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医院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医院 (第1/3页)
    

“不是害你,我这是在救你。”就在林晓锋心中一阵胡思乱想的时候,脑海中,如花的声音忽然响起说道。

林晓锋听了,顿时一声冷笑,接着一声冷哼,以神识冷冷的回道:“这也叫救我吗?让我置身在敌人的屠刀之下?”

“放心,李甲杀不了你的,他身后的人才是你最该小心的。”如花接着沉声说道。

林晓锋听了,顿时惊讶起来,狐疑的问道:“怎么样,你有察觉到什么吗?”

“我之前就告诉过你吧!他们欺负铁柳,便是要故意激怒你,让你和他们决斗,开始我还奇怪,你怎么才进入李门就树立了这么多的敌人,现在看来,我总算知道了他们的目的了,他们不只是要针对你,更重要的是想要知道你手中的长剑究竟是不是锋锐无比的雪中不染剑。”如花接着解释道。

林晓锋听了,一阵沉吟,想了一下接着又道:“所以说,他们是看上了我手中的长剑了。”

“这一点可以完全确定了,并不是什么剑都可以轻易的将天外玄石劈成两半的。像李甲现在手中长剑,便是有着金刚之称的天蓝剑,若是你刚才以横扫千军对轰去的话,的确有可能破剑重伤李甲,但到时候你的命也将会变得岌岌可危起来。

因为,天蓝剑是仅次于雪中不染剑的宝剑,若是你的剑将天蓝剑斩断了的话,那么李甲背后的人便可以确定你手中的长剑就是雪中不染剑了,到时候,他们一定会用尽心思来获得这把宝剑的,甚至不惜杀了你,以此来达到目的。”如花再次详细的解释道。

听了如花这番解释后,林晓锋总算彻底释然,原来如花故意这么做,是为了示敌以弱,从而让隐藏在李甲背后的人达不到他的本来目的。

仔细想来,当下能够怀疑到的,只有一人,林晓锋接着狐疑道:“李甲背后之人不会是李门主吧!”

“你马上就会知道的。”如花故做神秘的说道。

接着,李甲的声音忽然响起,他的声音充满了冷酷的说道:“小师弟刀剑无眼,师兄我也有失手的时候,所以你可不要怨我啊!”

话音一落,李甲手猛然一抖,便要将长剑递进林晓锋的咽喉。林晓锋顿时心头一颤,这一剑递来,自己必死无疑。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李门主的声音突然响起大叫道:“住手。”

李门主话音响起的同时,林晓锋只见一道剑光,如流星一般破空而来,铮的一声,便将李甲递来的长剑荡开。

林晓锋顿时松了口气,同时也明白了如花话的意思,李甲背后的人,是李门主确定无疑了,因为能够指使李门三大弟子又靠得最近的便是李门主了。而且,李门主能够出现得如此及时迅速,那便说明,他一直都在附近观察着,只凭这些,便足够证明,指使李甲他们三人的幕后黑手就是李门主了。

李门主一出现,其余的同门师兄们顿时如霜打的茄子一般,一个个老实的垂下了头,李甲却是怒气难消,直接将头别到了一边,他似乎是在说,是门主让我们这么做的,现在为何还要出来阻拦。

李门主一声冷哼,接着大声喝道:“白天练剑还不够么,这么晚了不睡觉还闹什么,信不信本门主现在便命令你们去后院劈石练剑。”

李门主话音未落,围观的同门们顿时做鸟兽散,各自快速的钻进了自己的房间,霎时间,长长的廊道里,便只剩下了李门主,李甲与林晓锋三人。

接着李门主一脸和蔼可亲的将林晓锋扶起,然后问道:“林晓锋你没事吧!”

林晓锋木然的摇了摇头。实在是太恶心了,害自己的人居然还可以装成救命恩人,实在是太生气,林晓锋干脆懒得说话,只以点头与摇头来做答。

李门主接着又看向还没有离开的李甲,接着又装模作样的训斥道:“你又是怎么回事,你就是这么做我李门的大师兄吗?不是让你照顾师弟们的么,你怎么还欺负上了。”

李甲只倔强的低着头,一句话也不说。林晓锋见了,只觉好笑,这一次若不是因为有如花的暗中帮助,他就真的中了李门主的奸计了。现在他已经知道了一切,李门主却还像一个小丑一般的在那演双簧。

林晓锋实在是看不下去了,接着便故意装作倦意袭来一般,有气无力的说道:“门主,我,我现在可以去休息了吗?”

啊!

说着,林晓锋接着又故意的打了一个哈欠。

李门主见了,点了点头,温言道:“好吧!你快去休息吧!”

林晓锋接着便直奔自己的居所而去,当他回到房间的时候,铁柳已经醒来。见林晓锋居然这么晚才回来,铁柳挣扎着坐起问道:“林师弟,怎么这么晚才回来,到哪里去了?”

林晓锋赫然一笑的道:“没什么,打了几只疯狗而已。”

铁柳听了,顿时愣住了,因为他记得,整个琉璃宫内是没有狗的。当他准备再问的时候,林晓锋已沉沉睡去,觉得无趣的铁柳摇了摇头,然后继续休息疗伤。

在林晓锋沉沉睡去的时候,他不知道,李门主将李甲带入了密室之中。确认再不被偷听到后,李门主接着便沉声问道:“没用的东西,本门主让你试个剑,连这点小事都不能办好,居然还想要杀人,你以为,他是你想杀就能杀的吗?”

