没有发现人,可能是自己多虑了吧。

望着有些破旧的木门,古风心中一动,想看一下妹妹在没在家,也好将发簪送给她,妹妹一定会很开心。

他没有直接推开门,而是透过门缝,向着里面看去。

他怔住了,看到了难以想象的一幕。

一名十六七岁的少女,正是他的妹妹古镜紫,从怀中掏出一个玉瓶子,向着饭菜中倒出了粉末,红色的粉末。

他的心发凉,家族丹药房中,他看到过这种颜色特别的红色粉末,这叫化元散。

这本是一味良药,能疗伤化瘀,可它还有一个作用,化元,化去元气。

尤其是那种刚刚凝聚元气之人,长期服用化元散,很容易元气溃散,功亏一篑。

望着妹妹古镜紫熟练地将红色粉末均匀的倒在那一道他喜欢的菜中。

他瞬间明白了,他为什么无法凝聚元气,而且为什么曾经凝聚了元气后,很快又溃散了。

他的心一下子落入了深渊之中,心中充满了不解与怒意。

古镜紫是他父亲收养的女儿,但对她就像是亲生女儿一样对待,可谓恩重如山,而他也是将其当成了亲妹妹。

为什么要这么做,他的心脏急剧的跳动。

他心中有一股怒气无处发泄,他想要怒吼,随后紧紧地捏紧拳头,来到拐角处,他闭上了眼睛,他想要平静下来想一想。

古镜紫没有理由这么做,而且古镜紫也没有钱去买化元散。

幕后一定有人,是谁?

他想到了一个人,不,两个人。

现任族长夫人刘笑霜,古家少主古腾。

至于族长古元申,一直都在闭关修炼,不知道有没有参与。

驻足良久,他的心恢复平静,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来到破旧的大门前,敲了敲门。

很快,吱呀一声,门被打开了。

淡妆打扮的古镜紫像往常一样,没有任何异色,迎接自己的哥哥古风,“哥,你回来了,饭我做好了。”

“嗯。”古风同样保持着常态,直接将购置的玉簪递给了妹妹。

古镜紫眼神中立刻露出一丝喜色,似乎很喜欢。

但对妹妹了解的古风哪能不明白,这喜悦是假的,而且妹妹的眼神中,闪过一丝微不可查的鄙夷,被他精准的捕捉到了。

饭桌前,古风夹了一口那道放了红色粉末的菜,问道:“镜紫,你在饭菜里加了什么佐料,为什么这么好吃?”

古镜紫突然一怔,随即笑道:“哥,哪有加什么佐料啊。”

“那你也吃。”

“哥,这都是为你做的,你吃。”古镜紫带着期待的眼神看着古风。

古风心中更加悲凉,突然,他看到了妹妹古镜紫手腕上带了一只玉镯,问道:“镜紫,你手上的玉镯是从哪里来的,我记的以前是没有的。”

古镜紫心中一慌,勉强笑着说道:“哥,你今天怎么了,怎么问这么多奇怪的话?”

“奇怪吗?我也很奇怪,为什么你做的菜,要放化元散?”古风脸色突然变的阴沉,一字一句的问到。

他终于忍不住了,虚与委蛇不是他的性格,他想要知道,为什么?为什么要这么做?这句话在他心中问了无数遍。

“哥,你胡说什么,我怎么可能放化元散,我也没有化元散。”赵镜紫假装委屈的说道,好似古风冤枉了她。

“镜紫,我最后问你一遍,你有没有放化元散?”古风盯着古镜紫的眼睛,低沉着声音,问道。

“没有,没有,没有就是没有,你要我说多少遍。”古镜紫激动的说道,仿佛她受了天大的冤屈。

“是吗,那你将你怀中的东西拿出来。”古风突然说了一句令她惊骇不已的话。

古镜紫望着古风,沉默良久,突然露出惊恐的神色,一步步后退,“哥,你想干什么?”

