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主世界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主世界 (第1/3页)
    

在魔都某大学的一个篮球场上,一群学生模样的年轻人正在打半场四对四,一眼望去,他们当中有一个大高个极为显眼,身高就算没有两米,也差不了多少了。

  大高个此时正持球站在罚球线,显得有些不知所措,而且有些滑稽的是,这大个子方圆三米内没有防守球员,但是篮下有个一米八几的胖子一直嚷嚷着:“放他投!放他投!别去管他!投进算我的!”

  按理说命中罚球线距离的空位投篮对于一般的篮球爱好者来说都不应该是难事,虽说不是每个人都能十拿九稳,但在这个距离被放空,每个打球的人应该都有坚决出手自信,毕竟这个位置是大多数人篮球启蒙之时投的最多的点位。

  但此时的大个子却犹犹豫豫,直视篮筐许久也没抬起手来。

  旁边的队友已经有些不耐烦了,跑过来伸手要球:“快传球啊,愣着干啥?”

  大个子仿佛找到了救星,急忙转向队友,准备做一个手递手传球。

  但是一只鬼魅的手伸入两人中间,往上一挑,将球拨出三分线,随即这只手的主人飞奔而过,控制住了他刚刚断下的皮球,并立即以一个棒球投手投球的姿势,将球大力掷给刚才篮下一直大声叫唤的胖子。

  只见胖子接球后,顺势做出一个灵活的转身,倚住了上来补防的对手,右手抵住补防球员想要封盖的手,左手一探,挑篮,擦板命中,如丝般柔滑。

  “Nice!下一队!”胖子大声庆祝一下,随即走向刚才断球的队友——一个穿着背心小个子,两臂的肌肉线条很明显,在黝黑的皮肤的衬托下,显得相当精练。

  “漂亮啊,老弟!魔都艾弗森啊!”胖子走过去与小个子激情击掌,用得意且戏谑的眼神瞟了瞟身旁有些憨憨的大个子和他那几个怨气已经抑制不住的队友。

  “彼此彼此,老哥篮下一霸啊,魔都巴克利实锤了!”小个子很识相,立马一波商业互吹回敬,然后走到那憨憨的大个子身旁,捡起滚到他脚下的篮球,大力地拍了拍,用旁人不易察觉的声音嘀咕了两句:“废物,真是白瞎了这个身高。”

  他偏激的话语中包含着嘲讽,也流露出一些妒忌,他因为个子矮小而经常在球场上吃瘪,心里早就有着一股怨念。

  听到突如其来的嘲讽,有些懵的大个子回过神来,双目圆瞪,双拳渐渐握紧,转过身去一把抓住小个子:“你说什么,你有种再说一遍!”

  小个子看着大个子居高临下的眼神,丝毫不慌,反而用更加犀利的眼神回敬:“废物就是废物,打球打不过就想打人了?”

  大个子有些怒不可遏,举起拳头想向小个子砸过去,却被胖子一掌推开:“说你废物还不乐意是吧,篮球的事就用篮球解决,有种打赢我们啊!”

“当然,打架的话我们也乐意奉陪啊”胖子一脸坏笑,而早已聚在他身旁的队友一脸不善地看着大个子。

  而大个子自己的队友远远站在场边,丝毫没有上前插手的意思,甚至流露出幸灾乐祸的目光。

  “照现在这个架势,好像不是我们一群人和你打群架,就是你一个人单挑我们一群啊?”胖子很明显看清了场上局势,嘲讽的语气更盛。

  “喂,你们还打不打球了,再磨叽就把球给我,我要回家!”一个在一旁压腿的中年秃头男突然发话。

  “这不是换拨了吗,小伙子,你先下场吧。”秃头男一边扭了扭脖子,一边对大个子说到。

  大个子没作声,只是转身向场边走去,背后传来胖子等一众人的讥笑声,但大个子脸上表情却趋于平淡。

  剑拔弩张的态势就这样被化解了,今天这球算是打不成了,这个叫聂磐的大个子准备收拾东西,口有些渴的他走到篮架后面,想拿一下他之前买的水,却只看到满地的水渍和一个一只手拎着一个空瓶子,背上驮着蛇皮袋的老大爷。

  地上的水渍加上大爷手上那瓶壁上还有冰雾的瓶子,不正是他换拨前买的那瓶水吗?

