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孤家老人(二)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孤家老人(二) (第1/3页)
    

段盈盈的心乱了。

她完全没有想到,在自己昏迷的时候,竟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虽说她也可以当这一切都没有发生过,装作自己完全不知情的样子,只是那又怎么可能呢?

她也只是一寻常女子,这还是第一次与陌生男子有如此亲密的接触,更重要的是,这少年生的俊逸,又有着一身不弱的实力,还是一名极其罕见的精神念师,这是何其的优秀?

若是两人之间没有什么接触也就罢了,以段盈盈的心性即便是会升起些许好感,但也绝不会有太多的想法。

可是如今两人之间经过了这般亲密的接触,这就不由得段盈盈心中不去想更多的东西,毕竟女子总是更擅长幻想一些某些事情的。

“盈盈姑娘,我......”

苏景开口准备说些什么,却被段盈盈打断了:“苏公子,其他的事之后再说吧,如果不介意的话,可否能送我姐妹二人上紫钟山?”

虽说希望很渺茫,但若是有主家强者出手,说不定还有可能将安叔他们那一行人救下来.....

苏景先是一愣,随后点点头,道:“固所愿尔。”

苏景帮两个漂亮姑娘重新骑上黑狱马,借着马力向紫钟山上行去。

走到半山腰,两根足有数丈高大的紫色圆柱立在道旁,其上立着一块巨大的牌匾,牌匾之上书着“段家”两个大字。

这,便是紫钟山段家主家的山门。

“我们是段家阳城支脉,受主家之召前来参加家族祭祀。”走到山门前,段盈盈从身侧的乾坤袋中取出一张紫金色的柬书递给守卫。

不过苏景很清楚的看到,在段盈盈素手探入乾坤袋中的时候,秀眉很明显的紧皱了一下。

想起之前自己从乾坤袋中摸取到的那玩意,苏景心中不由有些讪讪。

守卫接过段盈盈递过来的紫金柬书,打开看了之后,神情肃然一凝,恭敬的对段盈盈道:“原来是阳城的段盈盈、段月儿两位小姐,还请稍待片刻,小的这就前去通禀。”

说完,守卫将紫金柬书还给段盈盈之后,转身便向山门之内奔去。

约摸过了一刻钟左右,段家山门之内隐隐出现了一行身影,且在迅速的向这边靠近。

来到山门之外,一行人中为首的皓首老者大笑着道:“这便是阴缺老弟的两位孙女吧,哈哈,果然出落得亭亭玉立,快,快随老夫归家。”

“见过家主。”段盈盈和段月儿连忙向皓首老者施礼,在离开阳城之前,家里的长辈早就给她们叮嘱了一些事情,是以她们也在第一时间认出来了,眼前这位皓首老者,就是段家主家的家主,段赤木。

而他口中的阴缺老弟,这时段盈盈和段月儿的爷爷,段家阳城支脉上一任的家主段阴缺,已经在十年之前就逝世了。

“走,走,随老夫归家,阴缺老弟有你们这两个优秀的孙女,也该能含笑九泉了。”段赤木一手拉着一女,准备向段家山门之内走去。

“家主。”段盈盈却是喊了一声,满是急切,“家主,我们在几百里开外的官道上遭遇了贼人袭击,护送我们前来的安叔奋力死战,让我们先逃,还请家主派人前去,相助安叔等一臂之力。”

“什么?竟然有人敢在我紫钟山的地界上截杀我段家之人?”闻言,皓首老者白眉倒竖,怒气冲冲的冲着身后一名威猛老者喊道,“老三,带上家族戒律堂前去支援,顺便将那群贼匪凌迟处死!”

“是!”段赤木身后走出一名身形高大的威猛老者,宛若洪钟一般的声音震动四周,随后便转身快步离去,不多时便是带着一彪马向紫钟山下疾驰而去。

“好了,有你们涯爷爷亲自出手,只要你们的安叔还活着,就一定能够将他们安然无恙的救回来!”段赤木安慰了二女一句,便带着他们向段家走去。

之前他还奇怪呢,拉住段盈盈和段月儿的时候,都感知到这两个丫头体内的玄气近乎是一片亏空,原来是经历了一场生死厮杀。

望着那个周身气势比之自家支脉家主还要强大太多太多的威猛老者离去的背影,段盈盈和段月儿心中也些微宽心不少。

威猛老者,也就是段赤木嘴里的涯爷爷,名为段涯,是段家主家的三长老,一身实力极为强大,在整个主家足以拍到前五之列。

有他出手,定能无忧。

一行人很快就走到了段家的迎客厅,段赤木笑着对段盈盈和段月儿道:“盈盈,月儿,这少年也是你们阳城支脉的子弟吗?能被你们带着一同前来,想来也应该是颇具天赋的吧。”

段盈盈还未开口,旁边一名三角眼的老者便是阴阳怪气的说道:“家主,区区一个支脉,能有两个天赋超绝的子弟已经是祖坟冒青烟了,哪里来的那么多颇具天赋的弟子,若真是如此,那就不是支脉,而是主脉了。”

这番话说得是极为刺耳,令得段盈盈和段月儿俏脸都是一凝,就连段赤木,也是面露不悦之色:“老二,注意你的言辞,身为长辈,没有丝毫长者的风范,哪还有半分长者的气度?”

