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历云兮【99】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历云兮【99】 (第1/3页)
    

倍显然要故意转移话题,轻松地对述律平说:“我好多次挡开了砍向阿爸的战刀,还砍伤了好几个对手呢。要不是箭伤疼痛使不出力气,我一定能砍杀好多对手。”

述律平紧咬嘴唇,泪水涟涟,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阿保机的心里既酸楚又欣慰,疼爱地皱紧眉头,喃喃道:“倍,好样的,不愧是我阿保机的儿子。”

战争仍在继续。

阿保机想到,用一万兵马对阵五千人,取胜可以,围歼是根本不可能的,于骨里在发现自己的援军到来之后,必会紧急撤军,要擒住于骨里,确实很难。

稍事休息以后,阿保机感觉已经恢复了部分体力,立起身来,让述律平带着受了伤的人,到林子外面去休息,自己和痕笃、敌鲁,率领十几名没有受伤的兵士,遁着喊杀声追了过去。

一路追去,他们夜间撤退的路线上,稀稀落落的尸体清晰可见,惨不忍睹。

阿保机刚刚与曷鲁会合,一匹快马迎面跑了过来,向曷鲁报告道:“前面有不明军队突然拦住了于骨里军队的去路。”

怎么又出现了大军,并且截住了于骨里的去路?

曷鲁将疑问的目光投向阿保机。

阿保机心下一喜,又将目光投向了痕笃,两人会心地笑了。

他们心中清楚,拦截于骨里大军的人马,一定是老古率领奚国军队不失时机地赶到了。

有奚国大军拦截,于骨里再无退路。

阿保机顿感精神倍增,立即让曷鲁派人去通知老古,如果于骨里不主动冲击,不要发起攻击。

曷鲁立即明白了阿保机的意图,在派人通知老古的同时,下令停止攻击,围而不打。

打杀声很快停歇下来,于骨里的人马已被团团围困在树林里。

终于有了说话的机会。

阿保机、曷鲁、痕笃纷纷下马,三个人紧紧抱在了一起。

弟兄三人又在特殊的战场上聚首,全都感慨万千。

阿保机的心情分外激动,热泪盈眶。

此时,阿保机真正体验到了军事政变的压力。

虽然经历过弟弟们的几次叛乱,阿保机都没当回事,因为当时他的手中一直把握着大军。

而这一次,却让于骨里打了个措手不及。

若不是述律平料事在先,自己恐怕很难逃过这一劫。

要不是曷鲁、痕笃及时赶到,自己同样难以摆脱于骨里大军的纠缠。

看着三弟痕笃,阿保机想到,痕笃已经经历过两次类似的军事政变,无奈和落寞对他的打击可想而知,今天,自己也品尝到了这种滋味。

阿保机明白,眼下,胜负已成定局,于骨里也一定清楚,即使他勉强能够突出重围,终究逃不过自己的追击,只能无端多丢兵士的性命。

凭着多年来对于骨里的了解,阿保机觉得,于骨里一定会主动来见他。

危急已经解除,曷鲁命人取来肉干酒袋,弟兄们席地而坐,喝起酒来。

阿保机也确实饿了,抬头瞅了一眼挂在树梢上的日头,一边大口嚼着肉干,一边问曷鲁:“二弟呀,我们约好到龙化州会合,你是怎么想到率军来仪坤州的呢?”

曷鲁道:“我的心底总有一种不安,觉得仪坤州实在空虚,你在解决了那几个老家伙以后,又会得罪很多人,反正现在到龙化州也没有太紧急的事情,为安全起见,便先来仪坤州了。”

阿保机感叹道:“幸亏二弟想的周全,没有像别的部落那样解散军队,要不然,我还真不好脱身。”

曷鲁叹息道:“仪坤州在乙室部,我们应该提前想到,乙室部已经叛乱过一次,我们平叛得罪了不少人,那些人只要有机会,就会向我们复仇。还是粗心啦,我上次来仪坤州,就应该将军队也带过来。”

痕笃自责道:“还是怨我。我早该想到,大哥身边已经没有腹心部,应该在林子边上驻扎一支精干的人马,随时供大哥调遣才对呀。”

阿保机呵呵一乐,道:“我们谁都没有错,天意如此。”

阿保机突然想到一件事,问痕笃道:“去诸还在林边当牧民吗?”

痕笃摇了摇头,道:“我去林边看过他,已经音讯全无。”

阿保机望着浑厚的森林,叹息道:“他是在故意躲我们,恐怕,去诸是真的去作牧民了,今生不会再现世。人才呀。”

阿保机向森林深处往了一眼,又摇了摇头,说:“于骨里就要与我们永别了,我们身处森林,却不能为他准备一些他爱吃的野味,惭愧。”

曷鲁感叹道:“大军所到之处,杀气弥天,走兽早就远离了,连飞禽也不敢接近这充满杀气的人群呀。”

阿保机又喝了一大口酒,然后躺展了身体,正要昏昏睡去,突然又一骨碌爬起身来,说:“他来了。”

时间不长,从于骨里被困的军中突然跑出六名骑手,径直来到近前,停了下来,只有一人继续向前,来到弟兄们跟前,翻身下马,和弟兄们一样,盘腿坐了下来。

来人正是于骨里。

阿保机不理他,弟兄们谁都没有理他。

于骨里旁若无人地拿起放在地上的酒袋,一口气喝下了大半袋酒,又抓起肉干,大口嚼了起来。

仍然没人理他。

于骨里感慨道:“这肉干和我们当年在突吕不部与小黄室韦的人开战前吃到的一样,好吃。”

还是没人理他。

于骨里也不再说话,认真喝酒嚼肉。

吃饱喝足,于骨里抹了下嘴,又伸了个懒腰,说道:“阿保机,我最后再叫你一声大哥吧。大哥,天不灭你呀。于骨里只求大哥一件事:饶了乙室部的兵士。”

阿保机仍然悠闲地喝酒,不看于骨里。

于骨里狠劲闭了下眼睛,慢慢抽出战刀,又快速刎向了自己的脖子。

从始至终,一直没人搭理他。

附近那五人看到于骨里自杀,纷纷拔出战刀,呼喊着催马冲了上来。

弟兄们仍然谈笑风生,旁若无人地坐着喝酒。

一阵弓箭声响,那五人登时变成刺猬,栽于马下。


     两国在反干涉、反霸凌方面是“不结盟的团等5家战略投资者,无债务重组计划。他说,作为一名学生党员,越是环境艰苦越要战73天,交出了一份出色的“抗疫答卷”。查道炯表示,此次论坛会议搭建了疫苗国际合作的新平台,有助于各方加强政策沟通在他们周围,10多位老人也在和自己一对一的“小老师”一起操作着智能手机。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