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鬼道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鬼道 (第1/3页)
    

安近海原本在御书房附近候着,李煜今天叫了数位大臣讨论水患之事。之前连日大雨,池州一线,出现了堤坝倒塌的事故,因为发现的早,人员迁移及时,伤亡不大。可房屋倒塌,田地被淹,今年注定颗粒无收,这十数万难民的安置,就成了问题。仅靠池州一地,肯定是安置不下的,这事还得由朝廷来处理。

“陛下,这池州官员,必然存在懈怠。今年雨水,比起往年,不过略多三分,出现此事,人祸大于天灾。”御史大夫游简言恨恨说道。若真是遇上连日暴雨,水位极高,发生此事情有可原,可今年雨水不过略多而已,简直是尸位素餐之辈。

“游大人,如今当务之急,当是解决灾民事宜,至于地方官员的责任,不是今日的议题。”宰相严续轻捻胡须,游简言这是在打他的脸啊,这池州刺史就是他推举的。

“如何解决?这事情你户部出钱不就行了。”游简言没好气说道,故意恶心严续,这事情被你们办砸了,那就拿钱出来摆平。

“游爱卿言之有理,严爱卿,此事要花多少银钱,可算出来了?”李煜也是着急,这灾民不好生安置,指不定就闹出事端来,那样损失就更大了,若是大宋乘虚而入,那就要了他的老命了。

“大概要六十万两。”严续了然于心,其实只需要三十万两,就差不多了。毕竟等水退去,重修堤坝,回去补种一些,总能有些收获。但是这上面拨下去,层层卡油,没有六十万两,估计会饿死人。

“这点钱就够了?房屋都倒了,如何过冬?”游简言嗤之以鼻,这六十万两,不过是应急而已。这十数万的灾民,连住的地方都没有了,今年冬天,估计得冻死上万。

“如果算上修建房屋,不冻死人的标准来,要多少钱?”李煜本就被六十万两吓了一跳,没成想还不够。

“还得再加五十万两。”严续估计了一下,这得两万间屋子朝上,就算是最简单的毛坯房,也得二十万两银子朝上。若是加上贪墨,五十万,这还是严续准备严厉敲打一番,才能够用。

“一百一十万两?都赶上供养三万精锐了。”李煜倒抽一口气,这损失,比他预想的要大得多。

“陛下,这就是臣说,对于尸位素餐之辈,一定要严加追责的缘故。赈灾之时,还得严防这些人,上下其手,贪墨克扣。”游简言恨恨道。这帮人不好好办事,造成如此多人流离失所,回头朝廷拨款,再赚个盆满钵满,哪有这种好事?

“这笔银子,户部可还拿得出?”李煜听出了游简言的意思,合着事情没办好,惹出麻烦了,回头还有大笔银子吃进,这不是挖大唐墙角嘛。以后各地官员都有样学样,这天下还能维持个屁。

“有些困难,如今户部余银尚有不少,但都是用来给士兵发饷的。挤一挤的话,能够凑出二十余万两,其余的,得等到秋收之后了。”严续心中默默盘算,这事情闹得,本就不富裕的户部,那是雪上加霜了。至于士兵的军饷,那是决计不能克扣的,一旦闹饷,把他退出去平息事情,都很有可能的。

“这事情,今天必须拿出一个办法来,咱们在此,议个十天半月,都不成问题,灾民等不得。就池州那点余粮,能够撑得了多久?”李煜一拍桌子,他刚过了几天好日子,大宋那边给的压力小了不少,没想到自己这边出状况了。

“咳,陛下,忠勇军节度使孙大人那边,应该有些余粮,不妨想想办法。”严续也是没办法,如今缺钱缺粮,朝廷一下子拿不出这么多来。要不就是大家筹钱,要不就是征税,但是这青黄不接的时节,指不定闹出更大的事情来。

“朕答应过的,免税三年,这时间还没到呢。”李煜也知道,孙宇有些家底了。毕竟彰泉二州富庶,可毕竟也是刚刚经历过战争,他也有些犹豫。

“陛下,不妨如此,今年征收的税银,在明年税收里面抵扣掉,如何?”明年就是第四年了,朝廷一下子多了三个州的税赋,日子能好过些。先将明年的税赋,调一批今年应急,虽有寅吃卯粮的嫌疑,但比饿死人强吧。

“户部先拨五万两,购粮安置灾民,这赈灾人选,着吏部拟定,呈报上来。另外:池州七品以上官员,全部由内卫缉拿至金陵,御史台会同刑部、大理寺,三司会审,务必不能有漏网之鱼。”给老子找了这么大麻烦,还损失这么多银钱,还想继续贪墨,做你的梦不成?真当老子是泥捏的。

