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冰河世纪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冰河世纪 (第1/3页)
    

就在内尔下士带着衣不蔽体的罗尔斯中将去向国防部和舰队参谋部报告的时候,第49舰队也向国防部通报了确认遭受未知武装攻击的消息。

在蝠鲼号侦查船被摧毁之后不到两个小时,高速前进的感染体舰群追上引力波号侦查船母舰,并将其摧毁。

不像蝠鲼号那种微型星船,引力波号在几十艘战舰的打击下,足足支撑了二十分钟。

这段时间里,引力波号的舰长和乘员尽可能在极近的距离上拍下了入侵舰队的最宝贵资料,并将观察到的所有数据和资料一起发送回奥斯迈行星的第49舰队。

很快,联盟国防部战情部也发回了关于入侵星舰的所有信息:这批星舰不属于联盟,也不属于Σ教团的任何型号。

同时,联盟外交部也用极其富有执行力的速度确定,教团并没有任何针对联盟的军事行动。

由于汉威总理的政府拒不相信韩兼非关于硅基生物的任何推断,联盟军方高层绝大多数人并不知道硅虫的存在,这让联盟总参谋部在判断攻击来源时,走了很多弯路。

国防部和参谋部的分析专家试图在联盟和教团之外寻找一个能够出动如此大规模舰队的超级文明时,终于有一位高级参谋想起,两个月前有总统特别顾问周融,从泽塔星系带回的,关于一种硅基生物武器的调查报告。

这位参谋记得,当时由于周融的精神极度紧张,听证会多次中断,最后不得不因周融的精神健康问题而中止,而他的报告内容和证词,也被参谋部认定为不可采信,被封存在国防部第六档案室中。

而这位前总理特使本人,也因为精神问题被奥古斯都堡郇山疗养院强制收容治疗。

这位参谋突然提出这两者的联系时,几乎遭到所有同事的一致反对,直到装备分析室的专家确定了引力波号侦查母舰用全舰422人性命换回的资料中那些星舰的型号。

虽然大部分星舰的型号不可考证,但专家们还是从其中找到了几种只在考古遗迹和前代文明博物馆中看到过蛛丝马迹的星舰。

毋庸置疑,那些星舰属于联盟成立之前,统治这片星区的前代人类文明。

这时才有人记起,在周融的报告中,似乎偶尔提及,他看到的那种能够感染人类的硅基生物武器,就是前代人类文明的产物。

于是,三天后,周融的报告很快被再次摆上联盟参谋总部的会议桌上,那些高级参谋们看着其中十分眼熟的内容,陷入了集体沉默。

就在这时,另一份紧急战况摆上了会议桌,那是第49舰队发回的第二份战报,在引力波号被击毁后,49舰队立刻组织反击,在奥斯迈星系的边缘地区,与入侵舰队进行了一次大规模战役,战役持续了27个小时,49舰队打败,击毁敌舰四艘,击伤三艘,己方11艘战舰被击毁,其余参战星舰皆有不同程度的损伤,不得不撤出战斗。

好在战役结束之后,入侵舰队在星系边缘停了下来,让49舰队稍稍得到喘息机会。

根据报告内容,在这次战役中,49舰队的战果,都是在战斗打响的前一个小时内产生的。

最初的战斗中,敌舰似乎并不知道如何作战,丝毫没有阵型和战法可言,似乎只是按照战舰大小来排布阵型,最小的战舰被放在最前方,就像一根细长的锥子。

在这种状态下,联盟舰队很快赢得先机,以标准作战阵型击毁了一艘类似于高速战斗舰的敌舰。

随着战斗进一步展开,入侵者舰队似乎在缓慢学习如何在广袤的太空中使用星舰作战,到第四艘敌舰被击毁后,他们似乎已经完全掌握的星舰战斗的精髓。

“敌指挥官在战斗最激烈的时候冒险进行阵型转换,一些类似于护卫舰的大型战舰被推到前列,以最大截面面对我方。在这期间,我方再次击伤三艘敌舰,但敌指挥系统似乎十分顺畅,丝毫没有收到战斗影响。”

“自此之后,我方攻击再无建树。”

“战斗打响后23时许,在继续保持正面最大防护范围的情况下,大约四只十余艘敌舰组成的编队从上下左右四个方向向我方侧翼迂回,但我舰队被敌正面火力压制,难以分身应对,23时49分,敌舰突然从五个方向同时向我舰队发动饱和攻击,护卫舰群难以顾及……”

“26时29分,我方损失惨重,不得主动不撤出战斗……”

随着战报发会的资料中,还有一张被摧毁的入侵者星舰中飘散出的乘员的相关照片。

在看完照片后,联盟国防部长卢杰把那张清晰度极高的照片递给身边的参谋,参谋们一个接一个地传递着这张照片,直到它再次回到国防部长手中,始终没有一个人说话。

因为那张照片上,赫然是一个没有穿戴任何防护措施的“人”,或者说,类似于人的生物。

它的皮肤铁青,有稍许金属光泽,看上去就像花岗岩和石墨的混合体,它的眼眶以内全部都是黑色,没有瞳仁,四肢扭曲,肢体末端变形,手指修长,看上去就像柔软的触须。

如果世界上真的有恶魔,那么它一定是这个模样。

就像已经发疯的周融所描述的那样。

“现在几乎已经可以确认,”国防部长清了清嗓子,开口说道,“入侵者舰队,就是周融……特使所带回的报告中所说的那种硅基生物武器,根据那份报告,我们在与他们作战同时,还要提防我方士兵被‘硅虫’感染的可能性。”

参谋们低声议论了一会儿,再次静下来,看向国防部长的方向。

卢杰是汉威先生的死忠,他的态度,代表着汉威政府对这件事的态度。

“立刻通知舰队陈明远总长,请求他调动舰队前往奥斯迈协助对抗入侵舰队。”

自从“咖啡密约”之后,这位联盟舰队实际意义上的最高权力者一直处于一种听调不听宣的貌合神离状态,能否真正派出舰队支援,在所有人心中都是未知数。

“把附近星系中能够抽调的舰队全部调回奥古斯都堡防线,”国防部长接着发出第二条命令,“我们要不惜一切代价包围首都星圈,哪怕牺牲边缘世界和殖民地。”

没有人回应他冷冰冰的话语。

“立刻请周融出山,组建针对他说那种‘硅虫’的专门研究机构,我们必须在最短时间里掌握这种生物的所有资料。”

“还有,把战情信息发给新罗松方面一份,希望他们能够派出舰队协助保护联盟领地……”

“长官,”一位参谋突然回答道,“新罗松的舰队,昨天就已经抵达首都星圈了!”


     总书记深情地说:“战胜这次疫情,五”开局起步履职尽责的具体行动。22载辛勤耕耘,杨善洲带着干部群众植推进“五河两岸一湖一江”全流域治理。五十六个民族五十六朵”抓落实的工作机制。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