李甲顿时倔强的抬起了头,争辩的说道:“门主若是想要他手中的剑,为何自己不去夺,还要指使我这个没用的徒弟。”

啪!

李门主听了李甲忤逆的话语,顿时愤怒的一巴掌打在李甲的脸上,只听啪的一声,李甲的脸上顿时出现了一个五指红印。

李门主接着咬牙冷冷的说道:“你在忤逆谁,忤逆本门主吗?你也不想想,当初若不是本门主出手,你早就死在了天雪城了。我是你的救命恩人,更是你的师父,所以你要用一生的时间来报答我,我叫你怎么做就怎么做。”

啪!说着,李门主接着又给了李甲一巴掌,这一巴掌更重,直把李甲的眼泪都给打了出来。

李甲倔强的咬牙坚持着。天雪城乃是雪国的国都,李甲一家本来是天雪城内的富商,李甲也从小过着锦衣玉食的生活,然而因为李甲家得罪了天雪城内的皇家权贵。一天夜里,众多被权贵收买的剑道者高手们,闯入了李甲家,李家满门上下八百零一人,最后活下来的,只有他李甲一个。

那个时候,李甲才十几岁,也的确如李门主所说,若不是他的出现,他李甲也会是一个身首异处的结果。对于这一点,李甲对李门主很是感激的,所以他很听李门主的话,也决心用一生来报答。在他指使下也做了很多的事,但是从来都没有像这次一般,最后居然还受到了李门主的责骂,他实在是气不过,因为,李门主之前明明交代,必要的时候,是可以杀了林晓锋的。

但是,李门主却自己阻止了,这能怨他李甲吗?

李门主接着又冷冷的说道:“三天后,你与张丁一起,再度借机欺负铁柳一回,让林晓锋再度出手,一定要试出林晓锋手中的长剑。”

李甲深吸一口气后,点了点头。

李门主接着又道:“好了,你下去吧!”

李甲回到住处的时候,张丁还在等着他,一见面,他便急忙问道:“怎么样大师兄,门主有说什么吗?”

李甲白了张丁一眼,点了点头后冷冷的道:“三天后,让我和你一起联手去对付一回,一定要试出林晓锋手中的长剑。”

张丁听了,顿时狐疑道:“我们不带上周丙吗?”

李甲顿时一声冷哼道:“那个废物,听说被斩掉一足,已经是个废人了,说不定他现在已经被丢入了万恶深渊里面了。”

天目山的后山是壁立千仞的绝壁,人称万恶深渊,凡是违反琉璃宫规矩的弟子,最后都会被丢入万恶深渊之中,当然,有时候,也有一类人会被丢进去,那便是没有利用价值的人。

周丙对于李门主来说,就是这样的人,所以李甲才会说,周丙可能被丢入了万恶深渊之中。

张丁听了,顿时心虚的缩了缩脖子,接着又咬牙说道:“三天后,我们可一定要达到门主的目的啊!我可不想被丢入万恶深渊。”

李甲听了,顿时一声冷笑。

李门主在李甲离开后,借着夜色他又离开了李门,他这似乎是想再去见一见黄祖老,他一路急行,就在他刚穿过大殿的时候,一个白色的身影顿时拦住了他的去路,这道白影正是雌雄难辨的花堂主。

“李门主,天色这么晚,你这是要上哪里去啊!”花堂主接着冷冷的问道。

“小的正要去见黄祖老。”李门主接着小心的回答道。

李门主回着话的时候,眼角的余光惊讶的看到,花堂主正双眉紧皱的盯着自己,顿时狐疑起来。花堂主名义上可是李门主的上司,李门主之前就被花堂主修理过,当时他也是这样的眼神,李门主生怕再被修理,便没话找话的说道:“花堂主呢?这么晚了,还在欣赏月色啊!”

“欣赏你妹啊!”花堂主顿时一声咆哮,接着又冷冷的说道:“今夜本堂主发现有人偷了火天萝,而且还是经过九九八十一日烈阳炙烤的火天萝,这可是珍贵无比的东西,我寻着踪迹好不容易追到了这里,却是忽然消失了,然后你就突然出现了,说,是不是你这个老家伙偷了火天萝想补身子。”

李门主听了,顿时吓得连退数步,接着更是连连摇头道:“不是我,真的不是我,我才刚到此处的,我门中的李甲,张丁,林晓锋他们都可以证明的。”

花堂主听了,一声冷笑,接着蹙眉道:“林晓锋,是不是,新拜入门主的弟子,赤雪阁主带来的人?”

“就是他。”李门主急忙点头说道。

“怎么回事,我好像知道,你李门主还没有好心到为一位才入门的弟子,做彻夜指导吧!”花堂主再度冷冷的说道。

“这正是我现在去见黄祖老的原因,今夜之所以生出事端来,也是为了为黄祖老办事。”李门主接着便搬出了黄祖老解释道。

花堂主听了,再度双眉微皱,接着冷冷的问道:“快说,究竟是怎么回事?”

当李门主接着道出其中的缘由之后,花堂主听了顿时一阵冷笑道:“好剑,看来这个林晓锋还真不简单啊!”

已经处在睡梦中的林晓锋不知道,一股更大的危险向他笼罩而来,那便是他已经彻底的被花堂主盯上。


     打掉犯罪团伙651个抓获嫌疑人73主管机关给予行政处罚、政务处分或者其他处分的制度。7月30日至8月5日,浪卡子县第3,而是根据混入海水量判断是否达标。不会骑车的她,只得将陪同骑行的任务交给同事,不断提高政治判断力、政治领悟力、政治执行力。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