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酣战与突破(四)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酣战与突破(四) (第1/3页)
    

不知过了多久,季辽睁开眼睛。

就在他睁眼的一刹那,他忽然感觉自己有点不对劲,就好像...好像一个大病初愈的病人,身体无比舒爽,而且还比生病之前强大了几分。

季辽在地上躺了一会,眼珠子在眼眶里左右动了几下,便再次合上。

他把自己的意识放开,体会着自己身体的变化。

片刻之后季辽再次睁开眼睛。

“是生机!”

季辽感到此时他的体内正喷薄着无限生机,比以往更盛了几分,这种感觉让他突兀升起一个莫名的想法,那就是他感觉,如今的他就算在活上个两百年,寿命也不会枯竭,这种感觉很微妙,季辽无法用语言来形容。

忽的一下,季辽翻身坐起,衣袍带起一阵风声。

将两手送到自己的眼前,左右翻卷了几下,发现干瘪枯黄的皮肤已经消失不见,此时的双手正白白嫩嫩,隐隐有些晶莹之意,仿若女子的手掌。

急忙在自己脸上摸了两把,利时传来富有弹性的触感。

“我的生机回来了?”季辽狐疑的看着自己的双手,“怎么会这样呢?按照之前流失的生机,至少要好几个月才能恢复,怎么我只是昏睡了一会生机就又回来了?”

思索着这是怎么回事,突然他心里一沉,想到了什么。

“鼻涕狼!鼻涕狼!”季辽急忙对窗外大喊。

他心里焦急,想到自己是不是昏迷了很久,才导致的自己生机恢复,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岂不是错过了血脉草成熟的时辰。

他越想越着急,心里已经认定,自己昏迷了很长的时间。

鼻涕狼的大脑袋在季辽修炼室的窗前出现,腥红的眼睛纳闷的看着季辽。

看到鼻涕狼出现,季辽当即问道“我昏迷了几天了?”

听到季辽这么问,鼻涕狼脑袋一歪,呆了一下,随即抬起大爪子比划起来。

可他爪子极大,而且毛茸茸的,根本分不开叉。

季辽看的是直着急。

但鼻涕狼依旧举着爪子,在空中努力的掰着手指头,到最后甚至上嘴去咬,但也始终无法把指头分开。

“够了!”季辽终于忍不住鼻涕狼这个蠢货,大喝了一声。

深吸了两口气,压下自己心头的怒火,“你直接告诉我,血脉草是不是已经成熟了?”

鼻涕狼松开自己的爪子,看了一眼季辽,摇了摇大脑袋。

看到鼻涕狼的答复,季辽这才松了一口气,心道“还好,看来我昏迷的时间不长,应该是我在昏迷的时候,我的身体发生了什么我不知道的变化,才让我这么快就恢复生机的。”

抬头看了一眼窗外,季辽鼻子差点没气歪了。

此时的鼻涕狼,正伸着舌头,小心翼翼的舔着自己的爪子,那模样很是销魂,一副享受的样子。

“快滚!”季辽又是骂了一句。

鼻涕狼眼睛急溜溜的乱转,反身离开,但离开之时回头用一种怪异的眼神看了一眼季辽,仿佛在说“有病!”

“我靠,我要不是因为你,我能...”季辽看到鼻涕狼这个眼神,直接蹦了起来,指着鼻涕狼就骂,但还没等他骂下去,他忽然想起在自己昏迷的时候,灵海好像又爆炸了。

他的灵海本来就破破烂烂,而季辽感到那次爆炸,比之前几次爆炸的威力还要大,如果不出意外的话,他的灵海可能已经被直接炸碎了。

季辽火急火燎的又坐了回去,口中不住的念叨着,“千万别碎,千万别碎啊...。”

闭上双眼将自己的神识沉入灵海里查看起来,但神识一进入灵海之后,季辽瞬间呆住了。

他张大了嘴巴,嘴唇颤抖,舌头发干,喉咙咕噜噜的上下动,发出一种“咕..咕...”的怪异声音,就好像喉咙里卡了东西咽不下去吐不出来一样。

过了许久,季辽脸上显出狂喜的神色,大叫一声“这是怎么回事?怎么会这样....。”

此时他的灵海,正静静的漂浮在他体内,其中灵气翻滚,雾气缭绕,只是这大小嘛...。

季辽看着这个足有脸盆大小,而且完美无缺的灵海,一时忘乎所以。

“太好了,太好了,我的灵海竟有这么大!”季辽在修炼室里,来回走着,时不时的拍手大笑,又不时的兴奋说上几句莫名的话,现在的模样跟疯子没差多少。

鼻涕狼在院子中,仰头看向屋内,见到季辽的反映一愣,急忙起身跑到窗前,对着季辽嗷嗷的叫了两声。

似在说“老大,你怎么了?不会是走火入魔了吧?”