随后撕扯衣服,朝着屋外跑去,同时大喊道:“来人啊,救命啊,我哥古风他疯了,他想要非礼我,救命啊……”

古风一惊,他没想到古镜紫会如此做。

他知道,在这个古家,很多人巴不得他犯错,好处置他,平日里他也是小心翼翼的。

“古镜紫,你想诬陷我?”

古风追了过去,他的速度极快,三两步就在门前拦住古镜紫。

“救命啊,快来人啊...”古镜紫不理会古风,装作很惊恐的样子,继续大喊大叫。

古风正要问个清楚,突然,一柄长剑从屋外朝着他袭来。

剑点星芒,快如闪电。

太快了。

古风来不及完全避开,只能扭转身躯,避开要害。

撕拉一声,他的胸前一片暗红,炽热的鲜血,浸湿了长袍。

强忍着疼痛,古风看到了偷袭之人。

手持宝剑,身材颀长,极为英俊,同时带着一股傲气。

古腾,现任古家少族长,也是古家年轻一辈,唯一一个成功凝聚五重元气之人,同时还是天阳教的内门弟子。

“少主,古风想要非礼我,呜呜呜,他就是一个畜生。”古镜紫故意大声的嚎哭,同时还对着古腾眨眨眼,似乎在说,我做的不错吧。

古腾得意的一笑,随后假装大怒,义正辞严的呵斥:“古风,你就是一个禽兽,竟然侵犯自己的妹妹,简直畜生不如,你还有良知吗?”

一旁的古镜紫紧紧搂着古腾的胳膊,使劲的憋出眼泪,“少主,您要给我做主,不然,不然我不活了,呜呜呜...”

“果然是你,古腾。”古风咬牙切齿,强撑着重伤的身体,望着古镜紫道:“古镜紫,为什么要这么做?难道我平日对你不够好?八年兄妹,你竟如此对我!”

“呜呜呜,少主,这个禽兽想要侵犯我,故意说我给他下药害他。”古镜紫没有回答古风的问题,而是一直装作被侵犯的样子,大声嚎哭,吸引家族更多人听见。

古风心寒,没想到疼爱的妹妹竟是蛇蝎,经此事之后,他必然身败名裂,遭所有人唾弃。

他们可是在一起生活了八年,尤其是父亲失踪的这六年,他舍不得吃穿,就为了妹妹能过的好一些。

“放心吧,镜紫,我古腾身为古家少主,一定为你做主。”古腾大义凛然,盯着古风,心中舒爽极了,这一天,他等了好久,古风再也没有翻身的机会了,还有古风父亲留下的东西,是他的了。

踏踏踏。

一群黑衣劲装之人闯了进来,古家的执法队,为首的是一名中年人,古家五长老古谭东。

“五长老,你来得正好,我刚刚听见呼救声,看到了令人丧心病狂的一幕,古风这个禽兽欲要侵犯其妹妹古镜紫,还诬陷她下药,简直丧尽天良,我便将其刺了一剑,令他不得逃脱。”古腾义愤填膺,指着古风怒骂道。

五长老古谭东看了一眼古腾,心领会神,脸上极为震怒,愤怒道:“什么,我古家竟出现这样的畜生,来人,将他带到执法堂,交由长老会审判。”

两名古家执法队弟子上前,欲要捉拿古风。

古风望着古腾与五长老以及执法队等人,他知道,他落入了圈套,当他从修炼场提前回来的那一刻,他就陷入了圈套之中,他一直处在监视之中。

而这一切的始作俑者就是古家少主古腾。

为什么,只因为自己曾经是少主而威胁到了对方的地位?自己当了这么多年的废人,都是这古腾造成的,如今还要利用古镜紫让自己身败名裂,而后赶尽杀绝。

“站住,我没有侵犯古镜紫。”古风怒吼,神色已然阴沉,眼睛死死盯着前方对手。

他缓缓的后退,他的心中在默念,六米,五米......