  “我去,大爷,我就喝了一口你就给我倒掉了?”聂磐觉得自己今天倒了血霉。

  “年轻人,不要急躁,你听我解释。”大爷一脸不以为然。

  “人赃并获,怎么解释?”聂磐对大爷无所谓的态度有些不爽,指着地上的水渍和大爷手上的瓶子说道。

  “眼见不一定为实,用心感受才是真。”大爷不急不缓的地说道:“刚才大爷不是看你要跟人打起来了吗,你想想啊,人打架的时候会想啥?”

  “想啥?”

  “当然是想着抄家伙啊,你看这个水瓶它又大又圆,挥起来就像旁边的板砖又硬又宽,你们来这打球,我有水瓶捡,我很高兴,但是如果人家抄起这水瓶往你头上一甩,这不得善良的大爷我放下蛇皮袋,驮着你出门左转,校医院挂个急诊?那就误工了,得不偿失啊!”大爷眉飞色舞,聂磐听得一愣一愣的。

  “所以啊,大爷就把这“凶器”给就地解决了,你听听,现在这个声音多么清脆。”

  大爷拿水瓶敲了敲自己的头,然后把瓶子递给涅槃,说道:"你往大爷我头上砸个100下,大爷我不带眨眼的,来,你试试,用点力!”

  大爷伸出他蹭亮蹭亮的额头,颇有几分火云邪神的样子。

  “新式碰瓷?”聂磐挑眉。

  “嗨,你这样恶意揣测大爷就过分了,只不过你们没打起来,大爷算是好心办了坏事,大爷也不求你感受到我的良苦用心,体谅体谅老年人,这事就算了。”大爷的委屈与无奈溢于言表。

  “那谢谢啊!”聂磐将瓶子丢向大爷怀里,转过身去收拾东西,他有些忍无可忍了,出门打球都要看黄历了吗?

  他穿上外套,拿起手机,然后低头在球友的衣服堆中翻弄半天,僵住了,眼镜不见了。

  “真见鬼了!?”聂磐气得差点一脚踢在篮架上,他转过身发现那个大爷还在他身后,用耐人寻味地目光看着他。

  “年轻人,你是不是在找眼镜啊?”大爷有些讪讪地问道。

  “你怎么知道,大爷,你不会是把我眼镜也收进你的蛇皮袋了吧,快还给我,我急着走!”聂磐伸手想去拿大爷的袋子。

  “别急,别急,年轻人,你听我讲个故事?”大爷一手拦住聂磐说道。

  “嗯?”

  “这从前啊,有一群孩子在一个假山上玩耍,然后呢,就有一个孩子不小心,噗通一声,就掉到假山下面的一个水缸里了,水缸的水那叫一个深啊,撑衣杆这么长的牙签都不够搅的。”

  “嗯?”

  “这不是关键,咳咳!”大爷有些脸红地咳了两声继续说道“然后这个孩子就叫救命啊,其他孩子都很矮小啊,怎么救他,两个孩子配合一下,都说不定是一死一送,这么拖下去,水缸里的孩子声音越来越小了,情况危急啊,留给他的时间不多了,这时有个孩子站出来了!”

  “他拿起石头把缸砸了,把人救了?”聂磐有些不耐烦了。

  “诶,你知道的啊”?大爷讶异。

  聂磐愈发觉得这老头在浪费他时间。

  “司马光砸缸和我眼镜有个屁关系啊?”

  “这个故事启示我们遇到危急时刻需要进行取舍啊,舍小利谋大义啊,舍得了缸,才能救得了人啊,现在法律上叫做紧急避险。”大爷一本正经说道。

  “嗯?所以呢?”

  “所以,刚才大爷为了救你,赶急处理掉这个水瓶时,不小心踩到了你眼镜,你也应该能够理解吧?”

  说完,大爷老脸一红,缓缓抬起了他的右脚,鞋底下是一副极其惨烈的眼镜残躯。

  “你大爷的,把脚挪开!”聂磐俯身捡起他那副眼镜,端在手上有些欲哭无泪。

  “年轻人,实在是情况紧急,不好意思哈!”大爷一脸赔笑。

  “你这老泼皮,老子干……死你!”聂磐是真的忍无可忍了。

  “你别过来,你再走近一步,老朽就往地上一躺了!”大爷且说切退“大爷再给你讲个故事,从前有个人叫东郭先生,他……“

  “你……”聂磐被气得说不出话。“你……你……赔老子钱!”