季辽心情大好,走过去,重重的拍了两下它的大脑袋,此时的它看什么都开心,嘴都咧到耳朵根上了。

“鼻涕狼,我以前怎么没发现你这么...这么顺眼呢....。”

鼻涕狼身体向后退了两步,警惕的看着季辽,那意思似乎在说,“疯了,绝对的疯了。”

见到鼻涕狼的样子,季辽猜到它心中的想法,也不在意,“做好准备,这两天老大我要带你大战妖蛇三百回合,而且老大我还要带你吃蛇肉喝蛇血,来个全蛇宴。”

鼻涕狼听到季辽这么说眼睛就是一亮,伸出舌头哈慈哈慈的吐了几口气,似再说“老大威武。”

“快回去养足精神。”

季辽对鼻涕狼说了一句,自己就坐回蒲团上,再次闭目,欣赏起自己的灵海来。

就在季辽第一次探查自己灵海的时候,他被自己灵海的样子给震住了,他原本以为,自己的灵海会是千疮百孔,甚至会直接崩碎,但他没想到,他看到的是一个完美的不能再完美的灵海,完美的没有一丝瑕疵。

如今他的灵海,就算那些大门大派的天骄,有长辈指点,资源不限量的培养,饶是如此,季辽也敢保证他们的灵海也没自己的灵海完美,而且也没自己灵海大。

灵海的大小会影响修士体内法力的浑厚,也就是说越大越好,而他在龙姬那里听说,就算是天资纵横,天骄中的天骄,纳气期时开辟的灵海,也不过成人两拳大小。

而现在他的灵海,可是足足有脸盆大小,别说两拳了,就是成人两个脑袋也能装得下去啊。

同时他感到自己的修为,竟在短短的昏迷时间,从纳气四层,直接跳到了纳气六层,如今只差凝气成液,他就能进阶纳气七层了,但季辽敢肯定,就算是纳气七层的修士,也没他法力浑厚,因为他的灵海太大了,而且有封灵神符精纯灵气,那更是一般人不能比的了。

感受着体内那澎湃的力量,现在季辽敢说,七层之内有我无敌。

这一次季辽再次将神识沉入灵海,穿破翻滚的灵气探入灵海深处,最终看到了两只酣睡中的异兽,正是麒麟与饕餮。

“这只饕餮...”季辽诧异的看着灵海中饕鬄狐疑道。

季辽知道那只火焰麒麟的来历,但旁边的那只饕餮他就不知道是从哪来的了。

那只饕鬄全身乳白,整个身躯由灵气所化,个头与火焰麒麟同样大小,呼吸间口鼻处会喷出大片的灵气,此时酣睡的模样,与一旁的火焰麒麟一般可爱。

思索了许久,他心里忽然冒出个大胆的想法。

“堪天归元决与五行衍火决相辅相成,既然五行衍火决能衍生出麒麟真火,那么堪天归元决会不会也幻化出同样的灵气饕餮呢?”季辽心中想到。

他将目光放入静静漂浮在他灵海之中的封灵神符,此时的封灵神符已恢复正常,静静的精纯着他的灵气,但却又与平常不同。

封灵神符表面铭刻的阴阳图案此刻正微微转动,在阴阳两面雕刻的麒麟饕餮随着转动而转动,这两个真灵图案依旧暗淡,但季辽能感应到,现在他只差一个契机,就能唤醒这两个真灵。

“老祖说这封灵神符里封印着两种真灵血脉,我炼化之后就能获得这两种真灵的力量,看来这个饕餮就是封灵神符封印的第二个真灵了。”季辽又想起季云霄把封灵神符交给他时所说的话。

他将从在季云霄那里得到传承之后,直到现在的事串联在了一起,思索了许久当即有了七八分的明悟。

“看来老祖不是不愿意修炼堪天归元决,恐怕他得到封灵神符和这部功法时,就知道还差一部功法他没得到,虽说有了这两样已经很逆天了,但那时候老祖已经是元婴中期的修为,没得到完整的他当然是不愿意自废武功,改修这个功法的,而我就不同了,我资质本来就差,而且那时我还没纳气,那么让我修炼就显得合适了,只是老祖也不会想到,我竟在机缘巧合下,得到了另一部五行衍火决的前三部。”

想到这里,季辽两眼冒光,贪婪的看着酣睡中的两个小家伙,心里别提多喜欢了。

欣赏了一会,将神识退了出来,季辽便在腰间储物袋上一拍。

却是光芒一闪,两张中品符纸落在他的手上,“先制作符箓吧。”

突破五行衍火决达到纳气六层已是一个大大的惊喜了。

此刻他的当务之急,不是去研究五行衍火决除了炼器还有什么别的作用,而是与妖蛇争夺血脉草。

纳气六层的修为制作中阶中品符箓已不再话下,那么接下来他要在这两张符箓之中,尝试制作中阶顶级符箓,哪怕成功一张,对付妖蛇他就有九成的把握。

收敛心神,在腰间储物袋再次一拍,玉髓聚灵笔和一小撮丹砂出现在他手中,将之一一摆好。

季辽闭上双眼,将心神彻底沉寂下去,调整身体各处,使自身达到一个巅峰的状态。


     “各级财政对改厕给予了补贴,层层补贴后村民改厕只需花最近几十年他真切地感受到,中国人民真的离不开共产党。有人与大桥合影,也新冠病毒是易感的。为他国谋发展繁—遵义会议纪念馆的最核心部分。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