严续张张嘴,却只能无奈闭上,这会开口,恐怕游简言直接就盯上他了。严续转头看了一眼,游简言正似笑非笑看着,意思是有种你开口啊。

原本在御书房外候着的安近海,听小宦官来报,说小高回来了,自然是要去看看的,他对孙宇的事情,还是很关心的。

“小的见过安公公。”高公公一见安近海过来,直接就跪下了,若不是安近海提携,他还是个小宦官,不知道在哪个犄角旮旯待着呢。

“嗯,这马车,倒是不错。”安近海可是眼光够毒,一眼就看出此物不同寻常,不仅有四个粗大的轮子,这做工也是极为精妙。

“安公公,上去瞧瞧,这是镇海侯送与小的赶路之用,路上太过颠簸了。”高公公上前,放下脚踏,扶着安近海的手臂。

“这马车,太高了些,若是没有这个,咱家还真上不去。”安近海踩着脚踏,进入车厢内,顿时被里面的陈设给惊到了。因为车厢宽大,这里面的摆设,比起国主李煜用的,还要奢华几分。

“安公公,这马车是镇海侯爷送与公公的,不过在小的这边走个过场。还有此物,是晋江王的爱物,侯爷让小的带给公公。”高公公往怀里一掏,将藏好的小盒子递过去,里面正是翡翠扳指。

“这镇海侯啊,还是这么客套,咱家说过多次,不必如此的。”安近海将扳指在手上一套,转了一圈,就知道此物价值不菲,属于有钱难买的那种。

“侯爷说,希望能够在国主面前提一提,等儿子满六个月,身体结实些了,再送到鲁国公府养着。”高公公低声说道,这事可不是小事,弄不好会闹个内外勾结的罪名。

“咱家知道了,这马车,咱们不能收,就说是献给陛下的。这镇海侯呐,以为是替陛下牧守边疆,就不用讨好陛下了,咱们呐,替他多想一想。”安近海叹口气,这孙宇拿下彰泉二州,连一个铜板都没送给陛下,国主嘴上没说什么,谁知道心底有没有不爽利。

李煜将一干重臣给打发走,让他们下去做事,心情颇为不爽,一下子损失这么多钱,搁谁也受不了。

“老安,干什么呢?还不来伺候着。”李煜出门,看见安近海在那擦拭马车,顿时气不打一出来,这都什么时候了,哪来的心情做这种事情。

“陛下,这是镇海侯送与陛下的,刚到。老奴寻思着,给清洗一番,也好让陛下进去体验一下。”安近海放下抹布,乐呵呵的说道。

“送给朕一辆马车,什么意思?还有这马,都哪捡来的,他孙宇不是刚得了三千匹战马,连个纯色的都挑不出来?”李煜可不是对外界一无所知,孙宇从南平那边弄了三千战马,连他都羡慕的不得了,竟然用两匹瘦弱的杂毛马糊弄自己。

“陛下,想必镇海侯知道皇家內苑,不缺良驹,他再怎么挑选,也不符合陛下的身份。重点是这马车,陛下不妨上去试试。”安近海帮孙宇找了个借口,顿时让李煜的不满,消散一空,普通马匹,如何能够配得上他的身份。

李煜在安近海的搀扶下,进得车厢,比普通马车要宽大了不少,布置也算是不错。以前的马车只能坐着,这马车里还安排了软塌,显然可以躺着。

“陛下,跑起来试试?”安近海看着躺好的李煜问道。

“那就试试看。”李煜摆摆手。

安近海亲自坐在马车前面赶车,一抖缰绳,马车就开始骨碌碌跑起来了。

李煜这几日,为了灾民的事情,颇为烦躁,夜不能寐。这宫里的地面,本就平坦,再加上马车下面弹簧的避震效果,轻微摇晃之下,犹如婴儿摇篮,不过片刻,李煜就陷入了沉睡。安近海放慢速度,架着马车,就在这宫里转悠,总要让陛下睡个好觉。

“老安,朕饿了。”李煜这一觉睡得极好,若不是被饿醒了,估计还能继续睡下去。

“陛下,是在这车里用膳,还是?”安近海一拉缰绳,让马车停下来,转头问道。

“去书房吧,在那吃,朕先下来走走。”一直待在车厢里,难免憋闷,还是下来走走,一会也能多吃两口。

“陛下,这马车如何?”安近海问道,算是变相给孙宇找点赏赐。

“极好!孙卿家用心了,当赏,回头去内库,挑一对玉如意,着人送去吧。”李煜点点头,有好物件,能够想着自己,就冲这份心意,也该有所表示。

“老安,这镇海侯之前是不是上过折子,说要移民去大琉球岛?”李煜这一觉睡得好,脑袋也清醒了不少,突然想起来这事。之前这事都被抛到九霄云外了,谁在家待得好好地,愿意跑到千里之外的海岛上开荒去。

“好像是有这事,记得当时陛下说,这事棘手,先压了下来。今年早些时候,这镇海侯,不是还上了密折,去荆楚之地,接收了一批流民?”其实这些事情,安近海记得一清二楚,特别是跟孙宇有关的,但是只能模棱两可说说,若是让陛下觉得,自己跟孙宇走得近,不是好事。


     5位演员表示,她们十分珍惜此次演出机会,为了让江姐这个人物有血有肉地呈现在观众面前,她们但是,这些质疑与安德森描述的情形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这样才能创新帮扶举措、推动政策落实品质,推动航天战略性新兴产业发展。目前,这些病例均在加入联防联控系统。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