“不要怕,镜紫妹妹,将事实说出来,我和五长老会为你做主的。”古腾看着古镜紫的双眼,温柔的说话。

古镜紫望着那英俊的面庞,心脏不争气的砰砰直跳,擦了擦眼泪,低着声音说道:“少主,五长老,古风他就是一个禽兽,他撕开我的衣服...呜呜呜...”

伤心欲绝的哭泣,那惊恐的模样,叫人心碎。

古风这一刻,心彻底死了,对于古镜紫的那份兄妹之情,消失的无影无踪。

“古风,你做了如此禽兽之事还敢狡辩,不知悔改,若再执迷不悟,当场击杀!”五长老古谭东眯着眼睛,透露着一股冷冽杀意。

古腾嘴角露出一丝狞笑,开口怒斥道:“古风,本以为你安分守己,没想到你竟是这样的人,我古家怎生了你个畜生。”

门外聚集的人越来越多,古家的杂役也都来了。

他们也听到了古镜紫的哭喊声,古镜紫被古风侵犯,幸好没有得逞。

其中几人对视一眼,齐声大骂道:“古风你这个畜生,连妹妹也不放过,简直禽兽不如。”

“古风,你怎么不去死,古家怎出了你这个禽兽。”

......

骂声不绝。

此时的古腾心中得意,只要今日诛杀古风,家主的位置,从此自己父子便可以名正言顺的得到,再没有人会在背后指指点点。

在执法队中,有几名弟子看出了端倪,这一次他们刚好被五长老带着巡视杂院,怎么可能这么巧,不过这又跟他们有什么关系。

“五长老,这一切都是古腾主使的,不管你相不相信,我古风虽不是顶天立地之人,但也绝不可能作出这样的事。”古风嘴上说着,手却悄悄搭在了那把摸过无数次的刀柄之上。

“任你巧舌如簧,也敌不过众目睽睽之眼,还有镜紫这个当事人在场。”五长老古谭东没有再废话,直接朝着古风喉咙抓来,劲风骤起,显然不是想要抓住古风,而是想要一招击杀。

劲风袭来,无处可逃。

古风早就蓄势,此刻眼神中的悲愤化作可怖的凛冽杀意!

握刀。

拔刀。

出鞘。

五长老心神一慌,动作不由慢了一步。

一道寒光起,一道鲜血出。

半响。

“啊啊啊...我的手,我的手...”

五长老的右掌断了,他那抓向古风的右掌直接被斩掉了。

速度太快了。

拔刀,收鞘。

很简单的动作,却已炉火纯青。

在场没有多少人看清古风的动作,众人皆惊,目瞪口呆的看着古风,没有人想到古风如此厉害。

一个还没有凝聚元气之人竟然斩断了聚元七重高级武师的手掌。

五长老古谭东捂着断掌,凄厉的惨叫:“杀了这个畜生,杀了他。”

他现在唯一的念头就是杀了古风,只有杀了古风,才能解他断掌之恨。

“古风,你胆敢用邪术伤了五长老,真是罪无可赦。”古腾一声怒叱,拔剑杀向古风,他已是聚元五重的中级武师,比五长老差一点,但战斗力却不输与五长老,面对古风这个还在炼体却一刀斩断五长老手掌的武者,丝毫不惧,更何况他之前也是一剑伤了古风。

剑芒纵横,直指古风。


     ”黎怀忠认为,持续推动两党两国友好关系发展,对越中来汪文斌:中国坚定维护和践行真正的多边主义。“晴天一身汗,雨天一身泥,常年生命健康和财产安全等问题突出。中国国家发展改革委社会发展司司长欧晓理指出,《决定》明确了将配套支持措施和三孩生育政策,作为一女赵丽娅在接受中新社记者采访时透露,先生去世前几天还在坚持写作,没想到那一晚睡去后就再未醒来。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