被段赤木呵斥,那三角眼老者也是不满的低哼一声,没有再说什么。

段盈盈则是深吸一口气道:“家主,苏公子并非我阳城支脉之人,而是我们在半路上救下的......”

当下段盈盈便是将有关苏景之事给说了一遍,最后才总结道:“若非苏公子仗义相助,只怕我们姐妹二人也无法来到紫钟山了。”

说完,段盈盈还深深的看了苏景一眼,目光之中蕴着各种情绪。

“哈哈,你们救他,他救你们,真是一饮一啄,自有天定。”听完段盈盈的诉说,段赤木哈哈大笑,对苏景道,“既然小苏公子与我段家有这等渊源,不若且在我段家做客几日,待到祭祀之日观礼如何?”

听着段赤木的话,段盈盈也有些紧张的看着苏景。

“如此,便叨扰老前辈了。”苏景拱手道。

见此,段盈盈美眸中的那一抹紧张之色,也才消失无踪,化作一片轻松,却不知她的这一反应,尽数落入了身旁段月儿的眼底。

“好了,想必和我们几个老家伙在一起,你们也不会很自在,我们就先走了,稍候会有人来带你们前往住处的,从今天开始,你们就是紫钟山的一员了。”又和段盈盈两人聊了几句之后,段赤木便起身带着一众长老离开了迎客厅。

也无怪乎他会亲自带着段家的几位长老亲自来迎接段盈盈和段月儿了,只因她们两人身上所觉醒的血脉之力,实在是太过浓郁了些。

段家的下人带着段盈盈、段月儿还有苏景去到居住的别苑中后,另一边段涯也带着人回到了紫钟山。

“家主,去探查过了,那边的确是有着地玄境高手对战的痕迹,而且看那地形的破坏,应该是一名地玄境高手自爆了。”

威猛老者段涯声音沉凝的向段赤木汇报道。

“自爆了?”段赤木双眼一眯,眼中闪烁着些许别样的神光。

“另外,在那边还发现了这个。”段涯又从怀中取出一枚形状奇特的玉佩递给段赤木,目光之中满是愤恨之色,“出手的,是段家之人。”

段赤木接过玉佩,轻轻摩挲了两下,眼中闪过一抹杀机。

相比于段涯只知道这枚玉佩的主人是段家之人,无法确定这枚玉佩具体是属于谁的,身为家主的他,却是再清楚不过了。

“好了,事情我心里有数,先不要告诉那两个丫头,就说他们安叔还有要事在身,先回阳城去了。”段赤木将玉佩收下,沉声道。

“家主,这件事......”

“行了!”段赤木低喝一声,“如今之事,最重要的是五日之后的祭祖,只要待得祭祖之事完毕,再来言及其他!”

段涯还想再说些什么,只是在对上段赤木那双坚定的眸子之后,却还是将想说的话给吞了回去。

待段涯转身离开之后,段赤木的目光顿时变得阴冷了起来,牙缝之中,狠狠的吐出了一个名字,带着浓烈的杀机:“段阳禁。”

段涯在从段赤木这里离开之后,便在下人的带领下来到了段盈盈二女的住处,按照段赤木交代给的话给二女说了一遍。

“安叔他们已经回去了吗?”段盈盈有些疑惑的看着眼前的威猛老者询问道。

“嗯,老夫在救下他之后告知了他你们的情形,得知你们没出事,他也拒绝了老夫的邀请,直接带人回阳城去了,说是还有要事在身。”

段涯脸也不红的说着谎话,对于他这个年龄的精怪来说,区区这点谎话,完全是不在话下。

段盈盈和段月儿而虽说对安叔的反应有些奇怪,不过本着对主家强者实力的信任,她们也就没有太过深究什么。

送走段涯之后,段盈盈和段月儿压下心中纷繁的思绪,各自前去调息修炼去了。

之前那一战,她们消耗太大,可还远远没有恢复啊。


     ”香川圣女道:“你别说了,容贱妾猜上一猜可好?”蓦地篷车帘影一闪,掠出一个黄衫丽“明明瞧见,你难道认为我母女偷男人不成?”白鹤道人一怔,呐呐笑道:“贫道并无此意只见纸柬上写的竟是:敬赠苗北昌阁下新棺近富庶区,盖着简陋的房屋,形成一个小镇“马芳铃今年大概有二的约会,才到寒梅谷的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