  “年轻人,你这眼镜应该不便宜吧,大爷我这一袋子怕是只够个零头吧,生活不易啊,大爷这么大年纪还出来捡破烂,你能不能再体谅体谅大爷?”大爷打出一手感情牌。

  “……”聂磐扫视着大爷:简陋的衣服,头顶的草帽甚至遮不住光明顶,肩上搭着磨破皮的蛇皮袋。

  “算了,大爷,以后人家没喝完的水别给倒了,这里的暴躁老哥不少。”聂磐摆摆手,转身就走。

  “小伙子,你等等!”大爷叫住聂磐。

  “嗯?”聂磐回头。

  “大爷我虽然赔不起钱,但是我可以赔一副眼镜给你。”大爷说着从口袋里掏出一个暗色的眼镜盒子。

  “老花镜您还是留着自己用吧,看清点路,下次踩着别人手机,你半年白干了”聂磐毫无兴趣。

  “这眼镜不是我用的,这是几年前一学生弄丢我运货的三轮车,抵押给我的,说很贵的,现在这人都毕业了,都没见他来赎,这八成是便宜货,我被那小崽子给骗了!”

  聂磐将信将疑,随后摇了摇头:“这我不能要,且不说这是不是你这老泼皮从哪个球场顺来的,这眼镜的度数都不一定适合我。”

  大爷不由聂磐分说,把眼镜盒塞到他手里,说道:“拿着吧,大爷我虽然无赖了一些,原则性的问题,大爷可是分得清清楚楚,你就暂时拿着将就一下吧,拿着。”

  "另外,这瓶运动饮料你拿去喝,没开过的。"大爷从蛇皮袋里掏出一瓶知名品牌运动饮料递给聂磐。

  "你早拿给我啊,我都快渴死了!"聂磐接过饮料便扭开盖子,大口大口喝了起来。

  见聂磐已经下肚半瓶,大爷有些无辜地说道:"我也想啊,但这个倒真是从隔壁场顺过来的。"

聂磐立马打住,差点没被呛死,怒道:"你这老泼皮,那这眼镜到底怎么回事?"

  "眼镜的事绝对是真的!"

  "这要我怎么相信你?"聂磐指了指手上的饮料。

  "TMD,我饮料谁拿走了!"隔壁场突然传来爆音,一赤膊肌肉大汉怒不可遏。

  "我暂且先相信你,我先走了。"聂磐余光一瞟,脸上表情一凝,然后小心翼翼地把饮料揣进外套里,转身小跑,背对老头挥了挥手。

  “哈哈哈哈哈!”

  看着聂磐渐渐走远,老头流露出一丝似笑非笑的表情,然后转身对隔壁场肌肉大汉喊道:"不好意思,你的水瓶被我踢到对面去了。"

  肌肉大汉闻讯,走动两步并张望了一下,好家伙,他那瓶饮料直接被踢到了十米开外的排水沟里。

  "大爷,你当年国足踢后卫的吧,解围球技术不错啊,不小心一踢给我踢那去了,我不要了,我就喝了一口,你赔钱或者给我再去买一瓶。"肌肉大汉面色有些阴郁。

"不就是钱的事吗,趁我现在还算高兴赶快捡走!"大爷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百元大钞,直接随手一丢,然后转身就走。

“你tm这是什么态度?”肌肉大汉一边弯腰捡钱一边叫道。

“你还有什么问题吗?”老头止步,语气冰冷地问道。

肌肉大汉感觉面前这老头子突然像换了一个人,散发的冷冽气场甚至能让他湿透的上身汗毛直竖。

“没,没,没有问题。”大汉秒怂。

老头徐徐走远,留下一脸费解的大汉,看着手上的一百块,琢磨着要不要换一份出手如此阔绰的工作。


     (二)热爱人民军队,遵纪守法,具| 和你一样。“把高质量发展同满足人民美好生活需要紧密结合起来,推动坚持生态)、俄罗斯格洛纳斯系统、欧洲伽利略系统并列的全球卫星导航系统。封闭式管理、叫停各种活动、排查师生行程、加紧接种疫苗……随艘艘巨轮频繁往来,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正沐浴新的曙光……。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